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案驚奇】習拜私人關係被曝 美中差點開戰?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9月30日訊】大家好,歡迎收看《新聞拍案驚奇》,我是大宇。

今日焦點:中共「後門外交」掌門王岐山親自出馬救孟晚舟!北京也停電十天,國家電網談原因;米利備忘錄「揭開一切謎底」?曝中共五戰區高度戒備美軍進攻;華爾街大亨說習拜私人關係好,影響中美局勢。

米利就「密電共軍」等事去國會聽證 談到三個要點】

9月28日,美軍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米利等美軍高級將領,共同出席了參議院的公開聽證會,就近期大家關注的核心問題接受質詢。首先,米利受質詢的最重要環節,就是有關他曾密電共軍的事件。為了便於大家理解事件脈絡,我們先來回顧一下這件事。

9月中旬,美國《華盛頓郵報》和美聯社等媒體,引述「水門事件」記者伍德沃德(Bob Woodward)的新書《危機》中的事實段落,揭露了現任美軍最高文職官員,美軍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馬克‧米利(Mark Milley),曾在2020年10月和2021年1月,先後兩次密電中共的中央軍委聯合參謀部參謀長李作成,密電內容最關鍵的一點就是,當時米利對李作成表示,美軍不會對共軍有任何形式的軍事打擊,要是有,也會提前告訴李作成。

而作為美軍最高統帥的時任總統川普(特朗普),卻並不知道這件事,而今年1月的那次與共軍的通話,時任代理國防部長克里斯‧米勒(Chris Miller)都親口說,自己不知道那件事。

另外,新書《危機》還透露了一點,就是在今年1月6日的國會山事件後,米利一度僭越職權,召集美軍各部門高級將領,要他們一旦發現什麼「大的變動」,就要立即通知他!米利只是文職官員,沒有指揮權,不在美軍指揮鏈中,這些事告訴他做什麼,而且根據新書《危機》所披露的內容,米利這所謂「大的變動」,是指川普下令對外國進行「核打擊」,這他就更無權過問。

所以上述兩件事,密電中共,還有暗中試圖插足時任總統川普的核指令指揮鏈條,這都讓米利陷於譴責聲中,共和黨人還呼籲他辭職下台。

那麼,9月28日的參議院聽證會上,米利是怎麼回答的這件事呢?面對參議院軍事委員會的議員們,針對密電中共一事,米利的回答有如下三個要點。

第一,米利說,跟共軍等外國的對等將領保持溝通,是美國國防部「政策對話系統」的準則所要求的,這類最高等級軍事將領間的對話,對美國的安全至關重要。

這是米利在為自己辯護,認為他跟共軍通話,是屬於職責範圍內的事。這是第一點。

第二,米利提到,自己跟共軍方面通話時,心裡很清楚川普不會去攻擊中國,而他必須把這種情況告訴給中方,他說自己當時的職責是「降低」衝突風險。

第三,米利強調,2020年10月跟共軍將領通話時,有另外8人在場,而2021年1月跟共軍通話時,有另外11人在場。而且兩次通話,他都分別通知了時任的國防部長或代理國防部長。

可是2021年1月跟共軍通話時,當時擔任代理國防部長的克里斯‧米勒,在9月中旬「密電事件」剛被曝光時,已經澄清了,說自己並不知道此事。不過米利在9月28日的參議院聽證會上,仍然堅持說,自己親自就通電共軍一事,通知了時任國務卿蓬佩奧、白宮幕僚長梅多斯,並在與共軍通話後不久的一次會議上,直接向時任代理國防部長克里斯‧米勒說了1月份跟共軍通話的事。

這裡的矛盾點在於,首先,克里斯‧米勒已經親口說,不知此事,可米利堅持說,他親自告訴了米勒,不過,在28日的參議院聽證上,米利也說得很明白,是在1月份跟共軍通話「之後」,才告訴克里斯‧米勒的,並不是之前就告知。其次,作為美國總統、也是美國三軍統帥的時任總統川普,是不知情的。

我在今年9月中旬的節目中跟大家分析過,米利跟共軍通話的爭議點,有個最關鍵的地方,就是:川普政府當時對中共有個著名的「不接觸政策」,就是如果中共不改變各種違反國際規則的行為,美國便不會跟中共有任何高層對話,這也導致中共極其缺乏美國方面的行動信息,對美軍在中國周邊的越來越粗獷的軍事行動,不知所措,而米利卻在這個時刻,向共軍打保票,說美軍一定不會攻擊你們,就算攻擊,我也提前通知你們。

可是他只是個給總統出謀劃策的文官,沒有指揮軍隊的權力,沒有川普本人的授權,他憑什麼跟中共這麼說呢?這既給「不接觸政策」拖了後腿,也是僭越職權的行為,另外,按照川普最近接受採訪時所說的,如果這些事屬實,那米利形同「叛國」。所以,就這一件密電共軍的事,米利就有至少三項非常不光彩的嫌疑。

【米利提交備忘錄 內含美中軍方互動驚人「時間表」!】

可是本次國會聽證,他並沒有提供可以服眾的答案。不過,米利為本次聽證會,向參議院軍事委員會遞交了兩份備忘錄,其中一份含有川普第一任期的最後一年,美軍高級將領與共軍的通話記錄摘要,還有其它一些關鍵大事記的「時間表」。

時間表的跨度從2019年12月一直到2021年1月,詳細羅列了美中兩軍高層在這個期間的所有通話的目次,但沒有列出逐句的通話詳情,大多只是說,幾月幾日,美方跟中方在什麼場合,進行了通話,但也有一些透露了具體信息的,此外,就是一些關鍵大事記要。

備忘錄時間表中最開始提到的,就是2019年11月5日和18日,時任美國國防部長埃斯珀和中共國防部長魏鳳和進行過兩次溝通。然後是2019年12月,接著是2020年的3月、4月,美國的米利跟共軍的李作成,都有進行過遠程的視訊通話。

接著,時間表記錄,2020年5月中旬,共軍和印度軍隊在邊境發生衝突,是至少從2017年以來,最嚴重的一次。

【去年7月後美中戰爭神經緊繃!10月中共五戰區調至最高警戒】

2020年7月14日,共軍公開譴責美國不負責任地更改了在南海的策略;7月21日,川普政府的美國國務院下令關閉中共駐休斯頓領館,原因是這個領館在暗中支持中共的「海外影響力活動」;然後時間表上又記錄到,7月24日,美國駐成都領事館也被中共關閉。

從這份時間表上我們可以看到,從2020年7月之後,美中雙方的關係,從政治到軍事,緊張程度全面升級。

接著,時間表寫道,2020年8月9日到12日,美國衛生部長阿扎爾訪問台灣。這在當時引發中共強烈不滿。其後,也是在當年8月,米利提供的這份備忘錄「時間表」上說,中共的多名學者發出預警,說川普政府為了贏得2020年11月的大選,可能要挑起跟中共的戰爭。同月,中共軍方多次發表聲明,譴責美軍在中國周邊區域的行動,被北京視為具有「挑釁」性質。

2020年9月中旬,時間表說,中共軍官聲稱,中共高層領導人,仍然非常擔心,美軍可能跟共軍產生爭端。9月底,中共黨媒宣稱,川普政府可能要製造一場跟中共的「軍事危機」,來製造11月選舉前的「10月驚奇」,來為他的連任增加勝算。

2020年10月,是時間表中記錄最多的一個月,也顯示了這大選前的一個月,美中局勢也很緊張。在10月最開始,川普還感染了病毒,這事大家都還記得。然後就進入了不同尋常的時間段。按時間表的記錄,10月初,共軍發布了一項譴責美國在中國南海附近活動的決議;10月中旬,共軍指責美軍在南海劍拔弩張,準備攻擊中共在南海的設施;10月19日,美軍印太司令部記錄,當時與共軍的戰略環境相當緊張。

10月20日,美國國防部的「中國事務助理國防部長幫辦」,與共軍進行了遠程視訊通話,而這個職務是川普政府在2018年的《國防戰略報告》中,為應對中共威脅的策略,而專門設立的一個職務,職責其實就是國防部長的首席中國事務顧問,也是同級別21個職務中,唯一一個只針對一個國家設立的職務,全面協調在中國事務上的各項國防工作,首任幫辦,由美國海軍陸戰隊中國研究小組主任斯布拉加(Chad Sbragia)擔任,那麼實際上,當時跟共軍通話的,就是國防部對中國問題的最高代表,顯示這次通話意義重大。

然後,時間表接著記錄,10月21日,國際媒體聲稱,中共五大戰區全部處於最高警戒狀態,以應對區域緊張;10月22日,美軍國防部長與時任美國印太司令部司令戴維森進行了視訊通話。

【米利密電安撫共軍 還有一次通話泡湯 川普解僱國防部長】

然後,重點來了,10月26日,美國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辦公室與駐北京的美國大使館武官辦公室協調,欲促成米利與中共的李作成進行遠程視訊通話。

10月29日,共軍發言人便公開宣稱,此前所說的「十月驚奇」美軍打中共是所謂的「謠言」,宣稱美國時任國防部長埃斯珀承諾,美國沒有計劃跟中共發生軍事危機;也是在10月29日,備忘錄記載說,米利開始準備第二天跟李作成進行視訊通話;10月30日,米利那次有爭議的「通話」就發生了,他與李作成進行了遠程視訊對話,米利當面保證,美軍不會對中共發動襲擊。

而這裡的重點是,川普今年9月接受採訪時,顯示他對米利的這次通話事先並不知情,川普說的是,如果這些事屬實,那米利就涉嫌犯了「叛國罪」。

我想說到這,有的邊吃飯邊看節目的朋友,可能已經把筷子放下了,專心在聽了,沒關係,您繼續吃,我繼續說。

接著,備忘錄的時間表寫道,2020年11月1日,也就是跟李作成通話後的第二天,米利要求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辦公室,再次協調下一場跟李作成的遠程通話會議,時間是在11月20日以前;11月3日,也就是美國大選當天,該辦公室再次聯絡北京美國大使館的武官辦公室,要求一起協調相關會議,時間定在11月18日;但是時間表上並沒有記錄11月18日他們有通話,反而是記錄,在11月9日,川普總統開除了時任國防部長埃斯珀,由代理國防部長克里斯‧米勒接任。

隨後我們還記得,米勒很快下令,全美特種部隊全部直接向他匯報,繞開所有下屬機構。

【國會山事件當天 美中軍方也有通話 今年1月底共軍才放鬆戰備】

然後,時間表的記錄就到了2020年12月。這是美國大選結果相當膠著的一個月,當時川普意圖打法律戰,而拜登這邊的所謂交接工作,也遇到了種種麻煩。

那麼,按照時間表記錄,12月14日,共軍22年來首次拒絕出席美國印太司令部發起的「海上軍事安全磋商會議」;同一天,美國代理防長米勒收到一份美中防務關係簡報,隨後批准建立「政策對話系統」,允許美國與中方的國防部門的關鍵領袖,進行對話,美方這邊就是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馬克‧米利。

12月22日,美國國防部的「中國事務助理國防部長幫辦」,與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米利,還有北京美使館的武官,再次共同協調與共軍的視訊對話;12月23日,美國國防部亞太安全事務首席副助理部長海維(David Helvey),公布了美國國防部與共軍溝通的準則;12月31日,共軍提出,要跟米利在1月8日或1月15日進行視訊通話。

緊接著,就是2021年1月,在1月6日國會山事件前的1月4日,米利與共軍的視訊通話,已確定在1月8日進行;美國國防部長辦公廳,要求國防部「中國事務助理國防部長幫辦」,與共軍一名高級將領,可能是共軍的國際軍事合作辦公室副主任黃雪平,在1月6日當天進行一場視訊通話;1月6日,視訊通話如期進行,當天,美國這邊則發生了「國會山事件」。

1月8日,美軍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馬克‧米利,與共軍的李作成再次通話,也即最近被曝光的第二次「密電」,通話中,米利再次保證,美軍不會攻擊中共;而後,1月20日拜登上台,1月30日,這份時間表中的記錄說:報告顯示,共軍削減了作戰準備的等級。

這也是整個時間表記錄的最後一句話,共軍削減了作戰準備的等級。

【中共智庫總結2020美軍南海活動 美中在南海差點開戰?!】

整個這份備忘錄,是米利本人提交給參議院的,本意是想在參議院面前,替自己辯護。但是我們卻能夠從這份備忘錄中,解讀出許許多多當年的信息。概括而言,我們可以發現,川普執政的最後幾個月,共軍是非常緊張的,生怕川普會開戰製造「十月驚奇」。而開戰的可能位置,應該是在南海,因為當時美軍在南海演習,而且共軍發布了報告,指稱美軍可能會攻擊中共在南海的設施。隨即,共軍與美軍的高層互動開始增加,軍事衝突並未發生,而米利也先後向共軍保證,美軍不會發動進攻。

中國的「南海戰略感知計劃」在2021年3月12日發布的報告《2020年美軍南海軍事活動不完全報告》,也顯示了當年南海的緊張狀態,當中提到:美軍的戰略平台頻繁亮相南海,對華威懾意圖明顯;還說美國海空軍在中國近海偵察強度大增,花樣不斷翻新;並提到美軍在南海和台海海峽「闖島闖礁」,對中方極限施壓。

而共軍當時對美國這一系列動作非常緊張和害怕,也怕擦槍走火,習近平曾親自下令,在任何意外狀況下,共軍不許先開槍,生怕跟美軍爆發衝突。

那麼,川普當時到底是不是要打共軍呢?我個人覺得,絕對是不能排除這種可能性。

好,那以上是談到米利在參議院出席聽證,還有他提供的美軍內部備忘錄,我們說了這麼一大堆。我們接著把他本次聽證會上的一些關鍵內容說完。

【米利辯護「插足」核指令 阿富汗問題 美將軍聽證把拜登「賣了」】

對米利還有個指控,就是我們節目一開始提到的,有關他是否曾祕密召集將領,要求大家發現任何「大的變動」,都要立即通知他的事情,這大的變動指的是川普的「核打擊指令」。我目前為止還沒有查到米利有相關直接的答覆。但是他有在另外一件事上,談到了有關「核打擊指令」的問題。

在今年1月6日國會山事件後,1月8日,民主黨籍的眾議院議長佩洛西,曾要求跟米利通話,兩人也確實在當天進行了通話,在電話中,佩洛西擔心川普總統「發瘋」,以至於可能亂用核武器。而此前的指控是,米利「認同」了佩洛西有關川普「發瘋」與核武器使用的擔心。

在28日的聽證會上,米利並沒有直接回答自己是否認同佩洛西這一點。但他說,他當時在通話時,是想讓佩洛西放心,核武器發射要經過非常細緻縝密的程序,川普有獨一無二下令發射核武的權力,但是他自己並不能獨自發射出去,要經過一些規章和程序,米利說自己三番五次向佩洛西保證,任何「非法、未經授權的、或者是意外的發射」,都是不可能的。對於川普的精神狀態問題,米利只是說,佩洛西當時形容川普總統時,含有很多個人的看法描述,但是他告訴佩洛西說,自己沒有資格去評定美國總統的精神健康狀態,米利是這樣向國會參議院解釋的。

此外,米利,還有跟他共同出席聽證的美軍中央司令部司令麥肯錫(Gen. Frank McKenzie),在回答有關阿富汗問題的時候,都指出,他們二人,在塔利班重奪阿富汗以前,在今年年初的時候,就跟拜登建議過,說要美軍保留2,500人在阿富汗,因為他們二人堅信,美軍一旦全面撤出阿富汗,會導致阿富汗軍隊兵敗如山倒。這就跟拜登的聲明不一樣了,拜登在今年8月對美國ABC電視台說,他的高級將領,沒有人建議他要美軍部隊繼續留在阿富汗,拜登強調,他自己記不起來有任何一名將領,說過這樣的話。

結果9月28日,兩名高級將領在聽證的時候,把拜登給拋了出來,說他們倆都跟拜登說過,要留人,而且要留2,500人,但是最後並沒有這樣,導致阿富汗政府的傾覆。這是把拜登再次置於了一個尷尬的境地。

以上是美國國會今天對軍方進行聽證的,比較關鍵的內容,那接下去一點時間,我們再簡單關注一下中國的事。

【中共心臟「北京」限電十天 國家電網解釋停電原因】

今年9月中旬以來啊,截至目前,已經有至少20個省市出現了「拉閘限電」的局面。9月28日,就連北京也開始限電,不過消息說是部分地區,涉及北京朝陽、海淀、通州、房山等區域,時間是從9月28日開始,一直到10月8日,持續十天。對於停電原因,中共國家電網旗下的北京電力對媒體說,停電不是「電能緊張」,而是例行維修,設備要檢查,或者升級改造。

可是最近全國好多地方都出現了限電、停電,你告訴人這不是「電荒」,而是設備維護,而且還是在中共政權的心臟地帶——北京。在這麼敏感的部位「停電」,更說明這次「電荒」的蹊蹺。我看有的媒體引用大陸網民的議論,很有意思,說「首都北京終於迎來停電,大家不要慌張,拿出愛國熱情,用愛發電。」

至於停電原因,我在昨天節目中跟大家介紹了當前熱議的四種原因:

第一,中共可能是「結構性去產能」,現在國內電能有限,可是用電需求卻急速上升,中共限電想淘汰微小企業,甚至不惜限制人民的生活用電,以期把電能讓給關鍵產業,準備跟美國打金融戰;

第二,這是各個地方政府,要在年底爭取達到「節能指標」,之前用電超標,現在開始減少用電;

第三,現在煤價高漲,發電成本高,為下一步漲電價造勢;

第四,中共給國際做出「能耗雙控」的姿態,搞限電停電,是擺樣子。

不過,9月28日,中共國家電網召開緊急會議,說要把保證「電力供應」作為最重要「政治任務」,確保10月1日所謂國慶的用電,還有過冬用電。中共電網的微信公眾號上面也發文說,電網的黨組書記辛保安提到,今年以來,用電快速增長,電煤供應緊張,主要流域電量變小,又有暴雨洪澇災害頻發,進入9月,還有「多重因素疊加」,導致供電形勢面臨考驗。接著,他說了幾個工作重點,其中包括「跨區跨省」進行電力調配。

【東北現蠟燭搶購 晚上出門穿夜光服 手機上網難】

而最近中國出現的電荒,在東北地區是最突出的,也是最先受影響的。在遼寧瀋陽大東區居住的包一倩,9月24日正在工作時,公司辦公室就突然斷電,電腦中正在編輯的文件差點丟失。也有在瀋陽的物業公司員工透露,自己在方圓5公里的超市買蠟燭,最後只買到500根,蠟燭都賣斷貨了。

在更北一點的黑龍江省,有人在漆黑的夜路走路,乾脆穿上了反光背心;也有很多區域在停電狀態下,手機只剩下2G信號,只能打電話,已經無法上網。這都是本輪限電潮給人們帶來的不便。

【華爾街大亨讚「習拜」私人關係 《南早》:王岐山插手孟晚舟案】

不知道剛從加拿大回國的孟晚舟是不是趕上了停電。她的事件,在她回國那兩天,得到熱議,隨後迅速降溫,被限電停電等問題搶走了關鍵版面。

不過,香港《南華早報》近日又爆料說,中共國家副主席王岐山甚至都插手了孟晚舟案,也懷疑華爾街人士,在其中活動,扮演斡旋角色。

《南華早報》說,王岐山被稱為「中共後門外交」的掌門人,上世紀90年代,王岐山做中國建設銀行行長,認識了華爾街高盛集團前總裁約翰‧桑頓(John Thornton),兩人很熟絡。文章說,今年1月底,王岐山與到訪北京的約翰‧桑頓長時間談話,談到了中共執政合法性問題,也談到了孟晚舟。

文章說,王岐山指責美國前國務卿蓬佩奧,呼籲人們把中國與中共分開來看,是在製造中共跟中國人的所謂隔閡,這話跟習近平說的差不多,王岐山認為這是對中共執政合法性的挑釁,他承認,中國人沒有投票權,但卻說,是中國人選擇了中共。

另外,文章提到,王岐山在談到中美關係時,特意暗示桑頓有關孟晚舟引渡的案子,說中美關係的「球」,現在在美國法院腳下,並且也提到了美國對華為的起訴。這意味著,王岐山意圖利用華爾街勢力,就孟晚舟的案子,向現在的美國政府遞話。而桑頓也向王岐山說了一句很耐人尋味的話:習近平和拜登的「私人關係」,有助於修復中美關係,雙方有空間坐下來就貿易展開談判。

好,我在Telegram上的官方公告群是t.me/dayunews,觀眾討論群是t.me/xwpajq_us,節目信箱是xwpajq@gmail.com,還有我的會員網站,網址是dayuus.com。也歡迎您訂閱本頻道,並點擊小鈴鐺,獲得節目發布通知。那感謝您的收看,我們下期再會!

加入會員觀看獨家:https://ept.ms/2Re72pA
大宇會員網站:dayuus.com
支持大宇:https://donorbox.org/dayutime
歡迎訂閱+打開小鈴鐺:http://bit.ly/PAJQsub

《新聞拍案驚奇》製作組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