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商天下】權鬥來得太猛 習曾必有決戰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0月07日訊】這幾天,有幾件事密集曝出,一個是,趙薇又有了新消息,在網上傳出的一份「全渠道封殺」問題藝人名單中,趙薇的名字,出現在了「政治問題」類別的榜首。與此同時,中共前司法部長傅政華被抓了,據說傅政華和去年落馬的孫力軍,可能參與了對習近平的暗殺和謀反。

另外,在前幾天的限電風潮中,10月3日,中石油前副總裁凌霄突然因「嚴重違紀違法」被調查,官方稱其是「主動投案」,而這段時間的中石油系統,已經有多人傳出被查的消息。還有就是,曾慶紅的侄女曾寶寶的花樣年公司,近期因債務問題,連番被官媒點名。

最近,我們看到,習近平不僅在收緊財權,清洗江曾派系的「白手套」,同一時間,也在打擊政法系統中的江曾派系。而目前發生的,這些看似相互獨立的事件背後,其實都指向了一個地方。我們今天就來聊聊這些話題。

趙薇被封殺

我們先來說這份網上的「全渠道封殺」藝人名單,名單上共有25名藝人,封殺原因被分成了三種類別,「政治問題」、「違法亂紀」,以及「失德失範」,開頭我們說了,趙薇被列在了「政治問題」類別的榜首,而身居榜首的趙薇,封殺原因到底是什麼,直到目前,官方都沒有給出明確的說法。不過,前段時間,網上曾經傳出過一張趙薇和中共前國家副主席曾慶紅的弟弟曾慶淮的合影,照片上的趙薇兩手環抱著曾慶淮的胳膊,顯示出兩人的關係不一般。

趙薇夫婦,一直跟曾家派系人物走得很近,如今趙薇突然被封殺,很多消息都認為,是因為捲入了曾慶紅和習近平之間的政治鬥爭。

曾寶寶不妙

說到曾慶紅家族,我們就要提到,中共前政治局常委曾慶紅的侄女曾寶寶創辦的花樣年公司。這段時間,關於花樣年的負面消息一直不斷,10月4日晚間,花樣年發布公告稱,公司流動性出現階段性緊張,沒能在10月4日,如期支付2021年票據的剩餘本金大約2.05億美元,目前,公司已經成立了應急小組,應對債務問題。

想當年,花樣年2009年在香港上市的時候,可謂是風光無限,像是鄭裕彤、劉鑾雄等香港富豪都跑去捧場,原因就是花樣年的背後,是曾慶紅家族。不過,花樣年債務纏身的窘迫現況,顯示背後的曾家已經是江河日下了。而其實,就在9月份的時候,中共官媒還曾經兩次點名花樣年。

一次是《經濟日報》,用「賣子求生」來形容面臨債務問題的花樣年。另一次,《經濟日報》報導了花樣年旗下公司因為價格違法被罰款了5萬元,不過,因為罰款的金額不多,所以,看上去,報導更像是為了突出花樣年的風光不再。官媒如此大膽地披露中共頂層的家族,這在以往是不可能的事情,這似乎也暗示著,曾慶紅家族快要涼了。

許家印危險

而花樣年的連串壞消息,還只是曾慶紅勢力被削弱的信號之一,更大的信號來自於現在全球關注的恒大。

恒大老闆許家印,就被認為是曾慶紅家族的「白手套」,之前,許家印之所以能夠在香港春風得意,就離不開曾慶淮的關係。在之前的節目中,這方面的故事我們已經說了不少。

也正是因為許家印和曾家非同一般的關係,習近平不會出手救許家印,而是將恒大有價值的資產收歸國有,目的是打擊江、曾的錢袋子。

大家知道,中國的金融、資本市場一直被江、曾所控制,不過,在9月26日,中共中紀委宣布巡視25家重量級金融單位,這也是習近平上任以來,最大的一次金融巡視。這足以證明,習最擔心的是金融領域出現大問題。此前,江曾派系曾不止一次發起過金融政變,這也讓習近平有點談虎色變,所以,做好金融系統的防範,就成了重中之重。

還有一點值得關注,就是這次巡視的時間點也很敏感,剛好發生在11月的六中全會之前,所以,很多分析認為,這表明習近平要清理被江、曾控制的金融領域,為明年二十大連任掃清障礙。

所以,習近平是要必須確保在六中全會舉行之前,經濟領域不會再有人生出事端。

限電風波

而在習近平連番動作的同時,反習聯盟也沒閒著。我們看到,這一波限電潮,影響了中國20個省市,連上海這樣的大城市都無法倖免。有分析認為,這次斷電並不簡單,實際上,是反習勢力暗箱操作的結果。

中國最主要的煤炭基地,是在山西和內蒙古,而這些能源產業,都是由曾慶紅、吳官正和劉雲山等家族把持的。比如內蒙古,是中國煤炭產量最大的省,原煤產量占到全國產量的將近30%,超過10億噸。而內蒙古是江澤民心腹劉雲山的發跡地,劉家在內蒙擁有數百億的資產,早已經建立了龐大的利益關係網。

2020年2月,習近平到內蒙古,進行煤炭資源領域的專項巡視,要求對相關官員「倒查20年」,隨後,內蒙古官場持續震盪,尤其是在能源、煤炭領域任職的官員頻頻落馬,涉及人數上千人。其中,落馬的潘逸陽、雲光中等內蒙古高官,都是曾慶紅、吳官正的「江西幫」馬仔。

習近平以反腐的名義打擊政敵,而對手也不會坐以待斃。習近平要求產業升級,對方就繼續濫挖濫採;習近平限制煤礦開採,不得超標,於是對方就「躺平」,隨後,內蒙古的煤炭產能增速就大幅下降。

雖然產能減少了,但是這些人又鑽了一個空子,就是電價受國家調控,但是煤價卻是市場定價,於是煤價暴漲,這些人大賺,而發電廠因為虧損減少發電,造成了大規模停電。所以,有分析認為,這是反習勢力在給習近平挖坑。

中石油官員落馬

而習近平對江曾派系的打擊,也繼續在石油系統延伸。10月2日,陸媒報導,中國石油浙江銷售分公司原總經理李多,因為涉嫌「嚴重職務違法」被調查。

緊接著,10月3日,又曝出了中石油原副總裁凌霄主動投案。凌霄,一個月之前的9月3日,剛以個人原因為由,辭去了中石油副總裁的職務。而在凌霄辭職的前兩天,凌霄曾經的下屬,西南管道公司的常務副總經理鄒永勝,也因為「涉嫌違紀違法」被調查,同一天,還有已經退休7年的、中石化集團有限公司的前副總經理曹耀峰,也因為「嚴重違紀違法」被調查。

華夏能源網引述了內部人士的話說,凌霄之前的主動辭職,大概是已經感覺到了不對勁,試圖平穩落地,而現在又主動投案,也是希望爭取所謂的「寬大處理」。

大致整理一下就可以看到,在中共十八大後,中國石油系統內已經有大批高管落馬。

這些落馬的官員,都是曾慶紅和周永康的「石油幫」人馬,而曾慶紅更是被稱為「石油幫」的幫主,就連周永康也是他一手提拔上來的。

孫力軍、傅政華被抓

在能源領域之外,中共的「刀把子」——政法系統,也正在被密集清洗。10月2日,中紀委發布消息,前公安部常務副部長、前司法部長傅政華落馬。而9月30日,中紀委剛宣布去年落馬的公安部前副部長孫力軍被移送到檢察機關審查起訴。孫力軍和傅政華先後被查,相信兩件案子一定有關聯。

從中紀委的通報看,孫力軍的問題是「在黨內大搞團團伙伙、拉幫結派、控制要害部門……嚴重危害政治安全」。

這說明什麼呢?很可能是指孫力軍和他的團伙,合力控制了公安、政法部門,對中共黨魁構成了安全威脅。換句話說,孫力軍也很可能涉及到反習政變中,甚至可能涉入暗殺。

從目前中紀委通報的落馬政法高官來看,原重慶市副市長、公安局長鄧恢林,原上海市副市長、公安局長龔道安,原江蘇省委常委、省政法委書記王立科,原山西省副省長、公安廳長劉新雲,可能都屬於孫力軍的這個團伙。

而在9月14日,曝出「企圖對國家領導人不軌」的原江蘇省公安廳刑偵局的局長羅文進,可能也是這個團伙的。

剛落馬的傅政華,相信也脫不了關係。武漢億萬富商徐崇陽,曾經在控告傅政華的信中提到,傅政華監聽習近平的私人電話。

剛才提到的這些落馬的政法官員最多也就是副省部級官員,傅政華也只是正部級官員。而如果要謀反、搞掉習近平,這六位政法「老虎」的級別都低了點兒,幕後肯定還有更高層的人物。而這個人,很可能就是孟建柱,因為這幾個人中大部分都是被孟建柱提拔的。

而傅政華,曾經是周永康的得力幹將。但是在周永康倒台後,傅政華為了保官位而賣主求榮,隨即成了孟建柱的手下。而傅政華的落馬,也幾乎是人人拍手稱快,不但中共基層警察和監獄系統的人高興,就連江曾一派,也通過所控制的多維網,發了一篇所謂重提中共黨史的文章,叫做「向忠發叛變後為何仍被蔣介石槍決」,表達了幸災樂禍的心態。最近幾年,有關傅政華落馬的傳聞不斷,直到目前,這隻靴子總算是落了地。

還有一隻靴子相信很快也會有回應,那就是孟建柱。那麼孟建柱又是誰提拔的呢?是曾慶紅。2001年,曾慶紅擔任中央組織部長時,把孟建柱調到了自己的老家江西擔任省委書記。之後,在曾慶紅的運作下,孟建柱又被調任公安部長,後來又成為中共政治局委員、中央政法委書記,接替了落馬的周永康。

自2013年習近平「反腐打虎」以來,曾慶紅的勢力不斷被打壓,持續受到清洗。在2017年中共十九大前,習近平的「打虎」目標,一度直指曾慶紅。但是,當時的習近平沒有下決心清洗曾慶紅,留下了巨大後患。

我們看到,習近平的聲望從高峰跌入低谷,海內外反習、倒習、政變、兵變的傳聞從未間斷,雖然原因眾多,但其中之一,就是剛才提到的這些官員,在背後給習近平製造麻煩,而源頭正是來自曾慶紅。追溯背後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因為江派的這些官員,都是迫害法輪功信仰團體的元凶,而他們最害怕的,就是下台被清算,因此中共內部的權鬥從未停止。

在2013年,薄熙來落馬之後,江派曾經對上台不久的習近平一度感到「絕望」,甚至還在所控制的海外媒體上公開喊話習近平說——「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江、曾送我情!」江曾的意思是,把你習近平拉上位,他們做出了「巨大犧牲」,要習手下留情。不過,時間走到了今天,9月18日,中紀委官網發了篇文章《不能做桃花源中人》,再次提到「沒有什麼『刑不上大夫』『鐵帽子王』」。這樣一來,不知江曾還會有力氣再喊話嗎?

在中共二十大前,習、曾鬥已經進入白熱化。習近平「雙開」孫力軍,抓捕傅政華,下一個高危的,恐怕就是孟建柱了,而且已經在逼近核心圈,曾慶紅、江澤民都難逃法網。

財商經濟研究所
策劃:宇文銘
撰文:陳思雨
編輯:蔚然、宇文銘
剪輯:曲歌
監製:文靜
訂閱財商天下:http://bit.ly/3hvUfr7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