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解之謎】輪迴記憶揭祕 考古界未解難題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大家好,我是扶搖

今天給大家準備的故事,要從很久很久以前説起。有多久遠呢?5000年前的古埃及

夢回埃及

那天,在神廟的大殿上,一位年輕的姑娘正在專心地聼大祭司講課。她是法老的女兒塞凱塔(Sekeeta),未來的「有翼法老」(Winged Pharaoh),就是擁有神職的最高統治者。為了證明自己夠資格,她必須擁有足夠的技能在神職人員嚴酷的入門考驗中倖存下來。她還必須得有足夠的能力放淡自我,將她的生命奉獻給她所統治的臣民。看來任重而道遠啊!所以父母早早把她送來神廟做培訓了。

「蓮花一直是一個真正的祭司的象徵。雖然她的根長在水底淤泥裡,但她在陽光下開花。只有那些擁有記憶通道的人,也就是蓮花的莖,才能把他們在光明中看到的美景帶回地球。」

老師的聲音溫暖而親切,伴著夏日清爽的清風,舒適宜人,小姑娘聽著聽著就開始犯睏,腦袋很快耷拉下來了。「醒醒,醒醒,瓊!」姑娘心底深處有個聲音開始大聲呼喚。她努力掙扎著睜開眼睛,定睛一看,咦,怎麽老師和神廟都不見了呢?
姑娘回過神來,輕輕嘆了一口氣。她知道自己又大白天神遊,回古埃及去了。她就是我們今天故事的主人公,英國傳奇作家瓊‧格蘭特(Joan Grant)。而那位古埃及公主塞凱塔,就是她腦海中揮不去,抹不掉的前世記憶。

記憶碎片

格蘭特1907年出生在倫敦一個富有的家庭。從小跳跳芭蕾,打打網球,日子過得悠閑自在。媽媽布蘭奇有很強的通靈能力,曾經準確預言了泰坦尼克號的沉沒。或許是家族遺傳的吧,格蘭特從小也能看見別人看不到的東西,比如説,鬼魂。

格蘭特的先生萊斯利(Leslie Grant)是從事考古攝影工作的。1934年,萊斯利去伊拉克進行考古挖掘的工作,格蘭特也一同前往,順便就去埃及旅遊,在那裡住了差不多一個月的時間。格蘭特發現古埃及首都阿瑪納(Amarna)城外的懸崖四周的環境看著十分熟悉。後來她才意識到,原來塞凱塔當年曾在這以法老的身分與入侵者打過一場大仗,所以記憶中印象深刻。

在那以後,關於塞凱塔的記憶碎片就一直在格蘭特的腦中閃現。丈夫萊斯利用速記的方式幫她把這些轉瞬即逝的畫面記錄了下來,後來一共整理出了一百多個片段。夫妻倆基本確定,這是來自於格蘭特前世的記憶。不過這位古埃及公主到底生活在哪朝哪代呢?

萊斯利買回了一本《埃及史》,兩人一起慢慢查找。結果還真找到了一些蛛絲馬跡。不僅找到了格蘭特看到的象形文字,而且還在一張木乃伊的相片中,看到了塞凱塔送給母親的手鐲。所以基本上可以確定,塞凱塔生活的年代,是在大約公元前3000年。她的父親,是古埃及第一王朝的第三位法老哲爾(Djer)。她做女王時的名字,叫做美麗奈茨(Merneith)。

因為年代久遠,史書上對於美麗奈茨著墨並不多。格蘭特按照這位女法老的生平把她那一百多塊記憶碎片一一填了進去。這位美麗的女王波瀾壯闊的一生就在紙上鮮活地呈現出來了。

故事從田園詩一般的寧靜開始,講述了塞凱塔如何成為能夠回憶起許多前世的「阿努比斯女祭司」的過程。作為祭司,她能夠在夢境中離開身體,幫人解除困難,並與邪惡作鬥爭;還能看著明亮的碗,就可以看到其他祭司用精神的力量發送過來的圖像。那時埃及各地都是以這種方式聯係的,可以説是古代的「互聯網」。

然後她的法老父親在抵抗蘇美爾人的入侵中戰敗而死,她開始和比她大三嵗的哥哥內亞一起統治埃及。他們共用一個法老王的稱號,叫做傑特(Djet),也叫烏拉吉(Uadji/Wadji)。後來他們在阿馬爾納大敗蘇美爾人,趕走了入侵者。戰鬥結束後,她在那裡豎立了一座紀念石碑,以宣告她的勝利。她還曾經跨越地中海,對古希臘神話中克里特島上的米諾斯王國進行過國事訪問。看來5000年前的人類社會,繁榮熱鬧得完全顛覆我們的想像啊。

有翼法老

在一位朋友的幫助下,1937年,塞凱塔的故事以「有翼法老」為書名出版了,簡單優美的語言,散發著真誠的光芒,跌宕起伏的情節,每個章節都引人入勝。這本奇書很快就進了全世界暢銷書,收穫好評如潮。當時的《紐約時報》評價說,這是「一本非常理想主義的書,有著深切的善意和和像火焰一樣純潔明亮的精神品質」。

不過雖然格蘭特認為自己講述的是真實的歷史,讀者們都是拿書當小説看的。然而,許多年以後,當更多的古埃及文物被發掘出來,那個時代的真實面貌被慢慢還原的時候,人們赫然發現,原來書中的很多描述,還真的是基於事實。

比如説,當時埃及學界對於第一王朝的第一位法老是誰,一直沒有定論。名字倒是有三個,納爾邁(Narmer)、美尼斯(Menes)和荷爾阿哈(Hor-Aha)。那到底是誰呢?在格蘭特的書中,納爾邁是這個王朝的首位法老,荷爾阿哈是他的繼任者。而美尼斯這個詞是「有成就」的意思,屬於統一了上下埃及那位偉大法老的尊稱,很可能是荷爾阿哈的別名。

24年後的1961年,古埃及學家沃爾特‧埃默里(Walter Emery)在他的《古風時期的埃及》(Archaic Egypt)這本書中呼應了格蘭特的説法。作為一位嚴謹的學者,他是不可能參考一本「小説」來下此結論的。那麽很有可能,格蘭特敘述的是事實,而埃默里基於考古證據證實了這一點。

再比如説,格蘭特在書中曾經詳細描述過塞凱塔的一把梳子:

「在祭祀的寺廟裡,我只擁有一把梳子和一隻小銅鏡,我的形象照出來很虛……現在我的象牙梳被雕上了我的徽章——『有翼法老』,受訓之鷹雄踞勝利之船,這是上半部;下面是我的荷魯斯名——扎特(Zat),寫出來是一條蛇的樣子,旁邊放著生命之鑰,兩側是權力,在地球上揮動來揮動去。」

您還別説,真有這麽一把梳子,跟格蘭特描述的一模一樣,是著名埃及學家弗林德斯·皮特里爵士(Flinders Petrie)從傑特法老的墓葬群中挖掘出來的。這把梳子現在保存在埃及博物館(Egyptian Museum)中。

那有人就會説,格蘭特會不會是讀到過相關資料,照著抄的?可能性不大。為什麽呢?這把梳子是皮特里在1925年發表的學術論文中首次介紹給大家的,在當時算不上是出名的文物,所以除了考古學術界,也沒多少人關注。在那個資訊不發達的1930年代,格蘭特能接觸到這份論文內容的機會微乎其微。而且她對梳子上的圖案和象形文字背後的含義行雲流水般的解讀,也是皮特里的論文中所沒有的。

木匠轉生

所謂無巧不成書,牛津大學的一名學生曾在參與一項心理學實驗中,在催眠狀態下回憶起了自己在古埃及當木匠的經歷,居然跟塞凱塔是在同一時代的。

據羅伊‧斯蒂曼(Roy Stemman)所著的《輪迴全書》(The Big Book of Reincarnation)一書記述,這名學生「告訴他們,他必須在國王『登』的空心墳墓裡做木雕」,他描述了這座陵墓的樣子,提到墓裡有一尊戴著白色冠冕的神。

在格蘭特的書中,「登」是塞凱塔的兒子。

幾個月後,兩位研究人員在皮特里爵士發掘的一些材料中找到了一些證據。在被認為是法老「登」的墓穴中,學生提到的白色王冠戴在了埃及神話中的冥王歐西里斯畫像(Osiris)的頭上,墓室的樣子和學生的描述也相符。

看來,從遙遠的古埃及轉生來的人還不少啊。世界很小,不是嗎?

英國傳記小説家瓊‧富勒(Jean Overton Fuller)在格蘭特去世後的1989年,發表了一篇論文,名叫「瓊‧格蘭特:有翼法老」(Joan Grant: WINGED PHARAOH),文中旁徵博引,證據羅列,論證了格蘭特前世記憶的真實性。論文發表後,在考古界引起轟動。當然是有人相信,有人不相信,也有人拿著放大鏡過來挑毛病啦。不過到現在為止,似乎還沒人能找出書中不符合史實的地方。

所以在考古界,格蘭特被稱為是能幫助考古學家揭開歷史奧祕的兩大傳奇人物之一。那另一位是誰呢?先保密一下,且聽下回分解。

未解之謎,我是扶搖,我們下次再見。

歡迎訂閱Youmaker頻道:https://www.youmaker.com/c/UnsolvedMystery
訂閱頻道YouTube頻道: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zvQZ1p_-AXgAWiyHhE7CxQ
訂閱未解之謎Telegram群組:https://t.me/wjzmchannel

未解之謎】節目組製作

(責任編輯:王曉玉)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