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防部報告揭中共海外迫害法輪功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0月02日訊】法國國防部軍事學院戰略研究所(IRSEM)二零二一年九月二十日發表了一份「中共影響力行動」報告。該報告引用了大量文章、視頻和社交網站等信息,揭示了中共利用黨、政、軍以及國營和私有企業,對包括華僑、媒體、外交、經濟、政治、教育、智庫在內的各個領域進行統戰的內幕,在國外,中共一方面用誘惑、征服,另一方面用滲透、強制的方式,在全球範圍內,強加中共模式,保證中共的統治地位,為達到目的不擇手段。

全文共646頁,其中有79處談到了中共政權迫害法輪功的問題。報告開篇還闡明:我們所針對的是中共政權,而不是指中國和中國人民,這是有區別的。

該報告引用了一些實例揭露了中共怎樣收買各國的華文媒體、華人社團,散布虛假信息、妖魔化法輪功學員,讓人們仇恨法輪功,並利用駐各國大使館下屬的「學生學者聯誼會」、留學生個體及五毛黨等向當地的法輪功學員施壓和搞破壞等。

該報告內容豐富,覆蓋範圍廣,對中共政權分析透徹,這是法國官方報告中前所未見的。

本文引用報告中的部分內容,可一窺中共不可告人的行徑。

為鎮壓法輪功 中共成立610辦公室

報告說,法輪功這種精神修煉及健身活動匯聚了包括很多中共高層在內的數千萬追隨者。江澤民從中感到了對共產黨的某種威脅,因為該黨不會容忍一個超出其控制的社會群體的存在。「610辦公室在全世界有特工在合法範圍之外採取行動,以根除法輪功運動。」

在媒體付費刊登一次性消息誹謗法輪功

報告說,中共在媒體付費刊登一次性消息誹謗法輪功,(這樣做的)目的是讓較有信譽的第三方發布他們(中共)預先寫好的信息。

例如,在二零二零年四月,某中介提供20,000比索(約200歐元)給多家阿根廷報紙的主編,包括El Cronista Comercial、Diario Popular和在線平台Infobae,付費發表「用蹩腳的西班牙語寫的」反法輪功文章,其中包含大量關於這個功法的虛假信息,為使法輪功在阿根廷輿論場失去信譽。這篇文章照搬中國(中共)通常以誹謗和妖魔化的方式來形容法輪功的詞句。同時,再次使用中共曾經編造的版本宣傳中共當局想說的。

這件事已經被曝光,因為被那個中介找過的一位阿根廷編輯覺得應該聯繫他的一位修煉法輪功的同事。於是,「法輪大法信息中心」和《大紀元時報》都拿到了這篇文章的副本。該中介機構承認他為「中國人」工作。

假冒身分構陷法輪功

報告說,「攻擊者」特別假冒法輪功成員向部長和議員發送侮辱性電子郵件,以構陷法輪功修煉者。這是一種普遍的做法,不僅限於加拿大。

正如一名加拿大法輪大法學會成員所解釋的那樣:「許多國家的各級政府官員都系統的、反覆的被謊稱是法輪功修煉者的人設為目標,發送偽造的電子郵件。其中一些電子郵件的IP地址在中國。」

「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CSSA)的角色

有很多中國留學生承受著「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CSSA)的壓力,告誡他們不要這樣那樣,或反之鼓動他們要這樣那樣。例如,渥太華大學的一名學生就收到了一封來自他所在大學CSSA威脅性的電子郵件:「根據其他學生的證詞和聯誼會幹部做的調查,你仍然是法輪功修煉者。你要小心了。」在卡爾加里大學,一些CSSA成員自己也收到一封電子郵件,有人冒充(中共)公安局特工,告訴他們不要去參加「法輪功之友」俱樂部組織的電影放映會,「否則你的姓名和照片將被通報給中央政府。」

CSSA的言論常常暴露出它是中共當局的代言人。多倫多大學的CSSA曾向市政府施壓,不讓市府承認二零零四年的「法輪大法日」,渥太華大學的CSSA干預了新唐人電視台二零零五年在當地獲得廣播許可一事。他們在信件中使用的詞語與中國外交官的抗議信中的完全相同。

四年前,在堪培拉澳大利亞國立大學的CSSA主席詢問是誰允許校園藥店分發《大紀元時報》,並恐嚇藥店工作人員,直到他把報紙扔掉。很多例子都證明,某些中國留學生感覺在海外校園擁有一切權力,清楚他們的經濟份量,因此知道學校對他們的依賴,並受到中國當局的支持和鼓勵。

全球最大跨國鎮壓行動

報告說,中國(中共)的第一目標就是讓一些海外華人噤聲,包括政治理念不同、逃離中國的,或是在自由的環境下長大的、對中共政權反感的、對其構成威脅的人。它的主要目標是少數民族或信仰團體,如藏人、新疆人、來自內蒙的蒙古人、法輪功學員;另外還包括台灣異見人士、民運人士(其中尤以二零一九年來加入的香港人為甚)、人權衛士、人權記者、因「貪腐」而被通緝的前官員。北京政權針對他們展開了一場被人權組織描述為「全球謀劃最精心、最廣、最全面的跨國鎮壓行動」。

在具體行動上,他們會監視這些群體與個人,不論他們擁有什麼國籍,因為黨國是以「血統」來論定的。中共對他們進行統計、滲透、長期施壓,威逼、以種種方式恐嚇、威脅、騷擾、脅迫他們,甚至直接動手,甚至還會逼迫當地政府逮捕、引渡,後者在印度、泰國、塞爾維亞、馬來西亞、埃及、哈薩克斯坦、阿聯酋、土耳其與尼泊爾都曾發生。

控制和審查華文媒體的手段

報告說,北京掌控著世界各地的華語媒體,包括北美地區,這是長期以來一個眾所周知的事實。實際上加拿大華語媒體幾乎全都被中共控制著,除了受到加拿大華人歡迎的、不受中共影響的兩家獨立媒體(《大紀元時報》和新唐人電視台(NTDTV))。對這兩家媒體實施限制的不僅是中國(中共)當局,例如,二零零五年他們的記者前往中國大陸報導總理保羅・馬丁(Paul Martin)中國之行的簽證,先被批准後被取消;甚至有時加拿大當局自己也對這兩家媒體進行限制,因為害怕惹惱北京採取報復措施。當中共國前主席胡錦濤二零零五年到訪渥太華時,《大紀元時報》和《新唐人電視台》無法得到相關活動的報道許可;二零一零年他第二次訪問時,兩家媒體也遭遇同樣的情況。

為了把中文媒體塑造成自己想要的模樣,中共會使用慣常的武器:胡蘿蔔(鼓勵報紙自我審查以換取商業利益)加大棒(恐嚇、威脅、騷擾、給在中國的親屬施壓,解僱那些抵制其壓力的記者,或停播那些被認定是反映異議的節目)。中共還試圖規範和培訓這些記者,無論是在當地(二零一四年,當地統戰組織,總部設在溫哥華的「國際新媒體合作組織」,將北美親北京勢力的華語媒體都聚在一起),或在中國。

利用孔子學院向西方滲透被識破

孔子學院成為大學的財政槓桿。悉尼大學副教授薩爾瓦多・巴博恩斯(Salvatore Babones)解釋說,孔子學院的問題不在於他們的宣傳,而在於對大學管理者產生的影響。因為北京手裡拿著開門的鑰匙,諸如:資金、教師、他們的報酬、教學設備,有時甚至給那些財政吃緊的大學無償建造教學樓,免費贈送一個可以增加收入的語言教學中心,這樣的做法大學是很難拒絕的。於是,大學就對北京產生了一種依賴關係,甚至是真正的服從關係。

接下來北京就會對大學做出的某些選擇產生影響,甚至對某些研究項目的內容都有影響(例如限制研究西藏、台灣,或中國(中共)的影響戰略等課題),對言論自由的限制和對教師個人信仰加以限制(特別是禁止與法輪功有關的修煉),關於選擇演講嘉賓及最終大學如何談論中國(中共)和中國(中共)利益等方面問題,就一概都會造成自我審查。

干涉教學 法國里昂關閉孔子學院

報告說,法國還有18所孔子學院,里昂孔子學院被關閉案例比較有意思。里昂市的孔子學院於二零零九年經中山大學(廣州)提議在里昂第三大學成立。雙方的關係從二零一二年新的中方主任上任後開始惡化。里昂第三大學教授格雷戈里・李(Gregory Lee)解釋說:「他質疑我們的教育內容和堅持將里昂孔子學院更深入的融入我校,藉此參與授文憑教學。這種中國(中共)政府的結構性干涉對我們來說不合適,因為它可能會損害我們的科學自由以及法蘭西共和國高等教育的精神和規則,」格雷戈里・李教授為此決定付出了高昂的代價,「因為北京漢辦要治他於死地,並在沒有通知他的情況下取消了年度捐款。由於協商失敗,格雷戈里・李在二零一三年九月關閉了里昂的孔子學院。」

比利時布魯塞爾自由大學關閉孔子學院

比利時布魯塞爾自由大學孔子學院因有間諜活動被關閉。

加拿大資深記者和外交專欄作者、中國問題研究專家喬納森・曼索普(Jonathan Manthorpe)認為孔子學院計劃無非是「中共主要的國際宣傳和間諜活動,偽裝成文化交流計劃。」它不只是像政治局常委李長春公開承認的那樣,是中國對外宣傳組織的重要組成部分。在大多數情況下,「它是中國(中共)大使館和領館的間諜站,他們通過這裡來控制中國學生,收集所謂敵人的信息並恐嚇持不同政見者」。其中最著名的例子是布魯塞爾自由大學(VUB)孔子學院主任宋新寧的案例,他在二零一九年被比利時情報組織指控從事八年間諜活動——更準確地說,是在孔子學院教授中文期間,以教師身分做掩護,實際上是為中國情報部門「吸收」人員,他因此被驅逐並在八年內被禁止在申根區逗留(譯註:申根區是26個《申根協議》歐洲簽約國組成的區域)。因此,布魯塞爾自由大學決定關閉其孔子學院。

迫害法輪功 中使館二祕遭拒簽

二零零六年,加拿大政府拒絕了中國駐渥太華大使館教育處二祕王鵬飛的簽證續簽申請,並要求他離境。原因是他在大使館教育處的工作直接涉及「蒐集加拿大法輪功學員的個人信息,並且刁難他們。」特別是他利用「加國主要大學中的二十多個中國學生會」開展工作,他們的手段有時明目張胆,正如中共官方留學雜誌《神州學人》在二零零四年所寫的:該雜誌感謝魁北克大學蒙特利爾分校中國學生會主席「傑出的宣傳工作,以及他在對付法輪功的工作中體現出的勇敢和機智。」

使館參與煽動學生的證據

報告說,二零一零年,為籌備中共國前主席胡錦濤訪問渥太華,約五十名拿著中國(中共)政府獎學金在加拿大大學學習的中國學生聚集在中國大使館。教育處一祕劉少華向他們發表了講話。他在演講中透露,為了組織一群人歡迎主席,大使館不僅會在安大略省,還會從魁北克省叫來3000人到渥太華,所有費用全包(酒店、食物、交通,甚至他們的衣服)。一些親歷者還談到了每天每個到場的人可領到50加幣。

這位教育處一祕劉少華將這個問題描述為一場「捍衛祖國母親名譽」的「戰鬥」,要反對「法輪功、藏獨、維族分裂分子,以及親民主人士,他們已經占據了國會山的位置」。

他提醒學生所有的費用都由使館支付,即使對於非獎學金生也一樣。劉要求他們「不要到外面說」。因為二零零五年胡錦濤來訪時,反對者占了主導地位,在中國的官員們怒不可遏,「這次得好好的歡迎他。」劉說。如果學生被問為什麼來這裡?劉解釋說,你們要回答:「我們在這裡是歡迎胡主席。加中友誼萬歲。」

同日,中國駐多倫多總領事館教育組張寶軍(音譯),通過電子郵件發送了同樣的信息,警告學生要「按計劃辦事,齊心協力」。在這些人中拿獎學金的,「如果有誰遇到特殊困難不能參與」必須「提供一個解釋。」

混淆華僑和海外華人的界定

報告說,中共的目標是通過模糊中國公民和海外華人的界線,來糅合差異性很大的華人群體,建立並培養「同屬一國」的感情,其中包括他們對於中國的看法。尤其是北京政權指定的「中國人」中,很大一部分是在天安門事件後逃離體制的,或者來自港澳台的,或是已經在很多代以前就移民的,有的甚至是與中國、中文、中國文化或傳統毫無關聯的人。中共的目標是針對一些國家的華人強行建立一個「中國人團體」並培養其親共意識。

原文鏈接:法國防部報告揭中共海外迫害法輪功

(轉自明慧網/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