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縱橫】岸田將成日首相 中共先上緊箍咒?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9月30日訊】大家好,歡迎收看《時事縱橫》,我是扶搖。今天是2021年9月29日,星期三。

今天關注的焦點:岸田文雄將成日本首相,中共先上「緊箍咒」?諷刺!孟晚舟成反美教材,任正非卻求歐美人才;習再提人才自主培養,中共體製成攔路虎;大陸物價飛漲,漆黑電荒夜遜於朝鮮?

岸田文雄將成日本首相 中共先上「緊箍咒」?

9月29日,日本自民黨總裁選舉結果出爐,前政調會長岸田文雄,以257票大勝行政改革擔當大臣河野太郎,成為自民黨第27任總裁。預計10月4日,岸田文雄將被臨時國會指名,成為第100任首相。

這位岸田文雄,1957年出生於日本東京,今年64歲。他來自日本的政治世家,祖父和父親都擔任過眾議院議員,曾任日本外務大臣、自民黨政務調查會長等職務。

岸田曾表示,自己的特長是「傾聽能力」。據說在10年裡,他記錄日本國民陳情內容的筆記本已接近30本。當選後,他在國內面臨的挑戰,包括防疫、黨內人事改組、內閣改組,以及眾議院大選等。

當然,現在印太地區局勢緊張,外界普遍關心的,還有這位新任首相對中共的態度。

岸田過去被認為是「對華鴿派」。東亞國際關係學者林泉忠對BBC分析,岸田以往對華表態的力度相對較弱,無論在黨內、社會,還是美國方面都認為他「魄力不足」。

但是這次宣布參選後,他多次高調向媒體表示,如果當選,會以抗衡中共作為首要任務。

比如,9月初,岸田向《日經亞洲》(Nikkei Asia)表示,他對北京在外交和經濟方面的攻擊行為「深感震驚」,「將與美國、歐洲、印度和澳洲等持有相同價值觀的國家合作,來反對專制制度」。

9月中旬,他在向媒體說明自己的外交和安全政策時表示,如果出任日本首相,他將新設「人權」、「經濟安保」兩項要職,來處理中國人權問題、保障日本經濟與先進技術的安全。他還透露,將支持修改相關法律,加強應對中共海上威脅,在必要時提高國防預算。

林泉忠認為,岸田在參選中的一連串動作,的確有讓人「眼前一亮」的效果,在黨內贏得許多掌聲,這也是他競選「成功的第一步」。

而對於這樣一位現階段抗共立場強硬的人物,中共給出了看似比較友好的回應。

在29日的例行記者會上,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稱,中方願同日本新一屆執政團隊一道,「恪守中日四個政治文件確定的各項原則和精神,深化各領域務實合作,推動中日關係沿著正確軌道健康穩定發展」。

這樣的表態,是什麼意思呢?

時事評論員唐靖遠表示,這是中共的慣用伎倆,對新當選的首腦肯定都要客氣一下。其實,大陸媒體此前一邊倒支持河野太郎,對岸田都是偏負面報導,想要以此製造「反共不得人心」的假象,但是沒有任何作用,岸田依然當選。

現在,華春瑩說這些話也不算拉攏岸田,因為「恪守中日四個政治文件確定的各項原則和精神」一句,是給岸田套上「緊箍咒」;而「深化各領域務實合作」一句是勸告,多少有點讓他「要識時務」的意思。「務實合作」,意思就是希望來點實惠的,不要提人權那些虛的。

唐靖遠認為,日本也是東方思維,當然能讀懂中共的意思;同時,很多政客確實在選舉時口氣很硬,坐上位置後就不一樣了。所以岸田文雄對中共的真實態度,外界還得往後看。同時,現在國際社會已經形成了圍剿中共的大勢,這對他的決斷也會產生影響。

諷刺!孟晚舟成反美教材 任正非卻求歐美人才

接下來,我們再來說說孟晚舟和華為。

對於孟晚舟,官媒的報導已經迅速降溫。但是,他們煽動的民族主義,還在民間發酵。

日前,網絡上流傳著幾張圖片,顯示孟晚舟已經成了大陸學校的「愛國主義」教材,成了被大肆宣揚的反美「民族英雄」。

一張圖片顯示,山東省鄒平市第二實驗小學五年級8班,給學生布置了一份語文作業,題目是「孟晚舟事件帶給我們的啟示」。裡面有六個問題,包括:孟晚舟是誰?她被誰扣押?她為什麼被扣押?她是怎麼獲救的?孟晚舟事件告訴我們什麼?作為一個小學生,你對自己的未來有什麼希望?

該小學人員已經向自由亞洲電台證實,這件事確實存在,但只針對個別班級,不是全校的統一動作。

另一張圖片顯示,疑似有老師向家長群轉發黨媒《光明日報》下屬的《教育家》微信公號的通稿,標題是「今天,給學生講講孟晚舟回家的故事」。通稿的內容批評美國策劃孟晚舟被扣押事件,目的是阻撓中國科技發展。

此外,江西贛西科技職業學院思政教學部在26日組織學生觀看孟晚舟回國視頻,要求召開相關主題班會,對全校展開所謂「愛國主義教育」。

北京異議人士胡佳認為,中共不會錯過孟晚舟這個機會,向國民灌輸仇美及「弘揚國威」,而青少年在貧乏的信息環境中易被誤導。英國華裔作家馬建表示,孟晚舟事件像是一個政治笑話,而中共完全顛倒黑白,一件事情的真偽,到了他們那裡就是反的。中共藉此給青少年洗腦,讓年輕人失去判斷力和反抗能力。

與此同時,諷刺的事情發生了。據華為「心聲社區」網站28日公告,今年8月12日,任正非在公司內部發表談話。主題是什麼呢?「2022年優秀人才&『高鼻子』獲取工作匯報會」。

任正非稱,華為現在要更加積極獲取全世界最優秀的人才,特別是要另闢途徑,吸引在歐美讀書和工作的其它國家人才。

他強調,華為的海外研究院所要承擔招賢納才的責任和使命,要把北美和各海外研究所轉成一個人才招聘所,「要招一些會使『洋槍洋炮』的『高鼻子』進來,用三五年時間,從以前的『土八路』逐漸走向國際化。」

大家看,這樣荒誕的故事情節,有一點邏輯的編劇都不敢寫,但是卻在中國真實發生了。女兒被塑造成了「反美英雄」,但老子卻急著要到美國和所有西方世界招人才。(時事縱橫

大紀元專欄作家王赫表示,任正非有這樣的計劃,也反映出國內頂端人才缺口大。華為要在全世界搶占市場,必須積聚大批一流的行業人才,但大陸的人才培養機制支撐不了。也就說,中共的「人才自主培養之路」一直到現在都沒走通。

習再提人才自主培養 中共體製成攔路虎

說到「人才自主培養」,9月27日至28日,中共召開所謂的人才工作會議,習近平等七名政治局常委悉數參加;28日晚,央視「新聞聯播」用18分鐘對此進行報導,其它黨媒也紛紛報導。可見對中南海來說,這次會議有多麼重要。

習近平在會上稱,「高水平科技自立自強是關鍵」、「綜合國力競爭說到底是人才競爭」,必須增強憂患意識,更加重視人才自主培養,加快建立人才資源競爭優勢。

時評人鍾原在大紀元撰文指出,習的這番話,這等於否定了他同時吹噓的人才工作成績,也含蓄地點出了幾十年來,中國科技的發展主要依靠拿來主義,一旦被封鎖,馬上就遇到困境。這時中共想起「人才自主培養」,但中國大陸真能「自主培養」高端人才嗎?

直到目前,這個目標還沒有實現。那麼,問題出在哪裡呢?

王赫認為,中共的人才培養機制存在大問題,其中最突出的是質量問題。他們用搞運動的方式來辦教育,例如,每年授予博士學位突破1萬人的規模,美國用了100年時間(1861-1961),中共僅僅用了17年時間(1982-1999)。2008年,中國超越美國成為世界最大的博士學位授予國。

博士已是最高學位,如果這些博士都貨真價實,中國會缺人才嗎?這裡面,中共官員混得博士學位的太多了,以至於官員的博士學位論文都成了禁區,不准公布,你說可笑不可笑?

而造成這個惡果的根本原因是什麼呢?王赫表示,是中共本身。中共一貫講「黨管人才」,「做好人才工作必須堅持正確政治方向」。習近平這次還提到,「黨對人才工作的領導全面加強」。實際上就是一黨專政,廣大民眾沒有了思想自由、學術自由,沒有了獨立人格、自由精神,這樣它培養不出人才,培養的只能是奴才。

中共竊國七十多年,造成那麼多人才怨魂飄零、那麼多人才流離他國、那麼多人才屈辱偷生、那麼多人才自甘墮落。就這樣,中國怎麼能成為「人才強國」?只要中共在,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就只能是夢。

大陸物價飛漲 漆黑電荒夜遜於朝鮮?

除了缺一流人才,中國現在缺的東西還越來越多了。

最近,「電荒」在民間鬧得沸沸揚揚。有網友站在丹東鴨綠江大橋,在夜間拍攝了一段視頻,顯示身在的丹東一片漆黑,而河對面的朝鮮,看起來燈火通明。

有人調侃說,「據說在晚上看地球,燈光稀疏之處的陸地是北朝鮮,估計近日的北朝鮮面積,向西擴增。也有網友問,現在連朝鮮都不如了嗎?」也有人說,「不要慌,新聞聯播應該會照常播放。」

還有網友用中共一貫的說辭嘲諷道,「標準答案是,停電背後一定有一個感人的故事,國家在下一盤很大的棋。」

受到限電影響,電價可能也將上漲。

湖北宜昌居民孫寧接受自由亞洲採訪時說,「現在坊間盛傳,電費將大幅度上漲。」

他質疑政府,為何早前承諾三峽水庫建成後,每度電一毛錢,現在不但未兌現,反而漲價。他說,「從最早幾毛錢一度電,現在漲到一元錢一度電,工業用電還要貴,商業用電也貴,沒有看到降價,而是漲價。」

供電緊張還影響到了食品行業。週一(27日)晚,中國知名品牌「桃李麵包」發布公告,稱旗下9家子公司均接到當地政府的限電通知,所以不得不臨時停產。

電荒問題沒等解決,新一輪的通貨膨脹潮又一觸即發。短短幾天內,建築業原材料和化工品等價格,不斷跳躍式增長。

24日,湖北一家化學品公司公布的《關於產品價格調整的通知》顯示,由於原材料純鹼、鉻礦的價格等原材料不斷漲價,導致生產成本上升。兩天內,該廠的6種化工產品,如重鉻酸鈉等,每噸價格提升了1,000元。

江西南昌一家水泥公司也分別在9月15日、20日及24日,發出「漲價」通知,每袋水泥價格從30元一噸漲至80元,再到100元。

除了缺電,今年以來,來自荷蘭的天然氣價格也出現大幅上漲,造成供應緊張。在煤炭和天然氣「雙重短缺」的情況下,使得農業用化肥的生產也受到影響。

由此,農牧業等的產量將得不到保證,糧食庫存持續下降,糧食價格也必然被拉高。

好的,我們今天就先說到這裡,下期節目,我們不見不散。

《時事縱橫》製作組

(責任編輯:文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