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中澳關係走到這一步,北京能怪誰呢?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美國剛從阿富汗撤軍不久,突然宣布美英澳三國成立新的印太安全聯盟AUKUS(參與國的英文縮寫)。消息傳出,世界跌落一地眼鏡。西方媒體有叫好的也有擔憂的,北京政府則表現出出離的憤怒。

儘管AUKUS協議一字未提中國,但誰都明白,AUKUS的目標就是中國。對這個協議,自由世界的正面評價是:AUKUS展示了美英澳建立起一個對抗中國的新軸心,成為全球霸權之爭的轉折點。英國首相國家安全顧問斯蒂芬·洛夫格羅夫(Stephen Lovegrove)形容AUKUS是「60年來全球展示實力最重要的合作」。英國保守黨黨魁鄧肯·史密斯表示,AUKUS就是美英對印太盟友的「安全承諾」,AUKUS填補了西太平洋地區安全網中一大漏洞。但也有不少西方媒體為澳大利亞捏了一把汗。《紐約時報》說,在對抗中國的問題上,澳大利亞押注美國很冒險;德國之聲刊文認為,美國「核化」澳大利亞或非明智之舉。

中國方面則用外交官和市井流氓語言,左批美國,右打澳大利亞。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表示,AUKUS嚴重破壞地區和平穩定,加劇軍備競賽,損害國際核不擴散的努力,是冷戰思維。《環球時報》刊文「澳大利亞既然要出這個風頭 那麼就請他們多做最壞準備吧」,指責澳大利亞充當美國的「走狗」,奉勸堪培拉不要以為他們有了恐嚇中國的資本,如果澳大利亞膽敢對中國更加囂張的挑釁,甚至在軍事上犯賤,中國一定會毫不客氣地對它進行懲罰。對此,澳大利亞防長達頓(Peter Dutton)毫不客氣地回應,這些中共喉舌的政治宣傳,恰好為我們的主張提供了佐證。

中國出離憤怒的理由是:首先,在中國政府眼裡,澳大利亞是一個人口僅2500萬、經濟規模不大、軍力有限的二流國家,可以隨便欺負,它也配和中國鬥?!過去兩年,中國欺負這個「二流國家」已經留下長長的黑歷史。譬如,澳大利亞因要求北京徹查新冠病毒的來源,遭致習近平的嚴重不滿,故兩年不接總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的電話;澳大利亞的大麥、煤炭、龍蝦、葡萄酒、牛肉等出口中國的產品不是被徵高關稅就是被禁運;中國黑客入侵澳大利亞議會網站;澳大利亞官員遭中國官方冷遇等。去年年底,一名中國外交官甚至公布了一份清單,列出了北京對澳大利亞的14項不滿:包括撕毀與中國達成的「一帶一路」協議,對中國的報導充滿敵意,資助「反中」研究,攻擊中國在香港丶台灣與新疆事務,禁止華為在澳大利亞建5G網絡等。

第二,這個「二流國家」借美國和英國撐腰,和美英結為AUKUS聯盟,竟敢公開叫板中國。更讓中國難堪的是,一個AUKUS協議將使澳大利亞一躍成為世界核動力潛艇俱樂部成員,和6個擁有核動力潛艇的國家,包括美國、英國、中國、法國、俄羅斯和印度平起平坐。而澳大利亞一旦擁有核動力潛艇,其海軍軍力將陡增,如果巡航將能穿越北京認為是自己勢力範圍的南海海域,甚至可達台灣,這叫中國如何忍受?所以它會不顧一切,以市井流氓語言咒罵邦交國。

第三,AUKUS瞄準的正是中國海軍的軟肋。近年來,中國大力提高中國海軍軍力,其規模已大於美國海軍。截至2019年,中國海軍艦隊已擁有大約350艘軍艦,而美國海軍大約有293艘軍艦(《紐約時報》,9/17/2021)。但在海面以下美國因擁有更強大、更難被發現的潛艇而仍然保持優勢,中國反潛戰能力則非常薄弱。這就是前美國國家安全副顧問博明(Matt Pottinger)所說的,水下作戰能力是北京的「阿喀琉斯之踵」(Achilles’Heel, 致命弱點)。一旦澳大利亞擁有強大的水下作戰能力,將鞏固美國相對於中國的水下優勢,使太平洋海軍力量的平衡進一步傾向美國。

對中國政府而言,更加雪上加霜的是,AUKUS協議宣布之後,澳大利亞一不做二不休,和美國又宣布擴大軍事合作,包括將所有類型的美軍軍機輪流部署到澳大利亞。

老實說,三年前剛當選的總理莫里森並不想一頭倒向美國。像歐盟許多國家一樣,在經貿上,澳大利亞還是希望靠第一大貿易夥伴中國,在安全上靠美國。而如今,是北京把澳大利亞全面推向了美國。中澳關係走到這一步,北京能怪誰呢?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自由亞洲/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