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電造成生活停擺,發生在東北的四個故事

整理:千百度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沒電做飯只能吃冷的,回家要爬26層樓梯,沒電供氧,魚缸的魚全死掉了—-事先未通知的突如其來的停電,嚴重打亂了東北人的正常生活秩序。下面這四個發生在停電期間的故事,生動的反映了東北限電給當地居民生活造成的嚴重影響。其中前三個故事取自於「猝不及防的東北停電瞬間」一文,第四個故事取自於微博,筆者進行了文字編輯整理。

陳西的故事

時間:9月26日,約18點;地點:吉林延邊。

天空中羽毛一樣的雲朵染上了粉色,公路上回家的車亮起紅色的尾燈,對面大樓的住戶零星亮起燈光。每天傍晚,陳西從廚房朝北的窗戶向外看,能看到人們歸家。這個時候,她身後的電飯鍋也在冒熱汽了,菜和油在炒鍋裡滋滋響。

這天傍晚,18點,陳西所在的片區突然斷電了。站在五樓的窗戶前,整個小區在陳西眼前一瞬之間暗了下去,太陽已經落山,大樓埋進黑漆漆的夜色裡。

超市裡的蠟燭被搶空,好心的鄰居送來一根,借著晃動的燭光,陳西的家人試圖給電力公司打電話,但沒人接。半生不熟的飯還躺在電飯鍋裡,手機的電只剩3%,焦躁第一次湧上來,‌‌「為什麼不提前通知?‌‌」

為了度過這段黑暗的時間,她先是躺在床上,想用睡眠捱過去,但失敗了。後來索性打開手機,在豆瓣生活組刷貼子。本以為只是一次平常的停電,直到看到東北限電的消息——那天,微博#東北限電#話題量衝到頂峰,發貼量增3倍,閱讀量從前一天的1200萬飆升到3.5億。

手機僅存的電量很快用盡,自動關機後,陳西連時間都失去了。焦躁又來了,‌‌「不知道要停多久,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會來電。以後難道會一直這樣?‌‌」

不知過了多久,某個角落似乎傳來一聲響動,家裡一下就亮堂了。幾乎同一時間,對面大樓一扇一扇的窗戶也亮了。‌‌「終於回歸現代人的生活。‌‌」陳西鬆了一口氣。她重新加水,把半生的飯煮成了粥,又趕緊給手機充電,然後上網買了許多蠟燭。忙完所有,她看了一眼時間:晚上8點多。停電不過1個小時,她卻覺得如此漫長。

董建的故事

時間:9月27日,早晨8點;地點:吉林公主嶺。

倒進汽油,連接上總電閘,發電機開始隆隆作響。魚塘的氧氣開始輸送了,水循環系統也重新活過來了。董建鬆了一口氣。去年,他花50萬在公主嶺市承包下4、5萬平米的魚塘,飼養觀賞性鯉魚,也就是通常所說的‌‌「錦鯉‌‌」。

錦鯉的養殖看重水質,講究餌料,這一年,董建幾乎所有的時間都耗在魚身上。每天要檢查魚飼料和水質,夜裡擔心偷盜,還要打手電巡邏。現在,終於來到收穫時節,不算上魚苗,魚塘裡已經有近4萬條錦鯉。體型和色彩好的錦鯉,一條甚至能賣幾百近千元的。

這天上午,8點突然停電了,而且兩個小時過去,絲毫沒有好轉的跡象,董建坐不住了,超過四個小時沒有更新循環系統,鯉魚會迅速死掉。他到市場上買回兩台發電機,花了7000多塊。

買了發電機以後,董建所在的片區又停過兩次電,每次都是上午10點到下午3點左右。自家發電機一開,除了循環和供氧,養殖場裡其它電器都關掉了。儘管如此,一天一夜也得燒掉200多塊錢。他聽說,因為睡過頭,附近有養殖戶錯過斷電的消息,魚塘的魚全死了,損失4、5萬塊。‌‌「他們的便宜,我這個魚貴多了。‌‌」停電的日子,董建不敢隨意休息,他守著發電機,以防故障。

董建所在的吉林省,不通知就停電成為很多養殖戶頭疼的問題。養豬和牛,需要用電抽水、拌料,電一停,要麼動物餓著,要麼人辛苦,一桶一桶從井裡取水,徒手拌幾十、上百公斤飼料。雞場面臨的風險似乎更高,農戶們說,散熱系統停半個小時,雞會活活熱死。一個擁有8萬隻雞的養殖戶說,‌‌「雖然這次結果影響不大,但都變得辛苦了。‌‌」

李瑞的故事

時間:9月27日,早晨7點多;地點:黑龍江大慶。

34歲的李瑞必須要抓緊時間。他養了20頭繁殖母牛,為了解決牛的吃喝問題,他要在停電之前完成抽水、鍘草、拌料幾項工作。‌‌「人不吃行,牲畜不吃不行‌‌」,家裡中午都是不做飯的,三頓飯並成兩頓吃,這再正常不過了,但牛得按時吃喝。

不定時停電打亂了這種生活規律,‌‌「沒停電時,怕停電,停電以後,等來電。不知道哪個點兒停,心始終是提溜的。‌‌」通知上讓大家提前做好準備,但李瑞覺得自己準備不了——他家沒有柴油發電機,家裡能儲存的水量有限,草料提前鍘好又會捂壞,於是只能大清早起來趕工。

早上7點多,電沒了。‌‌「正幹活正來勁兒呢,一要鍘草抽水就不趕趟了‌‌」,李瑞很懊惱,‌‌「我把所有活都往前搶,搶來搶去還搶個腰眼兒,沒幹完‌‌」。牛被關在圈裡,口渴了沒水喝,嗷嗷直叫喚,青苞米稈還沒來得及鍘,現在的時節又沒有其他草料餵牛,李瑞覺得這才叫真正的‌‌「青黃不接‌‌」。

他把鍘草機的鍘推上,苞米稈全堆到機器前,打開電源,等一來電,機器立馬開轉,一秒也不耽擱。周圍鄰居也一樣,‌‌「就硬挺著,有電能幹活,沒電幹不了‌‌」,大家乾等著,做不了其他事。他擔心牛,養雞戶擔心雞,養豬戶擔心豬,養收割機的擔心收割機沒法用。

李瑞不覺得自己受到了太大影響,人渴了可以買礦泉水,冰箱裡也只有自家種的菜,願意化就化吧,白天也用不著開燈,孩子上網課要用的手機有充電寶可以續航,但牛該怎麼辦呢?牛渴了餓了,只能嗷嗷叫。

下午三點多,鍘草機終於開工了,一天好像就在等待中過去了。

微博網友 @傳說中獵殺撒比的神

時間:9月某日;地點:吉林某地。

9月26日,@傳說中獵殺撒比的神 在微博上發了下面這個帖子:

我們家一氧化碳中毒這事兒,有百分之五十是因為限電造成的。

燒煤取暖,排風沒有電,無法啟動,排不出去。

一氧化碳散不開,導致中毒。

最好不要腦損傷,不然我的聰明腦袋瓜就白瞎了。

都是中度一氧化碳中毒,我媽30濃度最嚴重,我爸26,我21。

事情經過是這樣的。

半夜十二點我爸把我叫醒說我媽心臟病犯了,暈倒了,沒意識了。.然後我爬起來的時候我就特別懵,暈,我當時以為是我情緒激動引起的。

我家沒有速效救心丸,我安排我爸去找我大爺大娘取藥。我想著給我媽燒點水,然後我走兩步倒下了。我還在想:我怎麼這麼完犢子,遇事竟然慌到想吐,心跳過快,還全身無力。我就自我暗示,說不行我得堅持住。就迷迷糊糊給我打了120電話……

我估計是我爹出去找我大爺大娘的時候呼吸新鮮空氣了好一點,他沒那麼嚴重了。我爬起來聯繫上救護車,救護車找不到村子裡我的家,我就穿上衣服跑到了大馬路上,跑了挺遠的,半夜十二點多,我自己在大馬路拿著手機手電筒的光等到了救護車,指引著回了家。我告訴醫護人員,說不僅是心臟病,可能還有一氧化碳中毒。醫護人員趕到了還說沒聞到煤氣味。

把我媽弄上車,只能有一個家屬陪護,就我了,上車後我就開始狂吐……到醫院我也意識模糊……我爸被我大爺大娘送到的。

好傢夥,一家三口整整齊齊差點一起沒……

在高壓氧艙吸氧的時候,又是整整齊齊的。我看氣氛有點凝重,我還開玩笑跟我爸媽說我白天看了救護車笑話,我媽爸意識稍微清醒點,還笑出來了。

再然後,我爸媽本來今天有兩家禮,他倆準備分別去吃席。

然後我就說,這你倆吃不上別人家婚席了。

別人倒是差點來咱家吃咱仨的席,一時之間空氣中瀰漫著活潑的氣息。我媽說,這下好了,全屯子都知道咱家三口人煤氣中毒了。

反正就是我爸媽住院了,我不住。每天都得高壓氧艙去吸氧治療。我媽吸個20天,我和我爸十天。我現在回家路上給他們取點生活用品。

現在沒忍住,哭了出來。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