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真相】耀眼明星的隕落 上官雲珠墜樓真相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0月06日訊】她曾是紅遍上海灘的電影明星,有過一段眾星拱月般的藝術歲月。她曾美豔不可方物,受到毛澤東多次神祕接見,並為她寫詩詞。她憑藉一張紙條躲過了成為「右派」的厄運,卻因為一封信引得江青醋意大發,最終在「文革」中被逼上絕境,以慘烈的方式結束了人生。您可以叫她韋均犖,但她還有一個熠熠生輝的名字——上官雲珠

大家好,我是朱娣,今天的《百年真相》節目,我們將和您一起,走近中國電影史上的這顆耀眼「明珠」,回顧她短暫、璀璨,卻又跌宕起伏的人生。

上官雲珠出生在江蘇無錫,1937年抗戰爆發,16歲的她隨丈夫到上海避難。最初為生計,上官雲珠在照相館做開票員,卻因為出眾的容貌被老闆選為模特,把她的照片放在櫥窗裡展覽。那時的上海,作為戰爭時代的「孤島」,電影事業繁榮,成就了一大批電影明星,青春嬌美的上官雲珠也在這充滿機遇的城市中,踏上了演藝生涯。

1940年,上官雲珠在為電影《王老虎搶親》試鏡的時候,被當時著名的導演卜萬蒼相中,卜萬蒼還親自為她取了「上官雲珠」這個藝名。這成為她步入演藝生涯的標誌。在之後的日子裡,上官雲珠不斷磨練自己,幾乎走遍上海灘大大小小的演出團,即使沒有報酬也要參加演出。

逐漸地,她憑藉不著痕跡而又風格多變的表演天賦在演藝界聲名鵲起。在話劇舞台上,她在《日出》、《上海屋簷下》等劇中擔綱重要角色,更在《雷雨》中飾演繁漪而馳名上海灘。而通過《一江春水向東流》、《太太萬歲》等電影,她成為大銀幕前的常客,將嫵媚虛榮的交際花、刻薄勢利的闊太太,或飽受欺凌的工廠女工等性格迥異的角色詮釋得維妙維肖。

此時的上官雲珠,就如同她的藝名一樣,如雲中明珠,耀眼璀璨。然而,命運總是出人意外的。在電影《太太萬歲》裡,上官雲珠有句台詞:「我的一生真是太不幸了,要是拍成電影,誰看了都會哭的。」都說「人生如戲」,這彷彿就是她命運的昭示。

中共建政之初,上官雲珠剛剛30歲,這正是一名女星可以大有所為的年華,然而她卻遭遇了演藝道路的瓶頸。由於戲路、形象與氣質,都不適合表現中共重點宣揚的「工農兵」,上官雲珠一度處於無戲可演的尷尬境地。為延續藝術生命,她主動對自己進行「社會主義改造」,希望從「舊上海明星」,改頭換面變成「新中國的文藝工作者」。

據大陸期刊《大眾電影》記載,為洗刷所謂的「資產階級情調」,上官雲珠參與了一系列賑災籌款與勞軍義演,演出反映工人革命的話劇。1950年過年前後,她吃住都在劇場裡,以每天兩三場的頻率,連續演出131場,終於因勞累過度,患上急性肺炎而昏倒在舞台上。在中共發起的「文藝大整風」運動中,她經常帶病參加「人人過關」的會議,聲淚俱下地「主動反省和檢討自己的資產階級思想」。可是這一切都是徒勞。

1955年,此時的上官雲珠已經坐了三年的冷板凳了。導演白沉力排眾議,起用上官雲珠來飾演女主角,一位遊擊隊的女護士長。在這部電影中,她徹底顛覆了自己以往風情萬種的「交際花」、「闊太太」形象,實現銀幕角色的「脫胎換骨」,也由此獲得所謂的巨大「成功」。

1956年1月,上官雲珠接到了一張改變她命運的紙條,上面是陳毅親筆寫下的11個字:上官雲珠同志,請您來一趟。等她到了指定的中蘇友好大廈,才發現毛澤東也在那裡,上官雲珠被安排陪同其跳舞。後來,上官雲珠又與毛澤東神祕見面6次。

那個時候,「反右運動」暗潮洶湧,上官雲珠原本被電影廠劃為「右派」,卻突然峰迴路轉,成為「重點保護對像」,右派指標被另一位演員頂替。這中間還有段小插曲。大陸作家鐵流曾揭密,有段時間,上官雲珠被毛澤東淡忘,為此,她親手用瘦金體抄寫陸游的《卜算子——詠梅》,寄給毛澤東,以表寂寞哀怨之情。

而毛澤東隨後寫了一首《卜算子——詠梅》回贈給她:「風雨送春歸,飛雪迎春到。已是懸崖百丈冰,猶有花枝俏。俏也不爭春,只把春來報。待到山花爛漫時,她在叢中笑。」誰能想到,這首被中共文人大肆吹捧的詞,竟是在這樣的背景下創作出來的。

我們再回到60年代初的上官雲珠,她變換角色,依附權貴,似乎正在邁向人生的第二個高峰。然而命運的轉折總是讓人猝不及防。

1966年,上官雲珠查出患乳腺癌,並立即做了切除手術。兩個月後,她又患腦癌而不省人事,接受了一次腦部大手術。然而,病房外的環境卻更加險峻,她的電影《舞台姐妹》和《早春二月》被批判為文藝界的「大毒草」。某天下午,尚未康復的上官雲珠被一群造反派拉到電影廠批鬥。

據上官雲珠之子韋然回憶,那時家裡已被破壞得不成樣子:樓道的牆壁上全是母親的名字,橫七豎八打滿了紅叉;房門千瘡百孔,被砸成了蜂窩。上官雲珠背負著「舊社會明星」、「生活作風糜爛」、「主演多部壞電影」等多項罪名,被迫每天去電影廠的「牛棚」報到,「在那裡學習、勞動、寫交代、受批判」。

《大眾電影》記載:「上官雲珠時常被造反派們用包纏著布的粗大鐵條往死裡抽打,還有無休止的遊街、批鬥和人身侮辱。」1966年9月,上海電影廠召開批鬥大會,她被造反派反剪胳膊作「噴氣式」狀,承受著辱罵和暴打。瘋狂的看客為表「忠心」,也一齊衝上台對她拳打腳踢,直至她昏死過去。

時間到了1968年,文革運動從紅衛兵造反的「紅色恐怖」,轉為毛澤東颳起的「清理階級隊伍」的「紅色颱風」。讓上官雲珠沒有想到的是,她和毛澤東的特殊關係,讓她在「反右運動」中逃過一劫,卻最終將她推下深淵。

據大陸作家鐵流撰文回憶,江青曾在保密處截留了一封上官雲珠寫給毛澤東的信,之後便打翻了醋罈子,並把上官雲珠給忌恨上了。借著文革狂潮,大權在握的江青,開始了瘋狂的報復。

上官雲珠被誣陷為「國民黨潛伏下來的戰略特務」。從1968年9月開始,江青操縱的「上官雲珠專案組」,及林彪祕密成立的「上官雲珠特別專案組」,相繼逼迫她寫出與毛澤東往來的細節。可是,上官雲珠始終沒寫出令專案組「滿意」的材料。

上官雲珠曾希望毛澤東出面救她,然而,毛澤東卻硬是不開口。具體的原因我們不得而知,只能猜測,或許毛澤東認為,年輕貌美的「新人」隨處可尋,不值得為「舊人」節外生枝吧。

11月22日,上海電影廠來了兩位不速之客,以「外調」之名提審上官雲珠。在一間小屋子裡,審訊人員圍住她,逼迫她寫出「對外不能透露、對內必須如實交待」的材料。

上官雲珠答不出來,他們先是拳打腳踢,後來用皮鞋底狠抽她的臉頰。兩個多小時後,他們把奄奄一息的上官雲珠踢出門外,並勒令她明天必須寫清楚那段「歷史」,否則後果自負。

韋然在受訪文章中描述母親被打後的慘狀:「回到『牛棚』時,母親的臉被打腫,嘴角流著血,目光呆滯,身體不停地顫抖。」

當晚回到家,傷痕累累、萬念俱灰的上官雲珠實在寫不出「組織」想要的材料。因無法面對無盡的羞辱與磨難,在次日——1968年11月23日凌晨3點,也就是夜色最濃的時候,她縱身一躍,從四樓的窗口跳了下去。她在送醫的路上停止了呼吸,年僅48歲。

韋然說,母親墜樓後,身體重重地砸在樓下菜市場的大菜筐裡,鮮血濺到了菜葉上。當時還有人聞聲趕來搶救,後來,菜場的人用橡皮水管沖洗菜葉上的血跡,繼續賣給消費者。

韋然聽說後毫不驚訝,他說道:「在那個物質匱乏的年代,這樣的舉動並不那麼難理解;更何況,那時候的人們,對各種非正常的死亡似乎習以為常。」

上官雲珠最燦爛的年華,綻放在戰亂時期的上海灘,卻在所謂的「新中國」建立後,走向衰敗和凋零。上官雲珠曾有過三段婚姻,共育有兩兒一女,可在生命的最後時刻,誰也不在她身邊。而唯一一直跟隨她的女兒姚姚,卻又在她死後7年,出車禍死亡。

在整風、反右、文革等步步升級的政治運動中,上官雲珠一次次妥協退讓,一次次忍辱含垢,她甚至為了不影響自己所謂的追求「進步」,狠心地拋棄了遭人陷害而受到「勞動管制」的第三任丈夫程述堯。

然而,她沒想到,在中共「摧毀一切」傳統人文道德的暴風驟雨中,不要說她的電影夢想,就是她的生命也難逃墜入黑暗的結局。

好了,今天的節目就到這裡,感謝您的收看,我們下期再見。

歡迎訂閱YouTube頻道: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J0WwxWijk8NemAqLtqj4Sw

訂閱Telegram群組:https://t.me/bainianzhenxiang

百年真相】節目組製作

(責任編輯:李樂真)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