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中共對香港地產大亨棄如敝屣

大紀元專欄作家Anders Corr撰文/曲志卓編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中共利用了香港的地產大亨,然後又拋棄了他們。

香港虛假選舉的消息表明,世界的「芳香港口」(香港)的民主狀況惡化,而那些曾經被中共利用過的大亨候選人被北京棄如敝履。

北京過去曾利用這些大亨來制衡親民主派的候選人,但現在它修改了選舉法,使「選舉」有利於自己。這一次,除了一人之外,所有當選的候選人都支持北京,所以中共-大亨聯盟就沒有存在的必要了。這體現了中國共產黨策略中的一種模式:在需要的時候利用企業,但在獲得權力後就拋棄。西方和盟國應該注意這一點,因為在華盛頓、布魯塞爾、倫敦、德里和東京等城市,中共也在採取類似的手段。

北京千方百計想把香港領導人的遴選過程裝扮成一個民主過程。中共港澳事務辦公室發言人週一表示,這次選舉貫徹了「愛國者治港」的原則。他說,這次投票「充分展示出香港由亂轉治、由治及興的新氣象、新希望。」他聲稱,新的選舉委員會「代表性更強、社會參與更加均衡,提升了民主質量」。

發言人表示:「從選舉結果看,最終選出的選舉委員會委員來自香港社會各階層、各領域,⋯⋯這將為接下來成功舉行立法會選舉和行政長官選舉打下良好基礎。」

2017年3月26日,民主活動人士在香港行政長官選舉會場外抗議。(Jayne Russell/AFP/Getty Images)

香港的選舉制度限制各利益集團自己推舉候選人,每個候選人都代表一個特定的「功能界別」,包括社會團體、專業及社團,和新界地區原住民的團體。

中共以「更大的平等」為藉口,為了實現更大程度的集權控制,中共對選舉投票進行限制、誘導和操控。這和它通過經濟和政治影響力獲得更多權力的全球策略和戰略是一脈相承的,同時又與宣傳和軍事強權相結合。

中共試圖將世界從各式各樣「混亂」的民主,轉變成中共的有序控制,並且削弱基層、企業和利益群體的話語權。這種專制模式帶來的危險之一是更多的群體思維,以及更少的機會避免政府的不善管理。在中國,數以千萬計的人死於這種被誤導的共產主義政策,這些政策導致從20世紀50年代末到60年代初的大規模饑荒,對維吾爾族、藏人和法輪功的三重種族滅絕,以及幾乎每十年出現一次的來自中共的軍事衝突或戰爭威脅。

北京從根本上違反了與英國的條約(《中英聯合聲明》)和《基本法》,修改了香港的施政,包括選舉制度。結果就是,在「一國兩制」協議下,從英國統治向自治過渡的過程中,香港的民主幾乎被徹底摧毀。

中共最近的違規行為使選舉委員會從300個席位擴大到1500個席位,並授權它不僅像以前一樣選出行政長官,而且可以提名立法會候選人(註:以保證立法會議員對特首的支持),還有權在選委會內部產生40名議員。香港議會共有90名議員,因此,未經任何選舉而挑選其中40名議員,是嚴重違反民主原則的行為。

週日,北京只允許1,500名委員中的364人經投票產生(其他均為各界別自動提名產生或團體內推選)。只有不到4,900人有資格投票,而其中大多數是親北京的香港人。2016年,更多的人擁有投票權,投票人數為246,440人。

週日的選民大多是親北京的精英。這次投票是為了選出一個「選舉委員會」。該委員會將選出香港行政長官和大多數立法者。林鄭月娥目前擔任香港特首(行政長官)。明年3月將選出新的行政長官,而林鄭可能再次當選。 通常,為了操縱選舉,北京會公布其支持的候選人,而投票人很難對其說不。

2019年8月3日,在香港旺角的遊行中,一名抗議者舉著一塊「林鄭下台」的標語牌。(Song Bilong/The Epoch Times)

此次選舉,除一名中間派候選人之外,其他候選人全部被淘汰。這位候選人,狄志遠(Tik Chi-yuen),曾經是民主黨黨員。他退出民主黨之後,組建了他的中間派政黨「新思維」。包括狄志遠在內,一共只有兩名反對派候選人參加競選,而兩人都不十分強烈支持民主。另一位反對黨候選人是周賢明(Francis Chau)。他以獨立人士的身分參選社會福利界別。他只獲得了37票,所以輸了。

《泰晤士報》援引狄志遠的話說,他的當選「表明我們至少還有一些空間⋯⋯哪怕只有一把或兩把聲音,只要我們能代表一些香港人內心深處的想法,就值得參與。」

但狄志遠的當選也將有助於北京將這一鬧劇妝扮成真正的選舉去騙天真的人。據《南華早報》報導,一位擔任香港全國人大代表的親北京人士表示,狄志遠的當選表明,「你的政治派別不能保證你肯定會贏,或肯定會輸。」

雖然北京試圖將香港選舉作為一個非混亂「民主」的真正例子,但這顯然是錯誤的。一位親北京的候選人向英國《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表示,他無法叫出自己的選區名稱。許多人沒有在提名文件中披露他們的政綱。

根據《南華早報》,「至少有121名候選人在提交提名時沒有宣布他們的政綱。」數十名候選人寫下了「愛國者治港」和「共創美好未來」等模餬口號。根據《南華早報》的說法,香港的政治模糊性是一種新的現象,支持建制派的分析將其描述為「在精英政治的新格局中保證安全」。

具有諷刺意味的是,對這些含糊不清的親北京候選人的一些主要批評來自中國大陸,一位學者批評他們「破壞了改革後的選舉制度的合法性」。

這位學者是中央政府香港事務顧問,他批評候選人「懶惰」。他之前曾寫道,北京不希望「忠誠的垃圾」或「唯唯諾諾的人」管理香港。

這位學者試圖將這種親北京候選人的懶惰歸咎於那些不參加選舉的反對派候選人,因為他們沒有為親北京的候選人提供向公眾表達自己想法所需要的擂台。當然,他們不參選的真正原因是北京對候選人的審查——他們必須是「愛國者」,而且任何公開支持真正形式的民主的人都面臨被監禁的威脅。

《南華早報》文章中的一位評論者嘲笑說,香港的選舉一開始就沒有合法性,何談受到損害。

他寫道:「『傷害了修改後的選舉制度的合法性』?真是個笑話!誰能指望這樣一個預先安排的籠式民主——1500個席位中只有364個席位由選舉產生,而只有412名候選人競爭⋯⋯整個過程只是一場鬧劇,說實話,是我們以前民主政治制度的一大倒退。《基本法》承諾要循序漸進達至普選行政長官。」

北京試圖在香港宣傳自己是偉大的民主平等者,既反對地產大亨,也反對民主派立法者的混亂。中共將後者與2019年的警察暴力等同起來。這顯然是錯誤的,因為中共與大亨們結盟,以消滅大亨勢力,並通過控制香港警方來煽動2019年的(港警)暴力,儘管(表面上)警方的行為是由林鄭月娥主導的。

中共將要求釋放更多的土地,以建設更多的住宅,從而降低住房成本,而它本來早就應該這樣做。無論如何,隨著更多內地人移居香港,他們將會獲得大部分額外房屋供應,使房屋成本基本不變,如果其它一切都保持不變的話。

與批評親北京人士「懶惰」的內地學者相反,週日香港選舉舞弊的真正目的是產生一個橡皮圖章的行政長官和立法會,而這些人將比其前任更緊跟北京。

2019年,近200萬非暴力抗議者參加了支持民主的抗議活動,而已被證實的警察在邊緣地區的暴力引起了大多數媒體的關注。為了保護他們的財產,大亨們無一例外地採取了親北京的立場而反對抗議。

2019年9月2日,香港中文大學,學生們舉行了一場反對一項有爭議的引渡法案的抵制集會。抗議活動演變成對該市選舉民主權利的更廣泛的呼籲。(Philip Fong/AFP/Getty Images)

香港警方以過度使用武力回應,導致抗議者骨折、死亡,以及因用布袋彈近距離射中臉部而造成部分失明。警察以非暴力抗議者和記者為目標。大多數著名的民主政治家和媒體人物或逃走,或進了監獄。

這些放棄了權力的大亨因對中共的忠誠而得到回報。據英國《金融時報》報導,「親北京的政客們表示,中央政府也試圖削弱房地產大亨長期以來對地方政治的影響力,以幫助推行更激進的經濟適用房政策。中國將2019年動盪的部分原因歸咎於全球最昂貴的房地產市場之一的住房問題。」

一位了解北京官方思想的政治家說:「北京知道,你需要通過削弱大家族的影響力來做出改變。這樣,制定政策的障礙就會減少。」

中共將其不釋放更多的土地進入住宅市場的政策怪罪於香港地產大亨。但不可否認的是,當這些大亨有利用價值時,中共與他們聯盟,而用完之後,就毫不猶豫地將其拋棄。

香港大學講師蔡伊凡(Ivan Choy)向英國《金融時報》表示,選舉委員會以前有三個陣營,分屬於民主派、大亨和北京。現在,北京操縱了投票制度,徹底消滅了民主派,所以他們不再需要大亨了。

蔡伊凡說:「過去,北京需要與大亨們妥協,才能獲得選舉委員會一半以上的席位。而現在,北京有強烈意願改變香港的土地和住房供應。」

西方及其在日本、印度和其它地方的盟友必須注意到這一點。中共將利用我們的商人,並在這個過程中獎勵他們,直到不再需要他們。其結果就是,私營企業和支持它的民主將消失。

作者簡介:

安德斯‧科爾(Anders Corr)擁有耶魯大學政治學學士學位(2001年)和哈佛大學(2008年)政府學博士學位。他是《政治風險雜誌》(Journal of Political Risk)出版商,科爾分析公司(Corr Analytics Inc.)負責人。他在北美、歐洲和亞洲進行過廣泛的研究。他撰寫了《權力的集中》(The Concentration of Power)(即將於2021年出版)和《不侵犯》(No Trespassing),並編輯了《大國,大戰略》(Great Powers, Grand Strategies)。

原文「Beijing Manipulates Hong Kong’s 『Democracy』」刊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