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電視主播談抵禦美國共產主義出路

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Adrian Norman撰文/姬承羲編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那些信奉共產主義、社會主義和馬克思主義這類失敗的意識形態的人,正在顛覆美國的根基。我們的《憲法》經過精心的設計,能有效地限制政府權力。但現在,美國的自治實驗正面臨直接的挑戰,那些意圖「毀掉」我們國家的人,想要用集體主義取而代之。

許多1960年代擁護集體主義思想的人,已經滲透進了我們的政府、教會和眾多其它機構。這意味著,這種破壞性的哲學,已經深入我們國家的內部,很難根除。許多激進分子還進入了教育系統,正在向美國下一代進行思想灌輸。

他們都是美國的敵人。但是,要反擊這種顛覆性的努力,我們就必須對敵人有一個完整的了解。最近,我採訪了英文《大紀元時報》的約書亞‧菲利普(Joshua Philipp)。他是一個多次獲獎的調查記者,同時也是共產主義、社會主義和馬克思主義方面的專家。他的研究,旨在幫助美國調整方向,以有效地抵禦這些破壞性思想的擴散。

在討論共產主義、社會主義和馬克思主義時,我們可能會提到,採納這些體系後所帶來的不可避免的經濟後果和人道災難。但這樣的說法,顯然起不到作用。

菲利普說:「一個社會主義者,根本不在意經濟的失敗。一個社會主義者,也根本不在意這些制度對家庭系統和家庭秩序的瓦解。他們相信,自己最終的目標是如此的正義,以至於為達目的,殺掉少部分人都是值得的。」

反對集體主義制度的人,常常援引約瑟夫‧斯大林、阿道夫‧希特勒、弗拉基米爾‧列寧、金日成和毛澤東等領導人,他們殺害數億人的歷史。但菲利普表示:「真正的社會主義者和共產主義者,聽了根本連眼睛都不眨一下。」

儘管他相信,這些共產主義死難者的數字應當成為談話的一部分,但他也表示,要說服人們反對這些集體主義哲學,必須釐清這些有害思想的根源。

宗教與自然秩序

卡爾‧馬克思一生極力反對宗教。他年輕時曾是一名基督徒,但因為一個難解的問題背棄了信仰(同時開始招募人們信奉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秩序)。他的問題是:如果上帝是公義的,那麼人間為什麼會有邪惡?

「如果上帝創造了一切,人間還有邪惡,那他肯定也創造了邪惡。這就是他的理論。」菲利普說:「然後他們相信,好吧,如果他也創造了邪惡,那麼他一定不是完全善良的。因此,他絕不是那種真實、完美的形象。」

幾千年來,這一直是神學和哲學辯論的一部分。宗教學者認為,邪惡不是上帝創造的,其存在是因為上帝的缺席。邪惡之所以存在,是因為人有自由意志,可以選擇行善或行惡。但是,根據菲利普的說法,共產主義者和烏托邦主義者們所要做的,本質上是試圖消滅他們眼中的邪惡。

那麼問題就來了:你要如何防止人們做壞事?你如何杜絕貪婪?你如何防止人們做你不希望他們做的事情?

「你就必須毀掉自然秩序。然後,他們希望創建一個新體系,能在一個非常特定的程度上主宰所有自由意志的元素,這就是其中的一方面。」他說,「這也一直是烏托邦主義者最終倒台的原因。」

共產主義者相信,所有先前的機構都必須被摧毀,包括宗教。他們信奉對上帝的背叛,認為上帝是不完美的。因此,共產主義無法與教會共存。共產主義意識形態認為,為了完善社會制度,「你必須將上帝抽離人的道德體系,你必須將上帝抽離人類藝術,你必須將上帝抽離建築藝術,還有家庭結構、以及我們自己的生活方式。」菲利普說。

辯證唯物主義

馬克思主義教條還納入了一種先前就存在的思想,也即「否定之否定」。其大意是,通過毀掉一個先前存在的機制,一套更高度進化的機制就將出現。比如,雞的誕生是源自對蛋的毀滅,植物的萌芽是源自對種子的毀滅,一個更高級機構的誕生也必須源自對已有機構的毀滅。這意味著,破壞現有的制度,能誘導人類出現更高的進化狀態。

所以,他們必須挑戰教會,挑戰傳統,挑戰信仰,創造與現實相反的對立面。「馬克思主義,在他們所謂的『辯證唯物主義』理論下就做了同樣的事情。」菲利普說,也即故意製造對立面。找到一個社會中重要的文化系統,然後創造其對立面。

「所以,他就會提倡離婚,提倡女權主義,想方設法打破家庭。」他說,「你只需要找到現有的運作方式,然後發展社會運動來反對現有的機制。」

「如果你想摧毀宗教,就需要宣揚無神論。」他接著說,「想要破壞家庭,就宣揚女權主義,宣揚離婚,倡導讓政府領走孩子。」

未來的出路

無需太仔細的觀察,我們就可以看清,共產主義者、社會主義者和馬克思主義者是如何滲透美國和其它國家的。早在20世紀初,共產黨人就滲透到了美國教會。中共(CCP)現在已經滲透進了美國學校。他們已經在美國公司和我們政府的內部取得了影響力。

這些人的存在,在應對這場大流行病的威權政策中就可見一斑:反覆無常而又專制的政令;在人們上街遊行,要求政府解除枷鎖、恢復日常時,對他們進行殘酷鎮壓;還有聯合國和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等團體的成員,他們譴責恢復日常的請求,同時在全球範圍內推動權力的集中。

對於愛好自由的人來說,一旦你了解了共產主義者、社會主義者和馬克思主義者的真實意圖,你就絕不能向他們讓步。沒有任何投降、談判或者半途而廢的餘地。

「每當這些人進行道德辯論時,如果你說,『好吧,我不想爭論不休的,我將一半的立場讓給你』,那麼社會就丟失了一半的道德,失去了一半的信仰。」菲利普說:「每次他們都這樣做,而且會持續不斷地這麼做,來迫使人們承認它。而每次他們這麼做時,如果對其讓步,那麼人們就放棄了一半的價值觀。」

所有支持自主、自由和人權的人們,都必須團結起來,對抗這股企圖顛覆的破壞性力量。美國人必須使用所有可用的非暴力手段,來徹底否定威權政治體系。

這場戰爭並非沒有勝算。政客、官僚和大企業高管不過數千人,而美國有超過3.33億公民。誰真正掌握了這個國家的權力呢?

如果公立學校執行嚴格的政令,或者向你的孩子灌輸共產主義、社會主義或馬克思主義課程,那就把你的孩子送去私立學校或者在家教習。如果企業強推違憲的命令,就不要把錢花在他們那裡,讓他們停業。如果航空公司執行專制政策或命令,那就不要坐他們的飛機。如果你的工作單位正屈服於威權主義,那就和志同道合的同事們聯合起來,向他們說「不」。

「你寸步不讓,不犧牲一點點你的價值觀,你一點都不讓步,不玩他們的遊戲,也不在他們的思維邏輯中說話。」菲利普說,「對任何事情,你甚至都不要向他們解釋你的立場。如果他們要奚落你,那就隨便吧;如果他們要攻擊你,那也隨便。你自始至終寸步不讓。」

作者簡介:

艾德里安‧諾曼(Adrian Norman)是一名作家、政治評論員,也是《偷竊的藝術:揭露美國大選中的舞弊與漏洞》(The Art of the Steal:Exposing Fraud & Vulnerabilities in America’s Elections)一書的作者。

原文:Uprooting Communism, Socialism, and Marxism in America 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