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星移民真的有必要嗎?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9月24日訊】火星移民是個老生常談的問題了,我們今天來探討一下,人類花了很大代價去發展科技,然後移民火星,到底需不需要?!沒準這就是一件吃力不討好的事情。

火星,拉丁文叫Mars(天文符號:♂),在古希臘文化中是戰神的象徵。它長的跟這個「戰神」 挺應景的,因為火星的表面土壤含大量的鐵元素,就是鐵鏽,紅紅的,所以火星是顆「大紅球」,古羅馬神話中血的戰神「馬爾斯」(Mars)被描繪成身披盔甲、渾身是血,反正也是紅色的。

火星是太陽系中僅次於水星的第二小行星,它自轉一天的時間是24小時39分鐘,跟地球差的不多,因為它離太陽更遠,所以它公轉的時間是687天,大約是地球的兩年。所以如果人類真的能去火星上生活,就每一天來說,差異不是很大,我們可以早九晚五的生活、工作、學習。但是如果以年為度量單位,那從體感上來認知差異還是蠻大的,四季的時間都會被拉長一倍。其實這也是有好處的,如果長期在火星上生活,我們農耕的時間就會增加,理論上來說,產量應該更高。當然慢慢夏日和嚴冬裡的西北風也會更長久。因為火星也有轉軸傾角火星上是有四季的,跟地球是一樣的。那些極端怕冷或者極端怕熱的朋友們,可能火星真的不適合你~~

早在1965年,美國就率先的向火星發射了探測器,它傳回的數據顯示,火星表層其實有大氣, 以二氧化碳為主,占95%以上,但是很稀薄,氣壓只有地球表面的0.6% 。我們知道二氧化碳屬於溫室氣體,就是人類在地球上過度的發展技術排放了過量的溫室氣體,所以地球現在越來越熱,南北兩極的冰呀成噸成噸的化成水。所以二氧化碳太多了,是我們想要移民的原因之一。

因為二氧化碳的總含量太低,所以火星表面的最低溫度能夠達到-143攝氏度,平均溫度在-63攝氏度,最高溫度能達到35攝氏度,這個溫度就比較適合人類居住。火星地表基本上是沙丘、礫石,而且鐵含量很高、顯紅色,加上火星的重力加速度只有地球的三分之一,所以沙子經常浮於半空,給人的感覺就是這個地方灰濛濛的,有點土的感覺,沒有什麼生機,但是這不妨礙火星被認為是太陽系內跟地球最接近的星球。如果不考慮氣壓,理論上人只要背個氧氣瓶然後再穿厚點就能在火星上活。雖然火星的地表目前看起來灰濛濛的,但是它是太陽系內最適合人類居住的星球,所以一直以來火星被人們認為是外星殖民的最佳候選地之一。
說到火星移民,剛才說的人類無度破壞環境,使得溫室氣體越排放越來越多,導致海平面上升這是其中一個原因。而更高一層的原因其實是為了滿足人類的探索慾望和技術競爭,說白了就是有錢人閒的沒事幹,而他們給出的藉口是改變整個人類的生存條件,因為對於很多底層的百姓,別說這輩子了,下輩子、下下輩子他們估計都很難支付移民火星的費用,因為實在太貴了。

移民火星為什麼貴  為什麼難

移民火星的門票?(圖片:nasa)

要想去火星,我們首先就得解決交通問題。月球是我們的衛星,距離地球大概38萬公里,來回大概需要3天的時間。但是火星距離地球最近的時候也要6000萬公里,是月球的157倍,所以去一趟至少要1年。大家想呀,就目前來說,正常情況下我們肯定是遇不到單躺超過1年的旅程了。在這之前呢,我們得在飛船裡準備1年的食物、水和氧氣。其實在脫離了地球的場以後,人在太空中就失重了,這對人類來說其實是很可怕的。在失重的情況下,人每天需要大量的運動才能保證自己的肌肉不萎縮,至少到了火星時沒有殘廢,還能站著走下飛船。同時在技術方面,我們還得考慮一旦出了地球引力範圍,如果飛船出現故障,還能不能返回地球,說白了就是救援能力,如果沒了這個,飛船發射以後,裡面的人基本就是被判了死刑緩期一年執行。當然這期間還得考慮人的心理素質和壓力,反正簡單一句話:旅途過程很漫長、很痛苦、很無聊。

所謂殖民,就得大量的輸送人員過去,而且有來就得有回,所以飛船的重複利用性也和重要。不過這個問題最近幾年倒是有了很大的突破。SpaceX的創始人馬斯克號稱是個科技瘋子,他就是火星移民計劃的死忠粉,一談到火星,簡直要兩眼放光。2020年,他就為自己剛出生的兒子取了個火星名,「X Æ A-12」,這名字不知道咋讀的,反正個性十足,這事還鬧了個大笑話,因為違反了加州法律規定:出生證上姓名的長度「不應超過 26 個英文字母」,最多只能使用連字符,換句話說就是這娃沒法「上戶口」。娃娃出生當天,馬斯克一臉老父親慈祥的樣子抱著孩子,而他身著的體恤上寫著大大的幾個字:占領火星(OCCUPY MARS),野心全部寫在臉上。2002年,他創辦SpaceX的最終目的就是實現「殖民火星」。他現在發明的那個可回收的火箭其實就是殖民火星運載器的雛形,來回飛、重複使用。

如果交通問題能夠順利解決,那下一個問題就是溫度,讓火星大面積的升溫。目前一個比較普遍的構想就是通過燃燒化石燃料排放二氧化碳,說白了就是把目前地球上破壞環境的所有這些設備全部運往火星,然後讓它們在那裡大量的增加二氧化碳含量。但是這個方案成本很高,因為運費很貴,而且需要運輸的材料也是相當的多,所以基本就被斃掉了。後來,科學家發現硫和氟當暴露在紅外線之下能夠吸收大量的熱量,它們製造的超溫室效應比二氧化碳強大數千倍,而火星土壤中含有氟和硫,如果初期能夠在那裡建造工廠對火星的空氣和土壤進行化學處理製造溫室氣體,大概只要100年就能使火星變暖到地表有液態水出現的狀態。不過100年也是夠久了,至少我們是看不見了。所以面對這一難題,又是馬斯克再次出場,表示在火星的南北兩極爆炸兩顆核彈,使得南北兩極的冰融化成水和蒸汽,其中的乾冰成分也會在這一過程中變成二氧化碳,釋放到大氣中,這樣就可以在很短的時間裡讓火星加熱。

說到這個核彈,我們就不得不提目前在火星上發現的核爆跡象。目前在火星表層的大氣中發現了高濃度氙129,同時在火星表層的土壤中發現了過量的鈾和釷,這兩種化學元素雖然都是具有微放射性,但是過量的鈾和釷沒有阻擋火星成了一個放射球。來自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的約翰·勃蘭登堡(John Brandenburg)是研究等離子體的物理學家,曾在加州Lawrence Livermore國家實驗室研究等離子體熱核聚變可控性,也曾參與克萊門汀計劃(Clementine mission),在月球極地發現水的存在。勃蘭登堡同時研究火星氣體組成,在分析了火星大氣中存在的各種同位素含量比如80Kr氪,40Ar氬, 39K鉀, 17N氮後,他認為火星曾經發生核爆炸。一開始他認為這種核爆炸是裂變反應,因為這種核裂變在地球上也有,比如1972年在奧克洛礦區發現了裂變遺址。

奧克洛礦區(Oklo)是位於非洲加蓬共和國上奧果韋省的一個產鈾礦礦場。1972年,科學家在那裡發現這個礦區的鈾已經被提煉過了,而且有20億年之久。後來,勃蘭登堡對NASA的火星大氣數據做進一步分析後,發現gamma射線異常,顯示129Xe氙在火星大氣中含量很高,而這點無法用核裂變來解釋,129Xe氙的高含量只能來自於巨型氫彈爆炸,也就是熱核聚變。不僅如此,勃蘭登堡還測定了氫彈爆炸的可能地點,並認為爆炸不是發生在地表,而是半空中。而巨型氫彈爆炸顯然不是自然現象, 所以2011年他曾公開表示,火星上有兩種不同的外星生物文明,分別是多尼亞和烏托邦,這兩種文明都被外來種族所摧毀,而毀滅他們的就是核爆炸!

勃蘭登堡提出的這個火星災難論讓我想起了火星男孩。1996年出生在俄羅斯的波利斯卡號稱自己來自火星,所以人們通常稱他為「火星男孩」。據說呢,這個波力斯卡從小就跟一般人不一樣,他出生4個月的時候就能開口講話,1歲就能讀書,而且從他會說話以來, 一直聲稱自己自己是火星人轉世。他跟自己的父母講火星上是有人居住的,但是很不幸曾經發生了一場毀滅性的大災難,使得火星上的大氣層消失殆盡。據他說呢,火星社會通常是由一個長老群管理制的社會, 沒有政府、政治的概念。長老體制是一個核心,但與地球社會不同,它不是由戰爭或強者或民選政治才能成為長老,而是用「道德」來衡量。更準確的說這裡的「道德」就是付出,無私的付出。誰能為了別人、 社會或者將來無私的付出越多,誰就是長老。除了「長老」模式,還有一種晉升模式是「技術」,也叫「技術」提升。打個比方,地球現在使用的互聯網是某個「火星人」發明的,如果他無私奉獻給了火星社會,為大眾帶來了便利和共享使用,那這個火星人就提升了他的層次,如果他還能在技術上繼續突破,比如從5G網絡升級到了6G網絡,那這個火星人就離長老位置更近了一步,而在他技術突破的同時,他的「道德」也在提升。整體火星的科技水平、發展方式就是這樣。

火星的發展模式跟地球就是完全相反的,從本質上來說是相反的,一個是為公的,一個是為私的。地球科技也在發展,互聯網、飛機、汽車都在做技術提升,可是這個社會發展是以個人或國家積累財富為驅動力,為私、為自我而生存的社會架構,說白了就是現代人類在沒有了道德的約束以後, 為了錢可以無惡不作,有人賺快錢有人賺慢錢,他不會考慮掙了錢給別人、社會、國家以及自己的子孫後代帶去什麼樣的後果。咱們想想,如果真的能夠改善火星表面的氣候環境,真的將火星變成了另一個「地球」,如願的前往火星生活、發展,但是我們不改變我們在地球上的社會形式,拋棄為私、為我的意識形態,經過幾代的發展,前往火星的那幫人依舊為了錢,在火星上也是無惡不作、勾心鬥角,那可能很快,在火星上剛被建好的生態環境會跟地球生態一樣、會很快的被毀掉 。那時候人類該怎麼辦?放眼整個太陽系,就再也沒有適宜人類居住的地方了。所以這個問題,在我看來歸根到底還是道德問題,是人精神層面的問題。人只有回歸到自我反省、自我約束的狀態,社會和整個自然狀態才能夠達到充分的和諧和最大化利用。

其實也許我們真的不用羨慕外星生物和移民外星,目前公開的資料顯示,外星人雖然有著人形,但是它看起來奇醜無比,身體比例很不協調,雖然它們都擁有著超高的科學技術,能夠在瞬間移位,可是再高的科技水平它們都沒法製造或者是複製人體 。人體的這一套機能實在是太完美了,尤其是人的大腦結構。我們知道愛因斯坦很聰明,他的大腦開發率也只有20%,其實大部分人的人腦的利用率只有不到5%,所以人類的科技不發達並不是因為人腦不聰明,而是因為人腦被某種力量限制了。現代人類總是幻想著大力發展科技, 在未來的某一時刻移民火星,殊不知地球和人體才是這個銀河系中別人垂涎已久的完美傑作。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們不如好好想想怎麼才能更好的開發人腦。自我反省,約束自己的行為不失為一條可取的路,它會在很大程度上改善地球的環境,同時呢,自我約束在中國的傳統文化中就有修行的概念在裡面。古人講究每天打坐、靜心、修心性,當內心絕對的平靜時,物質與精神合二為一,身體與智慧達到充分的演練從而都會出現很大程度的提升,到那時候,也許人類的科技能夠有實質性的突破,目前存在的環境問題和能源危機就能夠得到解決,而地球就能成為銀河系中一顆亮眼的明星!

(轉自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台/責任編輯:葉萍)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