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案驚奇】法國報告引轟動 中共大使坐不住 數十媒體轉發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9月26日訊】大家好,歡迎收看《新聞拍案驚奇》,我是大宇。今天我加播一期節目,因為白天有事,製作時間比較短促,我是有稿件的,但來不及錄了,也來不及剪輯,咱們今天啊,就用這種直播的方式,跟大家分享。

今日焦點:法國全盤揭露中共!中共大使被媒體「逼宮」,30多媒體齊轉發,更多國家跟進!646頁報告詳揭中共,「統戰」手段源自1848年;有兩大目的;病毒甩鍋美國,原來是抄克格勃作業。

【法國防部報告引法國轟動 中共大使坐不住 三十多媒體轉發】

主要想分享的事件,是最近法國國防部公布的一份646頁的報告,題目為《中共的影響力行動》,具體執筆機構,是法國國防部下屬的「軍事學院戰略研究所」。報告由多名法國專家學者歷時兩年調查、撰寫完成,主要負責人是法國軍校戰略研究院的院長尚‧維爾梅,還有中文名為「夏宏」的中國問題專家。為了避免報告受中共影響,他們特意避開了所有親共的學者、專家或者是政客。

這份報告,內容包羅萬象,涉及我們此前報導提到過的福州311基地,這個基地指揮中共三個「戰線」的對外行動,心理戰、輿論戰、法律戰,這個我們本週節目已經報導過了,而這只是646頁報告中的小小一部分,其它還涉及中共對台灣、瑞典、加拿大等國,利用傳統媒體、社交媒體、外交人員、海外小粉紅等一切形式進行的滲透活動,以及在活摘器官、病毒瘟疫、鎮壓法輪功、藏人、新疆及各類民主活動人士等等好多議題上,進行的輿論操作,為的是掩蓋真相。

這些全都在這份報告中有談論,給中共揭了個底朝天。特別是啊,我們注意到,世界上越來越多國家,開始重視中共「活摘器官」的罪行,這是一個趨勢!而且這件事一旦被各國政府正式擺到檯面上,對中共的打擊是很大的。此外,就是病毒的真相。中共對活摘器官和病毒真相的掩蓋,本期節目,我們接下去都會提到。

那麼,這份法國國防部的報告呢,是在大約兩週前公布,由法國《世界報》率先報導,向公眾介紹了部分內容,到了9月20日開始,法國各家媒體紛紛開始跟進報導,至少三十多家媒體報導了這份報告,在法國社會引發轟動。

例如法國《解放報》以《影響力行動:中共的「三戰」》為題做了報導,《文化報》以《一個龐大的網絡,中共現在想將自己強加於世界其它地區》為題報導,法國《信息報》的題目是《中共的對外影響:瑞典和台灣是首要目標之一》,等等,這些媒體的報導,有的是概述,有的是擷取其中一部分。

現在其他國家的媒體也都在陸續跟進。那麼報告的原文鏈接,我會貼在今天節目留言區,並置頂,是法文的,在其他語言版本沒出來之前,大家可能要藉助翻譯工具觀看。

因為這篇報告的社會影響很大,中共駐法國大使館,不得不在前兩天向媒體做出回應,有知情人透露啊,這法國大使館的人,面對媒體提問十分尷尬、手足無措,在媒體面前顯得十分不自在。因為這報告的內容,句句戳心。

中共的法國使館網站上,在9月22日無奈貼出了相應大使館發言人答記者問的文章,沒什麼看頭,通篇就是蒼白無力的慌張否定,卻反而讓我們反過來看到了中共當前的處境和所作所為的真相。

例如,中共法國使館在這篇辯解文章中提到,美國的蘭德公司、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等智庫,也都發布過類似的揭露報告,這說明美國、法國、澳大利亞等西方國家,都在深入認清中共,同時,中共法國使館的辯解文章,再次提到報告中所指的,中共僱用海外留學生和華人組建網絡水軍,還有法國的「絲綢之路出版社」是中共對外影響力行動的「地方中繼站」等等。

有趣的是,中共駐法使館也再次,把這份西方人撰寫的報告,貼上了「反華」的標籤,而這份報告在一開頭的「警言」中,就提醒讀者,這份報告會被中共指責為所謂「反華」。

【報告預言被貼「反華」標籤 646頁四大部分揭露中共】

報告裡面是這麼說的:本報告針對的是中共政權的策略,和參與其中的中共國人,並不是針對「中國」或者「中國人」,就像他們在2018年的另一份報告中,在涉及俄羅斯政府的問題時,他們強調針對的是「克里姆林宮」,而不是俄羅斯這個國家,報告致力於不把執政黨跟人民混為一談。

而為了嚴謹,報告中會使用「黨國」或「北京」來指代中共政權,如果有任何地方還是提到「中國」,那也是為了使用方便,其實指的也是中共政權,而非中國的社會或人民。

大家看啊,這都是報告的原話。然後,報告還說,自己這樣解釋,是因為對於任何批評中共的人,提前做一下這種解釋是太必要了,因為中共當局會立刻在官媒或社交媒體上,把批評者貼上「反華」、「種族主義者」、「排外」等等的標籤,類似的,俄羅斯政府也願意給批評聲音貼上「反俄」的標籤,預計本報告在公布後,就會變被以「反華」的標籤攻擊,所以特此發布警言。

有意思吧!這個報告的開頭就已經引人入勝,不對中共做深入的調研,作為西方機構,是很難對中共的操作這麼了解的。而接下去,報告內容更吸引人。全部全部646頁切分成了四大部分,分別從中共對外影響力的「概念」、「參與者」、「行動」、「案例」四個方面,深入淺出解析中共對外行動的大事小情

。具體而言,第一部分的「概念」指的就是中共的「三戰」,輿論戰、心理戰和法律戰;第二部分「參與者」,重點提到了中共的黨、國家機器、軍隊和中共控制的企業;第三部分「行動」,指出中共利用輸出虛假正面報導塑造形象,使用脅迫、控制、誤導、迷惑、壓制等方式,來打擊對中共構成威脅的個人或群體,並通過外交、媒體、留學生、僑民、智庫等渠道,滲透西方,等等手段,來實現施加影響力的目的;第四部分的具體案例中,則提到北京的政治戰有兩個階段,第一個階段的重點分別是台灣、香港、澳大利亞、新西蘭,第二階段是歐美,其中對加拿大著墨尤其多。

那今天呢,我們會挑選報告中的一些個別章節或案例,給大家做一個簡單介紹,因為是從法文翻譯過來的,如果有的地方聽起來不太順,還請大家多多包涵,還有的部分呢,我是提煉出來,在不改變原意的前提下,用自己的話表達,在這裡跟大家說明一下。

另外,因為整個報告646頁,我全跟大家介紹,說到明天早上也說不完,所以我就提煉一些具體案例,來跟大家分享。那更多的,就是留待今後節目,如果還有機會,就繼續跟大家介紹。我看海外中文媒體,包括大紀元,今天也開始關注法國國防部的這份報告了,所以今後大家會得到相關的更多信息。我們先來說一下報告中提到的中共「統戰」。

【中共「統戰」源自1848年!有兩大目的】

這份報告詳細揭示了中共「統戰」工作的具體內容。當中說到,中共統一戰線的概念源於1920年代的共產國際,它的根源甚至可以在1848年出版的《共產黨宣言》中找到,馬克思和恩格斯當時考慮,在社區之間建立「臨時聯盟」的可能性,為的是加快共產黨奪取政權的進程。

然而,列寧才被認為是真正的「統一戰線之父」。列寧堅持認為,為了實現共產主義,有時需要接受某些妥協,獲得數量較多的盟友,哪怕是對共產黨不安全的、或者有條件的臨時盟友,短期的、或長期的都可以。而列寧把這當成是一個戰術議題,並視這種「統一戰線」,為「共產主義勝利之前的一個中間階段」。

因此,報告指出,統一戰線並不是一個嚴格意義上的中共的概念,中共是後來在抗日戰爭時,提出跟國民黨搞「統一戰線」,此後,「統一戰線」的策略,從毛到習近平,一直在用,這還被毛稱作是中共鬥爭的所謂「法寶」。

報告具體解釋說,中共的統戰策略,包括消滅內部敵人、控制會挑戰自己的團體、建立可以為中共利益服務的聯盟,並且通過心理、輿論、法律這「三戰」,向海外發動「政治戰爭」,不惜散佈虛假信息,並對外國政府的穩定進行破壞和詆毀。

同時,中共還會把一些自己眼中的「有用的白癡」作為統戰對象,給黨國利益服務,而對中共來說,它的首要任務,就是「繼續執政」。

報告點到了中共在海外統戰運作的至少兩個目的:

第一個目的,就是防止產生對中共任何負面的話語,同時製造對中共有利的話語。前者,中共著力打擊海外異議人士的聲音,而後者,中共主要把話語主題放在樹立所謂強國形象。居住在國外的中國公民,包括學生、研究人員、商人,還有僑民社區等等,都成為統戰目標。

第二個目的,控制有關中國的敘述,確保在全世界和所有語言、媒體、記者、社論作家、研究人員、教師等,符合黨的利益,特別是在敏感問題上。

報告還列舉了好多個案例。

【六個案例!看中共對外施加影響力的手段】

案例一,中共滲透海外校園。2019年夏天,澳洲的昆士蘭大學,有三名大陸男學生破壞了香港學生的連儂牆,被學校保安抓獲,但三名男孩子拒絕出示學生證,保安警告說自己會報警,但那三名男學生直接說,我不管你報不報警,我會打電話給大使。就是中共在當地的大使。

澳洲學者克萊夫‧漢密爾頓說,這件事讓他想起了另外一樁往事。四年前,這所大學的藥房,擺放了經常刊登揭露中共信息的《大紀元時報》,結果學校藥房的人遭到恐嚇,直到他們撤掉了《大紀元時報》才結束。

法國國防部的報告說,這些例子,證明了中共在外國校園,似乎已經無處不在,而且任何為非作歹都可以不受任何懲罰。這是校園的例子,還有別的。

類似的例子還有,報告提到,2010年,中共黨魁胡錦濤訪問加拿大渥太華,當地使館人員為了避免2005年時,那種抗議人群多餘歡迎人群的場面再次出現,從加拿大各地找來了大約3,000人,去「歡迎」胡錦濤。

這3,000名群眾演員,中共使館會包他們這一期間的食宿、交通、甚至服裝,有的人提供證詞,還說中共答應給現金。而且這些人還得到培訓,如果有人問他們,你們在做什麼,他們必須回答,是歡迎胡主席,還要喊一句什麼「加中友誼萬歲」。

此外,加拿大卡爾加里大學,一名中國學生學者聯合會CSSA的成員,一次收到來信,是威脅他不許去參加大學裡,他的法輪功朋友舉辦的電影放映會,否則,他的照片和姓名會被發給中共政府。這名受威脅的成員說,給他寫信的,他判斷是中共的代理人。

案例二,中共影響海外劇院。在海外的劇院,經常上演有名「神韻晚會」,是一個不受中共控制的,展現中華五千年文化的演出團體,法國國防部的報告,也揭示了中共通過施壓外國劇院,試圖對神韻演出進行干擾。

報告中舉例說,中共大使館長期施壓丹麥王室劇院,阻撓神韻在那裡的演出,截至2018年,這種干擾已經持續十餘年。例如,2017年8月,中共哥本哈根大使館文化部官員,跟該劇院負責場地租賃的主管進行會談,在會議最後,中共使館的文化參贊,特意詢問劇院是否跟神韻有溝通,並威脅劇院不可以租賃設施給神韻,而早在2007年,神韻跟該劇院幾近達成場地租賃協議,但該劇院突然在最後一刻以後勤為理由取消了協議,事後得知,是中使館直接跟丹麥外交部會面,隨後劇院迅速取消演出協議。而中共在海外的類似戲碼,比比皆是。

類似的,這份報告還舉了另外一個例子,就是2017年10月,英國的倫敦宮廷劇院,原本要上演一齣跟西藏有關的戲劇,令中共不滿,英國文化協會直接聯絡這家劇院,警告其取消西藏戲劇的上演,因為演出時間跟中共的「十九大」這個所謂重大政治會議時間重合,這很敏感,可能會給這家劇院帶去某種「後果」,隨後,這家劇院便取消了西藏戲劇的演出。

我們可以看到,在中共的威逼利誘下,海外民主國家的人,也學會了自我審查,這是莫大的悲哀。

案例三,中共自己寫好虛假宣傳信息,直接拿給外國編輯使用。2020年4月,阿根廷一家仲介開出2萬比索,大約是200歐元的價格,致信多家阿根廷的報紙編輯,要求他們刊登一篇中共妖魔化法輪功的文章,內容全部是起草好的,只要刊登就行,有媒體跟進此事,採訪那家阿根廷「仲介」是哪來的文章,但是仲介只說自己為中國人工作,但沒有透露其它,當地媒體分析,這是中共使館在背後的操作。

案例四,中共暗中花錢收買宣傳者。2019年5月,加拿大一名叫JJ的YouTuber,收到了一個署名為「佛朗哥」的郵件,要給他500美元,播放反法輪功短片,但是這名YouTube拒絕了,還在自己的節目中公開曝光了這件事。

案例五,中共在海外培植親共團體,以本地人身分明目張膽搞親共活動。例如,台灣有個所謂「愛國同心會」,專門反法輪功,其會長張秀葉還提倡所謂「統一」。這個團伙長年在台北101大樓下揮舞中共五星旗,阻撓法輪功學員向大陸客傳播真相,在台灣社會造成惡劣影響,而報告指出,這些揮舞中共旗幟的人,每一次去揮舞旗子,都是會拿到報酬的。

案例六,中共利用自身市場優勢,利誘他人。報告說至少從2002年開始,中國大陸就成了台灣重要的貿易對象,兩岸的經濟、文化交往成倍增長,使得好多台商都被中國市場吸引,也包括試圖進入大陸發展的台灣媒體。不過中共給台灣媒體設了好多限制,例如2006年獲准在廣東東莞發行的台灣《聯合報》,還有《中國時報》,僅限於可以在當地的個別外資、台資企業、五星級酒店或研究所發表,為了討好中共,台灣媒體也開始自我審查中共不喜歡的敏感信息,哪怕是在台灣境內。

【報告至少77次提法輪功 揭610!透露中共跨國打壓計劃】

報告中的相關案例還有很多,我們就先舉這些,我不是按順序跟大家說的啊,這些案例都散布在646頁報告中的不同章節,我是給它挑選、綜合了一下。

另外,通過以上案例大家可能也發現了,這份報告經常拿來舉例子的,有「法輪功」,這個話題也是這份法國報告的重點內容之一。我粗略計算了一下,報告中至少77次提到「法輪功」,被引用的相當廣泛,很多時候,是被列入受中共打壓的「五大目標群體」,除了法輪功學員,還有台灣、西藏、新疆及民主活動人士。

報告介紹了專司迫害法輪功的機構「610辦公室」,說這是一個特別神祕的結構,專門負責反法輪功,進而反對所有「信仰」。

報告說,關於610辦公室的指揮鏈、組織、人員及運作方式的公開信息很少。而這個辦公室的起源可以追溯到1999年,當年6月7日,時任中共黨魁江澤民決定,發起中共黨的政治局臨時會議,要對法輪功採取措施。

報告接著介紹說,法輪功早先是在中國興起的健身運動,有數以千萬計的學員,江澤民以中共黨的「生存威脅」為由,說不能容忍超出其中共控制範圍的任何社會群體存在,而實際上,這只是江澤民的為打壓找的謊言藉口,法輪功沒有任何政治訴求。那麼當年會議結束後,江澤民勒令中共中央成立針對法輪功的專門領導小組,由時任政治局委員李嵐清負責,6月10日,相關辦公室成立,即為「610辦公室」。

法國國防部的報告指出,這個辦公室實際上是一個法外機構,在隨後幾個月裡,這個辦公室在中共體制上下建立了嚴密的「網絡」。

報告說,610辦公室據說有大約15,000人遍及中國內外,它可以不需要任何法律依據,去打壓法輪功。

報告提到,2005年,中共駐澳洲的外交官陳用林出逃,他是專門在悉尼負責法輪功問題,人們由此才更加了解610辦公室,特別是其在海外的運作。

2005年7月,陳用林向美國眾議院詳細講述了中共在全世界到處偵查、監視和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手段。比如,1999年610辦公室成立後,中共外交部就設立了法輪功問題辦公室,2004年改名為「涉外安全事務司」,2001年2月,中共駐悉尼總領館成立了專門反法輪功的小組,由總領事直接負責,每月開兩次會。

而對法輪功的打壓是從2000年開始蔓延到海外,當時,每個中共的外交使團中,必須有至少一人負責針對法輪功,負責偵查、歸檔和迫害法輪功學員,在出逃前,陳用林在澳洲的職責就是如此,而在他手上,掌握著有大約1000名特工和線人的針對法輪功的情報蒐集網絡,當年在美國,也差不多有這麼多人組成的情報網,中共特務在監視的同時,也針對外國政府、民選官員、媒體、大學等,以說服他們相信,中共打壓法輪功的所謂「合法性」,並通過在海外的「僑民」,干擾法輪功活動。中共當局,還試圖干擾傳播法輪功真相的新唐人電視台的正常運作。

同樣從中共出逃的、曾在610辦公室做過的中共前特工郝鳳軍,也提到說,在加拿大,有一個在網絡上反法輪功的組織,有大約1,000人,包括加拿大華人、專業的中國移民、商人或者學生,這些人在多倫多和溫哥華居多。

報告還透露,中共目前正在謀劃「世界上最大規模的跨國鎮壓運動」,針對的目標是藏人、新疆人、蒙古人、台灣人、法輪功學員、民主人士及政治反對派,還有2019年以來的人權維護者、記者及出逃官員。而這場跨國鎮壓,是有史以來,手段最先進、打壓面也最全面的。中共會對目標人物進行識別、滲透,保持持續的壓力,進而恐嚇他們,威脅他們,騷擾他們,以一種或另一種方式脅迫他們,甚至對他們進行人身攻擊,類似襲擊案件。

根據海外自由之家統計,從2014年到2020年間,就有至少214起,甚至還可能設法給當地政府施壓,逮捕、甚至引渡中共要打壓的人士,這種事在印度、泰國、塞爾維亞、馬來西亞、埃及、哈薩克、阿聯酋、土耳其、尼泊爾,等等,都發生過。

此外,針對海外華人社區,中共也有政治任務,而他們的首要任務是,要在自由環境中長大或生活的中國人,不對中共政權構成威脅。

【報告揭露中共收買國際 控制「活摘器官」話語】

還有一個跟法輪功話題有關的案例,是「活摘器官」。因為根據海外「追查國際」還有法律專業人士等方面的調查,法輪功學員是遭受活體器官盜取最嚴重的群體。這份報告中,也提到了活摘器官的案例。它說,中共在對外施加影響力的過程中,「控制和塑造關於器官販賣的話語」是他們的重點之一。

報告說,中共監管著世界上最大的國營器官販賣生意,幾乎可以肯定,中共從良心犯身上摘取了大量的器官,特別是2019年6月17日,英國倫敦的「中國法庭」專門審理了中共活摘器官一案,曾在海牙國際法庭上擔任前塞爾維亞獨裁者米洛捨維奇的檢察官「傑弗里·尼斯爵士」,擔任法庭主席,當時,他判決中共活摘器官罪名成立,當庭就有親自參與活摘的證人出庭,親口證實中共當局指令他去活摘一個人的器官,而且真的是活摘,那個人還活著。

可中共為了掩蓋,保護政治安全,也為了黨官幹部有持續可用的器官可以移植使用,它外施加影響力,來控制有關活摘器官的國際話語。法國的報告提到,世衛組織和國際器官移植協會,都被中共滲透,可以在國際上傳播所謂中國自從2015年以來就停止了相關作法,而以前摘取器官也都是基於自願,可是目前海量的證據證明,這都是說謊,中共是系統地在摘取良心犯的器官。

這個法國報告也說,北京關於器官移植是自願的說法,是偽造的。而國際上那些替中共發聲、掩蓋活摘器官的大機構,報告指出,他們可以獲得中共好處,比如報銷去中國旅行或者醫療的費用,抑或是獲得來自中共的活動經費。

報告還列舉了中共能夠在外交層面掩蓋活摘器官的兩個要素:第一,國際機構的好多關鍵職位,都由北京控制的人佔據,或者是獲得了北京鉅額財政資助,同時伴隨著祕密的影響活動,例如輸出腐敗、贈送「選票」,當然也有政治施壓和威脅的戲碼,以這些手段施加影響;第二,中共使用各種手段,癱瘓西方權力機構或非政府組織委員會有關「人權」的討論,或者拚命滲透區域組織,報告說,歐洲機構就被中共努力滲透。

而活摘器官的真相,還有中共病毒的真相,一旦昭告天下,都將是對中共相當致命的。對於中共對病毒瘟疫的處理,也是報告中很重要的一部分。

【毒源甩鍋美國 中共抄克格勃作業 造假宣傳套路被揭穿】

這份法國報告說啊,中共掩蓋瘟疫的反應動作「非常迅速」,它大致進行了兩種操作,一個是積極的,這指的是中共自我誇讚,誇獎自己的防疫成功、誇讚自己政治模式優越,另一個,是負面的,這指的是中共攻擊西方國家,說他們疫情如何如何,並且把疫情源頭甩鍋美國。

報告著重談了這一點,說啊,中共甩鍋美國的操作,很像上個世紀蘇聯解體以前,特務機構克格勃把愛滋病毒的起源,甩給美國的作法,是在抄蘇聯克格勃的作業。

報告把克格勃在1983年甩鍋美國的做法,稱作是第一次「感染操作」,中共的呢,則稱為「感染操作2.0」。

報告說,蘇聯早在1970年代就宣傳,說美國馬里蘭州的「德特里克堡」部隊實驗室,有生物戰病毒,這連地點都跟中共現在甩鍋的一樣。然後呢,到愛滋病毒在1980年代初期出現之後,蘇聯立即展開宣傳攻勢,說「美軍」是愛滋病毒源頭,是美國用來對付同性戀和非洲裔人士。

第一波行動始於1983年7月17日,蘇聯沒有用自己的刊物發表,克格勃利用一家1962年創辦的「印度媒體」,刊登了愛滋病毒源自美軍的虛假消息,而這家媒體,實際就是克格勃自己在印度成立的。這家媒體的虛假報導中,有一封有美國科學家簽名的信,成為了指控美軍製造愛滋病毒的證據,說美軍是為了搞生物戰,實際上後來證實,這封信也是克格勃捏造的。

在隨後幾年,克格勃不斷利用各國媒體和蘇聯自己的媒體,重複謊言宣傳,比如還曾在1985年找到兩個生物學家的文章,探討愛滋病的性質和起源,給所謂的美軍生物戰陰謀論提供「科學佐證」,也令這套陰謀論的「體系」,更加完備。

幾百份各國報紙先後刊登、轉載、討論,令相關論述走進大雅之堂,生物學家的配偶有的也成了所謂「科學家」,把相關論點納入報導,支撐陰謀論,而且還發展出了看似理性探討,但是論證過程不同的支持陰謀論的文章,例如有的說美軍是蓄意製造愛滋病毒,也有的說是美軍生物武器的意外事故,這個陰謀論越滾越大,產生巨大影響。報告說,直到今天,一些美國人自己都相信克格勃編造的相關陰謀論,蘇聯都解體了,這種東西還在流傳。

2018年,有人在《紐約時報》媒體發表一個紀錄片,目的是重建蘇聯捏造虛假信息的步驟,比如:第一,要識別目標社會中的弱點、分歧,蘇聯可能通過加劇這些問題或裂痕而加以利用;第二,必須編造一個大到無人能想像的謊言;第三:謊言必須包含有助於接受謊言的「真相要素」。

也有其它專家學者給出觀點,比如,每條虛假信息必須至少部分符合現實,或者可以成為普遍接受的意見;也有人說,要隱藏生產來源,讓信息看上去是來自蘇聯之外,而且要讓那些「有用的白癡」,能夠接力想下去。

另外,也有觀點指出,為了讓虛假信息不要跟蘇聯產生關係,必須遵守一條規則,就是:一直否認。而且要對虛假信息進行長年的包裝,哪怕需要幾年時間,不要求立即見效。由此看來啊,借鑑蘇聯經驗的中共,很可能在接下去,時不時再拋出「美國是毒源」的這種陰謀論論調。

法國的這份報告,列出了中共「感染操作2.0」的一個時間表,報告寫道:2020年2月22日,是中共類似甩鍋的第一天,中共《環球時報》 發表文章,聲稱病毒可能起源於美國;2月23日,芬蘭的赫爾辛基時報,還有2月26日,新西蘭先驅報,都對相關消息做了轉載。

這一點倒不完全像蘇聯,像從印度媒體開始發,中共是從自己的媒體發表,不過觀點卻有借用外國。接著,2月27日,中國流行病學家鐘南山,在新聞發布會上說,病毒可能不是源自中國;3月4日,外交部趙立堅重複了跟鐘南山類似的觀點;3月19日,中共大外宣CGTN發表文章,題為「給美國的10個問題:新型冠狀病毒從何而來?」。就這樣,慢慢的,美國病毒起源論,在中國和部分海外中國僑民間散播開來,在歐洲,法國和義大利的社區,受影響很嚴重。

而在製造言論甩鍋美國的同時,報告還分析了中共在疫情爆發後,第一時間的操作。包括危機一開始,從地方再倒中央,開始遏制疫情真實資訊,李文亮等人被訓誡,媒體和社交媒體言論被嚴格管控,與此同時,中共開始做反向宣傳,比如向全世界說自己給外界提供醫療設備。

然而,2020年3月15日,在一個中共外交部發言人推特上發布的短片裡面,歡呼和唱著中共國歌感謝獲得中共醫療支援的羅馬人,後來被證實,是中共政府從另一段影片中裁剪下來的,這些人本來是在感謝義大利醫護人員,而所謂唱國歌,那是後期加進去的聲音。類似的操作,中共是不計其數。

好,那這份報告呢,就給大家介紹到這裡。因為是從法文翻譯過來的,整理時間也比較短,所以還是啊,如果文稿如果有不通順,希望大家包涵。這份報告啊,其實還有一個副標題,叫「馬基雅維利時刻:被懼怕比被愛戴更穩妥」,是用來形容中共的對外影響力戰略的。

報告是想說,中共的思路跟別人不一樣,它不是求別人喜歡它,而是要別人怕它,所以什麼文攻武嚇啊、戰狼啊、在國際上耍流氓啊,這不是它的昏招,而是它就要這麼幹,為的是,要人們怕它、恐懼它,以恐懼代替博愛,用專制對抗自由,而施加影響力的最終目的,是要用它的這套手段,跟美國一爭高下,妄圖控制世界。

行,那今天就跟大家分享到這了,我這也不早了。再公布一下我的社群媒體信息,我在Telegram上的官方公告群是 t.me/dayunews,觀眾討論群是 t.me/xwpajq_us ,節目信箱是 xwpajq@gmail.com,還有我的會員網站,網址是dayuus.com。也歡迎您訂閱本頻道,並點擊小鈴鐺,獲得節目發布通知。那感謝您的收看,我們下期再會!

加入會員觀看獨家:https://ept.ms/2Re72pA
大宇會員網站:dayuus.com
支持大宇: https://donorbox.org/dayutime
歡迎訂閱 +打開小鈴鐺: http://bit.ly/PAJQsub

《新聞拍案驚奇?製作組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