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中共大外宣瞄準海外華人

大紀元專欄作家Antonio Graceffo撰文/雲川編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法國國防部下屬的軍校戰略研究所(French Military School of Strategic Research Institute, IRSEM)在最近的一份關於中共威脅的報告中,指出中共政權的一套三管齊下的戰略方針,包括心理戰、輿論戰和法律戰。這個戰略是其大外宣的一部分,主要是瞄準海外華人

中共(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CCP)聲稱對世界任何地方的華裔都擁有指揮權。他們正在努力影響、招募、拉攏或者排斥壓制其它國家的華人。

2017年,習近平號召「緊密團結」海外華人,一起實現所謂的中國夢。這些海外華人總共約有六千萬,包括海外華僑和加入外國國籍的中國人。在習看來,這些人是實現中國「偉大復興」和中共主導世界政治舞台的不可或缺的部分。

北京的海外輿論宣傳主要通過中共統戰部(United Front Work Department, UFWD)推行,而且通常是針對海外的華人社區。這類宣傳大都不易覺察,只是將外國的公開觀點推向有利於中共利益的方向。還有一些則較為公開,目的是試圖影響當地的政治決策,破壞媒體的職業操守,展開間諜活動,以及盜竊未經批准的科技。統戰部還協助經濟間諜活動以及加大對大學校園的滲透。

此外,中共還通過在海外華人社區的大外宣來破壞當地的社會凝聚力和加劇種族緊張局勢,從而網羅對中共的支持,蓄意在海外華人中製造分裂。絕大多數的華僑並不支持中共,更不希望淪為中共全球稱霸遊戲中的棋子,但中共的宣傳加深了這些人與當地社區之間的隔閡。

中共去年在網上散布隱晦的虛假信息,就是將中共病毒(COVID-19)的起源與反亞洲種族主義聯繫起來,宣傳口徑主要對準海外僑民。其核心內容就是詆毀中國病毒學家閆麗夢(Yan Limeng),閆博士曾發表過一篇論文,指出中共病毒(SARS-CoV-2)其實是中共實驗室裡製造出來的。

中共造謠的目標之一並不是說服持懷疑態度的人,而是將其注意力從權威的理論上轉移開來。這樣同時也有助於讓主流民眾把實驗室起源理論看成是網絡陰謀論從而不再關注。

中共採取的另一種策略是對其它國家的新聞進行片面解讀,從而得出中共是最好的結論。

2018年,中共喉舌《人民日報》(People’s Daily)發表了社論,稱讚習近平「系統闡述」了中國共產黨制度的優越性,就創建更優越的政治制度給世界上了一課。這類評論文章通常要包含對美國、印度或尼日利亞的混亂或者政治動盪的報導,得出的結論就是民主導致混亂,而中共體制則為公民提供安定。

根據《人民日報》的說法,中共的論調就是,西方社會不想讓海外華僑知道,中共的體制是在「為世界提供······中國式的解決方案······更好的政治制度」。正因為如此,西方不斷詆毀中共的海外媒體,以防止華僑發現一黨專制的真正好處。

今年4月至6月期間,「停止仇視亞裔」(#StopAsianHate)和「閆麗夢」(#LiMengYan)這兩個標籤被六千多個可疑的推特(Twitter)帳戶使用和轉發了30,000次,都是相同的表情包並帶有英文短語。絕大多數的這些推文是在北京時間的上班時段發布的。

類似模式的活動也出現在美國其它社交媒體上,包括臉書(Facebook)、照片牆(Instagram)、油管(Youtube)、紅迪網(Reddit)、谷歌組群(Google Groups)和Medium,美國境外的平台包括抖音海外版(TikTok)、VK和一個俄羅斯業餘博客網站。

統戰部的這些行為讓民主社會很難應付,因為其中一些屬於言論自由範疇,而另一些祕密和間諜活動則難以覺察。

中共及統戰部的境外活動經常違反國際法,例如在泰國綁架瑞典公民桂民海和在香港綁架英國公民李波。此外,他們還經常威脅公開反對其政權的維族和藏族流亡人士。還有就是,中共在外國政府的幫助下,在肯尼亞、柬埔寨和西班牙引渡涉嫌欺詐的台灣公民。

中共還資助孔子學院(Confucius Institute)和一些海外華文學校,傳播中共意識形態並壓制反對聲音。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Australian Strategic Policy Institute)的一份報告指出,全球第二大國有媒體中國新聞社(China News Service),由中共統戰部指揮來影響海外華人。通過控制海外華人媒體、資助智庫,並使用微信(WeChat)和其它社交媒體來審查、監視和控制話語權,統戰部為間諜活動以及竊取海外科技提供了便利。

阿拉巴馬州特洛伊市(Troy)的特洛伊大學(Troy University)校園內孔子學院大樓一景。攝於2018年3月16日。(Kreeder13 via Wikimedia Commons)

大約70%的中國華僑生活在東南亞一帶。為了取得他們的支持,北京開出了各種各樣吸引他們的條件,包括金錢、教育機會、企業資助以及保護他們的知識產權。

在馬來西亞有近23%的人口是華裔。中共官員定期走訪那裡的華人社區,支持親共的政治候選人,並參加當地華裔政黨的會議。中共大使還資助了2018年馬華公會(Malaysian Chinese Association)會長的競選。

有多名在美國的中國科學家因竊取技術被捕,還有其它數千起涉嫌間諜和脅迫的案件正在調查之中。

在澳大利亞、加拿大、英國和美國,中共統戰部大量滲透各種大學校園組織,監視國際留學生,打壓學術自由,動員學生進行維護中共利益的抗議活動。

在中共病毒(COVID-19)爆發初期,與中共統戰部有聯繫的中華全國歸國華僑聯合會(All-China Federation of Returned Overseas Chinese),唆使在澳大利亞、加拿大、英國、美國、阿根廷、日本和捷克的留學生和華僑,到當地藥店大量購買個人防護裝備(Personal Protection Equipment, PPE)和其它醫療用品並運回中國。

買斷海外國家的醫療用品造成了當地的短缺,從而增加了對中國進口的需求,進而推高價格,最終使中共在經濟上受益。同時這也讓北京搖身一變成了「仁慈的救世主」,把發放急需的醫療用品,變成了國際公關的作秀。

作者簡介:

安東尼奧‧格雷斯福(Antonio Graceffo)博士在亞洲生活了二十多年。他畢業於上海體育學院,並獲得上海交通大學的工商管理碩士學位。作為經濟學教授和中國經濟分析師,安東尼奧為各種國際媒體撰稿。他有關中國的著作包括《超越一帶一路:中國的全球經濟擴張》(Beyond the Belt and Road: China’s Global Economic Expansion)和《中國經濟簡明課程》(A Short Course on the Chinese Economy)。

原文:CCP Propaganda Focused on Overseas Chinese 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