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中共坐實「人質外交」 在華外企心驚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0月05日訊】華為首席財務官孟晚舟從加拿大獲釋回國,北京幾乎在同一時間釋放了兩名加拿大人。國際輿論認為,中共坐實了它的「人質外交」。這也讓許多在華外企的西方人心驚膽顫:北京隨時可以將他們抓起來作爲人質,去交換中共想要的東西。

加拿大前外交官邁克爾·康明凱(Michael Kovrig)和商人邁克爾·斯帕弗(Michael Spavor),在中國被關押近三年。北京指控他們犯下間諜罪,斯帕弗被判刑11年,康明凱待判。

然而,在孟晚舟飛往中國時,他們突然獲釋。中共對他們的釋放,就像拘捕時一樣隨意,而且中共官媒隻字不提。

而孟晚舟,是在對美國司法機構承認誤導了全球金融機構,在有關伊朗的商業活動中使用了多份重大「事實陳述」後,才被加拿大法院釋放。

北京說,二者之間沒有關聯,但外界普遍認爲,人質外交在起作用。

《華爾街日報》提醒在中國工作的西方人,隨時可能被中共當成人質。

大紀元專欄作家王赫:「這種擔心是非常現實的。孟晚舟這個事情就把中共的人質外交給坐實了。過去由於對外資外企有優惠措施,中共克制一些。但是近些年來,中共覺得自己強起來了,所以對外資也就沒有那麼客氣了。而且由於政治性的原因,它隨時可能抓一些人質,來對他所在國進行脅迫。」

在華外企向來在政治問題上小心翼翼,以免惹惱中共。

中國英國商會主席史蒂芬·林奇(Steven Lynch)認為,企業越來越成為政治鬥爭的犧牲品。一名駐上海的加拿大經理表示:大家非常擔心,任何人隨時都可能在街上被抓走。為了應對員工被中共拘押,有些外企老闆已經制定緊急預備措施。

除了減少在華業務,許多加拿大公司也不願派員工去中國。

連西方的外交官都很擔心,不願意在沒有完全外交豁免的情況下前往中國,因為落入類似外交陷阱的風險非常高。

美國哈佛大學政治學博士顧為群:「(中共)它不像民主國家和西方國家,司法必須是獨立的,法官要逮捕任何人,必須要法官的簽字才可以逮捕一個人。不能說,總統下一個命令,隨便就去羈押人犯。那麼中國的制度和美國的制度不一樣。涉及到一些政治含義比較多的案件的話,它的(司法)獨立性就更少,甚至有時候就沒有獨立性。」

實際上,中共的人質外交,遠不止於此。

澳大利亞籍華裔記者成蕾,因北京與坎培拉的關係惡化而被拘留。

被困中國3年多的兩名美籍華裔姐弟,在孟晚舟獲釋第二天,就被允許返回美國。

澳洲政治學博士林松:「80年代,鄧小平不是抓了北京的魏京生。中共要爭取舉辦2000年的奧運,跟澳洲要競爭,(就放了他)。不過今天好像更厲害,人質外交的手段,抓的人。」

大紀元專欄作家王赫說,中國經濟最近幾十年的發展,外資功不可沒。世界五百強,90%以上的企業都曾在中國投資。但中共認為這些都是它的功勞,想怎麼對付這些外企就怎麼對付,對外資撤離也設置了很多門檻。

王赫:「通過孟晚舟這個事,它已經嘗到了甜頭,所以它會越來越帶勁。這樣就使各國跟中共交往過程之中,對中共的謹慎和防範,這個心理就會大大的強化。同時,中國的形象就被中共糟蹋得夠嗆。各國對中國的營商環境、法治環境,對中國政府的行為的可預測性,這些都打了一個大大的問號。」

儘管人質外交極大損害了中國在全球的形象,但評論認為,北京再度使用的可能性很高。

林松:「一次兩次它都成功,可能暗中已經列了一個名單,看看中共遇到什麼事情,它就按照那個名單去扣留哪幾個人。所以外資在中國做生意,根本是一個很危險的事情。」

王赫認為,被中共找麻煩時,外企首先要認清中共的流氓本質,其次是要直面中共,不要對它產生幻想或恐懼。找自己所在國的政府出面,按照國際法則和中共交涉。

採訪/常春 編輯/王子琦 後製/周天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