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金融風險與內鬥交織 曾慶紅高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9月26日,中紀委宣布將對央行、銀保監會、證監會、上交所等等25家金融單位「黨組織」開展常規「巡視」。這是2017年「十九大」後中紀委首次對金融領域開展巡視。

此前一天,中紀委官網發文《防範領導幹部被利益集團綁架》,隸屬於明天系的包商銀行被重點點名,文中顯示明天系被定性為「不法金融集團」,而其老闆肖建華被指是曾慶紅家族的白手套;再前溯一週,9月18日,中紀委官網發表文《不能做桃花源中人》,再次提到「沒有什麼『刑不上大夫』『鐵帽子王』」,暗指曾慶紅。

聯繫起來,顯示這次金融領域「巡視」非同一般。本文從兩個方面進行解讀。

其一,中國金融隱患巨大,「灰犀牛」隨時可能跑出來。

中國經濟長期畸形發展,產生了無比巨大的金融隱患。2017年的中共「十九大」報告,提出三大攻堅戰,為期三年,防範化解金融風險被排在第一位。三年過去了,金融風險被「防範化解」了嗎?的確,中共下了很大勁,動作也多,但收效卻非顯著,以致3月的政府工作報告說「防範化解金融等領域風險任務依然艱巨」,8月17日的中央財經委員會第十次會議只敢說「取得重要階段性成果」。問題仍舊嚴重——這不就擺明了嗎?

明年中共「二十大」,習近平第三任要平穩,就不能爆出大事件。中國金融形勢嚴峻,習是睡不好覺的。例如,今年1月28日,習在中共中央政治局集體學習時表示,要善於預見和預判各種風險挑戰,做好應對各種「灰犀牛」和「黑天鵝」事件的預案;7月3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分析研究當前經濟形勢和經濟工作」,又多次提及金融風險。

而且,如循慣例,明年「二十大」前還要召開第六次全國金融工作會議(前五次分別是1997年11月、2002年2月、2007年1月、2012年1月、2017年7月),習對金融領域須有全面政策布置。可以預計,現在和今後一段時間,當局會有更多動作出來(目前的恆大事件就與此相關),「巡視」金融領域就是動作之一。

這次「巡視」還有一個直接因素,就是金融領域腐敗高發。近期多人被查處,例如國家開發銀行黨委委員、副行長何興祥,中國印鈔造幣總公司原黨委副書記、總經理賀林,中國農業銀行四川省分行原副行長吳銳,等等。這就說明「金融腐敗與金融風險深度交織」。8月的中央財經委員會強調,要統籌做好重大金融風險防範化解工作,一體推進懲治金融腐敗和防控金融風險。

但是,金融腐敗是體制性腐敗、系統性腐敗(金融業被稱為中國最黑的兩個行業之一),中共各派政治勢力深陷其中(「搶蛋糕」),金融反腐必然與內鬥有千絲萬縷的關係。

其二,中共暗鬥激烈,曾慶紅處境微妙

反腐敗是習近平手中的一件利器,十九大前後因習與江、曾妥協,一度停留在表演狀態。例如,2015年股災被視為「金融政變」,習一度很警惕,但最後不了了之(2017年5月,證監會認定中信證券、海通證券、國信證券的違法事實和處罰,2018年11月都被推翻了)。

但是,國內國際形勢的演變,江、曾蠢蠢欲動,兩者之間的政治妥協變得岌岌可危,一個信號是「明天系事件」。

去年7月,繼包商銀行被接管後,明天系9家核心金融機構被銀保監會、證監會接管,並稱明天系風險處置工作是基於「一盤棋」布局,已近尾聲;而明天系竟通過微信發布「嚴正聲明」,指政府不允許公司開展正常業務,誇大了9家公司的風險,「不遺餘力地推動接管」,質疑當局的接管目的何在,儘管該聲明在發出幾小時後被刪除。筆者當時評論,習當局與江、曾派系妥協的破裂,將導致中共政局發生轉折性變化(參見「明天系叫板當局或釋中共政局大轉折信號」一文)。

果然,習當局的動作就很快出來了。今年1月22日,習近平在中紀委第五次全體會議上發表講話,稱「十八大」以來,儘管黨風廉政建設和反腐敗鬥爭取得了歷史性成就,但形勢依然嚴峻複雜,腐敗這個黨執政的最大風險仍然存在,存量還未清底,增量仍有發生。尤其,「政治問題和經濟問題交織,威脅黨和國家政治安全」這句話,殺氣騰騰。「威脅黨和國家政治安全」,不就是威脅習近平的安全嗎?

習這個講話7天之後,中共四大資產管理公司之一的華融,其原黨委書記、董事長賴小民,被執行死刑。這有兩點非同尋常。第一,賴小民有自首情節,仍被判處死刑,這違反常規,而且1月5日判處死刑、29日就執行,也太快了。第二,賴小民被公認是曾慶紅的馬仔,「打狗看主人」,這是特意給曾看的?

在這8個月後,9月份短短一週之內,圍繞曾慶紅政治信號頻現。這表明習與江、曾之間,又到了一個關鍵時刻。

結語

中紀委對25家金融單位的常規「巡視」,其含義是多方面的。從整個局勢來看,習會乘勢拿下曾慶紅,迫使江與曾分割?還是只警告曾不要輕舉妄動?這些還需觀察。但無論怎樣,隨著「二十大」的臨近,中共政局的緊張、內鬥的血腥,已撲面而來了。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