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故事:李允升拒絕天符任命

德惠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9月21日訊】南宋李允升字「子猷」,毗陵人,「毗陵」就是今天江蘇常州一帶的古稱。他在紹興甲戌年(公元1154年)考中科舉,已經確定要到建康府上元縣(今南京一帶)任職。在他還未赴任時,一日他在家中書房閒坐,忽然見到有黃衣人過來說是送敕牒給他下達任命,「敕牒」就是授官的文書、委任狀。他非常驚訝:我的官職已經確定,朝廷給的敕牒都已經拿到了,怎麼又來新的敕牒。

黃衣人從懷中取出敕牒給他看,只見上面用大字寫著「李某可充荊陽坊土地」等字樣。李允升說他已是新任朝廷命官,怎麼能去當土地神呢,於是和黃衣人爭辨起來。黃衣人則說:如果你一定要拒絕,那就請隨我去報告給城隍神吧,說完扶他上馬徑直來到了城隍祠,見到城隍神。李允升在城隍神面前繼續拒絕這個任命,一定要去上元縣當官。城隍神說「天符不可違,可自署狀,願新任滿日赴上」,就是讓他自己寫個保證,在人間上元縣當官任滿後當日就去赴「荊陽坊土地」之職。

李允升寫完後,城隍神送他離開時,他見到和他住同一個裡的鄰居張某。此時張某正帶著枷鎖站在堂下走廊裡。李允升悟到張某應該已經死亡,於是上前問他在冥間的苦樂。張某對他說:煩請你回去後,對我兒子說我曾經在某年某月某日對神許願作一醮事,當時還將此願用紙寫下來釘在梁拱之間,別人都不知道,一定要讓我兒替我還願啊!「醮事」就是一種祈禱、祭祀神靈的法事。李允升當即答應了下來,隨即被神送回家,恍然間就醒了過來,回顧四周自己還坐在交椅上,回想剛才的一切歷歷在目,似夢而非夢,清清楚楚,詢問家人,他們都沒有看見別人,只見到他坐在椅子上的身體時而喃喃自語,時而抬手好像握筆寫字的樣子。

李允升到張家拜訪,張某果然已經去世。他便將張某亡靈的話語告訴其子,竟真的在房梁、拱柱之間找到了張某許願辦醮事的紙,內容分毫不差。李允升後來到上元縣當官,不料竟然獲罪被流放嶺南了。記錄者沒有打聽到其後續情況,不知他當上土地神沒有。李允升的經歷就是一起典型的元神離體事件,他元神離體後拒絕了上天讓他當土地神的任命,還見到了鄰居張某的亡靈,隨後在張家還得到了驗證。可見這一切都是真實的,不是臆想出來的。人真的有元神存在,肉體只是軀殼,元神才是真實的生命,元神不會隨著肉體一起死,反而會在另外空間繼續生存。有神論是正確的,無神論才是錯誤的。至於李允升後來是否當上土地神並不重要,因為上天會根據人間的善惡對生命的未來去向做調整。

此事例中,張某亡靈依然念念不忘的拜託李允升:讓其子一定要替他還願辦醮事,履行對神的承諾。可見在另外空間或在神看來:人類的許願、誓言並不是一個簡單的事情。其實許願特別是誓言,那是人對上天的一種承諾、一種宣言,一旦發出在另外空間裡就成立了,有效了,有強大的約束力。過去老一輩人也知道「願不輕許」、「誓不輕發」。可現代人在無神論的教唆下,不知道誓言會生效,因此隨意發誓、甚至發毒誓,在另外空間看真是一件可怕的事情。最典型的例子莫過於人們在加入中共黨、團、隊時,都發下:為黨「犧牲一切」、「永不叛黨」等毒誓。

中共幹了什麼大家都知道:它不僅貪腐成性、荒淫暴虐,還發動各種運動殺害了八千萬中國人,計劃生育殺害了幾億腹中胎兒,破壞文化,迫害修煉人,林林總總真是罪大無比。如果真到了上天神靈要根除中共,徹底清算其罪行時,那一刻就會因為你為黨「犧牲一切」的毒誓,而使你的一切都成為中共的犧牲品、殉葬品;就會因為你「永不叛黨」、「永遠跟黨走」的毒誓,而讓你跟中共一起走入絕境被毀滅掉。因為這一切都是在應驗你的毒誓,這一切也都是你自己的選擇。

既然這麼可怕,那麼如何挽救誤入中共組織的同胞們?天無絕人之路,修煉界高人們都看到上天給人一條生路:聲明退出黨、團、隊。你必須真心實意的表態退出中共,因為過去你是宣誓加入共產組織的,所以現在就必須有一個聲明退出的過程,如此一來在神的眼裡你過去給中共發的毒誓就被廢除了。中共的滅亡就不會牽連到你,那時你就平安了。上天重在看人心,所以聲明退黨、退團、退隊時完全可以使用化名,充分保證大陸人士的安全。既然如此,表態退黨何樂而不為呢。

資料來源:《睽車志》

(轉自正見網/責任編輯:李樂真)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