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平:江派武漢暗殺失手 引爆傅政華案?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今年「十一」本平淡無奇,不料中共卻將其打造成了一塊公安部高官落馬的「三明治」,9月30日,前公安部副部長孫力軍被雙開,10月2日,前司法部長、公安部常務副部長傅政華被中紀委審查,中間夾著10月1日。中共將這塊為自己慶生的「三明治」端出來,笑翻了網民們。實在是開胃!

網爆孫力軍江派支持,武漢暗殺習近平失敗

中紀委對孫力軍的通報措辭非常嚴厲,諸如「政治野心極度膨脹」、 「妄議中央大政方針,製造散布政治謠言,陽奉陰違,欺上瞞下,撈取政治資本;為實現個人政治目的,不擇手段,大搞團團伙伙、拉幫結派、培植個人勢力,成伙作勢控制要害部門,大搞特權,私藏私放大量涉密材料」。

孫力軍並非公檢法專業出身。他畢業於上外英語專業,後在澳洲新南威爾士州州立大學公共衛生和城市管理專業攻讀研究生,回國後在上海衛生局外事處、市政府外事辦任職。孫力軍善走「夫人路線」,在上海時巴結上了孟建柱的夫人,孟當了公安部長後,孫通過孟夫人關係進北京任孟的祕書,此後青雲直上。按照郭文貴的說法,那個時候,中國就是孟建柱、傅政華、孫力軍的天下。很多壞事都是中共這幫蛀牙和爪牙乾的。

孫任公安部港澳台事務辦公室主任時,號稱是香港習辦代理人。作為公安刀把子馬前卒,孫在709案件、銅鑼灣書店和香港反送中運動以及迫害法輪功群體等惡性事件中幹了不少壞事。

傅和孫的政治野心都很大,傅覬覦國務委員、公安部長的位置,更想做到副國級的政法委書記,孫同樣有做到公安部長的盤算。但習近平的親信王小洪任職公安部常務副部長後,壞了二人的美夢。

據海外澳洲自媒體視頻爆料,孫力軍此後排擠王小洪,並對習近平十分不滿。孫力軍是出身江派大本營上海,又是江派孟建柱的貼身紅人,背後和江派的惡勢力有千絲萬縷的聯繫。長期以來,政法委和公安系統被江派浸淫了幾十年,習根本插不上手,習在江派陣營中打虎,讓公安系統的人懷恨在心。

據爆料,中共各派系鬥爭,搞暗殺是真實存在的。他們會培養一批「死士」,比如把具有專業技能的死刑犯從牢中掉包出來,或利用一些長期對政治對手有不滿的人,暗中網羅和資助他們充當殺手和刺客。前江蘇省公安廳刑事警察總隊總隊長羅文進就是孫力軍培養的一個「死士」。

爆料中說,羅文進在處級位置上待了11年,對習近平的體制很不滿。暗殺習近平不是在2017年的南京進行的,而是在2020年疫情爆發時的武漢進行的。

在羅文進身邊也有一批基層的敢死人員。2020年武漢疫情爆發,中共內部傳聞習要到訪武漢,反習派研判是暗殺的好機會。北京放風習3月17要到訪武漢,但是實際上,習近平為防止意外發生,特意將日期無預警提前到3月10日,並將具體日期只告訴了親信,剛從上海調到湖北任書記的應勇。習到訪武漢前後僅二、三個小時,有軍警3萬人暗中保護。

據爆料,暗殺失敗有兩個原因,一是習近平將到訪武漢時間臨時提前,打亂了原暗殺計劃;二是有2個重要人物出現變數,一個重要人物就是孫力軍,覺得沒有把握,臨陣脫逃武漢,沒有參與具體行刺,另一個重要人物就是時任湖北省委常委、省軍區司令員馬濤將暗殺計劃匯報給了習近平,習近平已經有所防備。後馬濤也被祕密隔離審查,馬濤現已退休,按理,身兼軍區司令員的省常委可以坐到62歲,但馬濤60歲就退了,是否與暗殺事件有關,外界不得而知。

爆料說,此次暗殺的幕後支持者是江派,資金由江綿恆提供,孫力軍等人策劃,龔道安、鄧恢林等提供條件,羅文進和公安系統內的敢死人員具體實施,錢和武器都已準備齊妥,但因上述兩個原因導致暗殺流產。

網曝是否屬實,外界很難考證。但江派與習的內鬥的確是解讀當今複雜紛亂、險像環生的中共政治生態的一把鑰匙。其實,中共從建黨以來,殘酷的內鬥就是其政治特色。而中共百年來,將這種血腥的鬥爭學擴展成了統治江山,愚民百姓的暴政,為禍人間。

傅政華案被引爆?

傅政華落馬僅在孫立軍雙開的後兩天。從大的時空角度來說,是習近平在為11月的六中全會和明年的20大清場。但從事件細節角度來說,用巧合兩個字來解釋,似乎不盡釋然。

去年4月19日,孫力軍落馬,次日,傅政華卸任司法部黨組副書記一職,4月29日,傅政華被免去司法部部長職務,5月5日,傅政華在被免中共中央全面依法治國委員會辦公室副主任一職。

這二位酷吏可謂難兄難弟。外界傳聞傅政華對習近平多有冒犯,挑起北京市4000公安幹警在雷洋事件中對抗習近平,監控習近平等。但目前為止,沒有爆料說傅直接參與了暗殺習近平。但孫和傅二人有交集這是不言而喻的,作為在公安系統深耕幾十年的傅來說,事先掌控孫力軍暗殺的消息應該不難,但傅向來狡兔三窟,他或許暗中單線為暗殺提供方便,孫力軍並不知曉,如若失敗可瞞天過海自保。或授命於孟建柱,為扳倒習近平下一盤更大的棋。總之,傅案實質真相繞不開反習。

中共內部的權鬥往往超出一般人想像,盤根錯節。網絡上目前流傳著郭文貴2015年和傅政華一段祕密電話的錄音,儘管視頻中傅政華是變音電話錄音,但前大連日報記者姜維平認為錄音不像是偽造的。

在錄音中,傅政華要求郭文貴查清海航的姚慶和王健在海外的錢這些年去哪兒了,搞清瑞士銀行他們的存款,要搞清王岐山的情況,傅暗示這是老闆習近平的指示,並說老闆對王岐山和孟建柱是只用不信,並說:「未來二十年,未來二十年都是我們的,老闆全部控制。」

我們無法辨別錄音的真偽,但後來海航果然出事,王健在法國死亡,王岐山在十九大以後基本被邊緣化。而據沈棟的《紅色輪盤》一書透露,王岐山在宏觀經濟理念上和習近平有相左之處。王的思想接近於市場經濟主導模式,而習強調國家對市場的干預和控制。

傅政華如果是假借習的名義要郭文貴調查海航洗錢,那麼很可能是在執行江派的離間習近平和王岐山的陰謀,但在2015年就能說出習要控制中國20年,並以習陣營核心人物自居,顯然傅政華耍兩面的手腕很強,當時的確短暫取得過習的信任。

如果傅政華要求查海航的事的確來自習近平的授命,那更說明中共的內部從上到下,全部爛透,權錢交易、政商洗錢、內鬥火拚、打壓民眾,對外卻號稱強國盛世,這是可笑之極。這個政權不倒,天理難容。

孟建柱岌岌可危,習版「警察國家」呼之欲出?

孫傅二人倒台,其背後的孟建柱岌岌可危,大佬曾慶紅亦危在旦夕。

7月,自由亞洲分析文章認為,習的親信湖北省委書記應勇最有可能在20大後執掌公安部,且最能接近政法委書記一職,成為掌握刀把子的實權人物。趙克志2022年年滿69歲,應自然謝幕。王小洪沒有地方執政牛耳的經驗,現任政法委祕書的陳一新僅為19屆中央候補委員,直接晉升到政治局委員難度較大。

目前習近平對公安系統的整肅還遠未到高峰,孟建柱公開落馬是外界預期圍觀的好戲。料想20大以後,公安系統將完全被習式人馬掌控。習近平將打造怎樣的一個不一樣的「警察中國」呢?

無論如何,對於普通百姓來說,盼望中共垮台、惡人落馬,已是剛需。卸磨殺驢也好,內鬥互軋也罷,反正那個壞東西在一層層的剝落。

亞里斯多德2000年前就說過報應是人類應得的賞罰,聖經中說「申冤在我,我必報應」。上天不會無視壞人的作惡,報應是硬秩序。這在紅色體制中已經不少見了,貝利亞、康生、周永康,這些歷史的丑角最終逃不過冥冥中的報應。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