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思敏:中國為何限電?數據透露原因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據中共統計局,今年1—8月份,火力發電量累計值占全國發電量累計值的比重為71.9%,遠高於其他發電方式的累計發電量。此外,今1—8月份,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同比增長13.1%。

據中共海關總署數據,今年1—5月份,煤炭進口量相較去年同期呈現「連五降」,截至8月,今年中國累計進口煤炭1.98億噸、年減10.3%。另據廣發證券報告:今年前8個月,原煤產量同比只增4.4%,進口量同比-19.5%。

以上數據說明,目前,中國電力70%靠依賴火力發電,所謂工業用電大約就是第二產業用電,其占比高達整體電力消費結構70%左右;而作為火力發電主要燃料是煤碳,其供給跟不上用電大戶需求增長必然造成缺電的情況。

因而今年這一輪限電潮的原因無論是有幾多層,也同2020年12月下旬那輪一樣,第一層原因都是電力供給存在缺口,換言之煤碳不夠用,或更直白說,就是缺了澳煤

公開信息顯示,2020年,中國一共進口3億噸煤炭(包含焦煤、炭、動力煤),其中澳大利亞對華出口7844萬噸。眾所周知,自2020年下半年開始,中共政府逐步減少澳煤進口,直至2020年12月份歸零。至今,澳煤進口量始終維持在零星值(基本可以忽略不計),特別是進口澳動力煤為零,而動力煤一般是用於火力發電的。

在澳煤被禁後,其占比26%的缺口誰來補?相關數據顯示印尼與蒙古兩國。印尼煤碳2021年在中國進口煤的比重從46%提升61%以上;蒙煤自2020年10月後,替代澳大利亞成為中國最大的焦煤供應國。

但是,今年由於蒙古疫情反復爆發,1至8月蒙煤進口比去年同期減少291.5萬噸。印尼也是類似情況,今年7月以來,疫情暴發疊加暴雨等惡劣天氣的阻礙,印尼煤供應將持續偏緊,印尼動力煤整體維持強勢上行態勢。及至9月初,因降雨影響,印尼當地宣佈不可抗力煤礦數量繼續增加,供應更加偏緊,礦方報價繼續高位,印尼動力煤價繼續走高,再創歷史高位。

蒙煤進口大幅下降,以及預計印尼動力煤供應緊張局面或將持續至年底,兩大供給端增量有限,價格居高不下,都在加劇中國煤碳供給緊張局面。與此同時,中國8月開啟一輪限電大潮至今。

還有值得注意的,網易號9月8日曾刊文引述《每日印尼》(Indonesia-daily)報導,印尼煤炭供應十分豐富,但事實上,印尼仍在進口煤炭。是因為印尼沒有某些行業所需的煤炭規格,因此印尼很可能會從澳大利亞進口。據印尼官方記錄,印尼2020年進口煤炭876萬噸,同比上一年年增長18.5%。報導續稱,至於煤炭進口為何持續增加,目前沒有詳細解釋。

不過,外界或看到一個數據的巧合,今年前8個月,印尼煤炭對華輸出再提升19%。同時這種情況容易讓人聯想到,之前中美貿易戰的時候,中共政府改從巴西買大豆,當時就有中國網友將其中周折深入淺出比喻為「巴西美國大豆,加價不加量」。無獨有偶,在中共政府停止進口澳煤,大幅提高其他煤碳來源國的進口,可見網上也有類似輿論:其實其他國家賣的還是澳洲的煤,而且轉手加價不加量。

事實上,今年1-8月中國累計進口煤炭同比降幅超過10%,僅上半年(1-6月)國內進口焦煤的減量(1581萬噸)就占到全年進口(7000多萬噸)的23%左右。這數據說明,雖然由其他國家進口的煤炭在一定程度上彌補了國內供應缺口,但是由於絕對量有限,預計下半年焦煤進口資源補充仍然乏力,不排除進口呈現同比大降的態勢。

日前,網上曝光的南方電網一份報告中也寫道:預計未來新能源大規模並網擠佔傳統電源發電空間,但風電、光伏難以有效發揮頂峰作用,「十四五」、「十五五」期間,南方區域電力供應形勢逐步趨緊,高峰時期存在電力缺口。報告被指寫的隱晦,說白了就是在告訴有關高層,從現在到可預計的2030年,每年電網壓力最大的時候,官方大肆宣傳的新能源發電靠不住,煤炭又不夠用,電力供給缺口巨大。

火電長期為中國電力最主要供給來源,中國進口煤曾經主要來自澳大利亞,而數據無法說出為何要用澳煤的原因是,澳煤品質好、雜質少,發電效率高,換其地方的煤碳性價比並不高,如水分大熱值低,發電效率降低了,成本當然高了。

雖然澳煤失去中國市場,澳大利亞統計局(ABS)數據顯示,今年7月份,澳大利亞動力煤出口量達1933萬噸,同比增加35.2%,環比增長16.7%,創2020年1月份以來新高。

從去年底到今年的限電潮,由於澳煤進口被中斷、蒙煤與印尼煤進口低位等影響,中國國內煤價屢創高位,發電成本上升,火電供給下降。從這一層面來看,不是電不夠用,是煤碳不夠用,缺電實際是缺煤,特別是業者認為對中國煤種形成有效補充的澳煤。

中國這次限電潮從南到北,從工業用電到居民用電,甚至爆出民眾蠟燭搶購囤積潮,中共仍然發佈所謂「全面小康」白皮書,也引發網上群嘲,共同富裕,共用蠟燭,而且蠟燭肯定牴觸碳中和目標。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