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申奇:債務怪獸(一)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負債高達3000多億美金的恆大,已經成了舉世聞名的「債務怪獸」!這個怪獸歸根結底是在中共不斷餵養下茁壯成長的。

1996年,在廣州操盤買賣樓盤的許家印離職創業,創辦恆大;三年後,躍升為廣州前十大地產開發商;2006年進軍全國市場,所向披靡規模越做越大。目前,恆大在全國兩百多個城市,開發上千個住宅和商業樓盤項目。如果說這背後沒有強大的政治奧援,沒有巨大的政商利益輸送,那簡直是匪夷所思的!但其中的故事似乎不怎麼顯山露水,所以許家印成了「親清新型政商關係」的模板。但門背後究竟有怎樣的貓膩,那有待於知情人和有心人慢慢地披露和探究了!

許家印靠著強盛的政商人脈,不斷以舉債的方式來擴大規模,甚至進軍其他產業。例如,瓶裝水、足球隊、電動汽車投資和主題公園等。「以債養債」的恆大運營模式,竟然讓恆大的年營收逐漸做大到超過300億人民幣的規模。但與此同時,恆大逐步發行了總額高達3000多億美元的債券,終於成了「債務怪獸」。

許家印具有中共國紅頂商人的所有特質,更是習當局時代典型的、具有堅定「四個意識」的紅頂商人,時刻牢記「政治意識、大局意識、核心意識、看齊意識」。

習當局宣告要打脫貧攻堅戰,許家印緊跟習的步伐,2015年12月推出堪稱空前的扶貧計劃:三年內無償投入30億元,到2018年底,幫助貴州大方縣175個貧困村、18萬貧困人口實現全部穩定脫貧。他說,「恆大的一切都是黨和國家以及社會給的」。

但是,一貫政治正確的許家印實際是拿「黨和國家以及社會給的」錢做免費的好人好事,最終把債務留給了「黨和國家以及社會」。

自今年初以來,恆大融資嚴重受限,開始無力償還許多債務,包括上游供應商、合作建材商和包工等單位的欠款。九月份,恆大已經有兩筆美元債沒有按時付息,總額高達1.31億美元。其未來的本金兌付和利息支付都可能無力償還。這引發了人們對恆大巨額債務負擔惡化後果的疑問。

據統計,約有上百萬名中國消費者買了恆大的預售屋。若這些建案無法如期完工交屋,也恐將引發社會動盪。目前,多個城市的購房者發起了示威和抗議,也有購房者直接到恆大總部舉行抗議。

這個被中共養大的債務怪獸幾乎到了不能倒的地步,那麼中共當局究竟會如何收拾恆大這個爛攤子呢?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自由亞洲/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