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冇搞錯】從大停電看官員躺平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9月30日訊】有冇搞錯,9月30日。

最近和中國大陸有關的熱門的話題有三個,孟晚舟和中共人質外交、恆大引發的中國金融危機,以及全中國大停電。我們今天談一下大停電。

我這個年紀的中國人,全都經歷過停電的時代。我小時候最喜歡停電了,因為停電,就可以不做功課了,可以撒開了玩兒,第二天回學校告訴老師「停電了」,老師也就不太追究。那時候家家都準備蠟燭,以備不時之需。沒想到,四十多年之後,中國有些地方又回到那個年代了。但現在的社會,沒有電的話,比四、五十年前嚴重太多了,因為現在社會對電的依賴更嚴重。別的不說,手機沒電,或者是手機沒信號了,時間長了,中國大陸估計會餓死人,因為大家不用現金,用支付寶、微信支付這種電子結算貨幣了。沒電用不了,又沒有現金,問題就大了。其他有些問題就更嚴重了。

這種大範圍停電,完全是政府失策造成的,而全國範圍的大失策,其實源於官員的集體躺平。

我們先説一下,中國大陸供電大致有四個等級,工業用電,商業用電,城鎮居民用電,和農村居民用電,四個等級價格都不一樣。對政府來說,最需要保證的是城鎮居民用電,而且價格也是最便宜。這次中國大陸大停電,很多城市都開始停電,尤其是在北方,甚至北京的居民電都受到影響了,這個非常不尋常。

昨天看到網上流傳的政府文件,稱習近平要求「不惜一切代價」保證居民用電不受影響,說明情況已經相當嚴重了。

有關大停電的原因,很多人都分析過了,大致是幾種,包括煤和電價格倒掛,能耗雙控政策等等。但人民日報的評論文章,其實點出了一些有趣的事情,人民日報的文章指責地方政府「像小學生趕暑假功課」,就是地方政府不負責任。這個説的是能耗雙控。因為北京下了硬指標,要求各地減排,減少能源消耗,但到年底,很多省市沒有達標,所以年底要突擊減排,結果變成了大停電。

這就是批評地方政府不作為,沒有完整理解中央精神,沒有認真落實,錯誤都在地方。反過來看,其實也是地方對中央的一種軟對抗,但卻用了一種類似「躺平」的作法。既然你有指示,拿責任就在中央了。事實上也確實起到了這個作用。我在網絡上看到的老百姓的評論,幾乎沒有指責地方的,都是對北京的不滿,所以這就形成了一種針對中央的民怨。

在中國,絕大部分的火力發電都是國企,國企的管理者也都是官員,估計他們有同樣的心態。煤電價格倒掛,是中央計畫出來的,不讓進口澳洲煤,也是中央政府的命令,發電越多虧損越大,正好要求減排,所以大家乾脆躺平,不發電了,大家一起去搞設備升級換代。過一段時間,要不煤炭價格下跌,要不中央統一調升電價,再重新開工發電。因為這個期間的虧損,最後一定是上級追究企業的經營責任,所以不如躺平。

在中國官場,官員的躺平其實比年輕人更厲害,時間也更早。

大概三五年前,新華社就發表評論文章,要求正視面對懶政惰政,而最近這種情況更為嚴重。

中共人民網27日登了一篇文章,題目是「走出躺平心態」,文章説:少數幹部出現了“躺平”心態,有的年齡較大,認為自己“船到碼頭車到站”,選擇“撂挑子式躺平”;有的認為這次換屆也“趕不上趟”,選擇“無所作為式躺平”;有的平時工作激情高,因受限於班子結構功能因素影響,上昇機會比較渺茫,選擇“不求上進式躺平”。

去年11月人民日報另外一篇文章還說,中共很多官員現在“遇到困難繞著走、解決矛盾問題不積極主動。而且還有的人認為‘幹得越多犯錯的可能性越大’、‘不求有功但求無過’……”

末了,文章說出了一句重要的話,「那些落馬的官員,被懲處不是因為乾事多而出現失誤,而是主觀故意乾了違法亂紀的事」。

説這句話重要,是因為過去這些年,太多官員落馬下台,而且下台後都很慘。副部級及以上)共327人,解放軍軍官和武警警官(副軍級及以上)共67人(

十九大會議披露,十八大至十九大期間下台落馬和判刑的官員有1名正國級(周永康)、6名副國級、2名軍委委員級、數十名正部級、數百名副部級。

立案審查的副省級副軍級以上乾部440人,其中十八大候補中央委員以上43人,中紀委委員9人,解放軍軍官和武警警官(副軍級及以上)67人。廳局級幹部8900餘人,縣處級幹部63000餘人,其他基層幹部278000餘人。

這些是追究刑事責任的,也就是坐監獄的,其他還有內部處分的,包括降職、記過或者警告的,數字多達兩百多萬。

這只是2012年底到2017年底的情況,最近兩三年,所有的大清查都在繼續。除了官員落馬之外,大批基層幹部也被追查,包括政法系統中的警察、檢察官和法官等等。未經證實的網絡消息説,四川一省自首的公安警察就有四萬多人,多名公安部大員落馬等等。

今年八月中紀委開會,中紀委、國家監察委員會宣傳部部長王建新在會中提到,中共十八大至今年上半年,也就是2012年底到現在,全國紀檢監察機關共立案審查、調查逾388萬件、417萬人,又給予逾380萬人黨紀政務處分,90多萬名“不合格黨員”被開除。在中共話語中,開除基本上等於被追究法律責任,就是會去坐牢了。

這兩年和朋友通話,最大的話題是兩個,一是朋友中誰死了,二是朋友中誰被抓了。這個不奇怪,九千萬黨員,四百多萬人被清查處理,二十個人中就有一個。一千萬中共黨員官員,九十萬被追究法律責任,差不多十個裡面有一個,十分之一涉及貪腐官司。所以中國人誰都認識好幾個被抓的官員。

我們回頭來看官員為什麼躺平,原因就極為簡單了。人民日報説,中共追究官員責任,不是因為「幹事多出現失誤,而是主管故意幹了違法亂紀的事」。但是,出了問題,是失誤還是故意,誰知道?誰説了算。我們看到一些高級官員在法庭審判的時候講話,內容都是「失誤」,搞得個個都像是「失足少女」似的,但上級和別的官員不這麼看。

中國法官又不是獨立判案,需要有上級的精神,判不判罪,判刑多少年,都是上級說了算,所以上級認為你故意,你就是故意。

問題的關鍵是,在官場上混,和在江湖上混是一樣的,誰沒有得罪過人?誰沒有金錢問題?很多人上手還有血呢。也就是説,誰都有政敵,一旦犯錯,就算是失誤,政敵也一定給你上綱上線,不是忠誠問題,就是政治問題。比如「兩個從未」,從未對黨老實,從未樹立信念,這也可以成為官員落馬的罪名,可見目前中共官場有多兇險了。

在這種情況下,基本上必須躺平,才能躲過風頭。

我們這麼説,不是為中共官員辯解。中共官場烏漆麻黑大家都知道,不貪腐根本就當不了官。這個是有原因的。當官不是一個人的工作,而是一個群體合作項目,一個人出污泥而不染,在中共那種體制中,你就是一個人,沒有合作方,按照北京的說法,就是沒有「團團夥夥」了。大部分時候,這樣的人在體制內既無法升官,偶爾升了官,也曲高和寡,結果被牆倒眾人推,很快就下去了。

所以,大部分在任上的官員,按照中共自己的法律,都是貪官,都有罪,但一直以來中共有一套潛規則,大家帶著法律法規的面具,實際按照潛規則行事。但現在潛規則變了,而且還沒有人知道這個新的潛規則是什麼,所以官場內部的運作和運行方式出現了很大混亂,於是躺平變成了一種最好選擇。

躺平,對於比較高級的官員來說,就是不做主動決策,不做主動的形勢判斷,只提供數據,然後根據上級的指示行事。不是不做事,而是不主動做事。

一千多年前,隋朝皇帝楊廣出兵攻打高句麗,近百萬軍隊開始進攻遼陽城,楊廣親自指揮戰鬥,並且要對隋朝兵馬攻入遼陽的形式上做出具體規定。但楊廣卻在幾百公里的後方。每次城牆被攻破,前方將領都要飛馬報告,等到命令回來,城牆缺口已經被堵上了。如此三番五次,終於等到冬天來臨,隋軍於是大敗,各軍撤退時被追殺,損失數十萬。

楊廣氣急敗壞,既要殺不服從命令的官員,也要殺服從命令的官員,然後連續發動幾次徵遼戰爭,最後一個國力強盛的大國雪崩一樣地倒了。隋朝倒於各地官員躺平,也就是不做主動的決策,不做主動的形勢判斷。

這種情形,在明末的時候也是一樣。軍中有宦官監軍,最後往往這個宦官變成了前線軍隊中的最高指揮官。但宦官不懂軍事,他的主要任務是向皇帝匯報。結果是軍隊將領被動躺平,無法主動決策。

説歷史循環,專制體制有其致命的弱點,這個弱點就是「一放就亂,一收就死」。中國王朝滅亡,要不就是外敵入侵和內部民亂,這涉及到皇帝收權導致軍政官員的僵化應對,就是「一收就死」;另一種就是出現問題,皇帝放權,讓地方官員自己處理,結果是中央命令無法執行,地方割據導致王朝崩潰,這就是「一放就亂」。

在中共這裏,政治上這樣,經濟上也這樣。從這個角度看大停電,下面的官員,看到北京的那些「頂層設計」,覺得好笑,不合道理,但又不能也不敢說出來,否則就是「妄議中央」,大家都是被動執行,結果成了現在這個局面。

習近平上台之後,正是一個「收緊」的過程,結果當然只有「死」路一條,而大批官員躺平,只是這個「死」的過程中的一個表象而已。

石山簡介。(香港大紀元)

訂閱石山角度https://www.youmaker.com/c/ShiShan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