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控」下中國印染重鎮訂單大減 上下游均漲價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0月04日訊】由於政府在「能耗雙控」方面持續加碼,中國印染紡織產業重鎮浙江省紹興市柯橋區工業園區「藍印時尚小鎮」近期遭強制性拉閘斷電並停止蒸汽供應,印染費應聲大幅上漲,下游產品價格也全面漲價,企業訂單與往年相比減少了許多。紡織外貿企業倍感壓力,部分企業面臨「洗牌」。

能耗雙控」加碼 印染紡織重鎮被迫停產、限產

每年的9月和10月是中國印染紡織行業的傳統旺季,號稱「金九銀十」。然而,號稱亞洲最大印染紡織產業集中地的中國印染紡織重鎮紹興柯橋區的161家印染、化纖等企業,在9月21日後接連幾天裡,遭到強制性拉閘停電,蒸汽供應也停止,全部被迫停產。

據中國大陸媒體「界面新聞」報導,9月21日當天,浙江紹興柯橋區發布了高耗能企業停產通知,指為了執行「能耗雙控」政策,印染、化纖企業將暫停運轉。

這種「一刀切」停止供熱供電的做法,激起了輿論的強烈反對。其後,地方政府從9月25日起調整了相關的限制措施,宣布原則上根據2019年工業企業畝均效益評定結果等級進行限產停產。

根據新的限制規定,畝均效益評價A類的企業開8停2(開工8天停工2天);B類企業開7停3;C類企業開6停4;D類企業和歸下企業開4停6。

「藍印時尚小鎮」內的一家紡織廠的工作人員在接受界面新聞的採訪時證實,該廠9月份的限電要求是在8月用電量基礎上節約20%,至於10月的用電要求還得等通知。

當被問到執行限電措施後工廠的用電量是否感到緊張時,這名受訪的工作人員尷尬地點頭笑了一笑「畢竟現在是旺季」。

「藍印時尚小鎮」內的印染紡織企業迎豐股份公司曾發公告稱,為緩解煤炭庫存不足狀況,該公司所在街道熱電企業擬逐步降低供熱負荷,用熱企業按梯次實施停產,而該公司將臨時停產至9月30日。9月28日柯橋區馬鞍街道熱電企業逐步恢復供熱後,這家公司才得以復工復產。

報導稱,9月和10月是印染行業的傳統旺季,企業對秋季訂單期望很高。在這個關鍵的時期,柯橋卻全部被迫停產,等於白白把訂單讓出去,企業都覺得很不公平。

隆眾資訊紡織行業分析師路文文告訴陸媒,由於執行「能耗雙控」政策持續加碼,再加上外貿海運費高昂以及集裝箱短缺等,今年該公司的紡織印染產品訂單與往年旺季相比差了很多。

訂單減少 印染費大漲 上下游產業全面漲價

印染是連接著上游紡織和下游服飾、窗簾等的中間環節。紡織廠生產出的坯布經過印染廠加工後通過貿易商銷售給下游的服裝廠、窗簾廠等。在 「雙控」政策的影響下,印染企業的下遊行業的需求也受到抑制。

報導稱,部分服裝企業原計劃下達的內貿服裝類秋冬雙「十一」補單訂單驟停,只留下急切剛需類的訂單,多數市場單及服裝品牌訂單都處於「謹慎觀望階段」,是否下達還未可知。外貿訂單中,受海運費及集裝箱緊缺問題制約,預估短期內難有起色。多數印染廠對10月新單的跟進預估也不樂觀,開工呈偏弱態勢。

根據隆眾資訊公布的統計數據,截至9月23日,紹興地區印染企業平均開機率為32.37%,環比下降39.77%,同比下降了44.43%。

報導披露,在用電受到嚴格限制,企業開機率偏低的情況下,印染費應聲上漲。報導援引未具名的業內人士透露,目前柯橋企業的印染費每噸約上漲了1000元(人民幣 下同),這種情況是很罕見的。業內人士稱,以往如果漲價,幅度一般只在100元至500元左右。內貿、外貿的客戶對上漲後的價格能否接受,還有待觀察,但漲價將是未來趨勢。

與此同時,印染行業的下游產品價格也開始全面漲價。一位做外銷的窗簾布料商告訴陸媒,不同產品漲價幅度不一樣。以基礎布為例,每平米約上漲1~1.5元左右,漲幅在3%以上。

上述情況的出現並非個別地區的現象。

據《北京商報》報導,由於近期浙江、江蘇、雲南等多地能耗「雙控」趨嚴,蘇州吳江地區的印染企業已宣布從9月19日至10月1日停產。

而在正式停產前的9月15日,浙江省桐鄉市毛衫染整商會發布了《關於調整絞紗染色加工費的函》,要求印染加工費統一上調500元/噸;9月17日,江蘇省常熟市印染商會也發布《染費調整通知函》,要求會員企業的印染費從10月1日起統一上調不低於1000元/噸。

柯橋區紡織對外貿易商會副會長肖建龍接受陸媒採訪時表示,在限電停產交期不定、海外疫情反覆、原料不斷漲價等多重因素的影響下,中國的紡織外貿企業將倍感壓力。隨著「能耗雙控」加碼實施,部分印染紡織企業可能會面臨「洗牌」。

(記者何雅婷綜合報導/責任編輯:胡龍)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