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雲:大陸電荒打臉中共 百姓「成功」體驗朝鮮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最近,大陸電荒引發全球高度關注。近20個省份限制用電,嚴重影響企業生產和居民生活。被迫停產的中小企業苦不堪言,訂單交不出,經濟預期走低,而且將衝擊跨國供應鏈和全球股市。東北很多地區甚至出現電梯停用、道路交通燈不亮、食客藉手機光用餐、囤積蠟燭的現象。這無疑掃了中共大慶「十一」的興致,「厲害國」直奔朝鮮而去?!

關於限電的原因,眾說紛紜:政府限制碳排量,煤炭太貴,煤炭量不足,電價格太低,電廠不願意多發電。還有人稱「國家在下一盤大棋」,限產就會引發美國通脹,云云。

這一波限電潮波及面很廣,且有擴大和延長的趨勢,外媒連續追蹤報導。迫於外界壓力,中共官方出面給說法,卻泄露了管理不善、能源危機等真相。

9月27日,國家發改委和國家鐵路發展集團聯合發文,要求鐵路運輸部門與各地政府確保有足夠的運力保障發電供熱企業的煤炭運輸。

9月28日,中國國家電網有限公司召開緊急電視、電話會議,誓言要把電力保供工作作為當前最重要的政治任務,確保接下來國慶供電以及民眾過冬用電。公司董事長辛保安稱,今年以來用電需求快速增長,電煤供應持續緊張。進入9月份後,「受多重因素疊加影響」,電力供需形勢面臨新的考驗和挑戰。

9月28日晚,中共央視網評稱:「此輪多地限電主要還是受全國性煤炭緊缺、燃煤成本與基準電價嚴重倒掛、聯絡線淨受能力下降等因素影響。當前國內動力煤、煉焦煤產能明顯收縮,加上煤炭進口量減少,蒙煤通關量偏低,電煤供給短缺明顯。這跟我國經濟復甦伴生的高用電需求,顯然不匹配。另外,部分地方緊急限電,還跟沒把握好產業升級節奏、沒做好平時能源管理工作、沒跳出運動式減碳窠臼有關。」

人們要問:全國性煤炭緊缺為何發生?燃煤成本與基準電價為何「嚴重倒掛」?地方政府平時為什麼「沒做好能源管理工作」,為什麼敢不計後果地拉閘限電?

國家電網的責任就是保障全國電力供應,這怎麼成了「當前最重要的政治任務」?所謂「政治任務」,意味著「維穩」。一切為了黨的穩定而存在、行動,而不是為了生產與生活的正常運轉。

大陸煤炭量不足的根本原因之一是宏觀調控的失策。去年12月,中共正式宣布禁止從澳洲進口煤炭。這項禁令具有「政治性」,是對澳洲呼籲調查病毒源頭的報復。結果,中方放棄了質量好、價格低的澳煤,又搞不定國內煤炭的運輸和供給,於是,「政治性」禁令先砸了自己的腳,又帶來了供電的「政治任務」。有網友調侃,最後,中共從其它國家進口的很可能是轉手的澳洲煤,價格更高。

此外,行業性壟斷和腐敗也是重要原因。今年6月18日,內蒙古鄂爾多斯市煤炭局前黨委書記、局長郭成信「受賄、巨額財產來源不明案」開庭審理。郭成信被指控受賄九千餘萬元人民幣,並有1.1億多元不能說明來源。

近年來,多名國家電網官員因違法違紀落馬或被處分,如:原華電集團董事長、南方電網董事長、國家電力公司紀檢組副組長、監察局長李南奎,原華電集團黨組副書記、總經理雲公民,原國家電網總經理助理、華北分部主任朱長林、國家電網寧夏公司原總經理馬林國等。

2014年7月,大陸官媒報導了能源部門官員的腐敗問題,記者引述一位接近國家發改委的知情人的話稱,「在能源行業,一個項目動輒數億,投資巨大,這也使這個行業成為腐敗的重災區」。此知情人披露,很多人在煤炭領域「發大財」,「魏鵬遠在國家發改委時就是在煤炭部門,後來在國家能源局煤炭司,在他這個位置上,幾千萬元,那都不叫錢」。

中共治國無方,管理混亂。幾十年所謂「改革開放」過度消耗能源,煤炭不足引發的電力問題只是一個方面,更多「地雷」將一一爆裂。

每當出了問題,中共就稱「壓實責任」,那麼平時從上到下的官員們在忙些什麼,忙著拉關係、行賄受賄?官員享受著特殊待遇,憑什麼讓基層業主和百姓一次次地無預警承受風險和損失?中共一路來戰天鬥地,抑善揚惡,哪盤棋能下得好?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