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領袖】肯尼•徐:推行「公平」愚化美國

(英文大紀元資深記者Jan Jekielek採訪報導/秋生翻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9月30日訊】「左派無法從批判性種族理論的視角來解釋亞裔美國人的成就。」肯尼•徐說。

隨著對「多樣性、公平性和包容性」的推動……「亞裔美國人要比黑人學生高出440分才能獲得同樣的錄取機會。」以及對不分種族的錄取和天才學生計劃的廣泛抨擊。」

肯尼•徐:「因此,為了實現「公平」,我們正在降低我們下一代中最優秀、最聰明的人的智商。」

本期節目,我們採訪了肯尼•徐(Kenny Xu,音譯),《處於不利地位的少數族裔:對亞裔美國人傑出表現的攻擊和為唯才是用原則而戰》(An Inconvenient Minority: The Attack on Asian American Excellence and the Fight for Meritocracy)一書的作者。

肯尼•徐談他的新書《處於不利地位的少數族裔》以及推動「公平」是如何愚化美國的。

肯尼•徐說:「當你們要為膝蓋骨或心臟做手術時,你們是想要一個特定種族的外科醫生,還是想要最合格的外科醫生?」

楊傑凱:這是《美國思想領袖》節目,我是楊傑凱(Jan Jekielek)。

觀看完整影片及文稿請至:https://ept.ms/3fgTKSv
————————————

楊傑凱:肯尼•徐,歡迎你再次做客《美國思想領袖》節目!

肯尼•徐:謝謝你的邀請。

楊傑凱:肯尼,我很喜歡讀你的新書《處於不利地位的少數族裔》(An Inconvenient Minority)。我在讀這本書的時候,不禁看到了一幅針對美國精英政治方方面面的更廣泛的攻擊的畫面。你給它歸類的方式太不可思議了。

美國出現對「卓越」的攻擊

肯尼•徐:當下在我們的文化中有一種對卓越的攻擊,如果你敢於做一個有成就的群體,如果你敢於做一個努力學習並表現出色的群體,就會受到攻擊。在美國,亞裔美國人的學習時間是美國人平均學習時間的兩倍。

不幸的是,這會給你帶來政治上的影響,比如在常春藤盟校,他們不希望有太多的亞裔進入常春藤盟校。哈佛甚至表示,如果他們不歧視亞裔美國人,亞裔美國人將占常春藤盟校的43%左右。相反,他們只占了大約20%。

所以,當你成為一個真正有成就的群體時,你就會激起怨恨。亞裔美國人真的是這(對精英歧視)方面煤礦裡的金絲雀(註:指警告性標誌)。如果允許哈佛式的歧視某些種族的偏見傳遍我們的國家,那麼將會發生全方位的歧視,這就是你正在看到的情況。

你會看到持多樣性和包容論的人在說,「我們需要更多特定種族的人擔任公司董事會的職位」,或「我們需要更多特定種族的人擔任政府職位」。如果允許這種偏見傳播,你會看到我們國家發生更大規模的攻擊,亞裔美國人將成為第一個受到攻擊的少數族裔,他們的優秀將受到全面懲罰。

因此,我覺得我必須寫這本書《處於不利地位的少數族裔》,來揭示在我們國家攻擊優秀人才而造成的損害和長期後果,因為這個更大的唯才是用的原則適用於每個人,即一個人應該根據他的品格而不是他的膚色得到對待。

楊傑凱:這問題很引人深思。就在你出版這本書的同時,你也深入參與了一個由你擔任主席的新團體,也就是「美國有色聯盟」(Color Us United)。

《批判性種族理論》劃分人群

肯尼•徐:是的,「美國有色聯盟」,我們的目標是倡導一個不看膚色的美國。在這樣的美國,無論你是什麼種族,你都可以根據你的個人品格而不是你的膚色得到對待。我們國家有這麼多的種族分裂,但是分裂來自哪裡呢?畢竟只有29%的美國人認為他們的種族對他們來說根本不重要。

人們當然不想被一種自己無法控制的標準對待。「我生來就有這種無法改變的皮膚,我無法控制自己的這一方面。」這對你來說也是一樣,對這個國家的任何人來說都是一樣。為什麼我們要讓它成為控制我們的一個因素?為什麼我們要讓它分裂我們?我們「美國有色聯盟」,網址是colorusunited.org,正在努力向全社會推廣無視膚色原則。

楊傑凱:你在書中花了整整一章來討論哈佛大學的現實情況。你提到了存在這種主動的歧視。我想請你談談這個問題以及目前的情況,因為這當然是有爭議的,很多這類想法其實最初也是來自哈佛。

肯尼‧徐:我們看到今天在哈佛大學有這種種族意識形態,它不僅來源於感染了哈佛大學系統的、白人進步派的種族罪惡感,還來源於哈佛獨特的精英管理意識。德里克‧貝爾(Derrick Bell)是批判性法律研究(critical legal studies)的創始人。他是哈佛大學的教授,是哈佛法學院的校友,他的著作成為了「批判性種族理論」(Critical Race Theory)的先驅。

在哈佛發展批判性種族理論的同時,在另一端,哈佛商學院正在把管理主義奉為時代精神。管理主義告訴人們,管理群體比管理個人更容易。「你如何讓人們買你的東西?你如何讓人們投票給你支持的政治家?」你把人們細分成不同的群體,把人們當作積木,你說服那些人,讓他們成為這個群體的一部分。這就是管理主義的實質。

批判性種族理論實際上是種族劃分和管理主義的結合,因為它將人們細分為不同的群體,然後它根據你的群體地位告訴你必須做什麼。你要麼有特權,要麼受壓迫。

在哈佛入學模式中 亞裔最受歧視

楊傑凱:你所發現的,或者數據實際顯示的是,亞裔美國人在這裡受到了不成比例的歧視。

肯尼•徐:如果你想錄取某個種族的資格較差的人怎麼辦?你必須把某人排除在外。那些被淘汰的人是誰?他們恰好就是亞裔美國人。進步派精英認為,學校裡有太多亞裔美國人。因此,亞裔美國人要比黑人學生高出440分才能獲得同樣的錄取機會。

也就是說,如果考試是百分制,白人得到70-80分,非裔得到30-40分,比亞裔得到90分以上的入學機率還要大。所以,也就是說,為了幫助一個少數族裔,你必須排斥另一個少數族裔。這就是為什麼說亞裔美國人是處於不利地位的少數族裔。

楊傑凱:我們經常被告知,白人才是壓迫者,所以我們可能會認為,在這個模式中,他們是受歧視最嚴重的群體,但你卻說事實並非如此?

肯尼•徐:在哈佛的模式中,亞裔是最受歧視的,這不僅表明,美國黑人作為被邊緣化最嚴重的族裔地位正在上升,而且表明批判性種族理論家們正在推崇更大規模的種族壓迫等級——黑人是最受壓迫的,其次是拉美裔人,然後我認為是白人,亞洲人甚至在最底層。

觀看完整影片及文稿請至:https://ept.ms/3fgTKSv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