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快評】新文件再揭武毒所蝙蝠洞可怕祕密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9月23日訊】朋友們好,今天是9月22日(星期三),歡迎來到《遠見快評》,我是唐靖遠。

今日焦點:新文件曝驚人內幕:達薩克、「蝙蝠女」計劃在蝙蝠洞釋放可空氣傳播的嵌合病毒!武毒所4大恐怖研究內容流出,美國國防部差點捲入;拜登習近平聯大隔空交火。

昨天,全世界的媒體都在關注拜登和習近平在聯大會議上的發言。關注的焦點其實就是一個:由於聯合國祕書長古特雷斯在拜登和習近平發言前發出警告,說美中若陷入「新冷戰」,將給世界帶來危險與分裂,所以大家都很關注就任以來首次在聯大發言的拜登,和現在變身超級「宅男」、已經六百多天不出門的習近平,究竟會如何定義各自眼中的美中關係。

儘管所有人都知道,在聯大這種非常重視展現領導人形象的場合,大家說話都會比較克制,很少出現我等吃瓜群眾期待的火星四濺的決鬥場面,但昨天拜登和習近平的講話,仍然還是帶出了隔空交火的味道。

拜登聯大講話:不會放鬆競爭】

拜登的這次演講有兩個大問題需要回應,第一個是需要對聯大祕書長古特雷斯要求美中對話的呼籲做出回應,這等於是當著全世界領導人的面給美中關係下一個非常正式的官方定義,這將體現出他如何看待對手。

另一個是他需要向盟國闡述自己的立場,表明他領導的美國仍然重視多邊主義,重視與盟友之間的傳統友誼與信任,這將體現出他將如何看待朋友。

拜登的講話是這麼回應的,他強調了兩次說,美國不尋求一場新冷戰或一個分裂成僵化集團的世界。

然後接下來拜登表達得非常清楚,他不點名地抨擊中共,說雖然美國不尋求冷戰,但是美國將不會放鬆與中共的競爭,甚至激烈競爭,同時要以美國的價值觀和實力引領美國為盟友和朋友挺身而出,反對那些試圖倚強凌弱的國家。

他還強調說:「未來屬於那些賦予人民自由呼吸能力的人,而不是那些試圖以鐵腕威權主義窒息人民的人。」「世界上的威權主義者,他們試圖宣布民主時代的終結,但他們錯了。」

【習近平話裡有話批美國】

比較巧合的是,下午通過視頻發言的習近平也沒有點名美國,但不斷地進行影射攻擊。比如習近平聲稱:「民主不是哪個國家的專利,而是各國人民的權利。近期國際形勢的發展再次證明,外部軍事干涉和所謂的民主改造貽害無窮。」這當然就是在偷換民主定義的同時,專踩拜登阿富汗潰敗式撤軍的痛腳了。

此外習近平還聲稱:「一國的成功並不意味著另一國必然失敗」,並繼續全力甩鍋,說病毒來源問題中方將繼續支持和參與全球科學溯源,反對任何形式的政治操弄等等。

通觀拜登和習近平的講話,基本上是各說各話,可以看到的共同點只有兩個:一個是雙方都不提冷戰但承認有競爭;另一個是雙方都強調支持多邊主義,反對單邊主義。

對於後者,中美雖然都在國際場合提倡多邊,但彼此的內涵是大相逕庭的。美國說的「多邊」,是維持既有世界秩序前提下的「民主領導世界」的多邊。

而中共說的「多邊」,是要打破當前既有秩序、否定美國領導權之後的多邊。這不是「民主領導世界的多邊」,而是「民主必須讓位給專政」的多邊。

當然,習近平不會這麼露骨地公開說你要給我讓位,他只是委婉地表達,諸如「國際上的事要大家商量著辦」、「世界應該兼容不同形態的文明」,應該彼此平等相互尊重等等。這些話都說得很好聽,很漂亮,但你細品一下,就會發現他想要表達的真實意思只有一個,就是:不能再由美國說了算了,以後的國際事務必須商量了才能辦。

跟誰商量呢?去跟諸如津巴布韋、索馬里這類國家商量嗎?當然不可能。習近平的真實意思顯然是必須跟我商量,得我也點頭了才行。

這就是我們說的,他在實質上要否定美國的領導權,至少要削弱美國的地位,讓中美在現階段起碼要平起平坐,讓紅色極權在國際社會獲得至少一半的話語權與合法性。

冷戰四大特徵 美中之間全有

至於雙方都不提冷戰,這只是一種外交辭令的遊戲罷了。我們都知道,冷戰在現代史上,就象徵著世界的分裂、封鎖、殺戮、戰爭,甚至是世界末日,那是一個人人都不願意回去的時代,現在誰要提倡打冷戰,會非常地政治不正確。

但實際上,我們可以看到冷戰既有的四大特徵,包括意識形態對立、軍備競賽、經貿脫鉤和冷戰雙方組建國家集團對抗,在當前的美中之間已經全都有了,雙方對抗的方式途徑和冷戰相比,只有程度深淺的不同,並無實質性差別。所以美國用「戰略競爭」的說法只不過是換湯不換藥而已,避免授人以柄,中共現在不就在炮轟新成立的三國聯盟是冷戰思維嗎?

大家可能都看到新聞了,說習近平承諾將不再新建境外燃煤發電項目,這被視為在回應氣候變化的合作方面做出了積極姿態。也有的說拜登不提冷戰是在釋放善意等等。

但實際上這不過是中共騙取口碑的花招而已。一方面,去年中國國內增加的煤電產能基本上相當於其準備在海外停建的煤電產能,等於是左手倒右手,朝三暮四變成了暮四朝三;另一方面習近平沒有提到生效日期,也沒有說明所涉及的是否包含公共融資和私人融資,這不過就是中共此前無數個從沒兌現的含糊承諾中的一個而已。

從這個角度看,與其說中美在釋放善意,不如說雙方都在「控溫」,就是把雙邊關係控制在一個相對穩定的溫度,避免持續降溫最後就冰凍破裂了。原因就是至少在當前,雙方都意識到還不到與對方撕破臉攤牌的時候。

【達薩克撥款申請書曝4大恐怖研究】

好的,接下來我們要來討論一下有關武漢病毒所被挖掘出來的又一個猛料,這揭示了武毒所對冠狀病毒進行的研究有多麼地可怕。而且非常巧合的是,這兩天關於武毒所的相關新證據突然又開始集中冒出來了。

就在昨天,英國《每日電訊報》報導了武漢病毒所進行的一項可怕的研究的文件。這個文件是被一個叫做DRASTIC的組織挖掘出來的。

說到這個DRASTIC,可能大多數朋友都不熟悉,這是一個全球民間的病毒溯源組織的名稱,由病毒專家、信息專家甚至技術黑客等各種人才組成,它們的使命就是一個,挖掘中共病毒(武漢病毒、新冠病毒)來源的真相。

如今在中共病毒溯源這個領域,該組織已經堪稱大名鼎鼎如雷貫耳。像之前我們討論過的,中共軍方用新冠病毒在人源化小鼠身上測試,以及三篇論文揭露了石正麗團隊如何從雲南蝙蝠洞獲取了嫌疑最大的致命病毒,包括石正麗及其學生已經掌握了「無痕」修改病毒基因技術等等猛料,都是這個團隊挖出來的。

這一次,DRASTIC挖到的是一份2018年申請撥款的研究計劃書,其提交的時間是在官方認定的第一例中共肺炎(新冠肺炎)病例出現的18個月前。而提交人就是大家都很熟悉的、總部設在美國的生態健康聯盟的英國動物學家皮特‧達薩克。至於參與該研究計劃的人,我想朋友們應該不難猜到,當然就是武漢病毒所的石正麗等人,還有來自美國北卡大學和美國地質調查局國家野生動物健康中心的個別研究人員。

根據這份文件,石正麗和達薩克等人準備開展至少4個極其可怕的實驗,可以說每一個都讓人觸目驚心。下面我們就來詳細說說。

【石正麗進行「偽裝自然來源」實驗?】

第一項研究,是石正麗等人計劃進入中國雲南那個神祕的蝙蝠洞,然後在裡面釋放包裹了具有「新型嵌合S蛋白」蝙蝠冠狀病毒的、可以穿透皮膚的納米粒子和氣溶膠。

這聽上去有點拗口不太好懂,我們把它說白了,就是石正麗等人意圖把一種S蛋白(刺突蛋白)被人工改造過的蝙蝠冠狀病毒,製作成極其微小的可以滲透皮膚的納米粒子和可以進入呼吸道的氣溶膠,然後跑到雲南蝙蝠洞裡面去噴灑。

為什麼要這麼做呢?這真的是像有的媒體說的,是為了給蝙蝠免疫,從而防止病毒傳染給人類嗎?

顯然不是。以當前人類對冠狀病毒的研究水平,暫時還達不到那樣的水準。他們噴灑這種病毒微顆粒,目的就是要讓某種人工處理過的新病毒進入蝙蝠體內,然後在自然狀態下觀察其在蝙蝠這種群居動物中的傳播情況,同時也觀察病毒進入蝙蝠體內後會產生什麼樣的反應。

我們都知道,冠狀病毒是非常容易變異的病毒,這種加工過的病毒進入蝙蝠體內後肯定會繼續發生變異,然後研究人員可以通過研究變異後的病毒,來進一步掌握經過了人工干預的病毒其殺傷力、傳染性進入生物活體後會有怎樣的變化,是增強還是減弱等等。

可能有人就會有疑問了,說武毒所裡面就人工飼養著很多蝙蝠,為什麼不就在研究所裡面測試,而非要跑到千里之外的雲南蝙蝠洞裡面去搞呢?

這就涉及到為什麼我們說這個非常可怕的原因。

大家想一想,如果這種人工處理過的病毒成功進入了蝙蝠的體內,最終使其適應了蝙蝠體內的生化環境並順利繁殖,如此一來,石正麗他們就可以反過來宣布說,這樣的新冠病毒可以在自然界中的野生蝙蝠群中存在,而且可以分離出來。

也就是說,這種人工病毒如果在蝙蝠體內經過了多少代的繁殖、變異,這樣的病毒只會被視為完全是自然來源的,幾乎不可能被發現其實際上最初來源於某種人工干預的病毒。

大家看到其可怕之處了吧,武毒所已經有能力把人工干預過的病毒製作成為納米級的氣溶膠製劑,這是什麼?這種製劑就是地地道道的生物戰劑。從理論上說,在需要的時候,只要派遣那麼百十來個人員滲透到目標國家,悄悄釋放即可。退一萬步說,即便國際社會全力追查,查來查去最終也只能查到蝙蝠洞的那些蝙蝠身上。

於是,一場潑天大禍最終只能以「自然來源」結案了事。也就是說,石正麗、達薩克等人的這項研究,實際上就是在針對「如何偽裝成自然來源」進行一次實戰性質的測試。

這是一個無比歹毒的計劃,無論這個計劃最終成功還是沒成功,提出這樣的想法、制定這樣的計劃的人,用蛇蠍心腸都不足以來形容,而在中共一手創建的武漢病毒所這樣的機構中,很多人都視為常態,他們都已經意識不到自己的邪惡了。

【武毒所欲人工引入酶切位點】

第二項可怕的研究,是石正麗他們計劃在蝙蝠冠狀病毒中人工引入「人類特異性切割位點」,其目的是使病毒更容易進入人類細胞。

可能很多朋友都還有印象,當中共病毒首次被進行基因測序時,科學家們對該病毒在S蛋白上出現了「弗林酶切位點」感到極大困惑,因為這個酶切位點在其它所有β類冠狀病毒中都不存在,只有中共病毒獨家擁有這一結構,而正是這個酶切位點使得中共病毒具有了遠比其它冠狀病毒強大了很多很多倍的傳染性。

這個弗林酶切位點究竟是怎麼來的,一直都是科學界爭議極大的焦點之一。我們現在從這份文件來看,武毒所的專家們至少在2018年就已經掌握了如何人工引入這類酶切位點的技術。

而令人匪夷所思的是,這份撥款申請計劃書的提交對象居然是美國國防部高級研究計劃局(Darpa)金額高達1,400萬美元。報導強調說,川普(特朗普)政府時期的一名成員已經確認了該文件的真實性。

【武毒所人工合成增強版MERS病毒】

第三項可怕的研究更加令人震驚。世衛組織(WHO)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中共肺炎研究員透露說,這份申請撥款資助的提案中還包括了一個把中東呼吸綜合徵(MERS)這種病毒加強為更加致命病毒的計劃。

報導說,他們正在製造具有更強傳染性的嵌合的MERS病毒。我們都知道,MERS病毒於2017年在中東地區爆發,其元凶也是冠狀病毒大家族的一員。該病毒的致死率高達36%左右,這比當前中共病毒全球平均約2%左右的死亡率高出18倍。

也就是說,如果通過類似武毒所已經掌握並已經測試過的技術手段,使MERS病毒獲得了如同中共病毒一樣的傳播力,同時又保持其致命性,那麼這種大流行病基本就意味著世界末日。

【石正麗的雜交病毒實驗】

達薩克的申請書提到的第四項研究,是將高致病性的天然冠狀病毒毒株與更具傳染性但致病性較低的毒株進行混合雜交的計劃,這同樣是為了獲得一個高致病性兼高傳染性的二合一劇毒毒株。至於中共想用這個來做什麼,當然大家可以自己去猜想了。

正是因為看到了這些研究的可怕之處,美國國防部高級研究計劃局(Darpa)拒絕了這個撥款申請,理由就是達薩克領導申請的項目可能使當地社區處於危險之中,該機構並警告說,達薩克團隊沒有正確考慮病毒的功能增益實驗或通過空氣釋放病毒顆粒的危險性。

但是不是武毒所因此就無法進行這些實驗了呢?答案當然是否定的。

倫敦大學腫瘤學教授安格斯‧達格利什(Angus Dalgleish)就指出,即使沒有這筆資金,這項研究也可能繼續進行。

事實上,達薩克並非只向一家美國機構申請了撥款資助。此前的大量報導早已證實,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NIH)在2014-2019年間,通過對達薩克的「生態健康聯盟」(EcoHealth Alliance)的撥款,已經資助了武毒所至少60萬美元資金用於專項研究蝙蝠冠狀病毒。

這個時間段,顯然覆蓋了達薩克向國防部相關機構申請撥款的2018年。

所以,現在我想應該輪到達薩克或石正麗等人出面來回答一下,這些研究的目的是什麼?各自都進行到了什麼程度?以及是否還有其它我們不知道的極度危險的研究的存在等諸多極其重要的問題。

這一天,我相信他們遲早要面對。好的,今天我們就聊到這裡,謝謝各位的觀看,我們下次再見。

遠見快評》製作組

(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