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商天下】東北電網面臨崩潰 背後矛盾激化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9月29日訊】這兩天,大陸的幾條重磅消息讓人有點眼花繚亂,恆大事件引發的熱議還沒有消退,華為孟晚舟的返中又帶來了新一輪討論,不過,很多網民關注的卻是深圳機場的燈火通明,因為現在,中國多地正在拉閘限電中承受著黑暗與寒冷,有網民說,晚舟點燈,但東北在點蠟。

這段時間,因為限電,南方多個重要工業省份,像是水泥、冶煉、紡織等多個行業不得不停產限產。而前幾天,東北一些城市,也發生了無預警的多次停電。而現在,正是東北溫度開始下降的時候,很多民眾擔心,今年冬天的供暖能保證嗎?

就在8月份的時候,有11家電企曾經聯名上書,要求上漲電價,因為超過六成的火電企業上半年虧損嚴重,那麼,現在的拉閘限電和電企的虧損有關嗎?我們今天就來談談這些問題。

寒冬將至 東北限電何時停

大家還記得,從去年12月上旬開始,山西省、河北省等產煤地區,在攝氏零下十度的寒冬中,政府曾以「治理空氣污染」的理由,強制不讓居民燒煤取暖。而當時,南方的湖南、浙江等地政府也以「節能減排」的理由,停電限電,讓民眾沒法用電暖器和空調取暖。

而今年,才剛9月底,東北三省的居民就遭遇了拉閘限電。9月23日下午4點左右,遼寧省瀋陽市的多個地區突然無預警停電,一直持續到晚上8點至11點不等。當地網民說,電梯停了,連路上的紅綠燈都停工了。還不止是遼寧,同時拉閘限電的還有緊鄰遼寧的吉林和黑龍江兩省。

對於為什麼沒有提前通知,當地供電公司給出的答覆是,因為電力供需緊張,整個電網有崩潰的危險,可能出現無法提前通知用戶的情況。據《證券時報》的報導,7月份以來,遼寧省發電能力大幅下降,導致省內電力短缺,而在9月23日到25日,電力供應缺口進一步升到了嚴重級別。只是,和南方省份多是工廠限電不同,東北人面對的是民用電力限制。

就在吉林和遼寧的拉閘限電備受關注時,由於一條通知,一家水務公司卻火了,9月26日,吉林市新北水務有限公司發布通知說,按照國家電網要求,將「不定期、不定時、無計劃、無通知停電限電」,這種情況會持續到2022年的3月份。停電、停水變為常態。

就在人們擔心這只是新北水務一個地方的政策,還是說東三省都可能這樣的時候,第二天,吉林新北水務公司又表示,前一天的通知措辭不當,內容不準確,給用戶和公眾造成誤解,將嚴格處理相關責任人。

看來,停電的話題,對即將進入取暖季的東北來說,太過敏感。現在的東北,很多地方的夜間溫度已經降到了攝氏10度以下,再加上很多地方一直在降雨,體感溫度會更低。並且,現在距離10月中旬的正式供暖,還有半個多月的時間,這期間,已經有不少家庭會使用空調、電暖器來提高室內溫度。

那麼,冬天到來前,停電限電會結束嗎?百姓今年冬天的供暖有保障嗎?

從目前國家電網客服的回覆來看,誰也不能給停電、限電一個結束的期限。陸媒《新京報》引述國家電網客服的說法是,東北地區是首先對非居民執行了有序用電後,仍存在電力缺口,才對居民用電採取限電措施。他們也無法給出限電結束的期限。

看來,未來一段時間,東三省用電緊張的局面還可能會持續。我們再來看看南方的情況。

南方限電 釀經濟隱患

8月份的時候,中共國家發改委曾發布了一份關於「能耗雙控」的文件,提到江蘇、廣東、青海等9個省的能耗強度不降反升,還有,浙江、安徽等十多個省的能耗強度的降低率沒有達到進度要求。

到了9月上旬的時候,這個「能耗雙控」突然升級了。多個地區的企業,都相繼收到了強制限電、限產、停產的通知,限電時間可能會持續到9月底或10月中旬,也有可能會持續到年底。

其中受衝擊最嚴重的是江蘇、浙江和廣東三個製造業大省,這三個省的GDP占到中國經濟接近三分之一。就行業看,從冶煉廠到紡織企業,再到水泥生產、大豆加工廠,都被要求限產或是停產。

廣東和浙江都是製造和出口大省,地處長三角和珠三角經濟區,而且現在正是為了聖誕節訂單加緊出貨的時候,這兩個地方的限電,對當地的經濟以及出口商的影響,恐怕會不小。

美國大型投資銀行摩根斯坦利(Morgan Stanley)在27日發布的報告中提到,中國鋼鐵、鋁業和水泥產業,在限電措施中遭受的衝擊最大。鋁業的產能降低7%,而水泥產業減產高達29%。報告預測,紙張和玻璃行業也可能遭受重創,從而導致供應緊張。化工、染料、家具和豆粕的生產也已經受到影響。

美國之音提到,至少有15家中國上市公司發布公告說,電荒已經擾亂了它們的生產。另外,有30多家在中國設廠的台灣上市公司也表示,它們在中國大陸的工廠,因為要配合限電措施不得不停產。

野村證券也在24日發布的最新報告中提到,「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和最大製造商的電力緊缺風暴,將會波及並影響到全球的股市」,而且全球的紡織品、玩具和機械部件的供應都有可能受到影響。

煤電矛盾集中爆發

那麼,中國多地限電的原因是什麼呢?大致原因有兩個方面,一方面是煤炭價格高企;另一方面是,企業受到「能耗雙控」政策、以及「碳達峰、碳中和」指標的限制。

對於東三省23日的停電,大陸財新網在報導中,提到了一位遼寧火電廠工作人員的說法,用電負荷太大,電廠缺煤,不少火電廠是因為缺煤而停機的。有的電廠到煤礦的運輸條件差,再加上煤礦產能也有限,導致燃料成本高,如果要繼續發電就得賠錢。

《中國能源大數據報告(2021)》顯示,2020年,中國全國發電量超過77,000億千瓦時,其中火電發電量占比大約68.5%。而在今年前8個月中,中共國家統計局的發電數據顯示,火電發電占總發電量的比例是71.9%。

而作為火電發電的主要原材料,煤炭的價格,已經在今年經歷了好幾輪上漲,而另一原材料——天然氣,價格也在上漲。

根據中國煤炭市場網的數據,截止到9月24日,秦皇島動力煤5,500大卡的綜合交易價格,是每噸1,079元,和上年9月25日每噸563元的價格相比,上漲了將近92%。

此外,動力煤的期貨價格,和去年底的收盤價格相比,也幾乎翻倍。

市場上有一種說法,「能耗雙控」是表面的政策,真正的問題還是「市場煤、政府電」的矛盾。一方面,中國對澳洲煤炭實施禁令,造成煤炭供應量趨緊;另一方面,在去年11月河南永煤違約事件之後,不少地方政府,對當地的煤炭生產、煤炭價格有了控制的動力。

雖然「市場煤、政府電」這個矛盾已經長期存在,但今年高企的煤價,讓這個矛盾集中爆發出來了,因為在煤企大賺的時候,火電企業卻在遭遇虧損。

8月初,中國煤炭工業協會(中煤協)曾發布消息說,在今年上半年,4,284家規模以上煤炭企業,營業收入是12,159.5億元,同比增長30.9%。中煤協提到,上半年煤炭行業營收以及利潤實現較高增長,虧損企業虧損下降;行業營收增幅,首次超過全國工業行業平均水平。

形成對比的是,緊接著的8月中旬,據陸媒報導,大唐國際、北京國電電力等11家煤電企業,聯名寫信給北京市城市管理委員會,要求漲電價。聯名信提到,今年以來,全國燃煤價格大幅上漲,京津唐電網燃煤電廠,成本已經超過盈虧平衡點,和基準電價嚴重倒掛,燃煤電廠虧損面達到100%。同時,電廠的煤炭庫存偏低,煤量煤質無法保障,嚴重影響電力交易和電力的穩定供應,企業經營狀況極度困難,部分企業資金鏈斷裂。

根據《南方能源觀察》統計的數據,今年上半年,在煤價持續上漲、發電量上升的影響下,多家發電央企出現營業成本大幅上升,淨利潤下降的情況。例如,華能國際、國投電力,淨利潤同比分別減少了25.3%和24.2%。

而煤企和電企的矛盾,可以說一直都存在,2016年時,也曾經上演過這樣一幕,四家電力央企寫信給陝西省政府,要求上調電價,當時,還有7家火力發電廠寫信給寧夏政府,要求降低煤價。

煤企和電企,兩邊都是國企。而東北的突然停電,也不排除是這些企業在向北京當局逼宮,那意思就是:「不讓漲電價,但是虧成這樣了,你們看著辦!」

我們看到,9月24日,中共發改委能源督導組,跑到河北秦皇島開了個會,要地方政府加強價格監管力度,提醒煤炭企業嚴格執行價格政策等等。當天,國家能源集團、中煤集團,這兩家中央企業降低了秦皇島港口的煤炭銷售價格。

長期以來,「市場煤、政府電」的矛盾一直沒有解決,而今年,這個矛盾似乎更加激化了,所以,停電就成了「常態」。

還有一點,現在這個時候,中國各地突然發生停電停產的時間點似乎也有些「巧合」。我們看到,東北三省停電的時機剛好在北方供暖之前,這一停電,人心惶惶。再有就是,11月份中共的六中全會就要在北京召開了。

按照中共的做法,在這種重大會議之前,當局一定是要進行輿論維穩的,但是,好巧不巧的是,就在這當口上,停電限產的新聞,竟然打敗了孟晚舟返中的消息,衝上了熱搜,而電企在這個時候卻集體「躺平」了。

財商經濟研究所
策劃:宇文銘
撰文:李沺欣
編輯:蔚然、宇文銘
粵語配音:Ada
剪輯:曲歌
監製:文靜
訂閱財商天下http://bit.ly/3hvUfr7

(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