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中共在全球破壞公民自由

大紀元專欄作家John Mac Ghlionn撰文/曲志卓編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今天的香港和十年前相比,已經是面目皆非了。中國共產黨修改了香港的大學課程,令集體愛國主義取代了個人自由。對北京的忠誠不僅僅是被要求的,也是強制性的。拒絕效忠往往會招致懲罰。

迄今為止,中共香港的鎮壓行動包括了方方面面。

今年7月,5名言語治療師因涉嫌「陰謀散發煽動性材料」而被捕。事實上,這五人都是香港言語治療師總工會的成員,他們只是出版了幾本兒童圖畫書。據中共稱,治療師試圖「煽動」兒童的仇恨。「不要以為這些都是簡單的故事書」,香港警務處國家安全處高級警司李桂華告訴新聞界,「這三本書裡面有很多煽動性材料。」這是一派胡言。這五位治療師只是準確地描述了今日的香港。眾所周知,威權政權對真相漠不關心。

香港曾經以寬容和開放著稱,然而現在正迅速成為不包容和狹隘的黨派政治的樂園。9月19日,它進一步落入不民主的深淵。秉承中共的「只(允許)愛國者」的旨意,香港的政治精英們,北京的「傀儡表演者」,挑選了一個新的委員會,它將最終選出香港新一屆由中共支持的領導人。

據《美國新聞》(U.S. News)助理總編輯凱文‧德魯(Kevin Drew)說,北京通過了香港法律之後,香港就開始演變成「一個歸屬中國大陸的類似奧威爾式的社會,異議被迅速消除和懲罰」。換句話說,香港與中國大陸其它地方沒有什麼不同。

德魯與哈佛大學肯尼迪政府學院(Kennedy School of Government)研究員、前香港立法會議員郭台銘交談過。當被問及香港的衰亡時,郭台銘說:「我認為國際社會顯然把香港看成一個警告,一個與中共簽署國際協定及其後果的警告。」他接著說:「我不確定我們是否應該孤立地看待香港。我們應該考察中國的國內政策,包括新疆、香港,以及中共對台灣和南中國海的政策。」

2021年10月1日,在香港灣仔區舉行的抗議活動中,民主活動人士舉著印有政治犯照片的橫幅。(Anthony Kwan/Getty Images)

郭台銘還討論了中共對澳大利亞的敵對態度,以及對兩名加拿大人邁克爾‧科夫裡格(Michael Kovrig)和邁克爾‧斯帕沃爾(Michael Spavor)的任意拘留(上個月,兩人被允許返回自己的祖國)。他補充稱:「我認為,所有這些都需要從全局來看,才能了解中共在做什麼。」

郭台銘當然是正確的。在香港發生的事情不再只是香港一地。中共對全球主導地位的渴望不是我們想像中的假象。這是一個現實。中共通過「一帶一路」倡議(BRI),使一些國家對它唯命是從。

根據綠色BRI中心(the Green BRI Center)發布的一份報告,在過去18個月裡,「在COVID-19疫情的影響下,越來越多的BRI簽約國「看到他們的主權債務變得不可持續」。剛果、吉布提和安哥拉等國對北京負債纍纍。他們並不是個例:巴基斯坦欠北京200億美元;肯尼亞欠75億;埃塞俄比亞欠65億美元;老撾的國內生產總值為180億美元,現在欠了北京50億美元。

用法國作家弗朗索瓦‧拉貝萊斯(François Rabelais)的話說,債務和謊言往往是同一枚硬幣的兩面。通過「一帶一路」,中共已經將昂貴的謊言兜售賣給了一些國家。受害者別無選擇,只能買單。話又說回來,他們可以選擇像恆大集團一樣,拖欠付款。希望他們會這樣做。

無論哪種方式,無論上述國家是否償還了巨額債務,北京的影響力都是不可否認的。事實上,幾乎世界上每個國家都能感受到中共的存在。更糟的是,正如記者謝國忠(John Xie)所指出的那樣,北京現在控制著「比任何其它國家都多的航運港口」。中共「至少控制了60個國家的100個港口」,而且還正在尋找更多的。這些交通樞紐的重要性怎麼強調也不過分。研究表明,港口在一個國家的經濟穩定中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畢竟,控制了水的人就控制著世界。

中共對國際社會的掌控是沒有限制的。它不僅控制著一些強國,而且對一些世界上最強大的組織也施加了邪惡的影響。正如觀察員研究基金會(Observer Research Foundation)所指出的,世界衛生組織(WHO)和中共是親密的犯罪夥伴,前者幫助後者掩蓋了COVID-19的起源。

去年,中共,地球上侵犯人權最嚴重的政權之一,獲得了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的席位。小說都不會有這麼離奇的情節。授予中共在安理會的席位相當於授予白俄羅斯獨裁者亞歷山大‧盧卡申科(Alexander Lukashenko)諾貝爾和平獎。

最近,根據一些高度可信的報告,世界銀行的工作人員篡改了數據,以提高中國的排名。我們被告知,這些數據改動是在時任世界銀行行長金永年(Jim Yong Kim)和時任首席執行官克里斯塔利娜‧格奧爾基耶娃(Kristalina Georgieva)的要求下做出的。人們認為,北京對金和格奧爾基耶娃都施加了很大的壓力。

讓我們回到香港事態的惡化。我們不應孤立地看待香港問題。事實上,中共所做的一切都不應該被孤立地看待。那些懷疑中共政權日益增強的國際影響力的人,如果把頭從沙子裡抬起來,就會看得更清楚。

作者簡介:

John Mac Ghlionn是一位研究員和散文家。他的作品發表在《紐約郵報》(New York Post)、《悉尼先驅晨報》(Sydney Morning Herald)、《美國保守黨人》(The American Conservative)、《國家評論》(National Review)、《公共話語》(The Public Discourse)等知名媒體。他還是《硬幣電報》(Cointelegraph)的專欄作家。他的推特是:@ghlionn

原文「How the Chinese Regime Plans to Destroy Our Civil Liberties」刊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