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中共全球港口布局的野心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9月26日訊】9月21日,在歐盟成員國加強對港口等關鍵基礎設施併購的限制的背景下,德國漢堡港口與物流股份公司(HHLA)宣布,中國遠洋海運集團將收購漢堡港CTT碼頭35%的股權。

漢堡港是德國最大港口,來往於中國的貨物幾乎占其集裝箱吞吐量的1/3,它同時也是中歐班列第二大終點站。HHLA首席執行官提茲萊特說,中國人的進入是歐洲港口「貨物爭奪戰」中的重要一步。

但是,中共可不僅僅限於「貨物爭奪戰」,而是正在野心勃勃地追求全球港口的控制權。

不遲於2008年,大陸國企開始逐步收購世界各地的港口。2016年,據《金融時報》估計,僅2015年中共便向海外海港投資200億美元,是前一年的兩倍;全球50大港口中共掌控33個,中共的身影已覆蓋希臘、緬甸、以色列、吉布提、摩洛哥、西班牙、意大利、比利時、科特迪瓦、埃及等十多個國家的港口終端;過去幾年裡,中共已打造出一個完全國有的全球航運帝國。

又過了4年多,中共更有斬獲。例如,今年9月1日晚11時,中國上海港集團擁有25年經營權的以色列海法新港碼頭投入運營。海法新港是以色列建國60年來的首個新碼頭、最大海港。這被中共稱為在「一帶一路」節點港口合作取得的重要突破,也是國企首次向發達國家輸出「智慧港口」。

又如,全球7大港口運營商中,中共國企就占兩席。一是中國遠洋海運集團,據其公開資料,截至今年6月30日,在全球36個港口運營及管理357個泊位;一是招商局港口。2018年2月和6月,其先後收購巴西第二大集裝箱港口巴拉那瓜港(TCP),及澳大利亞東岸最大港口紐卡斯爾港(Port of Newcastle,亦是全球最大的煤炭出口港),這使該公司在海外的港口布局由亞洲、非洲、歐洲及北美洲擴展至南美洲、大洋洲,實現了六大洲全覆蓋。

中共之布局全球港口,當然有其經濟動因:中國已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第一大工業國、第一大貨物貿易國。習近平還提出了「經濟強國必定是海洋強國、航運強國」的政策思想。這些年裡,中國的海洋經濟、「航運強國」建設有所進展。

2018年12月24日,中共發展改革委、自然資源部向全國人大常委會報告:港口集裝箱吞吐量超過全球的四分之一,海運量超過全球的三分之一,全球貨物、集裝箱吞吐量排名前十的港口中大陸均占7個(含香港),擁有船隊規模(含方便旗船)位居全球第三,占世界運力總量的13%;世界造船大國地位進一步鞏固,海洋工程裝備總裝建造進入世界第一方陣。

不過,中共之布局全球港口,經濟外衣掩蓋不了其霸權色彩與軍事色彩。

其一,利用「債務陷阱」,獲得戰略港口。約翰‧亞當斯有句名言,「征服一個國家,要麼用利劍,要麼用債務。」中共利用後者,令斯里蘭卡將漢班托塔港拱手相讓。2004年,漢班托塔在印度洋海嘯中損失慘重。2006年,斯里蘭卡政府決定在漢班托塔營造一個新的國際機場,並建設科倫坡通往當地的鐵路。2007年10月,在中共的援助下,斯里蘭卡政府在漢班托特開始建設大型港口。2015年12月,迫於債務壓力,斯里蘭卡交出了港口以及港口周圍15,000英畝的土地,租期99年。

其二,逐步滲透,構建海外軍事基地。中共以經濟方式著手的國際港口多有戰略意義,其潛藏的軍事意圖不言而喻。以吉布提為例。地處歐、亞、非三大洲的交通要衝的吉布提,1978年6月獨立,1979年與中共建交,中共旋即施予援助。2008年,中共海軍護航編隊開始在亞丁灣巡邏護航,此後其一直在吉布提港進行補給和休整。2015年,中吉協商在吉布提建設保障基地並派駐軍事人員。2017年8月1日該基地正式啟用。這是中共第一個也是目前唯一一個海外軍事基地。

其三,戰略規劃,長期實施。中共野心極大、用心極深,善於長期規劃。中共的全球港口野心涉及到的戰略有「珍珠鏈戰略」、「兩洋戰略」和「一帶一路」、「海洋強國戰略」等等。

所謂「珍珠鏈戰略」,根據2005年初被曝光的美國國防部一份名為《亞洲的能源未來》的內部報告,是指「中(共)國正在從中東到南中國海的海上航道沿線建立戰略關係,表明了它保護中國能源利益並同時為廣泛的安全目標服務的防禦與進攻態勢」,包括在南海中共軍事基地、巴基斯坦的瓜達爾港,以及斯里蘭卡、孟加拉國、緬甸、柬埔寨、泰國等國的相關港口。

所謂「兩洋戰略」,指中共在現已擁有的太平洋出海口之外,再間接擁有印度洋出海口。為實現「兩洋戰略」,中共「一帶一路」所規劃的「六大經濟走廊」中的三條都與此相關,即中國-中南半島經濟、中巴經濟走廊、孟中印緬經濟走廊;後又增加了中緬經濟走廊。

所謂「一帶一路」,即建設橫跨歐亞的大陸陸路運輸和貿易走廊,並發展一個海濱港口網絡,以確保對資源和市場的控制。其中,新疆-瓜達爾和昆明-皎漂這兩條鐵路及管道最為重要,可提供通往印度洋的通道,以求掩藏「馬六甲困局」的戰略脆弱性。

而自2012年「十八大」起,中共又提出「海洋強國戰略」,並是「十四五」規劃中要建設的「九大強國」之一。

以上四個戰略是統合在一起的,是政治、經濟、外交、軍事的四位一體。中共以經濟為先導,布局全球港口,重塑地緣政治、經濟格局,酌情引入軍事,力求構建與美爭霸的有利戰略態勢。

具體而言,中共軍方的「藍水海軍」和「雙洋戰略」,就是尋求在太平洋占據主導地位,並成為印度洋的常駐大國。比如,退役少將尹卓呼籲建造「至少五至六艘航空母艦」,以維持「西太平洋兩個航母攻擊群和印度洋兩個航母攻擊群的戰鬥能力」。根據中共的遠海防禦理論,一些軍方戰略家認為巴基斯坦和緬甸構成「中國西海岸」。此外,北京可能還在考慮建立一支遠洋遠征部隊,目的是在遠離其海岸的地方開展兩棲作戰行動。

中共全球港口野心之受挫

中共野心勃勃,攜急劇膨脹的經濟勢力,企圖左右全球港口體系;但近年來國際形勢根本性變化,中共的野心遭到沉重打擊。下面舉兩個例子。

其一,中馬重點合作項目皇京港擱淺。中共擬在馬來西亞投資約800億人民幣,在馬六甲打造一個嶄新的深水港口——皇京港。2015年,皇京港獲得所需的執照和批准,包括填海島嶼的永久產權,以及3號島深水港的99年租借權,中共總理李克強曾去調研。但皇京港項目遲遲沒有進展,2020年12月,馬來西亞馬六甲州政府中止皇京港的填海項目合約,目前正打官司。

其二,澳大利亞政府正在考慮收回中國嵐橋集團對達爾文港的99年租約。北領地首府達爾文是澳大利亞重要的軍事基地和北部海岸巡邏艇的基地,也是美軍駐澳大利亞輪調部隊的基地,但2015年,北領地政府與中國嵐橋公司達成一項價值4億美金的協議,讓這家與中國軍方有著密切聯繫的公司擁有達爾文港99年的租賃權。美國曾對這宗交易表示不滿。2020年,澳大利亞政府對外國投資法進行重大修改,以加強對外國投資者的國家安全審查;同時,中共對澳經濟脅迫,關係緊張。

從這兩個例子可以看出,中共的國際處境已經逆轉,各國對中共的警惕性日益增強,打著經濟幌子開展的港口布局動作正受到越來越大的審查和抵制。

不僅斯里蘭卡的前車之鑑給各國敲響了警鐘,而且美國和西方社會對中共的反制也在全面展開,拜登政府提出的「把世界重建得更好」(B3W)倡議和歐盟將從2022年開始實施的「全球聯通歐洲戰略」,給出了不同於中共「一帶一路」的「另一種選擇」。

而從全球戰略格局來看,如下三大因素嚴重製約著中共的全球野心:第一,中共經濟增長的動力衰竭;第二,中美全面戰略競爭(用拜登政府的用語);第三,中印戰略對抗加劇(可參見筆者《中共「兩洋戰略」落泥潭》一文)。

可以說,中共的企圖——擁有覆蓋全球的完整港口和貿易通道網絡,及其強大的地緣政治影響力,把供應鏈完全控制在自己手中,能夠做自己想做的事——越來越遙不可及了。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