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征時:中南海一號保鏢周洪許其人其事(1)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周洪許少將於2021年7月被任命為中共中央警衛局局長,成為中共黨魁習近平保鏢團隊的一號人物,隨即也成了公眾關注和留意的人物。為了便於公眾了解周洪許其人其事,筆者將網上有關信息整理成文並加以分析闡述,以供大家參考。

本文分為以下部分:
一,周洪許的簡要履歷
二,周洪許的派系背景
三,周洪許的入選審核
四,周洪許的專業素質
五,周洪許的個性特徵
六,周洪許的戰略眼光
七,對周洪許、陳登鋁說兩句

一,周洪許的簡要履歷

基本信息

姓名:周洪許   性別;男   出生年份:1971年

民族:漢族   軍銜:少將   學歷:碩士

政黨:中共黨員   職務:中共中央警衛局局長

簡歷

1971年,出生

1980年代初期和中期,少年時代的周洪許生活於四川省萬縣(現重慶市萬州區)農村,學業成績優秀

1980年代後期至1990年代初期,高中畢業後考入初級軍校學習

1990年代,曾任成都軍區第14集團軍(軍部駐地雲南昆明)某部作訓參謀,尉級軍官

1998年,時任成都軍區第14集團軍第31摩托化步兵師(師部駐地雲南大理)師部作訓科科長

2000年代初期,中國人民解放軍陸軍炮兵學院(院址安徽合肥)碩士生,曾任成都軍區第14集團軍某部團參謀長

2005年前,獲得中國人民解放軍陸軍炮兵學院碩士學位

2005年初(至約2010年),出任成都軍區第14集團軍第40叢林戰步兵師(師部駐地雲南開遠)炮兵團(團部駐地雲南曲靖)團長

2006年11月,周洪許作為優秀指揮軍官被列入解放軍總參謀部、總政治部、總後勤部、總裝備部頒布的2006年度《全軍優秀指揮軍官和全軍優秀參謀人才名單》(該名單中800名指揮軍官、參謀軍官大部分為團級)

2007年11月,包括周洪許在內的該炮兵團軍官全部通過中國國家計算機、國家公共英語等級考試,炮兵團領導班子9人全部具有碩士或博士學位

2008年2月,周洪許率該炮兵團赴貴州省西部搶險救災,抗擊雨雪冰凍災害

2008年5月13日,該炮兵團赴四川省汶川地震災區抗震救災(至8月22日),表現突出,團長周洪許被記一等功

2008年5月30日,《文匯報》以《絕境突圍》為題報道該炮兵團抗震救災,稱周洪許為「具有碩士學位的中校」

2009年底,周洪許仍然擔任該炮兵團團長

2012年11月,該炮兵團時任團長為陳忠良,周洪許或另有任職或在軍校進修

2012年12月18日,周洪許被第十屆雲南省政協常務委員會第二十一次會議確定為第十一屆雲南省政協委員

2013年1月(理論上至2018年1月),周洪許任第十一屆雲南省政協委員(分組類別:特別邀請人士)

2014年3月前至2015年8月後,即中共軍隊2015年至2017年軍改前夕,周洪許時任成都軍區(司令部駐地四川成都)司令部軍訓部部長

2021年7月中旬截止,周洪許任北部戰區(司令部駐地遼寧瀋陽)陸軍(司令部駐地山東濟南)副參謀長,軍銜少將

2021年7月15日,周洪許被任命為中共中央警衛局(駐地北京市)局長

其他信息

1) 外貌特徵:「中等個頭」,戴眼鏡

2) 籍貫極有可能是四川省萬縣(現重慶市萬州區)

3) 周洪許已婚,夫婦倆2008年時居住在雲南曲靖炮兵團駐地或附近;是否有子女暫不詳

4) 周洪許曾有吸煙習慣,是否已戒菸不詳

5) 據推測,周洪許似乎還應具有高級軍事院校的進修學歷

二,周洪許的派系背景

從周洪許的簡歷可以得知,他當年任團長的原成都軍區第14集團軍第40叢林戰步兵師炮兵團(1980年代番號曾為昆明軍區第14軍第4炮兵師第18炮兵團),駐紮於雲南省曲靖市。曲靖市地處烏蒙山脈南麓,炮兵團團歌也名為《前進,英雄的烏蒙鐵軍!》,因而該團有「烏蒙鐵軍」之稱。那麼,周洪許是如何從烏蒙山麓走向中南海的呢?

由於中國現存的政治制度使然,每一位軍隊將領皆為中共黨員,所有高級軍官的升遷,都離不開中共黨內高層紛爭的派系背景。事實上,他們不管屬於或不屬於黨內任何派系,無論參與或沒有參與高層派系鬥爭,其仕途升遷總會多少得益、得咎或得禍於這些背景。既然這些背景無所不在,周洪許少將的仕途升遷自然也不例外。

說到周洪許的升遷,首先就要提到原成都軍區政委張海陽和他的一篇文章,以及文章裡提到的原北京軍區第27集團軍防空旅旅長薛愛國。此外,本文還要提及原成都軍區第14集團軍兩任軍長趙宗歧和周小周、原中共中央軍委副主席郭伯雄、原中共政治局委員兼原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現任中共中央軍委副主席張又俠等人。

張海陽上將(2009年授銜)曾任北京軍區第27集團軍政委(1996年8月至2002年1月)、北京軍區副政委(2002年1月至 2005年12月)、成都軍區政委(2005年12月至2009年12月)、第二炮兵政委(2009年12月至2014年12月),約於2014年12月退役。(參見附錄一)

張海陽的那篇文章寫於2009年成都軍區政委任上, 筆下的「炮兵某團」即當時的成都軍區第14集團軍第40叢林戰步兵師炮兵團(駐地雲南曲靖), 2000年記集體一等功,時任團長周洪許在2008年記一等功。而「防空旅」則為當時的北京軍區第27集團軍防空旅(駐地河北石家莊),時任旅長薛愛國記二等功。2006年該旅記集體一等功。

這「兩面旗幟」,炮兵團是前任軍委主席江澤民樹的,防空旅是時任軍委主席胡錦濤樹的。對「兩面旗幟」,張海陽在其文章裡各給了一個章節。據文章介紹,張海陽任第27集團軍政委及北京軍區副政委時,是防空旅的上級;任成都軍區政委時,又成了炮兵團的上級。防空旅和炮兵團先後成為他麾下的「先進單位」或「先進典型」。

張海陽既然是軍區領導,中共官方媒體要採訪其下轄部隊、了解他手中的「先進典型」,自然會聽取、參考甚至體現他有關宣傳報道的意見和建議。像薛愛國、周洪許那樣的旅、團級中層軍官通常距離黨內高層紛爭的旋渦相對較遠,但張海陽身為正軍級及以上的高級軍官,而且是政工主官,自然要對近在咫尺的高層紛爭格外留意,因而對宣傳報道的敏感性也會予以充分考慮。而他的主要做法之一,顯然是在「兩面旗幟」之間保持宣傳口徑、報道規格方面的「平衡」。

就2002年秋中共十六大至2012年秋十八大這一胡錦濤執政時期而言,黨內高層主要有三大派系:前黨魁江澤民為首的「江派」、時任黨魁胡錦濤為首的共青團派即「團派」、中共高層領導人子女自成派系的「太子黨」。總體上,「江派」強勢而勝一籌,「團派」雖弱勢但並不甘居下風;「太子黨」大部分人如張海陽(其父張震為1955年授銜的上將)則從旁觀望、持表面中立態度,少數人如薄熙來(其父薄一波曾任國務院副總理)與「江派」結盟,另有少數人如李源潮(其父李干城曾任上海市副市長)同時也屬於「團派」。

不過就胡錦濤執政時期中的2005年至2009年這一段時間而言,中共黨內高層鬥爭表面上相對緩和。與大部分「太子黨」一樣,張海陽當時應屬觀望、中立者,他似乎儘量避免在宣傳報道上介入「江派」與「團派」之間的紛爭,力求在「兩面旗幟」之間保持「平衡」。「人民網」軍事頻道的兩個專題報道,多少也反映出這一點。

2005年,「人民網」軍事頻道開設[2005專題],表彰胡錦濤樹的「旗幟」,但開口就是「堅持以『三個代表』重要思想為指導」。此處提江澤民的「三個代表」,乃「平衡」術之一。專題置頂第一篇《跨越千里的握手》,報道炮兵團團長周洪許赴防空旅駐地參觀學習一事。此事涉及「兩面旗幟」握手言歡,雖說有事實依據,但置頂頭條的處理手法也是力求「平衡」的一招。

2008年,「人民網」軍事頻道開設[2008專題],更是熱鬧非凡。首頁上不僅有炮兵團團歌,還有一欄類似「榮譽編年史集錦」的文字,以配合宣傳該團成為「全軍基層建設先進單位」10周年紀念——

1998年,中共中央軍委8號文件轉發炮兵團經驗,時任團長盧興波、政委沈俊鑌受到江澤民接見;

1999年,中央軍委主席江澤民為炮兵團題詞;

2000年,中央軍委(時任主席江澤民)記炮兵團集體一等功,四總部聯合表彰炮兵團為「全軍基層建設先進單位」,炮兵團黨委被總政評為「先進團黨委」,等等。

密集提及江澤民的同時,「科學發展觀引領我成長」赫然成為專題報道的標題。此處冠之以胡錦濤的「科學發展觀」,這又是一種「平衡」。

在上述文章裡,張海陽寫到了自己任北京軍區副政委時的一件往事:

2005年9月6日,我向軍區黨委建議,像旅長薛愛國這樣的優秀幹部,可以小步快跑或破格提升。軍區黨委研究決定,將薛愛國提升為師長,一年後提升為集團軍參謀長。[2]

這篇文章還另外提及一個「小插曲」:作為北京軍區副政委,張海陽下老部隊第27集團軍、去薛愛國的防空旅蹲點,當時曾與周洪許不期而遇,對這位後來成為自己部下的校級軍官印象相當不錯:

2005年秋天,炮兵某團團長周洪許到北京參加完一個會議,獨自一人順道跑到防空旅參觀學習。當時,我正在防空旅蹲點,聽說他來了,約他見了面,一起吃了個早餐。小伙子很年輕,研究生畢業,剛上任不久,比較靦腆,一說話就臉紅。我問了炮兵某團的近況,讚揚他視野開闊,思想敏銳,懂得學習先進經驗,讓他順便再到西柏坡看看。他說時間來不及了,以後有機會再去,上午就回部隊去了。
這件事給我印象很深,[……] [3]

[註:西柏坡是一個山村,位於河北省西部的太行山區,離防空旅駐地石家莊市不遠。1946年至1950年的國共內戰即所謂「解放戰爭」期間,西柏坡曾是中共中央機關與解放軍總部所在地,因而後來被中共官方奉為「革命聖地」。]

張海陽該文中對炮兵團的抗災搶險行動也頗為讚賞,用了兩段文字描述:一段提及「2008年2月,炮兵某團奉命緊急赴貴州抗擊雨雪冰凍災害」;另一段涉及汶川地震,給團長周洪許記了一等功。[4]

[註:據相當部分中國大陸媒體報道,中國科學院成都生物研究所18名專家因地震而受困於雲湖國家森林公園。炮兵團抵達前,其中已有2人遇難、3人重傷。炮兵團最終共救出15人。]

從張海陽的這篇文章中也可以看出,他對薛愛國、周洪許都提攜有加,堪稱二者的「貴人」。

張海陽於2014年底至2015年初期間從第二炮兵政委任上退役之際,薛愛國任職北京軍區第27集團軍最後一任軍長(2011年2月至2016年8月),周洪許則擔任成都軍區司令部軍訓部最後一任部長(2014年6月前至2015年8月後)。因為此後不久的2016年2月,七大軍區在軍隊改革中撤銷,五大戰區隨之設立。

北京軍區第27集團軍2016年3月轉隸中部戰區陸軍,集團軍建制約於當年8月撤銷,不過軍長薛愛國升任中部戰區陸軍副司令員。防空旅情況不詳。

成都軍區第14集團軍2016年轉隸南部戰區陸軍,集團軍建制於2017年撤銷。第14集團軍第40師炮兵團於2017年4月29日整建制轉隸南部戰區陸軍某旅。這個「某旅」,其可能性最大者似乎是第75集團軍炮兵第75旅(原廣州軍區第41集團軍炮兵旅,旅部駐地廣西桂林)。

第27集團軍建制撤銷,多少與該集團軍因1989年「六四」時殘暴鎮壓北京學生、市民而遺留的狼藉聲名有關,因為中共最高層有淡化老百姓歷史記憶的需要。而第14集團軍建制撤銷,則是由於該集團軍在2012年中共十八大之前涉嫌捲入薄熙來的政變圖謀。

說到薄熙來的政變圖謀,就要提到時任第14集團軍軍長的周小周少將(2003年授銜;此後2013年7月授銜中將)。周小周曾任北京軍區第27集團軍副軍長(2001年至2003年6月)、北京衛戍區副司令員(2003年6月至 2007年5月)、成都軍區第14集團軍軍長(2007年5月至2012年7月)、成都軍區參謀長(2012年7月至2014年12月),成都軍區副司令員(2014年12月至 2015年12月),成都軍區善後辦主任(2015年12月至2016年),約於2016年退役。(參見附錄一)

差不多與張海陽一樣,周小周的升遷之路也是從駐河北的第27集團軍起跳,經由北京中轉,然後任職於成都軍區。2001年至2002年1月,張海陽和周小周曾同在第27集團軍領導班子內,一為政委,一為副軍長,兩人共過事。2007年5月至2009年12月,即2012年薄熙來事發前若干年,兩人又曾同在成都軍區,一為軍區政委,一為集團軍軍長,正好是上下級。(參見附錄一)

在周小周的第14集團軍軍部至周洪許的炮兵團團部這條指揮鏈上,兩者只隔著第40師師部一個中間環節,工作關係形成的上下級日常交集應該是相當頻繁、密切的。第14集團軍有著炮兵團這個全軍「先進典型」,當軍長的也少不了多加關注、視察和栽培。[2004年至2007年趙宗歧任集團軍軍長期間是這樣,2007年至2012年周小周任軍長期間也同樣如此。] 2008年5月,第14集團軍赴四川汶川地震災區,周小周和周洪許兩人在行動中更是互動默契。5月14日,周洪許率炮兵團數百名官兵從綿竹市漢旺鎮出發進入重災區清平鄉之後,曾與外界失去無線通訊聯繫達32小時以上;而當周洪許用新配發的無線通訊設備重新聯繫上位於漢旺鎮的第14集團軍抗震救災前線指揮部時,那邊拿著話筒的正是軍長周小周。在此無線通訊聯繫中斷的時間段內,周小周給過炮兵團一紙命令:立即前往位於同一片重災區內的雲湖國家森林公園救援中國科學院成都生物研究所的18名專家。該紙命令及新配發的無線通訊設備,均交由炮兵團裝備處處長趙崗等人攜帶,徒步進入餘震頻發的險區送達周洪許 [5]。

周洪許當時與郭伯雄也有交集。一位報告文學作者記錄了2008年5月14日發生在漢旺鎮東方汽輪機廠廠區的事情——

上午10時左右,五連政治指導員雍小波正帶著一個排在東汽廠區搜救,突然看見來了一長串小車,小車上走下了幾位將軍,將軍們一下子就被在場的軍地領導和記者們包圍了起來。

雍小波等炮團官兵們認出來了,這幾位將軍是中央軍委副主席郭伯雄上將等軍委領導——炮團在開赴「抗震救災前方」的前一天,他們剛來炮團視察過……

「炮團的部隊在哪裡?」一位將軍問道。
「報告首長,炮團二營五連正在搜救,請您指示!五連政治指導員雍小波!」
雍小波跑步向前,向首長們立正敬禮,匯報情況。
首長們認真聽取了匯報後,特地從在場的軍地領導人群中叫出了炮團團長周洪許。
「這次抗震救災,你們炮團要榜上有名!」
軍委副主席郭伯雄上將握著周洪許的手說。[6]

當天中午時分,周洪許向地方領導機構請戰要去重災區清平鄉。對方同意了炮兵團的請戰要求,並對周洪許說,「告訴你吧,其實陪同軍委首長來的成都軍區張海陽政委剛才已經給我們打了招呼,要把你們團放到最艱苦最危險的環境中去!」

整個2012年,為中共十八大上的權力分配或再分配,黨內高層權鬥異常激烈。當年2月8日至10日間,時任政治局委員、重慶市委書記的薄熙來赴雲南昆明第14集團軍軍部及軍史陳列館,「緬懷先輩」,窺測時機。第14集團軍前身為薄熙來之父薄一波組建於1937年的「山西青年決死隊」。此時,薄熙來利用其父親的影響力,欲挾持第14集團軍逼宮起事,圖謀攫取中共中央的最高權力,對抗時任總書記胡錦濤,劍指下任總書記習近平。因此,作為第14集團軍軍長的周小周多少難辭干係,至少難逃嫌疑。另外,2012年3月薄熙來事發後,張海陽(時任第二炮兵政委)也曾放棄中立態度,隨同劉源(其父劉少奇)、王軍(其父王震)、朱和平(其祖父朱德)等「太子黨」致信中南海,為薄熙來說情。

2012年2月至十八大前夕的中共高層實際上已經嚴重分裂,而且「江派」、「團派」、「太子黨」各派內部也同樣如此。比如,「江派」中一部分人繼續支持薄熙來;另一些人則認為,繼續與薄熙來結盟要壞事,不如捨棄薄熙來。同為「江派」人馬,周永康積極配合、參與薄熙來謀反,而郭伯雄則主張化解政變並為此作了些工作。「團派」當時一般都比較支持習近平在中共十八大上接棒胡錦濤,但同為「團派」的令計劃則與周永康密謀,就十八大人事安排作私下交易。「太子黨」中,既有習近平(其父習仲勳)、葉選寧(其父葉劍英)那樣贊同處置薄熙來的,也有「瀏陽河」那樣為薄熙來說情的。

[註:「瀏陽河」為2012年廣泛流傳於中共政壇及民間的暗喻性代名詞。「瀏」為「劉」的諧音,對應劉源的「劉」;「陽」取自張海陽的「陽」;「河」為「和」的諧音,對應朱和平的「和」。「瀏陽河」指當時軍中出面為薄熙來說情的劉源(上將)、張海陽(上將)、朱和平(少將)三位「太子黨」將軍。]

第14集團軍既涉嫌捲入薄熙來的政變圖謀,又多少受到為薄熙來說情的前任上司張海陽之牽累,按理說,從時任軍長周小周到包括周洪許在內的各中層軍官,此後應當很難再有機會得到高度信任。

2012年,郭伯雄並未捲入薄熙來政變,而且還為化解政變做過一些工作。但2016年,他在習近平的「反腐敗鬥爭」中落馬,以收賄罪被判處無期徒刑。如果說,周小周、張海陽等「太子黨」後來都還是「軟著陸」,而平民出身的郭伯雄則無疑是「硬落馬」。用毛澤東時代的話語來說,前二人是「犯錯誤」,性質上屬於「人民內部矛盾」;郭則是「犯罪」獲刑,性質上屬於「敵我矛盾」,問題的嚴重性著實非同小可。

就周洪許個人來說,至少從2005年起直至2012年秋中共召開十八大,他一直在駐守雲南的第14集團軍這支「疑似叛軍」的中、高層軍官序列之內。他的上司兼「貴人」張海陽又是軍隊中挑頭為薄熙來說情的「瀏陽河」之一。此外,他2008年還在抗震救災前線受到過郭伯雄「接見」。因此,周洪許能夠得到信任並通過政審而入選中央警衛局局長,應當堪稱奇蹟。

約2018年起,周洪許出任北部戰區陸軍副參謀長(軍銜少將)。這一升職當然尚不足以說明習近平及中央軍委對他具有高度信任。如第14集團軍時任軍長周小周,雖然涉嫌捲入、支持薄熙來謀反,但仍然於2012年當年升任成都軍區參謀長,2013年由少將晉升中將,2014年(至2015年)升任成都軍區副司令員,約2016年才淡出(參見附錄一)。之所以這樣處理,一是為了避免第14集團軍及其下轄各部隊「逼上梁山」,鋌而走險,違抗中南海;二是為了安撫周小周之父、原北京軍區司令員周衣冰中將(1988年授銜)等若干位有子弟在第14集團軍任職的中共高官。這種迂迴性策略或過渡性安撫舉措可以概括為「先在職務、軍銜上給台階上,隨後在政治上給台階下」。當時,胡錦濤、習近平及中央軍委對第14集團軍的將、校級軍官乃至整個成都軍區的將級軍官都曾疑慮重重、高度戒備,其處理手法可謂小心翼翼。

周洪許2021年7月15日被任命為中共中央警衛局局長,成為中共黨魁習近平保鏢團隊的第一號人物。這個事實足以說明:周洪許得到了高度信任。由此看來,籠罩於中共黨內、軍內高層的派系紛爭背景,似乎並沒有對周洪許的此次任命造成太多的不利影響。

(待續)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作者提供/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