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征時:中南海一號保鏢周洪許其人其事(6)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接上文

七,對周洪許陳登鋁說兩句

本文寫到這裡本來也就該結束了。但考慮到本文有可能被中央警衛局局長、政委閱讀到,因此在此對周洪許陳登鋁說兩句,權當本文的結尾吧。

周洪許、陳登鋁兩位將軍,作為職業軍人,你們的專業素質是得到不少公眾認可的。本人也同樣認可這一點,從本文的字裡行間,你們可以讀出筆者對你們的評價及印象。

上文建議你們看看海外、國外的中共黨史類著作。其實,如果中南海警衛紀律、工作條件許可的話,還應該多看看非中共官方認定的其他歷史類、政治類禁書,即多看看所謂「內部參考」書籍,甚至「敵對勢力」撰寫的「反面教材」。「博覽群書」是中國古代文化留下的優良傳統。對你們而言,「群書」中自然也應該包括所謂「反面教材」。

眾所周知,中共統治下的中國,是一個實行新聞出版管制、網絡信息封鎖的國家。每個中國公民,當然也包括你們兩位,都不能自由接觸開放的信息環境,不能充分享有知情權。現在,你們既然已經有了相應的軍銜和職務級別,除軍事機密和中共黨內機密閱讀的優先權外,你們在一般閱讀上的權限已經接近或趕上了西方國家的普通百姓,所以請你們珍惜自己優越於以往的知情權。

除了其他原因外,從你們工作本身的實際需要來看,也確實應該認真讀一讀上述各類著作。作為軍人,你們當然懂得「知己知彼,百戰不殆」。即使你們始終保持「對黨忠誠」,你們除了「知己」以外,總還應該「知敵」、「料敵」吧。不知敵情沒法打仗,所知敵情有限也沒法工作,所以建議你們多讀一些所謂「海內外敵對勢力」撰寫的東西。至少像本文這樣的「反面教材」都寫到你們本人了,你們能不閱讀嗎?

雖然本人寫過幾篇此類文章,但我要推薦兩位閱讀的第一部書,是羅宇先生的回憶錄《告別總參謀部》(香港,開放出版社,2015年),以及他的系列文章《與習近平老弟商榷》(2015年至2018年)[請上網查詢「與習近平老弟商榷/羅宇/大紀元」]。

羅宇,1944年生於延安,1950年代經常出入中南海,與包括習近平在內的眾多中共「太子黨」、「紅二代」來往頻仍,1963年考入清華大學自動控制系,1975年參加中國人民解放軍,1988年被授予大校軍銜時任職解放軍總參謀部裝備部航空裝備處處長,1989年因反對中共當局「六四」大規模屠殺北京學生和市民而滯留國外不歸,1990年因「六四」憤而辭去總參裝備部航空處處長職務,1992年被中共官方開除黨籍、軍籍,2015年起成為海外公開反對中共專制政權的知名人士,2020年在美國去世。

出於人性和正義感,經「三思而後行」,這位攜帶著「紅色基因」的「延安兒女」,毅然決然地加入了「海外敵對勢力」陣營,並且自豪地成為其中一員。歷史會記住羅宇先生對中華民族的貢獻。

這位羅宇先生的父親,就是你們的同行、前任和前輩羅瑞卿大將。由於有些讀者並不一定像你們那樣了解羅瑞卿,請允許我在此略作介紹:羅瑞卿,1906年出生,早年考入黃埔軍校,1929年參加中國工農紅軍,1950年代擔任中共公安部部長,1955年被授予解放軍大將軍銜,1959年後擔任過中共中央書記處書記、中央軍委祕書長、國務院副總理、解放軍總參謀長等要職,並長期負責毛澤東的安全警衛工作,1965年起,遭毛澤東、林彪等人殘酷迫害而致殘,「文化大革命」後獲平反,復出任中央軍委祕書長,1978年在醫療過程中逝世。

羅宇先生的父親羅瑞卿是中共這個體制的受害者,習近平先生的父親習仲勳是中共這個體制的受害者,曾任中共中央總書記的胡耀邦、趙紫陽也是中共這個體制的受害者。中共體制是一個摧殘人的體制,它不僅造成大量受害者,其施害者最終也是受害者。質言之,每個人都是受害者,沒有例外。

與中共的欺騙宣傳所說的內容相反,與你們自童年時代起所受教育的內容相反,你們加入其中的中國共產黨絕不是什麼「領導中國走向民族復興」的「核心力量」,而是危害中華民族以及全人類的邪惡力量。

中共專制政權必須像蘇聯共產黨政權那樣終結或滅亡。這個體制雖然在「對敵鬥爭」方面效率較高,但它對盟友背信棄義,對人民殘酷鎮壓、全面監控、極限壓榨,對黨內同志殘酷鬥爭、無情打擊,搞得你死我活而沒有任何底線,甚至這個黨的領導層如羅瑞卿、習仲勳也不能倖免,受害者範圍甚至波及「黨和國家」最高領導人胡耀邦、趙紫陽。換言之,中共的「對敵鬥爭」就是以所有人為敵、與全人類為敵、讓每個人都處於直接間接的危險中。中共專制政權如同「絞肉機」,它無例外地絞殺所有的人。它的危害面是全民性、全球性的,它的危害性是人類歷史上空前的。

終結這個「絞肉機」體制,上述悲劇就能最終避免或在很大程度上避免。所有的人,包括中共現任最高領導人習近平,最終都將是獲益者,只是獲益多少不同、獲益程度不同、獲益的方面有所不同。

中共體制不值得任何人留戀,中共體制的終結不值得任何人惋惜。這個體制摧殘中國人的個性,扼殺中國人的創造力,剝奪中國人民的民主權利,破壞中華民族生存的自然資源和生態環境,阻礙中國經濟的正常、協調發展,阻礙中華民族科學文化水平的全面提高,阻礙中國成為一個負責任的大國、世界大家庭的合格一員。很多有過海外生活經歷的人、尤其是有過在西方國家生活經歷的人,對此都有切身體會。

鑒於中國人重視教育的悠久傳統,本人祝願兩位將軍和你們的戰友、部下以及中央警衛局所有官兵的子女都能有海外留學的機會,就像今天習近平的女兒那樣。眼下,這或許只能是一個美好的祝願。但我相信,在拆除中共政權這個「絞肉機」後,這個美好祝願的實現一定會像處理日常生活問題那樣,不再有那麼多的禁忌和限制。因為一個民主中國的政府,不會擔心海外出現羅宇先生那樣的政治叛逆者。而羅宇先生那樣的人,也完全沒有必要背棄一個他所熱愛的民主體制。

附錄一     周洪許與周小周、張海陽、趙宗歧、張又俠的交集情況

 說明:黑線框內為周洪許的常規交集,複線框內為周洪許的或然交集和偶然交集

附錄二  成都軍區第14集團軍第40師炮兵團部分武器裝備 (據2017年報道)

資料來源:

文章《「烏蒙鐵軍」轉隸南部戰區陸軍某旅——將光榮傳統帶到新部隊》所附攝影圖片的以下文字說明,載《觀察者網》,2017年6月15日(文章原載《解放軍報》2017年6月15日)

(以下信息雖然並非詳盡、甚至可能不盡確切,但仍然可供參考)

「烏蒙鐵軍」之七種武器之66式152毫米加農榴彈炮,該炮最大射程17公里,軍改前廣泛裝備於我軍摩托化師[、]旅炮兵團和集團軍炮兵旅 (圖片來自新華網)

「烏蒙鐵軍」之七種武器之96式122毫米榴彈炮,該炮發射底凹彈時最大射程17公里,發射火箭增程彈時最大射程27公里,具備360°環射能力 (圖片來自雲南網)

「烏蒙鐵軍」之七種武器之81式40管122毫米火箭炮,這款火箭炮是我軍主力師屬火箭炮,最大射程20公里 (圖片來自新華社)

「烏蒙鐵軍」之七種武器之02式100毫米自行突擊炮,這個連隊誕生了「全軍愛軍精武標兵」拉巴頓株 (圖為軍事報道截圖)

「烏蒙鐵軍」之七種武器之「紅箭8」反坦克導彈[車],該團組建了全軍第一個反坦克導彈班 (圖片來自雲南網)

「烏蒙鐵軍」之七種武器之99式雙聯35毫米高射炮,具備世界先進水平,是名副其實的「低空鐵掃帚」 (圖片來自中國軍視網)

「烏蒙鐵軍」之七種武器之「紅纓6」單兵防空導彈,性能超越了法國「西北風」 (圖為央視報道)

附錄三  成都軍區第14集團軍第40師炮兵團建制、幹部 (2008年5月至8月)

資料來源:

雙石(張鍵):《鐵軍無畏》(報告文學連載),載《烏有之鄉》網,2008年8月至11月

以下資料雖然並非詳盡、甚至可能不盡確切,但仍可供新聞報導、學術研究等參考,至少可為之提供背景材料。資料收集工作費時費事,編為此附錄,以期有助於有使用及研究之需要者減少重複勞動。其中有些資訊還具有追蹤報導等方面的特殊價值。如下列名單中四營營長陳勇,後來成為該炮兵團最後一任團長(2017年4月29日該炮兵團整建制轉隸南部戰區陸軍某旅後,原番號隨即撤銷)。

炮兵團副營級及以上幹部(39)

團長周洪許、政委曾祥明,副團長戴勝宇、副政委王同宇、副政委史文宏、參謀長黃建中、後勤處處長高彪、裝備處處長趙崗、政治處主任王敬斌、副參謀長梁剛剛,後勤處副處長張開順、一營營長劉國華、二營教導員那維東、三營營長王洪濤、四營營長陳勇、四營教導員孔令穗、軍務股股長姜亞新、作訓股股長李順平、通信股股長郭蘭華、組織股股長李遠軍、保衛股股長梁志、宣傳股股長鄭開斌、軍需股股長李溢、軍運油料股股長楊俊、管理股股長全洪淵、公勤隊隊長江軍、二營副營長高興、三營副營長曾祥忠,其他12人(其中包括一營教導員、二營營長、三營教導員、偵察股股長、一營副營長、四營副營長等)。

炮兵團正連級幹部(人數不詳)

一連連長任春雨、一連指導員張建法、二連指導員金家旺、三連連長馮榮、三連指導員鄭立波、四連連長肖暢、四連指導員張立、五連指導員雍小波、六連指導員王勁松、七連指導員李學鋒、九連連長胡連勇、九連指導員馮傑、十一連指導員鄭國防、十二連連長趙貴明、十二連指導員張漢華、三營指揮連指導員宰加勤,

團指揮連連長王燦、團指揮連指導員徐德友、汽車連連長鄧華、修理連連長李文凱、修理連指導員張軍、政治處幹事潭錚錚、教導隊指導員雷雄、後勤處協理員董銀軍、機關食堂司務長潘東、作訓股參謀曾東明、作訓股參謀梅訓、偵察股參謀范友斌、通信股參謀張偉傑、宣傳股幹事嚴祖洪,

其他正連級幹部(其中包括二連連長、五連連長、六連連長、七連連長、八連連長、八連指導員、十連連長、十連指導員、十一連連長、一營指揮連連長、一營指揮連指導員、二營指揮連連長、二營指揮連指導員、三營指揮連連長、四營指揮連連長、四營指揮連指導員、汽車連指導員、教導隊隊長等)。

炮兵團建制

團機關直屬隊(包括公勤隊)

司令部:軍務股、作訓股、偵察股、通信股、指揮連、教導隊

政治處:組織股、保衛股、宣傳股

後勤處:軍需股、軍運油料股、汽車連、衛生隊、招待所、機關食堂

裝備處:管理股、修理連

(16個建制連隊如下)

一營:指揮連、一連、二連、三連

二營:指揮連、四連、五連、六連

三營:指揮連、七連、八連、九連

四營:指揮連、十連、十一連、十二連

(按一般規律推測,一營似為榴彈炮-加農榴彈炮營,二營似為火箭炮營,三營似為反坦克營,四營似為防空營。)

炮兵團歷任軍政主官(不完全記錄)

團長:盧興波、周洪許、陳忠良、陳勇

政委:沈俊鑌、龐龍、曾祥明

注釋

[1] 張海陽:《為時代先鋒樹碑——我親歷的四個重大典型宣傳的回顧》,(載)鄭懷盛、顏承紀[主編]《鋼鐵團記憶》,北京,中國文史出版社,2019年,下冊。

[2] 同[1]。

[3] 同[1]。

[4] 同[1]。

[5] 參見《人民有難》,載《解放軍報》,2008年6月17日。

[6] 雙石:《血脈 • 鐵軍無畏(2)》,載《烏有之鄉》網,2008年9月6日。

[7] 都梁:《亮劍》,北京,解放軍文藝社,2005年第三版,第三十三章,第400頁。

[8] 雙石:《洗磨 • 鐵軍無畏(6)》,載《烏有之鄉》網,2008年11月6日。

[9] 參見《全軍優秀指揮軍官和全軍優秀參謀人才名單》,載《新浪軍事》網,2006年11月18日;原載《解放軍報》,2006年11月18日。

[10] 參見《趙宗歧》,載《維琪百科》,2021年7月。另參見《戰區五虎將:趙宗歧曾是對越偵察作戰尖兵》,載《騰訊新聞網》,2016年2月3日。

[11] 參見《「國家領導人」被亂刀砍死——揭中共不敢公開的內幕》,載《新唐人電視台》網站,2018年11月1日。

[12] 參見《王牌特種兵殺進北京:天子腳下的殺戮和背後的血腥——建國門槍擊大案》,《江峰時刻》(自媒體),2018年9月20日。

[13] 《軍方絕密:掌中南海防空的81軍旅長神祕死亡》,載《萬維讀者網》,2020年5月14日。

[14] 《成都軍區炮兵團善於用炮彈展示過硬水準》,載《解放軍報》,2008年4月19日。

[15] 參見《烏蒙山中新鐵軍》,載《人民日報》,1995年7月6日,第一版。

[16] 《解放軍「烏蒙鐵軍」直擊:每年8次實彈射擊》,載《中國網》,2008年4月18日。

[17] 雙石:《重負 • 鐵軍無畏(3)》,載《烏有之鄉》網,2008年9月14日。

[18] 參見《成都軍區組織首長機關集中輪訓——錘鍊指揮本領》,載《解放軍報》,2014年6月25日。

[19] 參見CCTV紀錄 [國家榮光]《斷腸明志——陳樹湘》(視頻),2020年。

[20] 參見新華社《習近平為何如此重視這場關鍵一戰?》,2021年4月25日。

[21] 《陳樹湘:「為蘇維埃新中國流盡最後一滴血」》,載《新華網》,2018年9月9日。

[22] 《中央紅軍第三十四師師長陳樹湘的壯烈人生》,載《中國共產黨新聞網》,2015年9月16日。

[23] 吳仁華:《六四事件中的戒嚴部隊》,加利福尼亞,真相出版社,2009年5月第一版,424頁。

[24] 同[23],432頁。

[25] 《聽,習近平講英雄故事》,載《央視網》,2021年7月7日。

[26] 同[5]。

[27] 雙石:《旗幟 • 鐵軍無畏(4)》,載《烏有之鄉》網,2008年10月7日。

[28] (參見)金一南:《以寬容大度著稱的總司令朱德為何在四渡赤水期間對黃克誠和陳賡兩次大發其火?》,轉引自《文匯網》,2021年3月17日;原載《炎黃春秋》,2021年第三期。

[29] 參見《被中共刪除的「長征」真相》,載《大紀元新聞網》,2013年11月10日。

[30] 同[5]。

[31] 參見《「沉船計劃」詳解》,載《魚窺獅界》網,2017年10月29日。

[32] 參見《朱成虎》,載《百度百科》,2018年。

[33] 同[5]。

[34] (參見)張戎、喬 • 哈利戴:《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Globalflair 有限公司, 2005年,第15章《劉志丹的命運》(144-147頁)。另參見《劉志丹》,載《維琪百科》,2021年6月。

[35] 同[34],146-147頁。

[36] 同[34],第47章《發動文革的一場討價還價》,446頁。

[37] 同[34],第47章《發動文革的一場討價還價》,446頁。

[38] 參見《軍委副主席有史以來就屬高危職務》,載RFI(法國國際廣播電台網站),2018年1月18日。另參見《高危職務——中共7名軍委副主席在內鬥中死亡》,載《阿波羅網》,2020年7月10日。

[39] 參見《鄧小平暗藏殺機——一言警告周恩來不要篡權》,載《多維新聞網》,2017年11月16日。(另參見)高文謙:《晚年周恩來》,香港,明鏡出版社,2003年,472頁。

[40] 《團長周洪許:高起點高標準抓基層打基礎》,載《人民網》,2008年4月8日。

[41] 《「烏蒙鐵軍」依法治軍——記成都軍區某炮兵團》,載《法制日報》,2008年4月17日。

[42] 《個別領導幹部管反腐帶頭腐敗,讓官兵震驚!》,載《解放軍報》,2015年8月19日。

[43] 同[18]。

[44] 同[8]。

[45] 同[5]。

[46] 參見[1]。

[47] 參見[14]。

[48] 《成都軍區炮兵團新型導彈列裝3個月形成戰鬥力》,載《觀察者網》,2006年10月14日;原載《解放軍報》,2006年10月14日。

[49] 《「烏蒙鐵軍」轉隸南部戰區陸軍某旅——將光榮傳統帶到新部隊》,載《觀察者網》,2017年6月15日;原載《解放軍報》,2017年6月15日。

[50] 同[23],85頁。

[51] 同[23],245頁、273頁。

[52]《合成營營長的「合」字訣——記南京軍區某裝甲旅一營營長盛黎軍》,載《新華網》,2012年12月30日;來源:國防部網站。

(全文完)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作者提供/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