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聖李時珍(三):著書透露神仙醫術

劉如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9月22日訊】

晚年打坐修道

顧景星在《李時珍傳》中,還寫道:「余兒時聞先生軼事,孝友,饒陷德。晚從余曾大父游,讀書以日出日入為期,夜即端坐。其以神仙自命,豈偶然與?」意思是說,「我幼年時常聽到(李時珍)先生的趣事,孝敬父母,友愛兄弟,德行深厚,晚年還跟隨我的曾伯父遊學,說他讀書按日出日落作息,夜晚靜坐修道。因此他從小以神仙自命,豈能是偶然的?」顧在此明確說明,自己從曾伯父那裡了解到李時珍的晚年生活,證實李時珍的確在修道,是打坐修煉的人,小時候的神仙之說,並非傳言。

當然李時珍是否在無人知曉的情形中見過其父夢中的神仙來傳授醫術,是否從小就開始教他打坐修道,晚年才被人發現他的道術,就只有他本人才能知道了。

著書欲傳神仙醫術

不過,李時珍除了《本草綱目》,還曾寫了《奇經八脈考》、《瀕湖脈學》等多部研究經脈的書籍,論述古代修煉界常談及的,但一般醫生肉眼看不到的奇經八脈,他認為醫者不懂這部分醫術,不可能真的明白病理,懂得治病。所以在他的《奇經八脈考》中,認為醫生和修仙者一定要知道「奇經八脈」 。他說,「醫不知此,罔探病機,仙不知此,難安爐鼎。」

這段話透出了一個天機,古代醫術來自修道者,本為一體。有境界之分,不得道者只能停於常人層次的一般醫術,不能成為掌握深層病理的神醫。人體修煉不能超出常人的境界,是不可能看到奇經八脈的真相的,看不到這部分存在於另外空間的經脈,就無法掌握人體奧秘,因此,醫者不修道難得真知,無法探明病理,而修道的人,也無法明白安鼎設爐煉丹的原理和真法,一般人不得真機,隨意煉丹服丹,常人因此誤入歧途而中毒,非常危險。

那麼奇經八脈到底是怎麼回事呢?他在《瀕湖脈學》中有一段關於北宋道人張紫陽對八脈經的論述:「紫陽八脈經所載經脈,稍與醫家之說不同,然『內景隧道』,惟反觀者能照察之 ,其言必不謬也。」

李時珍在這段話裡,解釋了修仙者得道後所觀察到的奇經八脈和一般醫生所認知的為何有所不同的秘密,因為修道的人,是通過另外空間的眼睛,也就是修道後被打開的天目,(如同掃描器)直接反觀自身經脈而照察到的。天目層次不同,看到的也不同,一般人的肉眼,豈能得見。於是眾說紛紜,歷代醫學界沒有定論,他認為原因就在這裡,因此肯定張紫陽的說法是對的。證明他也已經親眼看到真實的奇經八脈的景象。

可惜這些書籍大部分都失傳了,高層醫術也自然失傳了,可能超出人世間的學問與技術,非普通德行的常人可傳,也就留不下來了。能留下的也就是常人層面可以理解的《本草綱目》了。即使如此,這部巨著,被世界譽為「古代醫學的百科全書」,其宏大的醫藥知識,也足以讓後人嘆為觀止了。

也許這就是李時珍當時該留給後人的東西吧。完成他的這部巨著,也就完成了他此生的使命。就此仙逝。

(轉自正見網/責任編輯:李樂真)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