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我們從小到大學到的歷史哪些是假的(10)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經歷過毛時代的大陸人,一定都還記得當年轟動一時的「六十一個階級兄弟」中毒事件

那是1960年2月2日,因為有人投毒,山西省平陸縣修築風南公路的張溝民工接連發生嚴重食物中毒,61名民工命在旦夕。後經多方搶救,特別是北京有關部門把藥品連夜空運到平陸,終於使這61名民工全部得救。當年,國內外近千家媒體對此事競相做了報道,官方文藝界也緊隨其後做了廣泛宣傳,將其頌揚為為搶救 「六十一個階級弟兄」而奏響的「一方有難,八方支援」的一支凱歌。

當年的官方報道稱,投毒者張德才作案的目的是為了「破壞社會主義事業」,他也因此被定為「反革命分子」而遭槍斃。但幾十年後出版的《跨越時空的真情》一書方道出真相,原來,張德才投毒的真正動機並不是為了破壞所謂的「社會主義事業」,而只是為了報復曾經批鬥過他的人。

根據此書作者的調查,初到三門峽水利工地時,張德才表現不錯,為人熱情而勤快,頗受好評,曾當過排長。在1959年的「大躍進」中,政府明顯提高了民工的勞動強度,卻不讓他們吃飽肚子。一個冬天的下午,張德才因「肚子咕咕叫」,竟然躺在宿舍沒出工。於是他被在大會上「辯論」(即批鬥)了,此前多吃饅頭和窩頭的事也被揭發出來。隨後因不積極出工,他又被「辯論」了一次,這次批鬥得更厲害,列舉的罪狀有:他說去死了的幾個人那裡「能吃飽」,顯然是誣衊食堂吃不飽,還「裝病」,「反對大躍進」。從此他被整得灰溜溜的,在人前抬不起頭來。張德才因此對被「辯論」懷恨在心,決計報復批鬥他最厲害的副連長仝某,但因無法給他的碗裡放藥,最後將藥放進了大家的鍋裡,從而犯下了彌天大罪。當年的官方報道之所以要改頭換面,將這麼一個普通的投毒事件改編成一次政治事件,將一個尋常的投毒犯硬說成是反革命分子,完全是為了服務於當時的政治需要——為毛澤東關於階級鬥爭是社會主義時期國內主要矛盾的觀點提供依據,為驟然高漲的階級鬥爭形勢推波助瀾。

《跨越時空的真情》還披露,在家喻戶曉的「六十一個階級兄弟」中,其實有不少是地主富農子弟,還有個別是反革命家屬。在極重視階級成分之日,他們是不能算作「階級兄弟」的。但為了突出「階級兄弟」的概念,這些出身不好的人的家庭成分均被填作下中農或中農,暫時享受了「階級兄弟」的待遇。事件過後,他們又都全部恢復了原成分,在隨之而來的階級鬥爭和「文革」中,均遭受嚴厲打擊,有的被毒打致殘,有的被迫自殺,更多的是娶不到老婆。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作者提供/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