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縱橫】沙楊會無實效?美方火力不減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0月08日訊】大家好,歡迎收看《時事縱橫》,我是扶搖。今天是2021年10月7日,星期四。

今天關注的焦點:沙楊六小時會談,難成美中關係新開端?中情局成立高級別小組,專門應對中共威脅;用戴琪破抗共聯盟?中共學者獻計,恐難奏效;山西無預警泄洪,多人失蹤;曾慶紅侄女再發敏感文,暗示靠山已倒?

沙楊六小時會談 難成美中關係新開端?

10月6日,美國總統拜登的國家安全顧問沙利文和中共級別最高的外交官員楊潔篪在瑞士蘇黎世舉行長時間會談,前後持續6個小時。隨後,美中雙方發布聲明,給予會談正面評價;白宮官員還透露,拜登和習近平已經達成「原則性」共識,將在今年底舉行視頻峰會。

根據這些信息,很多人不禁想,這場「沙楊會」,會不會預示著美中關係有了新開始?

其實,不少學者並不這麼認為。比如,華盛頓知名中國問題專家葛來儀(Bonnie Glaser)對美國之音說,她不認為最新的會談是「重新開始、重新啟動或解凍」;對於中國(中共)是否願意和美國合作,並且放下前提條件,現在就做出判斷為時過早。

普林斯頓大學政治和國際事務學教授范亞倫(Aaron Friedberg)說,雖然沙楊會談的氛圍比較友好,但是不會讓美中關係的總體方向發生根本改變。因為中方肯定得出結論:雙邊關係已經進入了一個新的而且是競爭更加激烈的階段;拜登政府也是這樣判斷的。

時事評論員唐靖遠認為,如果要說「新開端」,實際上是開啟美中一種相對穩定的狀態,這與此前不斷降溫、激化的狀態有差別,但並不一定代表會「止跌回升」。

拜登政府一位高級官員在背景簡報會上表示,蘇黎世會面不應被看作雙邊關係的解凍。他說,「我們試圖達成的是美國與中國之間的一個穩定狀態,讓我們能夠激烈競爭,但是可以負責任地管控這個競爭。」

唐靖遠表示,這就是他說過的「控溫」——不升溫,但也不想繼續降溫,怕再降溫會爆發衝突就失控了。現在,雙方開始從曲線的下降期進入一個平台期。中美矛盾是結構性矛盾,這個大格局不可能倒回去了,所以只能是大概維持。

中情局成立高級別小組 專門應對中共威脅

正如學者們分析的,不管美中對「沙楊會」的官方評價有多高,我們看到,雙方開完會該幹什麼還幹什麼。

美國方面,10月7日也就是沙楊會的第二天,中央情報局(簡稱中情局,CIA)表示已經成立一個新的高級別小組,專門應對中共及其帶來的國家安全挑戰。

據路透社報導,這個小組將成為中情局運作的幾個任務中心之一,每週舉行一次局長級會議,目的是統一情報機構的對華工作。中情局局長伯恩斯(William Burns)強調,他們應對的威脅是來自「日益敵對」的中共政府,而不是中國人民。

另一位中情局高級官員把伯恩斯創建中國部門,和中情局在冷戰期間密切關注俄羅斯,以及9·11事件後聚焦反恐相提並論。他說,之前,中情局從來沒有因為「關注中國」,設立過如此高級別的部門。

參議院情報委員會最高共和黨人盧比奧(Marco Rubio)對成立新的中國小組表示歡迎。

他在一份聲明中說,「中共造成的威脅是真實的,而且在不斷增長。我們政府的每個部分,都需要在信息、結構和行動中反映這種大國競爭。」

除了中情局的最新抗共行動,就在沙利文和楊潔篪會面的同一天,美國國家網絡安全局局長喬伊斯(Rob Joyce)出席了一場會議。他在會上表示,國家網絡安全局未來的工作重點,是應對中國等國家對美國的網絡攻擊。

喬伊斯特彆強調,中國(中共)有能力展開高端網絡攻擊行動,所以國家網絡安全局將增強防備能力,包括保護美國的尖端武器裝備和敏感軍事技術,還要提高對信息數據的加密能力。

用戴琪破抗共聯盟?中共學者獻計 恐難奏效

美國這邊是公開宣布接下來對中共的動作,那麼北京那邊又是什麼狀態呢?目前,官方還沒有動靜,但是10月7日,中國人民大學國際能源戰略研究中心研究部主任王鵬,在《金融時報》中文網發表了一篇並不友善的評論文章。

文章針對的是美國貿易代表戴琪(Katherine Tai)在4日的演說內容。當時,戴琪宣布將採取四個具體做法,調整對華貿易政策。在堅持原則問題的同時,戴琪也釋出善意,提到「重新掛鈎」(re-coupling)和「持久共存」(durable coexistence)兩個概念。

不過,王鵬認為戴琪的「『誠意』、『善意』都是非常有限的」,他建議中共「看破不說破」、「揣著明白裝糊塗」、「就坡下驢」,還要利用戴琪「重新掛鈎」一說的正面外部性,達到自己的目的。

什麼目的呢?就是破壞拜登抗共「統一戰線」的形成。

王鵬聲稱,美國盟友對中共的態度,和美國的態度有一定的正相關性。如果美國表現出緩和跡象,哪怕只是表象,那麼印度、日本、澳洲等中國周邊的美國盟友或夥伴,將裹足不前。

所以,中共要在這些第三方國家面前「用好戴琪信號」,「策略性擾動」美國盟友,以此破壞抗共「統一戰線」的形成,破解拜登對中共的外交圍堵。

王鵬給中共出的這個主意,真的能奏效嗎?

大紀元專欄作家王赫表示,拜登政府雖然繼承了上屆政府的大部分做法,他們的對華政策目標其實「軟」了很多;但是,由於反制中共已經在美國形成了廣泛的共識,拜登的後退空間不大。所以戴琪講話是一手施壓、一手對話,硬不起來,也不敢退讓太多。

這就給了中共可乘之機。第一,中美態勢,從過去的「美攻中守」倒過來了,成了「中攻美守」,原因不是中美實力對比發生了根本性變化,而是美方政策思路變了。第二,中共對美進攻分兩大部分,一個是中美雙邊交鋒,另一個是在全世界滲透、拉攏、離間,來瓦解美國的抗共聯盟。

王赫分析,就目前的美中態勢來看,雙方攻守呈現出膠著狀態,各有各的問題。美國組建民主國家聯盟不容易。中共這邊,一是經濟有困難跡象,二是戰狼外交讓許多國家敬而遠之。

所以,這些國家巴不得利用全球供應鏈重組的機會加快自身發展,不用在美中之間輕易站隊(傾向性還是有的)。這時,中共如果利用戴琪釋放的對華緩和信號,擾動美國盟友,可能會取得一些進展,但不會太大。

山西無預警泄洪 多人失蹤 黃河第3號洪水形成

下面,我們再來關注中國大陸的最新消息。

連日來,山西的太原、晉中、沂州、臨汾等數十個縣市持續降雨,導致鐵路及大橋垮塌,公路受損。

10月6日,網上有視頻顯示,山西晉中祁縣的昌源河大橋橋台被洪水衝垮,鐵路地基被沖沒了,導致數米長的鐵軌懸空。一列貨運列車緊急停在懸空的鐵軌上,場面驚險萬分。當地居民介紹,目前只剩下鐵軌和枕木,在空中架著,像鐵索橋一樣。

7日,重災區晉中介休一帶有村民告訴自由亞洲電台,當地至少有兩幢危房倒塌,造成人員死傷,而當局一直封鎖消息。

另一個受災嚴重的臨汾蒲縣,有村民表示全村的房屋和水井,都被山泥沖毀,民眾求助無門。

一名蒲縣村民介紹,她所在的村莊,大部分房屋和水井已經被山泥沖毀;村裡的水管全斷了,「水喝不上沒有人管,村支書也不管、幹部也不管」,村民求縣政府、省政府,他們也不接電話,大家只能自己安排。

災區的民眾求援無果,更雪上加霜的是,有當地政府竟然無預警泄洪,造成多人失蹤。

10月7日,山西晉中市祁縣古縣鎮澗法村的一位村民對大紀元表示,他所在的村地勢比較高,村民沒有被要求撤離。他的66歲的父親也沒有得到要泄洪的通知,結果在村外被大洪水沖走,到7號還沒找到。

這位村民多次強調,就是因為無預警泄洪,導致他父親被洪水沖走了。「村裡說,是在群裡發通知了,但是村裡年紀大的人,根本就不用智能手機,所以根本不知道泄洪。」

村民都能聽到的大喇叭廣播,村裡只用來發過一次通知,而且是說「1號-4號」會泄洪,但是水量都不大。他認為,政府是提前就做了「泄洪」準備的,5號這天突然把泄洪的水量加大了,橋都被沖塌了。

罕見的山西大暴雨,態勢絲毫不減,同時,黃河第三號洪水已經成形。

綜合大陸媒體報導,中國水利部汛情通報顯示,受渭河、黃河北方支幹流量增加影響,5日晚間11點,黃河中游潼關水文站測得水流量上漲到每秒5,090立方公尺,達到洪水標準。水利部將其編號為「2021年黃河第3號洪水」。

6日,黃河水利委員會發布洪水黃色預警,表示當地水庫當天測得42年來最大洪水,流量高達每秒8,360立方公尺。

官方表示,這次形勢極其嚴峻,三門峽水庫目前已經打開了26個泄水孔洞緊急泄洪。此外,陝西、山西、河南、山東、重慶、四川等地,都在緊急應對。

而真實的災情,還需要進一步核查。

曾慶紅侄女再發敏感文 暗示靠山已倒?

受災地區的老百姓處境艱難,我們希望洪水能早日過去,當地的人們可以儘快恢復正常生活。與此同時,不少中共權貴們,現在日子也不好過,最近引起外界較多注意的是曾寶寶

有的朋友可能看這名字眼生,但是說到她父親曾慶淮,不少人就知道了,他曾經是香港和大陸政、商、文圈內的風雲人物。曾寶寶還有個更有名的大伯叫曾慶紅,曾任中共政治局常委、國家副主席等要職。

正因為有厲害的爹和大伯,曾寶寶1996年創辦了花樣年控股集團有限公司,主要在深圳和成都等地開發房地產項目,2009年公司在香港上市。作為創辦人兼執行董事,曾寶寶擁有公司65%的股票,市值約70億港元。去年初,她還意氣風發,計劃在深圳、北京、上海、武漢、成都五大區域,全面擴展事業版圖,業績目標是銷售破千億。

但是10月4日晚,花樣年突然在香港聯交所發布公告,表示公司4日到期的約2.06億美元票據未能如期支付。花樣年爆雷了,這說明什麼?說明曾寶寶從大陸銀行借不到錢了。

4日當晚,曾寶寶在微博發出一部電影的海報圖片,電影名叫「DARKEST HOURS」(至暗時刻),引起輿論猜測。大紀元專欄作家王友群指出,中共經濟實際是權貴經濟,中共的銀行就是為權貴子女開設的。曾寶寶之所以面臨「至暗時刻」,關鍵原因在於:曾慶紅大勢已去。

10月7日,曾寶寶再發出一條敏感微博,稱「專業的事交給專業人,屁股決定腦袋的決策,交給屁股坐得最定的那個,其它七嘴八舌,致謝不慮。」這幾句話,似乎有弦外之音,引發外界關注。

中國金融學者陳有成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這可能意味著曾寶寶有意逐步放權,拱手將自己持有的花樣年股份讓給國企或「公私合營」,還反映曾家在中共的內部權鬥中正節節敗退。

陳有成分析,曾寶寶提到「交給屁股坐得最定的那個」,「明顯說明她的靠山好像已經靠不住了,現在只有習近平或在十九大、十八大後當權的這一派,他們的屁股和靠山才是最穩的……」

陳有成還認為,中共高層的排序鬥爭已經呈現白熱化,習近平現在想要打擊江澤民、李鵬、曾慶紅這些家族勢力,從查經濟問題入手,最終目的是要把他們「從政治影響力版圖徹底除掉」。

好的,我們今天就先說到這裡,下期節目,我們不見不散。

時事縱橫》製作組

(責任編輯:文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