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馬列教授、馬恩列斯毛和馬列主義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9月17日晚,微博網友「狗日的黑格爾」發文《控訴:一位教授的騷擾猥褻實錄》,詳細披露了自己在內蒙古財經大學就讀期間,遭遇該校馬克思主義學院教授烏峰騷擾猥褻的經過,此事被多家陸媒報導後引發輿論關注。

公開資料顯示,烏峰生於1962年,1983年考入內蒙古師範大學政教系,1987年畢業,同年考取內蒙古師範大學政教系哲學專業碩士學位研究生。2002年考取中國人民大學哲學院博士研究生,專攻馬克思主義哲學。

當事人曾向烏峰請教,希望他能夠推薦哲學方面的書籍,對方讓她到辦公室去,「當我第一次來到他的辦公室時,剛一見面,他突然抱住我,手臂環著我,開始親我的臉,緊接著又將額頭貼住我的額頭,那距離近到鼻子要抵在一起。我當時被嚇懵了,大腦一片空白,只覺得身體像被膠水粘住了那樣動彈不得。」

文章回憶,2018年9月30日、2020年6月14日,當事人分別第二次、第三次因故來到烏峰辦公室,但遭遇對方動手騷擾或言語羞辱,「當我問他為何對我動手動腳,給我造成了莫大的陰影和創傷時,烏教授對於之前的惡行全無悔意,相反,竟然開始指責我想太多。」

更有甚者,烏峰本人在接受調查時竟稱自己是「被誣告」。

到底是不是被誣告?結果很快出來了。

9月21日,內蒙古財經大學發布了「關於烏峰師德失范行為處理的通報」。通告稱,2021年9月17日晚,網民在自媒體平台反映我校教師騷擾猥褻學生信息。經查,舉報對象系我校教師烏峰,認定其行為嚴重違反社會公德和師德規範,造成惡劣社會影響。經研究,決定給予烏峰開除黨籍處分,崗位等級由三級教授降為九級科員。撤銷其所獲榮譽、稱號,追回相關獎金,解除教師職務。報請自治區教育主管部門撤銷其教師資格。

一個在課堂上道貌岸然宣傳馬列的教授,課堂下卻利用身分之便騷擾猥褻女學生,這個烏峰可真夠無恥的,堪稱教師隊伍中的人渣。

不過,在馬列教授裡這樣的人渣絕非烏峰一個!

大家還記得當年的新聞人物衣俊卿嗎?曾經的中共中央編譯局局長,赫赫有名的中共馬列權威,那可是比烏峰要厲害許多倍的大人物。2012年底,他被時為中央編譯局博士後的常豔在網上實名曝光了與其搞婚外情的醜聞。常豔在長達十二萬字的文中詳細描述衣俊卿與自己之間的交往細節,稱她為了進入編譯局工作拿到北京戶口,曾多次向衣俊卿行賄,兩人還先後在多間酒店開房17次,以及獲100萬人民幣封口費。

這衣俊卿是當局「看重」的所謂馬列權威,而那常豔則是研究馬列的博士後。一個馬列權威與一個馬列博士後勾搭成姦情,還行賄受賄,真是打臉啊。

繼衣俊卿的醜聞之後,2015年5月7日中紀委網站曾發文披露,長期從事所謂「馬克思主義理論與思想政治教育」研究、熟知「馬克思主義思想精髓」的中共南昌航空大學黨委原書記王國炎,利用擔任江西師範大學校長助理、新校區建設辦公室主任、中共南航黨委書記的職務便利,在基建工程、合作辦學、人事調整等工作中大搞錢權交易、權色交易,先後與多名女性發生不正當兩性關係。為尋求刺激,王國炎不僅利用出差機會在珠海等地多次嫖娼,甚至還多次召集情婦、妓女搞淫亂活動。

2017年11月14日,有網民曝光:四川成都理工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一名劉姓副教授,多次騷擾女學生,不但發送淫穢圖片給女生,還稱呼女生是「妖女」,有個「妓院老家」等,在對方表明「噁心」後,該副教授不但沒停止騷擾,還用考試成績對她威脅。

如果追根溯源的話我們會發現,不僅馬列的徒子徒孫們淫亂腐化成風,其實馬恩列斯毛等共產黨的領袖們也沒有一個不淫亂腐化的。

馬克思曾跟女傭有染並生了一個私生子,卻讓恩格斯為自己背黑鍋;恩格斯不要家庭,卻先後與女工瑪麗和瑪麗的妹妹莉西以及她們的侄女同居;列寧有兩個婚外情人(一是法國女作家,一是俄國有夫之婦),而且據稱死於梅毒;斯大林也有多位情人;毛澤東更是玩弄女人無數!

由此看來,淫亂腐化可以說是共產黨與生俱來的基因,衣俊卿也好,王國炎也好,劉姓副教授也好,不過是步了其老祖宗的後塵而已。當然,與老祖宗相比,今天的中共官員已經把淫亂腐化玩到了史無前例的地步,真所謂青出於藍勝於藍!

無怪乎有網友感嘆,無論是共產黨的老祖宗也好,中共的馬列權威和教授也罷,儘管個個滿腹「經綸」,外表西裝革履,馬列主義一套一套的,但在現實中他們卻大玩權色交易和錢色交易,這不得不讓人們聯想:馬列主義究竟是個什麼東西?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作者提供/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