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商天下】陳峰之後多老闆被抓 北京整肅資本市場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0月01日訊】今年的秋天,還真是個多事之秋,幾天前,海航的董事長陳峰和首席執行官譚向東突然被抓了,而目前海航破產重整的情況是,第二次債權人會議已經結束,遼寧方大集團將注資380億人民幣,並成為海航航空版塊的新主人,而海航機場板塊的新主人,則確定是國資企業——海南控股。

表面上看,海航危機已經解除,但是,陳峰、譚向東的被抓,卻似乎預示了新一輪風波的開始,因為近期,被抓的企業老板和金融高管實在太多了。而且,在這種緊張氣氛中,官媒又報導說,中央第八輪巡視,將針對人民銀行等25家金融單位進行,而且,特別提到了金融腐敗和金融風險。

那麼,這一連串的事件背後有什麼關聯呢?也有人說,針對民企的大抓捕將開始,那麼誰又會是下一個呢?我們今天就談談這些話題。

陳峰被抓的原因

我們看,正當全球都在關注恒大危機時,沒想到一顆炸雷卻落到了海航的頭上,9月24日,海航發布公告說,陳峰和譚向東因為涉嫌違法犯罪,被採取強制措施。

至此,海航前後兩任董事長,一個王健,三年前離奇摔死在了法國,一個陳峰,現在鋃鐺入獄。有人說,中共抓陳峰是在警告許家印,是不是這樣,我們後面會談到,我們先來看看,陳峰和譚向東兩人,被抓的原因是什麼。

在兩人被抓消息公布的當天,海航工作組組長顧剛,發表了一篇致全體員工的信。信中提到「當野心和慾望把集團送入深淵的時候,既不能清醒的認識自己、也沒有把握住機會,沒有說真話的勇氣、更沒有付出和擔當的魄力……乃至於給國家造成了數千億元的巨大損失,這時候很多事情就真的已經注定。」

從顧剛的信中,大致可以猜到,兩人應該是在海航重組期間,隱瞞了什麼,推卸了什麼,而且讓當局付出了巨大的代價。

隨後,財新網的一篇文章,更是披露出了一個細節。海航在破產重整過程中,最棘手的問題之一,就是海航旗下個人理財產品的償付,債權規模超過300億元人民幣,涉及人數有6萬之多,其中有大約2萬3千人是「海航系」的內部員工。而如何公平妥當處置這些個人理財產品,是過去幾個月來卡住海航集團重整的一道大關。

海航工作組,曾希望陳峰將海南省慈航公益基金會的資產,拿來償還這些理財產品,以解燃眉之急,但是被陳峰拒絕了。公開資料顯示,基金會的淨資產有10億元。

其實,陳峰被抓之前也是有先兆的,9月18日,顧剛在海航例會上曾提到,老股東團隊和慈航基金會,在海航集團以及成員企業的權益將全部清零。

根據海航集團此前披露的股權架構,分別設立在境內外的慈航基金會和Cihang Foundation擁有海航集團50%以上股份,12個自然人股東持股47.5%,其中,陳峰和王健分別持股14.98%,是最大自然人股東。

股權清零,意味著陳峰等人,將從法律上正式退出海航集團,以及旗下所有公司。同時神秘的慈航基金會也不再與海航有任何關係。

大家知道,海航的股權是出了名的複雜,背後盤根錯節,涉及到很多權貴家族的利益。像陳峰、許家印或者是肖建華等等這些人,不過就是背後權貴的「白手套」,他們所持的股份未必是他們自己的。在2000年時,陳峰就說過一句話,中國沒有人能看懂海航。

海航背後的勢力

在陳峰被抓後,大陸財新網在9月24日發表了一篇特稿——《海航高管家族的裙帶交易》。

文章提到,被抓的海航董事長陳峰,還有已故的前董事長王健等多位海航高管,都有親屬控制或參與的公司,承接了大量海航的生意和採購,獲得了海航的資金支持和商業合同,涵蓋海航的飛機和航業材料採購、房地產開發、信息化工程、廣告、保險等業務。海航集團和公司高管裙帶的這些關聯交易,有的早在2000年之前就已經開始,有的延伸到海航的海外併購,而且都沒有得到充份披露。

曾寫過《海航還能飛多遠》的大陸作家蔡慎坤認為,海航走到今天,並不讓人意外。一個在短時間內就負債萬億的企業,其龐大的資金流向一直是一個謎團,現在,企業雖然破產了,但是,流向不明的巨額資金必須有個交待。

但是,能交待清楚嗎?看看海航的快速發展史,就可以明白,海航的背後,到底交織了多少權勢和利益。

2015年,海航集團首次躋身世界500強,位列第464位。之後,海航開啟了激進的買買買節奏,它收購了希爾頓酒店(Hilton Hotels)、德意志銀行(Deutsche Bank)等公司的大量股份,鼎盛時期曾在全球僱傭了40萬名員工。在2015年初到2017年底,不到3年的時間裡,海航的併購投資規模接近500億美元,在世界500強的排名也急速上升到了170位。

2017年,海航集團流動性危機徹底暴露。但是,各大銀行的風控居然無視海航負債率,仍然幫助加大高槓桿融資擴張。當時,財經新聞的頭條中,還報導了「國家開發銀行、中國銀行等八大銀行負責人一致表態,支持海航集團的發展」,海航獲得的銀團授信總額超過人民幣8,000億元。

2018年,中國郵政儲蓄銀行等八大國有和商業銀行牽頭認購,海航旗下上市公司海航控股,成功發行人民幣10億元債券。2019年,以國家開發銀行為牽頭行及代理行,海航再獲八大銀行共計人民幣40億元的「輸血」。

而截至2019年第二季度,海航集團的負債總額已經達到了7,067億元,資產負債率高達72%。

大家看到,非常明顯的是,無論是海航還是剛剛爆雷的恒大,都是大陸官商勾結的產物,背後都有著重重黑幕,也很少有人能窺探到真正的核心,就像陳峰說的,確實是讓人「看不懂」。

習近平巡視25家金融機構

我們看,最近出事的這些大企業,基本都是通過資本運作發家的,而很多國有銀行也牽涉其中。比如恒大,其負債涉及超過128家銀行和超過121家非銀行機構。

拿其中的中信銀行來舉例,這幾年中,中信銀行通過基金方式給予恒大的支持,達到了500多億元人民幣。一名銀行界人士披露,如果加上日常的抵押貸款和信用貸款,恒大集團從中信銀行獲得的金融支持,應該在700~1,000億之間。

而顯然,這一連串的金融事件,不但曝出了政商勾結的利益黑幕,也讓中共高層感覺是坐上了火山口。9月25日,中紀委官網上發文《防範領導幹部被利益集團綁架》,文中重點點名了隸屬於明天系的包商銀行,並提到「明天系」被定性為「不法金融集團」。大家知道,明天系的老闆肖建華,一直被認為是曾慶紅家族的「白手套」。

緊接著的26日,中紀委宣布將對央行、銀保監會、證監會等25家金融單位的「黨組織」開展「巡視」。

可以看到,這兩個月,特別是在9月,已經有多名中央一級金融單位的高管被查處,其中包括原中國銀行業監委會副主席蔡鄂生,原國家開發銀行副行長何興祥,原中國農業發展銀行河南省分行副行長楊百路,原交通銀行遼寧省分行副行長於化源等等……

如今,中共首次針對25家金融機構進行巡視。相信是習近平針對金融系統的整肅,進入了白熱化階段。可以預計,今後一段時間,北京還可能有更多動作,也很可能會有更多「金融虎」落馬。

多年以來,中國的金融系統,一直被江派反習勢力掌控。習近平在十八大上台後,為了爭奪金融話語權,在反腐風暴中打掉了很多「金融虎」,其中最典型的,就是華融公司的原董事長賴小民。

貪污錢物總計超過18億人民幣的賴小民,今年1月29日被執行了死刑,當天,中共官媒新華網發文《賴小民伏法,貪腐沒有「免死金牌」!》文章中說,當金融「內行」蛻變為「內鬼」,金融領域腐敗往往和市場風險、政治風險交織,容易引發系統性風險。

文章還強調,貪腐從來沒有「免死金牌」!沒有法外之人,也沒有法上之權。賴小民已經伏法,但是「反腐敗鬥爭永遠在路上」。

很多分析認為,曾慶紅心腹賴小民被執行死刑,是習近平和江澤民、曾慶紅公開分裂的標誌性事件之一。而官媒所喊的貪腐沒有「免死金牌」也明顯帶著敲山震虎的意味。

抓捕陳峰 殺一儆百

這一次的海航重組,相信背後的爭鬥也會非常激烈,直到把陳峰給抓了,重組才能繼續推進下去,而在宣布陳峰被抓的同一天,中共官媒還報導了一條消息,貴州茅台集團的前董事長袁仁國,因為收賄超過1億元被判處了無期徒刑。

聯想到現在的恒大危機,有分析認為,接下來許家印也可能危險了。因為中共,既不想讓市場有「大而不能倒」的想法,也不能因為恒大倒閉造成金融危機、社會不穩定。因此,嚴罰許家印,甚至把他投入監獄,就可能成為中共的一個選項。

大家知道,共產黨做事兒,經常會有殺一儆百的意思在裡面,而過程中用什麼罪名並不重要,因為中共,總能很容易地找出理由。

剛才,我們提到了有多位金融界的高管被抓,其實,這段時間,資本市場也不太平,被抓的企業老闆也不少,陸媒報導,9月18日,華宇軟件董事長邵學因為涉嫌行賄被抓;24日,長航鳳凰的控股股東李建明被抓,據說是因為涉嫌刑事案件;26日,天房科技董事長王天落馬,罪名是涉嫌「嚴重違紀違法」;還有在27日,今創集團的總經理和副總經理,收到了證監會的立案告知書,原因是涉嫌證券市場操縱。29日,九鼎集團董事長吳剛又出事了。

我們看到,金融、資本市場新一輪的整肅已經密集開始。這可能和現在中國政治經濟的大環境關係密切。一是,習近平要為明年二十大掃清障礙,因此,習一直在打擊對手,既要搶了他們的錢也要限制他們的權,因此江曾家族的「白手套」不斷出事;另一方面,習近平也要做資本擴容,吸引資金以急救衰落的中國經濟,北京當局一直強調整頓金融、資本市場,那些做假的、掏空上市公司的企業老闆當然就成了嚴打的對象。當局選擇性地抓一些典型,目的是為了給外界資本信心,繼續投資中國。

但是,在從上到下都已經爛透了的中共體制下,習近平的願望能實現嗎?

財商經濟研究所
策劃:宇文銘
撰文:陳思雨
編輯:蔚然、宇文銘
剪輯:曲歌
監製:文靜
訂閱財商天下https://www.youmaker.com/channel/3f698fe3-4dd8-409a-83b7-5c85d28ec68f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