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色種子】1999年7月 華盛頓紀念碑前的「堅如磐石」

《金色種子——法輪大法在台灣的故事》下篇 綻放(22) 採訪、撰稿:曾祥富 ‧ 黃錦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0月07日訊】【緣起】《金色種子——法輪大法在台灣的故事》這本書主要紀錄了法輪功在台灣發展的脈絡及一些感人的故事,而這些珍貴的歷程也是一部活的歷史。

1994年,一對台北夫妻在山東濟南的奇妙緣起,上海醫師的遠渡來台,貴州老翁的花蓮探親,捎來了大法的種子,串起了曠世難遇的修煉機緣。

2016年2月編輯小組逐步展開台灣北、中、南各地的專訪,歷經錄音檔聽打後再交互查詢比對,歷經三年,終能彙整集成冊。比原來預期的還要艱難。

欣逢5月13日世界法輪大法日,大紀元推出《金色種子》一書全文連載,期望這本書的刊登,讓法輪大法在台灣的發展足跡,能夠更完整的留下一個歷史見證。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北京開始抓捕法輪功學員,這一天就成為中共對法輪功公開迫害的起始日,「七.二○」也成為法輪功學員的一個專詞。然而,在迫害剛開始發生的初期,許多台灣的法輪功學員雖然感到沉痛、擔憂,覺得不可理解,不可思議,但卻沒有意識到迫害會延續這麼長時間,也沒有意識到迫害會發展得如此殘酷。

由於迫害事起突然,原本在舊金山要召開的法輪功修煉心得交流會也臨時取消,台灣學員因此匆忙改換行程。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四日子時,黃春梅、張清溪等二十來人抵達紐約,再轉搭深夜三點的火車到華盛頓特區,當下火車時天已經亮了。根據美國學員事前所告知,大家得再轉搭地鐵。從伍德利公園–動物園站(Woodley Park–Zoo)下車之後,一群人拖著行李走往中共領館,行經塔夫脫橋(William Howard Taft Bridge),在近二十四小時的奔波後,張清溪只記得當年這座橋好長、好長……

與此同時,位在華府近郊一棟連排透天屋子裡,陸續走出一些法輪功學員,有的人手上拿著剛剛做好的橫幅,有人拿著小張的傳單,那是兩位學員三夜未眠趕著做出來的。

七月二十日,當中國開始大規模的抓捕法輪功學員,消息很快傳開,中國境內的法輪功學員不約而同地趕往北京請願,而在美國等海外的學員卻也不約而同的前往華盛頓特區。「去華府,雖然不知道做什麼,但也許能做點什麼!」這是當時許多人的想法。而居住在華府當地的學員也盡力收容來自各地的學員,以降低學員們出門在外的花費。「有時連餐桌下的地板都睡著人」,一位屋主薛女士如此說道。

在華盛頓特區康乃迪大道的中共駐美大使館前,有一個面積不大的街心花園,人稱「小天安門廣場」。當中國的法輪功學員千里迢迢奔赴北京的時候,海外的學員們則聚集到了這裡,與去北京上訪的學員們遙遙呼應。他們要向中共領館反映:不應該禁止修煉法輪功。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三日,來自各地的法輪功學員,在中共駐美大使館前的街心花園煉功。(博大出版社提供)

當台灣學員到達時,街心花園已經沒有地方可以落腳,大家只好在附近道路旁尋覓空隙加入請願行列,台灣學員們因此分散在好幾個地方。學員們站在人行道邊上,行李則放在身後,有人拿來了一些展板,大家就在烈日下舉著不同的訴求。雖然一路奔波到此,展板舉得久了,未曾用餐的身軀仍頗為疲累,但是台灣學員們心裡清楚現在是非常時期,肅穆的氣氛,激勵著大家堅持著。

黃春梅等人尋找著華府當地的學員,以探詢情況。幾次的溝通之中,她從當地同修口中得知更多、更即時關於中共對法輪功迫害的現況。雖然台灣學員沒有經歷過共產黨的統治,無法真正感受到問題的嚴重性,但是也能從同修的話語與神情中感受到事態的嚴峻,個性沉穩的黃春梅也因此不自覺的變得更加沉重、肅穆。最後決定:台灣學員全部轉往華盛頓紀念碑前靜坐。

高中美術老師周怡秀也是那次的成員之一,她原本報名參加舊金山舉辦的修煉心得交流會,讓自己能「比學比修」,在修煉上得到激勵與促進。未料「七.二○」讓交流會臨時取消,她與眾人從台灣飛抵紐約,再一起來到華盛頓特區。

華盛頓紀念碑與美國國會山莊彼此遙遙相望,中間由數個方形草坪連結成如長條的青綠地毯,草地兩側是人行步道,步道旁則是兩列矗立的森林綠蔭,像是兩條綠色牆籬,把俗世喧囂阻絕於外,讓自由、人權的精神通行其間。法輪功學員就在其中一塊草地上集體煉功,一遍又一遍的煉。而台灣學員在返台前每天都是在這裡參加活動。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四日的華盛頓紀念碑前,來自不同國家的法輪功學員在烈日曝曬下依然安靜地在草地上煉功靜坐。(博大出版社提供)

在煉功休息之際,周怡秀有機會好好打量周遭:「多少人在這煉功?」「說不定有上千人吧?」她思量著。天空沒有雲朵,想來已遭太陽蒸乾,這是炎熱異常的日子!草地旁的走道沒有多少人,而更遠方的森林,雖聽不見鳥鳴,卻看得見綠蔭,它的陰涼多麼的吸引人!

多年之後,她仍然記得當時灼熱得毒辣的陽光,她因盤腿打坐而上翻的腳底被曬得疼痛不已,她形容說,就像烙刑一般。事後大家得知當時華盛頓特區高溫達攝氏三十八度。晚上回到了住宿處脫下襪子,發現自己腳底竟然被曬得紅通通的。她後悔自己沒有戴帽子來,而她也突然發現怎麼其他人也都沒有戴帽?而後,她以美術老師的巧思,將泡棉坐墊挖了個洞,做了一個「帽子」。不過,之後她看見一些比她晚得法的學員卻能無遮無蔽,在一樣的陽光底下,幾天來一直都這樣端坐著,鮮少離位,這真的讓她意識到自己的差距。

草地前方某位女士正向大家報告大陸傳出來的消息。她認真地聽著:消息說許多大陸學員去天安門請願,警察拳打腳踢粗暴地把學員推上大公共汽車,被集體送往豐台體育場,學員們在沿途大聲地背誦著師父《洪吟》裡的詩詞〈無存〉:

生無所求
死不惜留
蕩盡妄念
佛不難修

從麥克風持續傳來訊息:非常多的學員被抓到那裡,不知道學員們……

聽著這些消息,周怡秀不禁沉重了起來,她不能明白怎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她有些茫然,又有一種悲壯沛然莫之能禦般湧上胸臆。

周怡秀看見一位自己在歐洲留學時認識的德國學員,當她正想前去打聲招呼時,卻看見他紅著眼,眼睛含著淚。「男人或許不希望被人看見自己流淚吧?」於是她停下了步伐。

那幾天華盛頓特區的天氣很奇特,豔陽之間,卻可能突然下起雨來。沒有人因雨而移動,就任由雨水打在身上,大家依然隨著音樂悠緩的煉著功。而許多人都不約而同地感覺到這雨珠粒粒分明,像極了一顆顆的淚珠落在身上。有人說那些雨珠是神佛的眼淚……而雨後沒多久,經常又是一片豔陽。

豔陽又或是雨。汗水濕了衣服,然後又乾了。有時候大家一起背誦《洪吟》,周怡秀多年後回想,在當時的環境裡對法理似乎特別能理解,幾次背著背著她就潸然落淚。

隔天周怡秀突然被分派一個任務:代讀朱婉琪律師以人權、法律認識當前事件的發言稿。因為朱婉琪自己不能到場,而周怡秀的國語又最標準,就由她代讀。

煉功、不同學員發表自己的認識、主持人發布來自大陸的最新訊息,那段日子在國家廣場上的活動就是這樣交替著進行。

周怡秀深刻的記得,某天廣場上突然一陣騷動,只見前方有人拿著一面紅色錦旗,聽主持人講錦旗上繡著「勇猛精進 堅如磐石」八個字,是大陸學員親手繡的,再託人帶到海外。霎時間,現場響起長時間熱烈的掌聲。

幾日來壓抑、沉悶堵塞著學員們的胸臆:大法遭受著不公平的對待!又掛念著大陸的同修。在打壓中,他們可能身受的危難,擔憂著他們安全,也怕同修承受不住迫害失去修煉的機緣……「勇猛精進 堅如磐石」這幾個字的出現,恰恰給大家指出了重點,撥雲見日。也同時讓大家擔憂懸著的心有了安定。周怡秀看見不少人流著淚鼓著掌。這幾個字似乎也像一道靈光閃進心裡。那個片刻,莫名的,她意識到什麼叫做「勇猛精進」。

在美國,上千人在國家廣場的集會必須事先申請,華府當地學員得知規定之後才緊急提出申請,而原本至少一週的申請時間,破例在一天內獲得核發集會許可。許多事情都不曾經歷過,也不知該怎麼做。幾天來,周怡秀不時看到來自不同地區的學員在草地邊上商議著,具體的作法似乎是不斷的在討論之中推動著。而台灣的學員則在草地區靜靜的坐著。

幾經討論後,大家認為應該讓美國政府清楚當前在中國發生的事,「打通一個跟中國政府對話的管道」,於是決定向國會議員們說明此事。一些平常敢於表達、不怯場的人開始行動,而當地學員則把自己的正式套裝借給了他們。後來,大家又決定在七月二十九日舉辦記者會,希望透過媒體喚起全世界關注中國正在發生的迫害。

台灣學員沒來得及參加記者會就返台了。回台後,大家覺得也應該做些什麼,但是要做什麼?「四.二五」事件之後大家已經開始跟媒體接觸,所以回來之後,大家就延續著之前的作法——集體煉功、讓大眾更認識法輪功。作法上沒什麼變化,只是不自覺的都更積極一些。後來中共發布越來越多的抹黑報導,台灣學員也不時地加以澄清。

一通來自大陸的電話

而在台灣本地,當迫害的消息一傳來,與大陸學員最早接觸的鄭文煌、何來琴夫婦馬上拿起電話,照著電話簿上的號碼一一撥打。然而不是無人接聽,就是線路不通。他們所認識的學員一夕之間全都消失,這讓他們夫妻倆焦急如焚,何來琴因此連續哭了幾天。

電話不通,寫信吧!他們一封封的寫,然後一封封的寄往大陸,希望能得到那些過去曾不斷鼓勵著他們的同修的回覆。然而,苦等幾個月也毫無回音。

幾個月後一通來電,「喂——」電話那頭傳來熟悉的聲音。

鄭文煌一聽就急促的說,「是某某嗎?你們好嗎?我打電話沒人接,寫去的信,你們收到嗎?」

「嗯……」對方遲疑而低聲的回答,「我很好,……『老母親』好嗎?」

鄭文煌頓了一下,一時不解。這時他聽見話筒裡嗡嗡的雜音作響,他明白也許被監聽了!「老母親」?他靈光一閃,應該是指李洪志師父的密語。

「他很好!」鄭文煌回答道。

「那就好,台灣好嗎?」

「很好,現在不僅台灣,全世界都弘傳得很廣喔!」鄭文煌也很機警的避開了「關鍵字」。

「那就好。」對方傳來寬慰的聲音,「那保重,再見!」

「是,保重,你也要保重!」

鄭文煌不捨地掛上話筒。此後迄今,這名學員一直毫無音訊,不知下落。

(待續)@

點閱【金色種子——法輪大法在台灣的故事】系列文章。

本文原標題〈華盛頓紀念碑前 「堅如磐石」〉,選自《金色種子——法輪大法在台灣的故事》/版權歸博大出版社http://broadpressinc.com/所有,歡迎傳閱和轉載,不得更改。

購書請洽:
博客來網路書店 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840719
金石堂網路書店 https://www.kingstone.com.tw/basic/2012710067523/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樂真)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