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停止「圍堵」抗拒新冠疫苗者

大紀元專欄作家Cory Morgan撰文/曲志卓編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受驚的暴徒所進行的獵巫行動永遠不會有好結果。(註:獵巫行動一般指以誣陷為手段的政治迫害或道德恐慌。)

社會喜歡替罪羊。很多人都喜歡成為多數派,因為這樣他們就可以把責任都推到少數派頭上去。

我們今天所排斥的替罪羊是那些選擇不接種疫苗的人。

當疲憊不堪的社會面對第四波COVID-19時,他們希望看到一條出路。長期生活在對感染和滾動封鎖的恐懼中的人們想讓少部分人對這種恐懼負責。他們想結束這一切。所以,未接種疫苗的人就成了千夫所指。

受驚的暴徒所進行的獵巫行動永遠沒有好結果。我們可能把一些人逼到極限。

對於那些認為接種疫苗是結束疫情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的人來說,看到疫苗接種停滯不前是令人沮喪的。在大多數地區,疫苗接種率似乎暫停在80%左右。

各國政府最初用胡蘿蔔的方法鼓勵人們接種疫苗。我們看到從彩票到禮品卡等禮物作為誘惑。然而胡蘿蔔法收效甚微。在日益歇斯底里的民眾的刺激下,政府現在開始使用大棒了。

人們選擇不接種疫苗的原因有很多。許多人漠不關心,他們只是懶得去接種,畢竟去夜總會或觀看體育賽事並不是常有的事。我懷疑他們中的許多人一旦需要,就會突然找到時間和動力去接種疫苗。

有些人對疫苗的態度猶豫不定。他們擔心副作用,並希望在接種之前看到更多的數據。隨著時間的推移,如果這些人受到理性和尊重的對待,政府就可以說服他們參加接種。不過,我們從越發刻薄的疫苗接種倡導者中沒有看到理性和尊重。

羞辱和威脅猶豫只會讓他們自己陷入泥潭。疫苗倡導者需要改善他們的做法,否則他們只能得到相反的效果。

最後,有一部分未接種疫苗的人是真正的「反對疫苗者」。他們的人數可能是最少的。這些人相信疫苗會傷害或可能殺死他們。他們永遠不會心甘情願地接受接種疫苗,或允許他們的孩子接種疫苗。

試著站在那些把疫苗看成毒素的人的立場上看這個問題。如果你相信疫苗會殺死你或改變你的DNA,那還有什麼能說服你把它注射進你的身體?當然沒有。

我們需要接受並適應這樣一個現實,即相當一部分人口永遠不會接種疫苗。無論是通過快速測試計劃,學校隔離,還是隔離工作場所,我們都不可能讓這些人與社會的各個方面隔離開來。

即使只有6%的人口強烈反對接種疫苗,那也是數百萬人。順便說一句,這些人中有許多在醫療系統工作,強迫他們失業不會減輕醫院的負擔。

現在,那些害怕接種疫苗的人感覺他們已經走投無路了。他們正在失去工作、朋友和旅行的資格。他們正被推入一種悲慘的生活。在可預見的未來,他們可能被鎖在家中。

我想不出一個更有效的方式,去刺激精神不穩定的人,並迫使他們採取可能會傷害自己或他人的行動。

隨著(加拿大)聯邦選舉的結束,這種可怕的無助感現在更加嚴重了。許多人希望馬克西姆·伯尼爾(Maxime Bernier)的加拿大人民黨(People’s Party of Canada)強勢的選舉表現能保護他們免受強制接種疫苗的折磨。在人民黨的集會和一些抗議活動中,緊張情緒的加劇是顯而易見的。這些人現在失去了通過選舉制度得到保護的希望,從而感到他們在政府內部沒有發言權。

那些覺得自己一無所有,無處可去的人是最危險的。

我們不能因為害怕激怒極端分子而停止鼓勵接種疫苗。然而,我們可以努力改變我們的語氣和方法。我們正在製造一群沮喪、絕望的人。我們可能不明白他們的觀點,但我們必須試著去同情他們。

如果我們繼續指責、羞辱和邊緣化這個少數派,我擔心我們可能會把有些人推出極限。下一次暴力行為可能比一個沮喪的傻瓜向首相拋擲一把石子要糟糕得多。

作者簡介:

科裡‧摩根(Cory Morgan)是居住在加拿大艾伯塔省卡爾加里市(Calgary, Alberta)的專欄作家和企業主。

原文「Time to Put an End to Vilifying the Unvaccinated」刊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