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部級官員正國級罪名 孫力軍到底犯了什麼事?

作者:小民之心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北京時間2021年10月08日訊】近日,前公安部副部長孫力軍被宣布嚴重違紀違法開除黨籍和公職,移交司法機關。孫力軍是在去年4月20日被宣布接受審查的,到宣布雙開,時間長達一年半,這個情況很不尋常。尤其是,當局給孫力軍的結論,措辭極為嚴厲,帶有強烈的憤怒情緒,給人一種咬牙切齒的感覺,在以往落馬的官員當中,極為少見,甚至可以說是絕無僅有。

在700餘字的通報中,總共羅列了45條罪名。指責孫力軍背棄「兩個維護」,毫無「四個意識」,政治野心極度膨脹,政治品質極為惡劣,權力觀、政績觀極度扭曲,妄議黨中央大政方針,製造散布政治謠言以及極度貪婪,大肆進行權錢交易,非法收受巨額財物。像這種措辭,什麼極度膨脹,極為惡劣,極度扭曲,極度貪婪,幾乎到了罪大惡極、不殺不足以平民憤的程度。

更嚴重的是,指責孫力軍不擇手段,操弄權術,在黨內大搞團團伙伙、拉幫結派、培植個人勢力,形成利益集團,成伙作勢控制要害部門,嚴重破壞黨的團結統一,嚴重危害政治安全。這種罪名,什麼在黨內大搞團團伙伙、拉幫結派、培植個人勢力,嚴重破壞黨的團結統一,根本就不像是給一個副部級官員的罪名,更像是給一個政治局常委定的罪名。一個副部級官員,怎麼能有這麼大的能量,可以嚴重破壞黨的團結統一。不要說,9000萬黨員,就是204個中央委員,172個候補委員,會有幾個人和他站在一起呢。這個罪名確實大有玄機。

此外,這次孫力軍還有一個罪名引起外界的關注。在抗擊中共病毒(COVID-19)疫情一線擅離職守,私藏私放大量涉密材料。在當局的這個通報中,一共給孫力軍羅列了45條大罪,一些罪名是相互關聯的,有些罪名是單獨的。因此,孫力軍私藏私放的大量涉密材料是否和中共病毒情有關,並不能完全確定。但是,並不能排除這種可能性。至於那些涉密材料是否流傳到了海外,現在還無法確定。值得注意的是,孫力軍正是在抗擊新冠肺炎疫情期間,被當局調查的。他曾經作為國家抗疫指導小組的成員來到湖北武漢,我們知道,孫力軍曾經在澳大利亞獲得過公共衛生碩士學位,或許,他把自己當作是防疫的專家,在湖北武漢指點江山,激揚文字,不小心犯下了妄議罪和大不敬罪,因而導致了他的落馬。那一段時間,習近平正狼狽不堪,不斷的強調他在親自指揮、親自部署抗擊疫情,對那些涉及到他的言語和事情想必會格外敏感。

在孫力軍的眾多罪名當中,其中提到,長期搞迷信活動;長期收受貴重物品,長期接受宴請,長期安排私營企業主租用高檔寓所供其使用,長期沉溺於各種奢靡服務;強調這5個長期,顯然是馬後炮,真實情況或許恰恰相反,孫力軍平時名聲還不錯,那些事情根本沒人在意,只是某一件事情、某一句話犯了大忌,激怒了習近平。那些私藏私放的大量涉密材料,恐怕是在孫力軍被捉拿的時候,搜查出來的。

孫力軍在去年4月接受調查的時候,公安部曾經連夜召開會議,會議宣稱孫力軍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問題接受審查調查,是其長期以來無視黨的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不守紀律、不講規矩、不知敬畏、肆意妄為的必然結果。這裡強調長期以來無視黨的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不守紀律、不講規矩、不知敬畏、肆意妄為,恰恰說明孫力軍平時的所作所為並沒有人挑剔,而是什麼偶發事件導致了孫力軍的突然落馬。當時,並沒有提到擅離職守、私藏機密這類事情。顯然,這些事情並不十分重要,否則,不會不加提及,尤其是,涉及到裡通外國,那更是黨國最忌諱的事情,絕對不會輕易放過。

孫力軍最主要的罪行是,不守政治紀律、不講政治規矩、對習近平缺乏敬畏、肆意妄為,正是因為犯下了這些不可饒恕的罪惡,才導致新帳老帳一起算,才有了那些長期無視黨的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長期搞迷信活動,長期吃喝嫖賭等問題。不難想像,孫力軍一定是直接觸犯了習近平,傷害了習近平的崇高威信,這才導致他被拿下;也只有傷害到了習近平的崇高威信,才有可能嚴重破壞黨的團結統一,嚴重危害政治安全。

只是,即使可以確定,因為突發事件讓孫力軍落馬,這也並不能排除,拿下孫力軍是一個蓄謀已久的行動。十九大之後,孫力軍從公安部一局的局長升為副部長,看似提升,但也許這是習近平的調虎離山計。公安部一局也就是國內安全保衛局,是公安系統最核心的部門,包括情報收集分析,事件處理等職能,主要用來防範和打擊任何可能危害中共的政治敵對力量。這個局還以公安部港澳事務辦公室的名義,負責公安部對香港澳門的事務,公安部一半的實力都在一局。孫力軍並不是習近平的嫡系,不大可能獲得習近平的信任。尤其是,孫力軍在公安部經營了10多年,先後擔任公安部辦公室主任和一局局長,方方面面自然會有一班自己的弟兄,孫力軍的能量難免引起習近平的擔心。更何況,在公安部習近平已經安插了一個他的親信,來自福建的王小洪,出任公安部常務副部長。

一山難容二虎,孫力軍在公安部的影響力,肯定會讓王小洪不安,也會讓習近平不安。大搞團團伙伙、拉幫結派、培植個人勢力,形成利益集團,成伙作勢控制要害部門,這無疑都是指孫力軍在公安部的所作所為。所謂的要害部門,很有可能就是公安部一局。可以想像,孫力軍陽奉陰違,欺上瞞下,不擇手段,操弄權術之類的事情,一定給王小洪留下了深刻印象,這些最終都變成了孫力軍的罪名。

在孫力軍被調查之後,公安部的會議特別提到,決不允許妄自尊大、我行我素,決不允許搞一個人說了算,決不允許把分管領域搞成個人「自留地」。決不允許任人唯親、任人唯利、拉幫結派、搞小團伙小圈子。這些問題後來基本上都出現在中紀委的通報中了,只不過,用詞更加的嚴厲,例如成伙作勢控制要害部門。最重要的是,特別突出了孫力軍的政治問題,背棄「兩個維護」,毫無「四個意識」,妄議黨中央大政方針,製造散布政治謠言,等等,足以讓孫力軍永世不得翻身。

此外,從正式調查到到做出結論開除黨籍和公職,孫力軍一案共歷時一年半。審查這樣長的時間,並不多見。當年,周永康從被調查,到正式開除黨籍,也只用了一年的時間。由此可知,這個案件的非同尋常之處,有關當局一定花了很大的力氣。可以推斷,有關當局想必把孫力軍的所有關係都做了仔細的篩查,剔除一切危險的因素。至於權色交易,權錢交易,這恐怕不會是重點。再者,所謂私藏私放的大量涉密材料,可能只是為了加重孫力軍的罪行。如果這些涉密材料真的涉及疫情的起源,並且流傳到了澳大利亞和美國政府手裡,中共當局恐怕就會仔細迴避這個問題了。

值得注意的是,在中紀委的正式通報中,孫力軍的有些罪名很值得玩味。比如,政治品質極為惡劣,陽奉陰違,欺上瞞下,撈取政治資本;為實現個人政治目的,不擇手段,操弄權術,等等。這似乎流露出,在一段時間裡,孫力軍或許得到了最高層的賞識,甚至是得到了習近平的賞識。因而,讓孫力軍有些忘乎所以。畢竟,在十八大之後,孫力軍出任公安部一局的局長,而公安部一局的工作想必會經常受到最高層的注意。

孫力軍擔任一局局長的時間有5年之久,這期間,不排除,他和習近平有過直接的交往,習近平可能對他還比較滿意。或許,也正因為如此,事發之後,自然會讓習近平更加的憤怒,乃至咬牙切齒。有可能,來到遠離北京的武漢,孫力軍一時得意忘形,妄議了習近平抗擊疫情的大政方針。習近平最恨的就是所謂的兩面人,陽奉陰違,操弄權術,這實際上是在愚弄他習近平。這個情況決定了,一定要嚴厲的處置孫力軍和孫力軍的同黨。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