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快評】翻版「基辛格」?桑頓訪華的祕密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9月30日訊】朋友們好,今天是9月29日(星期三),歡迎來到《遠見快評》,我是唐靖遠。

昨天,馬雲旗下的香港英文媒體《南華早報》突然連續爆出獨家猛料,聲稱華爾街高盛集團前高管約翰‧桑頓先後兩次祕密訪問中國,分別與中共當局兩位常委級人物王岐山與韓正進行了祕密會面,充當了類似於當年基辛格一樣的角色,為中美之間恢復友好關係,重建信任牽線搭橋。

在中美之間剛剛經歷了孟晚舟交換加拿大人質事件的當下,一家有深厚中共高層背景的媒體緊接著拋出這樣的猛料,當然賺足了世人的眼球。我們看到昨天所有的主流媒體都在競相轉發、報導這條新聞,一時間似乎中美之間劍拔弩張的氣氛即將消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以孟晚舟交換人質事件為契機、美國再一次主動伸出了橄欖枝,又一次準備要「與狼共舞」了,而且還是一條戰狼。

真的是這樣嗎?

【桑頓訪華面見王岐山韓正】

我今天可以先把自己觀察的結論放在這裡:第一,這條新聞是一個「真實的謊言」,具有極大的欺騙性和誤導性。第二,這條新聞是中共發起的又一次信息戰,其主要作戰對象有兩個人:一個是對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實施打擊,另一個是對拜登暗送秋波。此外,還順帶踩了習近平一腳。

下面我們就來討論第一個問題,為什麼說這條堪稱世界級猛料的重磅新聞是一個「真實的謊言」。

我們先來簡要說說新聞報導的核心內容。

我們雖然說是一個猛料,但相關內容實際上是兩篇獨立的文章報導出來的,因為這兩篇報導都是同一個記者所寫,連續在9月27日凌晨和28日凌晨發表出來,而且報導的核心內容都是約翰‧桑頓祕密訪華,所以我們就把二者合起來一起說了。

第一篇於9月27日凌晨5點發表的報導,其標題是這樣寫的:基辛格的「祕密」中國之行被回顧,華爾街老手會見中國主要領導人並訪問新疆。

這篇報導提到的核心信息歸納起來有以下4點:

1. 作為華爾街資深人士,巴里克黃金公司的執行董事長、曾經在華爾街高盛集團擔任總裁的約翰‧桑頓於8月底在北京會見了中共政治局常委、第一副總理韓正。雙方討論的主要問題包括氣候變化、新疆和恢復雙邊會談的條件等。

2. 桑頓總共6週的中國行,有三週都停留在江派大本營上海,然後無視白宮官員的兩次警告,接受中共安排去新疆訪問了一週,隨後被韓正當面要求他向國際社會「澄清」所謂的新疆真相。

3. 桑頓告訴韓正,他認為克里不僅是美國在氣候談判方面的特使,而且是美中關係的總負責人。

4. 桑頓提前預告韓正,說克里訪問中國將提出減碳要求,而韓正告訴桑頓,中共將很快宣布停止補貼海外煤電廠的計劃,並將逐步關閉國內現有的煤電廠。

第二篇報導發表於28日凌晨12點,標題為「中國副主席告訴美國老朋友共產黨的合法性」,其核心信息如下:

1. 1月下旬,在拜登入主白宮後不久,中國國家副主席王岐山在北京與桑頓進行了一次長談,話題涉及到了中美兩國的歷史、文明的衝突以及中共的合法性。王岐山聲稱,儘管中共因為沒有民主選舉而受到批評,但他強調是人民「選擇」了黨,是人民支持中共政權。他希望拜登政府能夠改變美國政策,應該尋求多了解中國而不是繼續脫鉤。

2. 桑頓在此行中還分別與劉鶴、楊潔篪進行了會面,最終促成了劉鶴在6月與美國財政部長耶倫及貿易代表戴琪首次視頻通話。

這些信息的本身,基本上可能都是真實的,因為桑頓在中國的多個行程都曾見諸官方報導。比如中共生態環境部曾發布,8月23日,生態環境部部長黃潤秋在京會見桑頓;第二天,桑頓又到了清華大學與校長邱勇見面;8月28日,他又在北京與號稱中共「第一師爺」、曾擔任胡耀邦祕書的鄭必堅會面等等。

【深挖桑頓與中共關係】

既然如此,為什麼我們要說這個報導是「真實的謊言」呢?其關鍵就在約翰‧桑頓這個人本身。

正如王岐山會見桑頓這篇報導標題所寫的,桑頓被中共視為「老朋友」,這個稱呼的含義不僅僅是指他與王岐山是老相識,更多還意味著桑頓與中共有著非同一般的關係。

表面上,桑頓是華爾街資深人士,他於1980年進入高盛公司,1999年成為高盛公司總裁兼首席運營官。在1990年代,王岐山還是中國建設銀行行長時,就認識了桑頓。桑頓在擔任高盛亞洲區主席時,與中共許多部門和大企業都建立了密切的聯繫。

2003年,桑頓從高盛退休,然後就一頭扎進了中共的懷抱。他應聘於清華大學擔任客座教授,主持清華EMBA的「全球領導力」項目。

請注意,他這個客座教授並非虛名,而是據稱每週一次往返於北京和紐約的家的那種關係緊密的教授。

2006年,桑頓出資,在公開宣稱與中共脫鉤將導致美國被孤立的布魯金斯學會成立約翰‧桑頓中國中心;2009年他成為中共國務院批准的「中國投資有限責任公司」國際顧委會成員。這家公司來頭極大,其註冊資金為二千億美元,籌備期間的名稱叫做「國家外匯投資公司」,因為其資金來源於中共的國家外匯儲備。

2008年,桑頓被中共授予中共政府友誼獎,這是外國公民能得到的最高榮譽獎項。中共還將他列為過去三十年間對中國發展奠定重大貢獻的十五名「外國專家」之一。

除此之外,他還擔任過中共許多大型企業的董事會成員,包括中國聯通、滙豐銀行和工商銀行,至今還是香港盈科拓展集團非執行董事長——這是香港首富李嘉誠兒子李澤楷旗下的公司。

桑頓還力挺中共滲透全球的最危險工具孔子學院,公開聲稱「孔子學院堅持這樣辦下去,30年不動搖,世界將會大變樣。」同時還表示願意窮盡一生繼續推進中美對話。比如2017年9月,他就曾牽線搭橋,安排王岐山和班農進行了一次低調的會面。

一句話,說這個桑頓是擁抱熊貓派都不夠準確,他基本上就是熊貓俱樂部的一員。

【當代基辛格?真實的謊言是如何出台的】

這樣的一個人,與王岐山關係幾乎達到哥們級別的人,和王岐山見個面聊聊天,根本就是家常便飯的事情。而利用華爾街人士向美國政府傳話,是中共一向的拿手好戲,這一點,翟東升在他那個一度爆紅的視頻中是公開承認的。

也就是說,與其說桑頓是接受美國政府的委託,主動去勾兌中共,不如說桑頓是接受了中共的委託,以「出口轉內銷」方式來營造美國上門求和、中共頤指氣使的假象。

我們看到這個媒體的報導,把桑頓描繪成基辛格的翻版,似乎他擔負著極大的風險,突破了重重障礙終於為中美關係再次搭建了一座友誼的橋梁。但實際上,桑頓為了自身的利益主動勾兌中共,目的是希望美國對中共放軟,這與當初基辛格為了中美合作對抗蘇聯而祕密訪華,是完全不同的。

我們看到儘管桑頓充分利用了自己的人脈關係,好不容易促成了劉鶴與耶倫、戴琪的通話,但美國對中共的關稅並未鬆動,而戰略圍堵、遏制的力度還有所加強。此其一。

其二,報導說桑頓與韓正討論了包括氣候議題、新疆等中美關係的廣泛問題,似乎在暗示韓正才是北京負責對美外交的最高官員,而且還特意來了一句:他認為克里不僅是美國在氣候談判方面的特使,而且是美中關係的總負責人。

請注意,文章用的表達是「他認為」,英文原文用的是「he believes」,這是一個非常含糊的表述,一般來說只代表他個人的看法,而並不代表他是在轉述美國官方的態度。

我們只需要看看客觀的事實就知道,說克里是美中關係的總負責人有多麼不靠譜。首先,美國對中共外交政策一直都是國務卿布林肯在掌控大局,他基本延續了蓬佩奧時代對中共的強硬,而且在組建國際反共聯盟方面走得更遠。這與克里一見到中共就摧眉折腰的態度迥異。

其次,即便是立場一向親共的《金融時報》也在9月25日報導說,被視為中美關係標誌性事件的孟晚舟協議,就是美國副國務卿舍曼在天津與中共外長王毅當面談妥的,最後也是拜登親自和習近平通話敲定,這裡面從頭到尾都和克里沒半毛錢關係,克里這個所謂「總負責人」的頭銜是哪裡來的?(遠見快評

這就是我們說這個報導是一個「真實的謊言」的原因:其報導的事情可能都是真的,但報導使用了一些模稜兩可的手法來引導輿論的方向卻是假的,不僅克里負責美中關係的說法要劃個大問號,包括對韓正這個一向沒沾過外交事務的副總理是中方中美關係負責人的暗示,恐怕也要先劃個問號。

【中共信息戰打擊了誰?】

我們從這兩篇報導中可以看到一個非常突出的特徵,就是江澤民曾慶紅派系色彩非常明顯。

《南華早報》名義上隸屬馬雲,但實際上一直都掌握在屬於曾慶紅地盤的港澳工委手中;韓正曾經是江派在上海的大本營管家,也是江派在常委中的代理人之一;作為核心主角的桑頓本人在江胡時代登上了他中國經歷的最高峰,而他曾擔任過董事的聯通公司本身就是江綿恆的私人產業;包括他現在還在任職的盈科拓展集團,是李嘉誠家族企業,而李嘉誠與江家的關係可以說已經是舉世皆知。

對美國這邊來說,這個報導等於挑明了,說拜登政府繞過了國務卿布林肯以及印太事務主管坎貝爾,直接讓克里充當了沒有頭銜的國務卿,去和北京直接溝通了。意思就是拜登並不信任布林肯,在最重要的美中關係上讓其靠邊站——這不是就是在分化、瓦解拜登團隊內部關係,打擊布林肯嗎?這就是一種信息戰。

與此同時,報導拋出一個從韓正到楊潔篪、再到桑頓,最後延伸到克里的關係鏈條,暗示這才是在中美關係中起實質作用的權力路線圖,儘管我們剛才分析了這需要打上大大的問號,但拋出這樣的說法,是不是也是在暗示拜登,如果你這麼來安排,我們之間的好事就可以勾兌上呢?我認為,I Bileve,是有這個意圖在的。

第三,我們看整個報導,基本上都是江派的人在江派的地盤搗騰一些事情,然後再由江派控制的媒體發出來。王岐山雖然自成派系,但他現在也不受習近平待見,剛剛對海航總裁陳峰的抓捕,已經凸顯了習近平在黨內日趨孤立的處境。

所以,《南早》這篇報導,等於向國際社會暗示,習近平搞砸了中美關係,最後還得靠江派勢力來挽救,而王岐山這個中國金融圈教父級的大佬、習近平曾經的親密戰友,也都不贊成習近平和美國公開對抗。

這就是為什麼我們說,《南早》的報導是順勢踩了習近平一腳的原因所在。

【岸田逆襲日本新首相 中共最怕一件事】

好的,最後還有一點時間,我們簡要和大家聊聊日本新首相的新聞。

就在今天早上,日本自民黨經過兩輪選舉,角逐總裁大位的4名候選人中,岸田文雄最終擊敗此前被普遍看好的河野太郎,逆襲勝出,這一點,令中共非常地不爽。

這次的選舉中,岸田文雄在首輪投票就取得256票,領先民調遠高於自己的河野太郎的255票,但沒有跨過贏得半數的這根線,於是進行了第二輪選舉。但據《朝日新聞》引述消息人士的說法透露,為了對抗對中共立場偏軟的河野太郎,岸田文雄陣營與高市早苗陣營在28日夜間就已經達成選舉結盟的意見,即不管是二者中誰進入了第二輪角逐,兩陣營都將共同「對陣」河野太郎。

也就是說,進入第二輪的人,將獲得盟友一方所有的國會議員票數。如此一來,岸田文雄事實上在第一輪選舉結束就已經基本鎖定自民黨總裁大位了。

日本新首相人選塵埃落定,外界最為關注的當然是對日美關係和日中關係的影響。事實上,在過去,這二者相對分離,但現在已經變成越來越明顯的負相關關係,日美關係越密切,日中關係就越惡化。

在對待日中關係上,岸田在候選人中是明顯趨於強硬的立場,他不僅公開表態一旦成為首相要把對抗中共作為自己首要任務,而且明確表示,如今的中共在經濟和軍事上都很強大,所以日本必須進行全面的對抗。

實現修憲目標:自衛隊改為國防軍

對中共來說,這當然非常不爽。而令中共更為頭疼的是,岸田早在9月17日自民黨總裁選舉聯合記者會上,就公開表示,他如果當選,將在任期內實現修憲的目標。

修憲其實是安倍執政時期就提出並有部分實施的,外界最為關注的核心內容就是要通過修憲將自衛隊合法改為國防軍,如此一來,日本將擺脫只能本土防禦的處境,具備主動進攻的能力。

由於岸田對台灣的立場一向友好,曾經公開說台灣是中美對峙的前線,也是日本的重要夥伴,所以,一旦岸田修憲成功,就意味著日本不必依賴於美軍的決定,可以獨立於美國之外來決定是否出兵援助台灣,甚至主動攻擊中共。這對中共來說,無疑是一種芒刺在背的感覺。

高市是出了名的鷹派中的鷹派

還有一個值得注意的問題是,既然岸田和高市早苗結盟拿下首相大位,高市在岸田內閣中出任一個重要職位是幾乎板上釘釘的事情。現在輿論界普遍猜測高市可能在外相和防相之間二選一。

無論高市早苗最終出任哪個職位,對中共來說都是非常棘手的局面,因為高市是出了名的鷹派中的鷹派。她不但支持修憲,也公開積極支持日本擁有核潛艇。甚至在選舉前公開和蔡英文視頻通話,表示當了首相就要和台灣進行合作,與美國制定聯合作戰計劃,讓中共明白入侵台灣會付出什麼樣的代價等等。結果惹得黨媒破口大罵,說她大放厥詞等等。

總之,這次日本首相的選舉再次讓全世界看到了一個明顯的趨勢,就是在民主國家中,越來越多對中共強硬的政治家在獲得更大支持。大陸媒體此前幾乎一邊倒帶風向,說河野太郎占據優勢,其實原因只有一個:河野在被問到中共人權問題的時候,是所有候選人中唯一一個拒絕譴責,避而不答的人。

所以,套用中共反覆宣傳的那句話,時與勢,究竟在誰的一邊,恐怕還真不一定。

好的,今天我們就討論到這裡,謝謝各位的觀看,我們下次再見。

《遠見快評》製作組

(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