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主義真面目】民運人士 盛雪:(一)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9月23日訊】加拿大華裔作家社會活動人士盛雪女士,因爺爺堅定反共,從小就受到歧視和整治。她對現實社會有著獨立思考的衝動和反叛意識,在文學藝術等多個領域嶄露才華,但始終堅持自己的人生觀和價值觀。來聽聽她的故事。

加拿大華裔作家社會活動人士盛雪:「因為我可能從小就比較反叛,有這種主觀上的意識,有這種獨立思考的這種衝動,所以我很小就特別的受歧視,因為總是有一種而蠢蠢欲動的這種衝動,要了解這個世界要探個究竟,所以呢這種情況就給自己招來很多的麻煩。」

盛雪的爺爺早年曾在美國接受民主教育,對共產主義的認識比較深,回到國內,最突然的一點就是非常清醒的反共。

「我爺爺還是國民議會的第一任的國會議員,就是當時叫國大代表。那麼他的這種背景,他的這種反共的那種堅決清醒,那共產黨是絕對不能夠容忍的。你還不光是,他做了十年的東北大學校長,他做過天津市的市長,他做過民國的財政部顧問。」

盛雪的爺爺到臺灣後,成為立法委員。盛雪父母一家被共產黨掠奪,他們的住房被定為逆產,就是所謂「叛國者的產業」。盛雪的父親被送去勞改,回來後靠打零工度日,做過十幾年泥瓦匠。

「所以呢,我爸爸就是美蔣特務,你知道吧,所以從中共一建政就迫害我爸爸。因為他又是後來中共的那個黑五類,基本上我們家就全佔了,是屬於從中共一建政就被定為是這個政權的敵對勢力,那麼根本就不可能有好日子了。」

盛雪一家五口擠在北京一間八平方米的房子裡。她後來寄養在東北老家,經常挨餓。盛雪飢不擇食,四次食物中毒。

「我餓我就吃了這個土豆苗和白薯苗,所以就食物中毒了。當時家裡面都覺得救不過來了,因為那個確實很嚴重的,又拉又吐,然後也來不及送醫院了。事實上,因為這種送到醫院肯定早就死了,所以我姥爺就親自給我治了,就把我救回來。其實我姥爺也不是醫生,後來在北京又得過三次食物中毒。」

生活雖然艱難坎坷,但盛雪感到冥冥中好像有神靈保佑,讓她始終保持性格中的倔強與自信。

「應該說因為我不受任何權威觀念的限制,就是在我頭腦當中,沒有什麼權利是不可觸碰的。」

盛雪早年在北京一個廢舊物資加工公司工作的時候,一位殘疾人的生活引發了她對中國社會體制問題的思考。

「我就開始去體會他的人生,我在想中國人為什麼活得豬狗不如,他這麼辛苦、他這麼努力、他這麼要強,他還是個殘疾人,為什麼要過著這種豬狗不如的生活。我就是反覆去想這個問題,再想這個社會出了問題,這個社會有病,這個制度不對是吧。」

伴隨著不斷的思考,以及在不同領域的工作中接觸不同的人群,盛雪更深入地了解中國的製度架構,也形成了自己的人生觀和價值觀。

一個偶然的機會,讓盛雪發現了自己的表演才能。

「我家裡的一個親戚從山西,從山西大同到北京來試鏡。女孩兒特別想當電影演員,那到北京來呢,自然就是我陪他嘛,我陪她去試鏡結果把我給選上了。」

那部電影叫《林巧稚》,盛雪扮演一名孕婦。

1989年,盛雪來到加拿大。隨後,也是在不經意之間,開始拍電影、演話劇。不過,她卻認為自己的人生目標不在這裡。

「他們都說,你為什麼不繼續當演員啊,不繼續搞藝術啊,我人生的目標不在那裡。所以演完了,碰上了,玩完了就走。演員千千萬萬是吧,就包括華人演員也是數千、數萬,但是反共的人就很少是不是,反共的盛雪只有一個。」

盛雪20歲的時候,就決定出國接受西方民主教育,然後再回國去改變中國。下一集,我們來關注她出國後的故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