【名家專欄】中共備戰已久 美國視而不見

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Grant Newsham撰文/原泉編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美國總統約瑟夫‧拜登上週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通了電話。拜登的既定目標是:為美中關係建立「防護欄」,以確保兩國之間的競爭不會演變成徹底的衝突或戰爭。

聽起來不錯。但這個目標是假設北京自認為只是在與華盛頓「競爭」,而不是已經在對美國發動一場多戰線、多領域的戰爭。拜登聲稱美國只是與中國競爭,這實際上是給了習近平在其中一個戰場——心理戰上的勝利。

請看以下各戰場的名單,看起來確實像戰爭,唯一缺少的就是熱戰

致命的政治戰戰場

北京長期以來一直在進行一場顛覆世界各國政府和精英的全球政治戰。這讓那些在政治上與北京結盟(或者至少保持中立)反美的國家獲得好處,同時也孤立和懲罰那些傾向於抵制中共的國家。其結果包括政治和經濟上的屈膝,以及最終導致中共的軍事介入。

中共正在所有的地理戰線上發動這場戰爭,在拉丁美洲、加勒比地區、非洲、東南亞、南太平洋都很活躍,甚至把目光瞄向了北極——宣稱自己是「近北極國家」,儘管這個概念在國際法中並不存在。南極洲及其戰略位置和資源也同樣是中共的瞄準目標。

中共的想法是把美國人(及其日益減少的盟友)置於一個他們無法行動的境地——或至少不能以可接受的代價行動。如果是這樣的話,在美國人發現這場競爭實際上是一場戰爭之前,比賽就結束了。換句話說,就是「不戰而勝」。

2017年2月23日,中國病毒學家石正麗(左)在湖北省武漢市的P4實驗室內。(Johannes Eisele/AFP via Getty Images)

在更大的政治戰中包括一系列的戰場 請看下述:

生化戰:

我們已經打了兩年了。至少,北京不失時機地播下了導致COVID-19大流行的病毒,同時又聲稱自己無罪,並阻止調查,而調查本可以拯救生命和挽救經濟。下次中共就知道如何解決這類問題了。

內戰:

北京通過社交媒體進行大規模有針對性的操縱,在一定程度上挑起了美國內部的衝突。中共無需太多的努力,還有什麼比敵人內鬥更好呢?

毒品戰:

大多數芬太尼來源於中國,去年有超過6萬美國人死於芬太尼過量。這比整個越戰中陣亡的美軍還要多。

經濟戰:

在過去幾十年裡,中共收購了數百家美國主要企業,並通過各種手段獲得了美國的關鍵技術。過去30年,中共還促使美國企業(在華爾街的鼓動下)將眾多的製造業轉移到中國,讓美國廣大地區經濟遭受重創,當地居民感到震驚、絕望,從而沉迷於從中國進口的芬太尼。

在一個漸進的、主動投降的行動中,美國公司在中國建立了藥品等關鍵材料和產品的供應鏈。

北京也在加強其經濟防禦,這是一個處於戰爭狀態的國家的標準操作程序,在某種程度上使自己能「承受制裁」(現代經濟上相當於能承受圍困)。

貿易戰:

我們在經濟戰的戰線上已經奮戰了20年。華盛頓在2001年允許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時,就允許了中共發動攻擊,儘管中共當時沒有達到世貿組織的要求。不需要戰略天才就能知道隨後會發生什麼。甚至在那之前,作為一項國家政策,北京一直在積極違反關貿總協定的規定。

華盛頓在2001年允許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儘管中國當時沒有達到世貿組織的要求。圖為2001年7月17日,在北京的一條街道上,一個廣告牌宣傳中國加入世貿。(Goh Chai Hin/AFP/Getty Images)

金融戰:

中共試圖取代美元,讓人民幣成為世界儲備貨幣。美元是美國向中共施加壓力的最後堅實手段。然而,拜登政府和前幾屆政府都在盡最大努力讓美元貶值。如果中共在這方面取得足夠的進展,美國甚至將無法為自己的國防提供資金。

熱戰

在通過政治戰削弱對手防禦的同時,北京方面也在為「傳統的」熱戰做準備和定位。

對中共來說,政治戰和熱戰是同一個整體的一部分,它將根據需要從一個過渡到另一個,以實現其目標。問問西藏、越南、印度或其它中共多年來攻擊過的國家(和地區)。

美國軍方的高層再次渴望與中共解放軍接觸,而中共軍官也渴望與美國接觸——儘管是以不同的方式。一些例子包括:

軍事規模、軍事力量和覆蓋範圍:

中共進行了自二戰以來可能是歷史上規模最大、速度最快的國防建設。解放軍正在顯著擴大其規模、軍力和覆蓋範圍。在某些情況下,解放軍已經可以與美軍相抗衡。

中共海軍的艦隊規模比美國海軍更大,而且中共正在生產高超音速和「航母殺手」導彈。中共也在迅速提高海底作戰能力。

在軍事擴張方面,中共正在攫取海上領土,包括在南海建造人工島,將其變成軍事基地,控制該地區,從而擴大解放軍的作戰範圍。

北京還在世界各地建設港口和機場,中共以商業入侵開始,但最終的目標是軍事存在。吉布提共和國只是一個開始。「一帶一路」倡議實質上是世界上迄今為止最大的潛在雙重用途基礎設施項目。

外層空間戰:

中共正準備成為「銀河系霸主」,包括戰略月球定位和反衛星武器,以摧毀美國的衛星,讓美軍無法發現目標。

網絡戰:

中共已經開始行動,掠奪美國政府和私營企業的戰略網絡數據(包括生物識別技術)和行業主導的商業機密。儘管美國人知道是誰幹的,但中共幾乎毫髮無損地獲取了這一切。

核戰:

解放軍正在建設核武器庫,到2025年將超過美國,也將超過俄羅斯。

2017年4月26日,在中國船舶重工集團公司大連造船廠舉行的下水儀式上,中國的第二航空母艦001A型航母正式下水。(STR/AFP via Getty Images)

這正常嗎?

這一切都讓人嘆為觀止,人們不得不佩服中共一貫明確的目標。但是,中共不就是在做所有「大國」都在做的事情嗎?

只是這個「大國」是貪婪的,並試圖主宰和控制其鄰國和全球其它地區。一個政府如何對待自己的公民(中共就是壓制民衆),讓人們很好地了解到它將如何對待其他所有人。

請記住,北京已經做到了這一切——讓自己在沒有面對敵人的情況下贏得一場熱戰,或一場沒有熱戰的戰爭。沒有人,也沒有哪個國家號召攻擊中國。

事實上,美國和自由世界竭盡全力歡迎中國加入文明社會,世貿組織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再加上美國軍方幾十年來一直渴望與解放軍「接觸」。甚至羅納德·里根(Ronald Reagan)總統也向中共提供了先進的軍事技術。

歷屆總統,直到唐納德‧川普(特朗普)都在安撫北京,同時忽視中共的侵略性和實施的不當行為,還忽視中共侵犯人權,以及對任何形式的「權利」的踐踏,包括法治。

所有這些都是基於這樣一個想法:中共將實現自由化,成為一個所謂負責任的利益相關者。

但是,當美國伸出友誼之手(和錢包)的時候,北京卻悄悄地、但公開地發動了戰爭。

一些美國人確實注意到了中共在做什麼,但他們被忽視、嘲笑、解僱或排斥。

其它國家也試圖發出警告,因為靠近中共有助於人們更好地看清問題。一些印度人多年來一直在警告美國人,他們指出,自1962年以來,印度一直與中共處於戰爭狀態。

日本軍方也曾試圖警告美軍,但這些警告通常被禮貌地忽視,甚至在某些情況下被粗魯地拒絕。

但歸根結底,還是因為美國的統治精英階層太傲慢了,不知道發生了什麼,甚至到現在也不太相信——或者他們只是想要中共的錢。

要相信中共所做的一切都只是巧合,而不是心懷惡意,就等於相信中共無法連貫思考或規劃未來,更準確地說,他們只是衝動行事,沒有短期記憶。

儘管有上述所有的戰場,一些人仍然會說,只要多一點對話或接觸,中共就會回心轉意。我們不能責怪中共利用美國人的輕信和腐敗,這是政治戰的基本原則。

川普政府明白「戰爭」正在進行,並試圖改變方向,但他們沒有足夠的時間。

人們希望拜登團隊明白,中共是在與美國交戰,而不僅僅是「競爭」,而且中共所同意的「防護欄」,更可能是北京認為會限制華盛頓的護欄,而它則不受阻礙地前行。

競爭是租車公司和軟飲料公司之間的事兒,甚至可以是民主國家之間的事兒。但統治中國的政權既不民主,也不是一家汽車租賃公司。而是會流血的事情。

作者簡介:

格蘭特‧紐森(Grant Newsham)是一名退役的美國海軍陸戰隊軍官,也是一名前美國外交官和企業高管,他在亞太地區生活和工作多年。格蘭特曾擔任美國太平洋海軍陸戰隊(Marine Forces Pacific)的情報後備主管,並兩次擔任美國駐東京大使館的美國海軍武官。他是安全政策中心(the Center for Security Policy)的高級研究員。

原文:China Went to War a Long Time Ago, but the US Didn』t (Want to) Notice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