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舟:澳洲核潛艇的首敵是中共核潛艇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9月15日,美英澳形成了冷戰後的第一個新軍事聯盟AUKUS,聯盟運作的第一步是幫助澳大利亞獲得核動力潛艇,首先就是要對戰中共的核潛艇

澳大利亞急需核潛艇

澳大利亞將獲得的核動力潛艇,應該以美國的維吉尼亞級(Virginia-class submarine)潛艇、或者英國的機敏級(Astute-class)潛艇為藍本。這兩款潛艇都是美英海軍現役主力攻擊型潛艇,並仍在持續建造中。美軍的維吉尼亞級潛艇現役19艘,9艘在建,另預訂10艘,將全面取代洛杉磯級潛艇。洛杉磯級潛艇總計曾建造62艘,目前31艘在役,美國的潛艇均為核動力。

美國維吉尼亞級潛艇的建造速度,大約每年1-2艘,澳大利亞恐怕要等上數年才可能交付第一艘。英國機敏級潛艇的建造速度大約是3-4年1艘,目前3艘服役、1艘海試、1艘下水、2艘在建。三國聲明表示,將開啟為期18個月的共同努力,以尋求達到目標的最佳途徑。這表明,正式下訂單前還有諸多工作,至少包括總體設計方案確定,以及如何分工合作等。

近日傳出,澳大利亞可能先租借美國的洛杉磯級潛艇,顯示出應對中共核潛艇的緊迫性。

美英澳軍事聯盟AUKUS的目標明確,即深化印太地區的安全和防務合作。澳大利亞已經與美國海軍長期合作,共同演習不斷,但澳大利亞海軍的現有規模,卻難以防禦澳大利亞周邊寬廣的海域。澳大利亞海軍現役約13,650人,擁有2000噸級的科林斯級柴電潛艇6艘,7,000噸的霍巴特級驅逐艦3艘,3,600噸的安扎克級巡防艦8艘,這些就是澳大利亞海軍的全部主力;另外還有2艘坎培拉級兩棲突擊艦,但還未確定F-35B戰機是否上艦,目前海戰能力有限。

澳大利亞海軍快速提升防衛能力的有效途徑,自然是從潛艇入手。中共的大型艦隊目前還沒有出現在澳大利亞周邊海域,但中共的潛艇可能已經嘗試接近澳大利亞,或者是核動力彈道導彈潛艇094型,或者是核動力攻擊型潛艇093型。澳大利亞若繼續採購常規動力潛艇,顯然難以匹敵中共的核潛艇。

澳大利亞防禦中共潛艇水下威脅的最佳戰術,應該是把潛艇前置部署到印度尼西亞周邊海域,甚至直接部署到南海,只要看住從南海通往印度洋的幾個海峽,就可有效監控中共核潛艇的動向,澳大利亞必須擁有具備遠航能力的核潛艇才能做到。

中共的094型核潛艇。(Mark Schiefelbein/AFP via Getty Images)

中共核潛艇正在尋求進入印度洋

中共的海南基地配屬了11,000噸的094型核潛艇6艘,差不多是中共彈道導彈核潛艇的全部;7,000噸的093型潛艇4艘,相當於中共攻擊型核潛艇的一半。南海是中共核潛艇進入深海的最佳途徑,也是美軍監控的重點。

從南海向東通過巴士海峽,中共潛艇即可進入廣闊的太平洋。094型彈道導彈潛艇攜帶的巨浪-2型導彈,射程7,200公里,需要駛入中太平洋,才能對美國構成威脅。美軍應該24小時監控巴士海峽,中共的潛艇幾乎難以隱身,不得不另尋別路。

理論上,中共潛艇也可以穿越菲律賓群島,再進入太平洋,但地形相當複雜,潛艇航行的危險性很大。此處有眾多淺水區域,潛艇也很容易被發現,美國航母艦隊曾多次穿越此處海域,很可能早就和菲律賓合作監控相關水域,中共潛艇實際難以安全通行。因此,中共可能不得不通過馬來西亞或印度尼西亞的周邊海域,先進入印度洋,或繞行到太平洋,必然會靠近澳大利亞。

美國少見地願意轉讓核動力潛艇技術給澳大利亞,應該是希望與澳大利亞合作,隨時監控中共潛艇從南海進入印度洋或繞行至太平洋的通道。只有核動力潛艇才具備相應的遠航部署和機動能力,攜帶的設備和武器才能與中共核潛艇抗衡。美英澳聯合聲明也明確,「澳大利亞核動力潛艇的開發將是三國的共同努力,重點是互操作性、通用性和互利性」,「確保我們每個人都擁有所需的最現代化的能力,以處理和抵禦快速展開的威脅。」

中共核潛艇從南海進入印度洋或繞行至太平洋的可能路線。紅點為近年被發現的中共無人水下載具地點。(大紀元製圖)

南海通往印度洋的可能路線

中共核潛艇繞行印度洋或太平洋,可能的路線並不多,最便捷的路徑,應該是從印度尼西亞的西部海域,先通過較寬的卡裡馬塔海峽 (Karimata Strait),進入爪哇海(Java Sea),再穿越巽他海峽(Sunda Strait),即可進入寬闊的印度洋,再難追蹤。

除了這一最短、最便捷的通道,中共潛艇也可以從爪哇海向東航行;或從馬來西亞的東側繞行,再穿過印度尼西亞群島,前往太平洋,相對難度要大得多,但仍然可行。2021年1月15日,英國三軍聯合研究所(RUSI)發表文章稱,在印度尼西亞群島區域相繼發現了中共的水下無人載具,估計電池耗盡或失去控制後被沖上海灘,大致地點包括:

2020年12月20日,望加錫海峽以東的實拉雅島附近。

2020年1月22日,爪哇海東端的馬薩倫布群島附近。

2019年3月23日,馬六甲海峽東南的廖內群島附近。

2019年2月12日,印度尼西亞的邦加島北端。

這表明,中共一直在摸索潛艇從南海通往印度洋或太平洋的不同通道。澳大利亞若擁有了核潛艇,可輪替部署到相應的若干海峽,在海峽的出口或入口海域隨時監控,即可封堵中共潛艇進入印度洋的通路。

2018年6月27日,美軍洛杉磯級攻擊潛艇安納波利斯號(SSN 760)在南加州沿海試射了一枚戰斧對地攻擊導彈。澳大利亞可能先租借美軍的洛杉磯級潛艇。(美國海軍)
英國的機敏級攻擊潛艇,也可能成為澳大利亞採購核潛艇的參考型號。(英國海軍)

盟軍進一步完善印太攻防體系

澳大利亞若能先租借美國的洛杉磯級潛艇,可以解決燃眉之急,馬上就能監控南海向南的通道,無疑幫美軍解決了後顧之憂,美軍潛艇部隊可專心部署在南海,盡可能靠近監控中共的潛艇基地。美軍的洛杉磯級潛艇正在逐漸退役,適當升級、保養後轉給澳大利亞,自然算物盡其用,完全可以對付中共目前的核潛艇。

美國潛艇裝載的MK48重型魚雷和魚叉反艦導彈也可以對艦攻擊,雖然中共的水面艦隊尚未對澳大利亞構成直接威脅,但確實需要未雨綢繆。潛艇裝載的戰斧巡航導彈當然也可成為聯軍攻擊中共基地的一大選項,包括中共在南海的軍事島礁,甚至海南基地等。

澳大利亞的核潛艇項目應首先用於封堵中共的核潛艇,既防止中共對澳大利亞的威脅,也可阻斷中共潛射彈道導彈對美國的核威脅,美英澳合作就這樣產生了。此項目應主要是防禦,同時也保留了攻擊能力,美英澳AUKUS軍事同盟的第一步具備了實戰意義。

美日同盟已經加固了第一島鏈的日本琉球群島、台灣一線;英國海軍的加入,繼續補強了台灣、巴士海峽和菲律賓海域,以及向南海的機動能力;美軍艦隊已經深入南海一線,澳大利亞的核潛艇將確保南海通往印度洋的二線防禦,並擁有遠程打擊能力;美軍應該也在監控馬六甲海峽,並和印度海軍共同監控馬六甲海峽以西。

美英澳AUKUS軍事同盟完善了第一島鏈縱深防禦部署,澳大利亞很可能也將成為聯軍應對南海戰事最可靠的後援基地,美軍航母和遠程轟炸機都可以部署到澳大利亞;關島則可以專注支援西太平洋的可能戰事,若帛琉基地也能盡快建成,勢必如虎添翼。美國和日本、英國、澳大利亞著眼於實戰,已經針對中共形成了攻防兼備的半圓形作戰體系,中共卻陷入了既攻不出去、又守不住的尷尬境地。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