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田:華為孟晚舟案延訴 三國四方的成敗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9月25日訊】美國司法部要求加拿大警方逮捕並引渡華為公司副董事長兼首席財務官孟晚舟一案,從孟晚舟2018年12月在溫哥華轉機時被逮捕,已經過去三年了。這場涉及美、中、加三國的司法、政治和外交事件,三年來風風火火,突發事件頻出。最近兩天,又突然出現新的變數,美國司法部與孟晚舟達成延遲起訴協議,孟晚舟立即回國,加拿大人質也突然被釋放回加拿大。世界變得很快,人們在瞠目結舌之中,幾乎沒時間消化發生的一切。

對這一結果,中共媒體當然又在把喪事當喜事辦,說是中共和華為的勝利,會藉機對內大肆宣傳;海外親共媒體也趁機鼓譟,認為中國大贏、美國失敗、加拿大嘗到了跟隨美國的苦頭;美國社會反倒是一片冷靜,因為美國社會很熟悉這些「庭外和解」(Plea bargain)、「延遲起訴」(deferred prosecution agreement,DPA)之類的法律程序,人們一般見怪不怪。

所謂的「庭外和解」(Plea bargain),其實是美國司法體制中、刑事法律程序中一項很常用的協議方式。「Plea bargain」也叫「plea agreement」或者「plea deal」,都是和解合約、和解交易的意思。和解的做法,就是檢方向辯方後退一步,來換取一個辯方的「認罪」(guilt),或者換取一個辯方的「不抗辯」(Nolo contendere)。這裡,被告既不承認也不反對指控,來作為「認罪」或「不認罪」的替代。「不抗辯」雖然在技術上不是認罪,但與認罪具有相同的直接效果。通常呢,是被告承認一項較輕的指控或多項指控中的一個,來以換取其它的指控被撤銷。或者呢,被告對原來的刑事指控認罪,來換取更輕的懲罰。

檢方和辯方的這種辯訴交易,使得雙方可以避免冗長的刑事審判,在孟晚舟的案件中,這可能是對雙方都有好處的一個辦法。美國司法部顯然認為,即便是孟晚舟被成功引渡,即便是她在隨後美國法庭中的審判中被判刑,並且這都是大概率會發生的事情,但隨後又能怎樣呢?華為會有一個新的、正式的財務總監,中共會繼續扶持華為,美國只不過在聯邦監獄中多了一個來自中國的女犯人,如此而已。

美國方面堅守的最低條件,是美國可以延遲起訴甚至不起訴,但前提是孟晚舟必須承認她所做出的犯罪行為。美國不會在對華為的立場上退後一步,但對於華為的公主下半生是在美國的監獄裡過還是在中國過,那都不是那麼的重要。

如果孟晚舟不接受庭外和解,案件走向引渡,最後在紐約進入審判程序,最後判決的結果是可以預期的,就是孟晚舟有罪,華為有罪,美國會繼續對華為的制裁。但這樣的結果,會讓中共更加惱羞成怒,會更加籍此煽動反美情緒,當然美國對此也不會在意,畢竟中共的這個伎倆已經用爛了,美國也不會在乎。但倒楣的是加拿大的人質,可以肯定會被中共重判,以洩私憤。

如今,孟晚舟和美國司法部接受「庭外和解」,現在達成了「延遲起訴」(deferred prosecution agreement,DPA)的協議。「延遲起訴」的協議,是2021年9月22日簽署的,孟晚舟在上面用中文簽字,表明承認所指控的罪名,接受所有的條件。美方簽字的,是司法部從美國紐約東區檢察官辦公室的助理檢察長到檢察官、政府律師、美國技術出口管制律師等十幾個人。協議這對誰最有利呢?三國四方成敗如何?

孟案如此的結局,美國相對而言應該算是贏得最多的一方。最大的一點,是讓盟友加拿大不再為人質問題發愁,這也體現了美國的人道主義精神。孟晚舟承認罪名,提供更詳盡的華為內幕訊息,會加劇美國對華為的制裁,可以徹底的從通訊技術上嚴厲的打擊中共的野心。美國政府在協議書和隨後24日司法部公布的正式聲明中都明確的指出,他們起訴孟晚舟的所有罪名,她都一一招供、承認、認為自己和華為應該負全責。並且,美國政府也已經表明,會加快步伐,正式起訴華為公司。可以說,在美國圍剿華為的戰鬥中,孟晚舟這個華為公主的證詞和認罪,對華為前景極為不妙。

孟晚舟在這個結局中,可以說是喜憂參半,有得有失。她可以高興的是,就是不用在家中坐牢,也不需要帶電子腳銬了,可以立即回國,接受中共安排的凱旋式的歡迎。但是,她一旦回到中國,可能也是她噩夢的開始。因為她對中共來說,已經是一個負資產了。她的不小心、行事不謹慎,讓美國和加拿大獲得華為公司內部的機密財務訊息,本身就給華為和中共帶來巨大的損失,使得華為不得不承受美國的制裁,如今已經奄奄一息,放棄手機生意,轉而去養豬、種菜了。華為徹底的坍塌,應該只是時間的事。對中共來說,孟晚舟對中共和華為最大的殺傷,還沒有到來。

因為華為公主的證詞,美國司法部如今又有了更為直接、第一手的證據,可以讓華為徹底不能翻身。司法部對華為的正式起訴,在全球對華為高官從任正非到其它財務、技術、運用官員的通緝,會遍及全球172個國家。從阿爾巴尼亞到辛巴威,都與美國有引渡協議,甚至古巴、香港也都在其中。想想看,孟晚舟的延遲起訴協議中有一條非常清楚,她不得再次做違反美國法律的事,下次她再次在華為對美國不利,即便她在香港,美國都可以要求港府把她再次引渡到美國來。

和解協議中還有一條,就是孟晚舟放棄權力、不得因任何理由起訴美國政府、美國執法人員、和美國機構,這等於是美國把她回去後反咬一口、反戈一擊的可能性,全都沒有了。所以,她自己當初信誓旦旦的「我本人寧可選擇把美國和加拿大的牢底坐穿!」的三個條件,包括無條件釋放、公開道歉、賠償精神和物質損失,都化為泡影。如今,她被有條件的釋放,全世界都知道她犯了罪,她自己三年間花費了巨額的資金來用於保鏢、保釋和律師費之中。而在中共眼裡,即便是她能夠歸國,她也是一個不小心落入敵手,丟失了華為的關鍵證據,導致華為崩塌的罪魁禍首。

此次案件中,中共是最大的輸家。對美國有益的方案,當然對中共就無益,並且有害。對中共來說,孟晚舟被捕、被拘加拿大,就已經對華為、這個中共耗巨資扶持的通訊業巨頭、竊聽和控制世界的黑手、竊取和仿冒的老巢,受到了巨大的打擊。美國因此對華為的制裁和技術封鎖,孟晚舟難脫其咎。如今,孟晚舟又承認了她和華為所犯下的罪行,給美國人下一步起訴華為遞上了一把最鋒利的刀子。來自內部人的供詞、最高掌門人的女兒、財務的最高官員,這樣的法庭證據千載難逢,如今輕易的落到了美國人的手裡。

中共綁架加拿大人質,凸顯中共國無法無天,法律形同虛設。現在釋放加拿大人質,因為這一點並不在孟晚舟和美國司法部的協議之中,應該是外交的斡旋。但中共隨意抓人放人,會再次引起世界的反感,讓世界認清中共政權的無法、無禮和殘暴。

此前人們問到的一個關鍵問題是,孟晚舟女士雖然身在加拿大,但她能不能自主的做決定?她是不是還在中共暗地的操控之中?每天和孟晚舟接觸的人們,是否已經有中共的特務,她沒有辦法擺脫?如果她雖然身在海外,但還在中共的暗中掌控之中,那她當然不可能做出對自己最有利的決定。

本來,從孟晚舟個人的角度看,她本來還有可能反水。她是既得利益集團的一份子,也是中共體制下的受益人。有的時候,靠近燈柱的地方可能可以藉光,但最接近燈柱的地方,也看得到最黑暗的部分。中國民營企業家的下場,包括一些紅頂商人的下場,從馬雲、孫大午、賴小民到許家印,她當然都看見了。她在加拿大的豪宅裡,裡面有海外的電視頻道,並可以自由上網,比加拿大人質在中共監牢裡的待遇要好多了。

如果孟晚舟反水,透露華為的核心機密,換取美國的庭外和解,甚至獲得庇護,都完全是有可能的,也是對她自己最好的解決方案。孟被逮捕、假釋、出庭、抗辯、等待判決的全部過程中,人們還沒有看到她發自內心的公開聲明,除了在法庭上說自己無罪,沒有太多堅決捍衛、永遠跟黨走之類的宣言。本來,她如果能夠擺脫中共大使館的控制,還有獲得自由的希望。如今她回到火坑,可能被中共利用幾天、作為宣傳之用,但她未來的生活和生命,都可能岌岌可危。

下一步,美國對華為的圍剿會加速進行。日前,美國商務部副部長的位置要換人,拜登提名的聯邦商務部工業和安全副部長埃斯特維茲(Alan Estevez)在9月21日的提名確認聽證會上表示,除非「情況發生變化」,否則沒有理由將中國電信公司華為從商務部「實體清單」,也就是貿易黑名單上除名。並且,除了華為會繼續留在黑名單之上,從華為剝離的智能手機製造商——榮耀終端有限公司,也會被審查,以確認華為是否利用拆分手段來規避美國的政策。如果參院通過此項任命,埃斯特維茲將在商務部主要負責監管美國的出口政策。美國政府在華為案上的立場,就是彰顯司法和正義,當然是要懲罰中共與伊朗的勾結合作,要懲罰華為,打掉華為這個中共安插在世界各地的密探和釘子,不讓中共占領世界的目的得逞。可以說,中共的華為噩夢,還遠遠沒有到結束的時刻。

加拿大政府在這個案件中,從國家小我、自利的角度看,好像是城門失火、殃及池魚,被夾在兩個大國之間;但從大局和道義的角度看,這是上天給予加拿大的機會,讓加拿大可以協助美國、反擊中共惡魔。加拿大對這一案件的處理,對中共壓力的抵制,受到廣泛認可。現在苦盡甘來,兩個人質回歸,讓世人對加拿大更加刮目相看。

美國司法部與孟晚舟的延遲起訴案,三國四方中,應該說美國是最大贏家,既達到了預定的懲罰中共和華為的目的,還意外獲得華為財務總監的供詞及華為內部的財務訊息。加拿大歷經磨難,頂住了邪惡的壓力,最終苦盡甘來,是美國值得信賴的夥伴。孟晚舟表面上獲得了「自由」,但旋即陷入中共的泥潭,而中共對投降和變節者的處罰,也許會令任正非父女後悔莫及;在中共全面割韭菜、剷除私營企業家的今天,失去了用處的華為會被中共放棄,而華為的創始人和家人,也難逃兔死狗烹的下場。

延遲起訴案的三國四方中,中共是最大的輸家。對中共政權來說,最引以自豪的華為前景黯淡淒慘,捉放曹的把戲把自己也害苦了,全世界經歷華為一場大戲,都更加看清了中共的本質。中共從技術上控制世界的先鋒一旦死去,多年苦心孤詣的經營打水漂,如今只剩下了打落了牙齒、和著血往肚子裡吞的結局。

(謝田博士是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的市場學教授暨約翰奧林棕櫚講席教授)

(責任編輯:唐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