挽救黃金家族、中興蒙古汗國的滿都海斯琴

作者:蘭音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9月28日訊】她是草原上的貴族少女,本該和一位英俊王子,攜手策馬度過順遂的一生。然而她所歸屬的蒙古帝國,正面臨生死存亡的嚴峻考驗。是追尋個人的幸福,還是為國家和族人奉獻一生?她做出了自己的選擇。

自成吉思汗去世兩百多年來,黃金家族的子孫,從問鼎中原到退居漠北,經歷了改朝換代的興衰命運。顯赫一時的蒙古帝國變成了「北元」,蒙古帝國面臨的困境,不僅僅是荒漠衰草的生活落差,還有內部首領以及外部強敵的爭權奪勢。在國勢傾危、子息凋零的緊要關頭,誰能挺身而出,扭轉乾坤,實現蒙古帝國的中興,重建黃金家族的威望?

都說時勢造英雄,蒙古汗國的巨大危機,卻鍛造了一位古今罕見的傳奇女子——滿都海斯琴

少女的選擇

滿都海,又名滿都海斯琴、滿都海哈敦,或者滿都海徹辰福晉,她是汪古部的綽羅拜鐵木耳丞相的女兒。汪古部,地處農牧結合帶,一直是蒙古帝國中商貿發達、繁華富庶的部族,更是整個亞歐商貿往來和文化交流的重鎮。自監國公主阿剌海之後,汪古部臣服蒙古,與黃金家族世代聯姻,成為蒙古汗國中地位尊崇的皇親國戚。

雖然坐享榮華富貴,汪古部以外的遊牧部落,卻是另一番景象。北元的汗王再無繼續統一草原的實力,蒙古再次走向分裂。在滿都海生活的時代,元朝已經滅亡八十多年,而根基不穩的蒙古汗廷,剛剛經歷過一場屠戮,元氣大傷。

滿都海,也遵從了汪古與蒙古通婚的傳統,走進蒙古汗廷,成為滿都古勒汗的小哈敦(妻子)。圖為柏林國家圖書館所藏的波斯細密畫冊Diez Albums中描繪的蒙古帝國皇后籌備饗宴的場景。(公有領域)

在蒙古西北的瓦剌部,也叫衛拉特,其首領也先通過戰爭,搶奪汗位,成為唯一一個黃金家族以外的蒙古汗王。為了鞏固權位,他狠心地屠殺黃金家族後裔。不過他本人也因此得到報應,僅僅一年就因汗廷內訌而身死名滅。那時候,新即位的滿都古勒汗和子侄輩的鄂爾多斯首領巴彥蒙克,成了僅剩的成吉思汗嫡系子孫。

從小聽聞汪古與蒙古汗國的世代淵源,以及黃金家族建功立業的動人事蹟,滿都海在心裡逐漸勾勒出曾經繁榮鼎盛、一統山河的帝國輪廓。或許從懂事起,滿都海的才學和志向,眼界與胸懷,便和一般的貴族女子不同,她讀書習字,騎馬射箭,為的是將來能夠在亂世中有所作為,追尋並重建她心底那個強大的汗國。

14歲那年,滿都海迎來了人生中第一個轉折點。成吉思汗的十二世孫、滿都古勒汗,向汪古部送來了聘書,求娶美麗聰慧的滿都海。從當時的局勢來看,蒙古可汗的金帳,並不是最好的歸宿。年長22歲的滿都古勒汗空有高貴的血統卻無實權,不復先祖稱雄草原的風光。他的部落外有強敵瓦剌,內有太師專權,可說是內憂外患,中興蒙古之路更是阻力重重。

不過,滿都海所在的汪古部,並沒有因為黃金家族一時式微,而背叛在成吉思汗時代締結的盟誓。汪古人因為歸附蒙古而強盛,即使兩百多年過去了,他們依舊對可汗懷著感恩與忠誠之心,守護著風雨飄搖的蒙古汗國。滿都海,也遵從了汪古與蒙古通婚的傳統,走進蒙古汗廷,成為滿都古勒汗的小哈敦(妻子)。

雖然滿都古勒汗的實力不及先祖,但他仍然是草原上民心所向,仍然是蒙古汗王的唯一正統。當嬌美的金枝玉葉來到落魄的蒙古大汗身邊,滿都海和滿都古勒汗就共同承擔起了復興黃金家族、重新統一草原部族的重任。

「下嫁」小可汗

15—16世紀的蒙古大地,群雄爭霸,風雲激盪。滿都海成婚十多年來,悉心照料可汗,為他誕下兩個公主,幫助他謀劃蒙古的未來。在他們的設想中,另一位黃金家族的成員——鄂爾多斯部落首領巴彥蒙克,是他們理想的繼承人。滿都古勒汗非常器重這位晚輩,封他為「濟農」,相當於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副汗,並贈送他珍貴的金腰帶。

然而命運並沒有給予滿都古勒汗扭轉乾坤的機遇,反而有意進一步試煉這個頑強的家族。公元1479年,蒙古太師亦思馬因不斷挑唆滿都古勒汗與巴彥蒙克的關係,導致兩人互生猜忌。巴彥蒙克在謀士的建議下無奈逃亡,卻在路途中被亦思馬因埋伏的殺手所暗殺。

滿都海做出又一個重大的決定,改嫁黃金家族後裔達延汗。圖為蒙古女子。(Shutterstock)

滿都古勒汗聽聞巴彥蒙克的死訊,非常悲痛,並因此一病不起,抑鬱而終。至此,更大的危機降臨蒙古,放眼望去,黃金家族僅剩的兩名男子相繼去世,到底還有誰能名正言順地繼承可汗之位?

滿都海作為滿都古勒汗的遺孀,暫時繼承了蒙古可汗的部民、軍隊、牲畜、領地等所有財產。按照遊牧民族收繼婚的傳統,她將帶著豐厚的財富嫁給新一任大汗。然而由於已故大汗無子嗣,黃金家族面臨後繼無人的困境。

那些旁系子孫、那些各部落的貴族首領開始覬覦汗位,蠢蠢欲動。他們紛紛向滿都海提出求婚。這次汗位的傳續過程,變成了誰能迎娶滿都海,就能繼位的一場競爭。原本在後宮一心做賢內助的滿都海,一夜之間成了蒙古最受關注的人物,她的一舉一動牽動所有草原百姓的心。

這位33歲的蒙古后妃,已是外祖母輩的「老人」了,然而蒙古嚴峻的局勢不容她深居內宮,她必須走到前朝,主持北元大局。同時,她要儘快挑選出正統的繼承人,作為自己的新夫君、蒙古的新大汗,以保障蒙古汗國平穩地發展下去。這樣,她才能繼承先王遺志,保護黃金家族。

哪怕只有一分希望,滿都海也不會放棄。她毅然拒絕野心勃勃的求婚者,四處尋找黃金家族的後裔。皇天不負有心人,滿都海終於得到了一個令人振奮的消息:巴彥蒙克的兒子可能還在世上!原來當初巴彥蒙克帶著兒子一路逃亡,他被殺害後,這個孩子就失去了音訊。經過四處察訪,滿都海終於找到了這個僅存的繼承人——年僅7歲的巴圖孟克。

她小心翼翼把身世坎坷的孩子接回了蒙古汗廷,悉心照料。滿都海請來最好的醫生,為巴圖孟克調理身體;又請來最勇猛的武士,教授他諸般武藝。在她的大力扶持下,巴圖孟克登上汗王寶座,上尊號「達延汗」,意為「普天之汗」。這個尊號,寄予了滿都海與汗王統一蒙古、恢復元朝盛世的殷切期望。

由此,滿都海也做出了一個重大的決定,改嫁達延汗。兩人的婚姻,即使在今天看來都是驚世駭俗的,畢竟他們不僅有20多歲的年齡差,而且輩份相差懸殊。不過這也是滿都海超越常人之處。承擔著傳續汗位和中興蒙古的使命,她勇敢地做出了人生的第二次重大抉擇。

輔佐幼主,統一草原

確立了蒙古汗王,蒙古的中興之路才剛剛開始。兩百年後的蒙古汗廷,正處在主少國疑的敏感時期。年幼的可汗是否平安成長,成為文韜武略的明君,各部落的首領是否忠心效力於汗廷,統一草原的大業又是否能夠實現?這些都是滿都海日夜懸心的大事。

對於達延汗來說,滿都海是妻子,更是再生父母和人生導師。她在他最落魄無助的時候,改變了他的命運,更傾盡所有心血撫育、栽培他。更重要的是,滿都海還以攝政皇后的身分,為達延汗蕩平所有勁敵,打造了一個群雄懾服、內外安定的局勢。

滿都海做的第一件大事,就是披掛上陣,率軍征討蒙古最強勁的敵人——瓦剌部。(大紀元製圖)

滿都海做的第一件大事,就是征討蒙古最強勁的敵人——瓦剌部。依靠汪古部積累的巨大財富,她為蒙古軍隊豢養戰馬、打造兵甲,建立了一隻裝備精良的勁旅。而滿都海本人,也脫下華麗繁瑣的宮袍,親自披掛上陣。

《蒙古源流》中這樣記載滿都海征討瓦剌之戰:「聰睿之滿都海徹辰夫人,髻其垂髫之髮,以皮橐載國主達延汗,自為前部先鋒,攻伐衛剌特四部(瓦剌),戰於塔斯博爾圖之地,大加擄獲焉。」

出征時,滿都海把達延汗帶在身邊,讓他從小就接受戰火的歷練。兩軍對戰中,她代領先鋒部隊,身先士卒,揮舞著兵器衝向強悍的敵人。她的膽識和勇氣,令敵方的男子汗顏,而蒙軍上下備受鼓舞,士氣大振。戰事的結果可想而知,蒙軍大獲全勝,斬獲頗豐。

《蒙古黃金史》中也有相關描述,滿都海在戰場上奮力拚殺,以至於帽子墜落,飄帶掛在脖頸上,都無暇顧及。敵方的士兵見了,主動把自己的帽子遞給她。滿都海則揮舞著帽子,繼續指揮殺敵。

征服瓦剌後,達延汗的地位更加穩固。接下來,滿都海著手整頓汗廷內政,派人剿滅太師亦思馬因,不僅為達延汗報了殺父之仇,更藉此廢除太師制度,杜絕了權臣當道的隱患。

滿都海還恢復了成吉思汗時期的制度,把蒙古重新劃分為六個「萬戶」。以護衛宮廷為職責的「察哈爾」為中央萬戶,由可汗直接統領,其中最優秀的勇士便是可汗的親衛軍。此舉大大加強了汗王的權威和實力。

在處理好一系列內外政務的大事後,滿都海還有一項更重要的使命,那就是為黃金家族延續子嗣。待達延汗成年後,滿都海以四十多歲的「高齡」,先後為他誕下七子一女,其中還有三對是雙胞胎,滿都海承受的辛苦與風險,絕不亞於她平生面對的任何一場戰爭或考驗。她還為達延汗迎娶年輕的貴族女子,讓黃金家族的血脈不斷開枝散葉。後來,她的第三子繼承了汗位,其他的兒子也先後成為守衛蒙古的重要將領。

當達延汗成長為能夠獨當一面的君主,滿都海便從前朝悄然引退,在史書中再也找不到相關的記載。有人傳說滿都海是死於某場戰爭,有人猜測她因難產而亡,但是更多的人相信,她是在完成了復興黃金家族的使命後,重新回到後宮,過著撫育子女的退隱生活,直至終老。而達延汗親政後,征戰四方,重新將蒙古統一,成為一代中興之主。

滿都海走過了跌宕起伏的大半生,最終留給後人一個眾說紛紜的未定結局,但是她對蒙古的精忠與付出,換來草原百姓世世代代的敬仰和傳頌。在黃金家族面臨滅頂之災時,她以一己之力,挽救了蒙古人心目中最神聖的家族,奠定了蒙古族各部重新統一的基礎。這樣一位奇女子,不僅是母儀天下的蒙古皇后,更是中興蒙古的巾幗英雄。

參考資料:《蒙古源流》《蒙古黃金史》@*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