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正寬:中南海暗潮洶湧 習近平鐵拳砸向誰?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隨著中共二十大一步步逼近,中南海的政治氣氛愈發詭異起來,從習近平在軍隊頻頻換將,到黨媒接連釋放「政變」、「暗殺」以及「沒有鐵帽子王」等信號,折射出中共內鬥之刀光劍影、殺氣騰騰。而政法系統——刀把子,一直是中共內鬥的一大主戰場。外界正密切關注,接下來習近平的鐵拳到底會砸向誰?

暗殺、政變的幕後主謀陸續浮出水

9月14日,網易與搜狐發表署名「商賢老侯」的文章,對「刺殺國家領導人」一事進行爆料,指出江蘇省公安廳刑警總隊原總隊長羅文進,夥同其湖北老鄉、亦即前重慶市公安局原局長鄧恢林,「兩人互通有無,妄議中央大政方針,辱罵國家主要領導人。甚至於計劃領導人在南京舉行紀念活動時不軌,被安全部人員阻止了罪惡活動」。文章還披露出羅文進、鄧恢林以及前華融董事長賴小民之間的密切關係。

有分析認為,「商賢老侯」爆出的「計劃領導人在南京舉行紀念活動時不軌」,很大程度上是指2014年或2017年,在紀念南京大屠殺的國家公祭儀式上,羅、鄧二人圖謀行刺出席該儀式的習近平。那麼,他們是受誰指使的呢?

首先看羅文進,這個江澤民老家「江蘇幫」的公安系統官員,他所在江蘇公安廳和政法委,歸屬前政法委書記孟建柱管轄。而鄧恢林從湖北公安廳副廳長調任政法委後,成為孟建柱任內的辦公室主任,被視為孟建柱的「大管家」。與羅文進和鄧恢林關係密切的賴小民,則是曾慶紅的白手套,在今年年初已經被中共當局處死。

說到孟建柱,很多人應該都知道,他是貨真價實的江澤民、曾慶紅派系的大心腹。早在去年4月份,孟建柱的馬仔、手握實權的公安部副部長孫力軍被習近平拿下,而外界普遍認為,其落馬的主因是參與了「倒習」和「政變」。值得一提的是,孫力軍在孟建柱退位後,成為現任政法委書記郭聲琨的馬仔,而郭聲琨是曾慶紅的表侄兒女婿(郭妻的奶奶是曾母鄧六金的親妹妹)。

孟建柱的馬仔孫力軍,及其大管家鄧恢林先後被習近平拿下,而孫、鄧兩人的落馬都與「政變」、「暗殺」緊切關聯,不少評論認為孟建柱大事不妙。確實,孟建柱目前的處境,極似當年被抓捕之前的周永康。

9月18日,中紀委官網發文《不能做桃花源中人》,再提「沒有什麼『刑不上大夫』『鐵帽子王』」。這不由讓人想起當年中共當局在拿下週永康後,習近平於2015年在中央黨校首次提出的「沒有免罪的『丹書鐵券』,也沒有『鐵帽子王』。」當時外界普遍認為,在周永康之上、能有資本成為「鐵帽子王」的,也只有江澤民和曾慶紅了。如今,習當局再提「鐵帽子王」,鐵拳要揮向誰,不言而喻。

刀把子持續震盪 「周永康流毒」仍在?

從去年7月開始,習當局便開始全面整頓刀把子,所謂「刀刃向內」,目的就是為了解除該系統對習的威脅。經過了一年多的「刮骨療毒」之後,多名政法高官被拿下,其中就包括江派馬仔、前上海市公安局局長龔道安等, 七萬多違紀違法的幹警被處分、近3萬涉嫌違紀違法的幹警被立案審查並調查。目前,刀把子系統仍在持續震盪,估計到二十大之前都不會停下來。

儘管以陳一新、王小洪等為代表的「習家軍」從郭聲琨等江派人馬手中拿走了更多的實權,但是刀把子系統對習近平對威脅仍未完全解除,這一點,從習當局近日多次高喊「周永康等人餘毒」也可見一斑。有人可能要問:周永康真的有那麼多的流毒嗎?

依筆者所見,習當局在這個問題上並沒有故弄玄虛或者有所誇張,「周永康流毒」還真的不少,其這些「流毒」的源頭、始作俑者便是江澤民和曾慶紅。為何這麼說呢?

眾所周知,在過去二十多年裡,刀把子系統一直是中共迫害法輪功的直接幫凶,這個系統在參與迫害的過程中,早已經高度黑社會化。這一點,從中共黨媒今年2月發文《鄧恢林、龔道安兩個『警虎』同日被點名:集『五毒』於一身」》也可看出,文章指鄧恢林和龔道安二人不僅是「參與在黨內搞團團伙伙」的「警虎」,也充當黑道「保護傘」。

而且刀把子系統的官員,其升遷速度基本上與其參與迫害的積極程度成正比,這是因為中共官場的升官「祕籍」是「有罪才上位」:迫害法輪功越賣力、欠下的血債越大,就越有升遷的資本。就拿周永康和孟建柱來說吧,他們在之前都沒有政法背景,就是靠著分別在四川省和江西省賣力迫害法輪功,而被江澤民從地方省委書記直接空降到公安部當部長,然後他們繼續在全國推行迫害,最後爬到刀把子系統權力頂峰的。

正如一位政法高官所言:「想當初共產黨利用我們整法輪功時,為了讓我們放開手腳、無所顧忌,無論對法輪功採取什麼手段,無論對法輪功造成什麼傷害,都不會受到追究處罰。我們也養成了不講法律的習慣,在對待『迫害法輪功』之外的工作時也是如此。……要說我們政法部門的人,有幾個敢站出來說完全沒有幹過『違紀違法』的事呢?」

因此,毫不誇張地說,政法系統除了少數良知尚存的人以外,大多數都是可以為了升官發財而不擇手段迫害民眾的,在他們的眼睛裡根本就沒有法律可言。可想而知,這樣的人,一旦有人擋著他們的仕途了,他們自然會鋌而走險、想盡一切辦法進行反撲。這也是為何周永康、孟建柱、孫力軍、鄧恢林等敢於參與政變,這也是為何一個地方上的刑警總隊長羅文進敢於參與暗殺。他們對習的威脅是清清楚楚實實在在的,習近平對「周永康流毒」的擔憂也是不難理解的。更何況,「慶父未死」,江、曾是不會放棄對習的反撲的。

更令習近平頭疼的是,「周永康流毒」可不僅限於刀把子系統之內。

刀把子之外仍存在對習近平的威脅

有了周永康、薄熙來政變失敗的教訓,苟延殘喘的江、曾為了搞掉習,自然還做了其它布局。僅舉一個例子,現任中紀委書記趙樂際,就是江、曾安插在中南海的一枚暗棋。

據明慧網報導,2020年5月31日,武漢肺炎(中共病毒)肆虐全球之際,趙樂際到到地方搞調研時,直截了當地提出要聽當地「610」的工作匯報,並稱「610」被撤併、不獨立存在是為了「搪塞西方社會反華勢力」,黨的官員不能相信。對於迫害法輪功,趙樂際提出「要抓緊,要辦好,要實實在在地辦事」。

無獨有偶,趙樂際在官場的升遷速度,比起周永康和孟建柱等人,毫不遜色、同樣驚人。工作能力平平的趙樂際,在2000年其42歲時,成為當時中國最年輕的省長,又在2003年其45歲時,成為當時全國最年輕的省委書記。那麼,為什麼趙樂際能夠平步青雲?

據大紀元報導,趙樂際主政青海期間,江澤民曾下撥數千萬元在大西北的深山裡、青海修建非法關押、殘害法輪功學員的祕密集中營。據悉,有數千名法輪功學員被關押在大西北及青海省境內遭受摧殘。青海女子勞教所、青海省勞教所(西寧市多巴勞教所、省男子勞教所)、海北州浩門監獄,以及青海省內的九所醫院等單位均涉嫌參與活摘器官的罪惡。

如今,趙樂際浮出水面,直接要指揮法外機構「610」,除了延續江、曾對法輪功的迫害之外,還有一個不可告人的目的,就是要在暗中握住刀把子以及「610」。連國際社會都知道,「610」是個法外都特權機構,就像納粹時期的蓋世太保、以及當年中共的文革小組一樣。一旦掌握了「610」,便可以調動黨政資源,發動政變也好,搞暗殺也罷,都不在話下,這不,因「政變」而落馬的周永康、孫力軍等都曾經掌握著「610」。

隨著中共內鬥不斷加劇,一旦孟建柱、郭聲琨等江派馬仔出事兒,趙樂際這個隱形的「刀把子尖」便很可能會伸出來,刺向習近平。

不過,想必習近平對趙樂際也做了相應防範——習的親信李書磊以擴黨權的方式,盯緊並控住趙樂際;同時,習的親信楊曉渡在管控中紀委的主要業務,負責架空趙樂際。此外,趙樂際的馬仔、前陝西省委書記趙正永因貪腐7億多元被判死緩,趙樂際本人還深涉令習震怒的陝西秦嶺違建別墅事件以及千億礦權案……

結語

綜上分析,種種跡象表明,高級別的江派政法官員的落馬或將是大概率事件。而隨著中共二十大的迫臨,中南海的暗潮只會愈發洶湧。刀把子作為迫害法輪功的主要幫凶,無論是其系統內已經落馬的周永康、孫力軍、李東生等,還是正面臨更加嚴厲的一波又一波的整肅的更多人,今天的人人惶恐、人人自危,何嘗不是在驗證著「禍福無門,惟人自召,善惡之報,如影隨形」的天理呢?

在這場中共激烈的內鬥中,習近平當局的鐵拳會砸向誰?筆者認為,無論體制內的人官職大小,那些執法犯法、背負一身血債的人面臨的危險極大;那些能夠及時改過、贖罪的人就會相應地降低風險;而那些善良本分,少做或不做虧心事的人就會相對安全。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