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美國保護台灣的全新戰略

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Stephen Bryen、Shoshana Bryen撰文/吳約翰編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美國能將台灣從中共手中拯救出來,並贏得戰爭嗎?答案並不是根據五角大樓所模擬的一系列戰爭遊戲。為了搞清楚如果出動美國軍隊來保衛台灣會發生什麼事,五角大樓已經定調美國可能會被擊敗,並且肯定會遭受人員和設備的重大損傷。

美國航空母艦,通常被認定在對台灣的支援中,扮演至關重要的角色,但在軍事戰略家中卻有人認為,航空母艦在今日很容易受到中共的導彈攻擊,並且可能從遠距離上被摧毀,也許遠至1,000英里或更遠。

然而,事實並非如此。

1996年,中共進行大規模導彈「演習」,並開始集結軍隊,而「演習」其實是作為入侵台灣的掩護動作。

當時一起身處台北的包括,前美國國防部資深官員斯蒂芬‧布賴恩(Stephen Bryen)與克林頓政府早期的中央情報局前局長詹姆斯‧伍爾西(R. James Woolsey),以及在四年前曾擔任美國海軍作戰部副部長的里昂‧艾德尼(Leon「Bud」Edney)海軍上將。他們立刻感受到恐懼和焦慮的氛圍,迅速在台灣蔓延開來。

他們當時想知道華盛頓要如何因應,所以三個人分別打了電話,呼籲五角大樓和白宮採取行動。在那之前,比爾‧克林頓總統和國家安全委員會,一直不願意做出回應,主要是因為他們都想改善與中共的關係,擴大互利貿易。但隨著危險的逼近和加劇,形勢瀕臨危急時刻,最終克林頓決定派出兩支航母特遣部隊。

隨著航母駛向台灣,中共退縮了。雖然我們不清楚細節為何,但中共很可能估計在與美國的對抗中,尤其是在與航母上的戰機交戰後,入侵將告失敗。無論如何,若要讓軍隊能登陸台灣,中共當時缺乏他們需要的登陸艦艇,如果他們利用商船替代的話,應該很容易就被美國的戰機擊沉。

而且,從當時的情況來看,中共明白要拿下台灣,就需要大幅提升海軍和空軍的實力,獲得可防禦的登陸艦,並找到擊敗美國航母的方法。中共用了25年的時間來解決這些問題,並通過建造非常先進的戰鬥機(包括匿蹤的殲-20)和核武轟炸機、登陸艦等;例如,可以搭載軍隊、直升機、裝甲車和「航母殺手」導彈的075型漁神級(Type 075 Yushen Class)大型甲板兩棲攻擊艦。

這艘兩棲攻擊艦,配備「航母殺手」導彈東風-21D,一種射程為900英里或更遠的兩級固體燃料反艦導彈。該攻擊艦可以透過衛星和無人機等,將其導航到設定的目標。而且據說它配備有一個機動的(彈頭)再入飛行器,令其不易失利。東風-21D導彈的未來版本裡,可能還會有「多目標重返大氣層載具」(MIRVs,又稱分導式多彈頭),這會增加東風-21D的殺傷力,並使其更難被反制。

美國正在部署神盾系統巡洋艦和新型攔截導彈,例如SM-3(RIM-161標準三型導彈)和SM-6(RIM-174標準長程主動導彈),並且改進了神盾雷達的功能。這些較新的系統通常搭載在航母特遣部隊中,還可能足以阻止東風-21D導彈的攻擊,但是否能阻止它接二連三的持續攻擊,目前仍沒有定論。

中共一方面在做準備,另一方面也在觀望美國。目前也還不清楚中共會在什麼時候、使用什麼策略,得出可以成功擊敗美國航母的結論。而且不幸的是,美國方面也是如此:仍不清楚美國能否阻止中共的反航母導彈襲擊,可能要等到它發生後,才會真正知道結果。

但即使航母能抵擋攻擊,中共解放軍空軍的能力也遠比25年前強。中共正努力提升其戰機的隱形能力,以匹敵美國的F-22猛禽匿蹤戰機。F-35戰機更像是戰術型飛機,隱身性較不如F-22佳。

與美國不同的是,中國不是一個新聞自由和社群媒體自由的民主國家。假如中共的參謀策士,願意損失400架飛機和數十艘艦艇,作為成功擊敗美國的條件,那他們將會把這部分納入考量。

但是,當美國總統詢問五角大樓的諸位參謀人員,如果我們支持台灣,可能會發生什麼事時,總統可能會收到一些因為國內嚴重阻力而得出的壞消息。他可能會被告知一艘航母可能會遭摧毀,或者我們可能會損失50到75架戰機,這意味著總統必須對成千上萬的人員傷亡和數十億的硬體損失做出考量,並做出公開回應的可能性。

其實,在很大程度上,這取決於總統的勇氣、政治考量和道德感。但華盛頓的本能,很可能是迫切地試圖推動台灣與中國進行談判,而最終以台灣成為中國的一部分告終,實際上這也就是投降。這當然使得美國能擺脫困境,但是,這對我們在亞洲的朋友們來說,會是一個可怕的警告,也就是上天確實要塌下來了,從美國人那裡得不到希望或幫助。

所以,除非找到另一個全新戰略公式。

綏靖政策最終會導致世界大戰,無疑地,很難相信中共在吞下台灣後,會就此滿足。另外,不應忘記的是,中國對日本有著難以抑制的憤怒,因為日本軍隊在1930年代和1940年代對中國所做的事情——有數百萬中國人被屠殺,以及日本對平民,主要是中國人發動了細菌和化學戰爭。

1937~38年的南京大屠殺,可能導致多達30萬中國老百姓喪生,是中國記憶中眾多未報仇的暴行之一。一旦中共趕走了美國人,日本就是下一個目標,而且日本也知道這一點,這就是為什麼日本把對台灣的可能入侵稱為「生存威脅」(existential threat)。

如今,太平洋的盟友只能透過一種全新的戰略,來阻止中共攻擊台灣。與其依賴遙遠的航母,等待中共製造事端,或挑釁引發衝突,我們現在需要採取步驟,通過強化台灣來改變遊戲規則。

最好和最快的方法,是建立一個包括日本、美國和台灣在內的唯一「台灣軍事指揮部」(Taiwan Military Command)。美國現今正缺乏與台灣或日本的協調指揮機制。目前美國的做法,都是自己來,但這將不再可行。日本有F-35和F-15,一支小而精的海軍,以及優異的潛艇群。而台灣已經對F-16和CK-F-1國產經國號戰機進行了現代化改造。所有的這些,都必須用於阻擋中共,並且它們彼此間需要協同合作,例如,我們必須協調「敵友識別」(IFF)系統,以便能夠有效地對抗敵人,而不至於互相攻擊。

這個唯一的指揮部架構,會讓中共知道它將面臨的問題,遠比單一個台灣大得多,因為美國、日本和台灣,可以從台灣、沖繩和日本的多個基地,互通有無並彼此支援。面對這樣的挑戰,中共就無法指望先孤立台灣,然後再嚇走美國人的策略。

此外,當面對衝突時,空軍和海軍基地,尤其是日本和沖繩的空軍和海軍基地(包括美國的、日本的和美日雙方的聯合基地),應該可提供台灣空軍和海軍使用。這在兩個方面改變了遊戲規則:一、台灣可以從島外的基地展開行動,這意味著中共針對台灣進行的攻擊,並不能確保它的勝利;二、中共將面臨來自多個基地、盟友間具影響力及合力協調的海、空力量所造成的威脅。

以台灣本島以外的「多處基地」、「相互支援系統」與唯一「共同軍事指揮部」的全新防禦戰略,能讓中共侵台的計劃粉碎。

此刻,五角大樓應該模擬一個新的作戰計劃,採用先前提到的唯一「軍事指揮部」、「多處基地」以及「相互支援系統」,來阻止中共入侵台灣。鑑於上述建議,去改變遊戲規則的潛在可能,中共會意識到它將被遏制,就像當年北約組織在1949年成功遏制蘇聯一樣,直到1991年讓蘇聯瞬間瓦解。

當前的美國政府,需要改變它在全球採退縮和綏靖政策的方針,以免最終導致戰爭發生。務必在為時已晚前,採取全新戰略來對付中共。

原文A New Way to Defend Taiwan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斯蒂芬‧布萊恩(Stephen Bryen)博士,被公認是技術安全政策的思想領袖,曾兩度被授予國防部最高平民榮譽——傑出公共服務獎章。他最新的一本著作是《技術安全和國家實力:贏家和輸家」(Technology Security and National Power: Winners and Losers)。

布萊燕(Shoshana Bryen)是華盛頓特區猶太政策中心(Jewish Policy Center)的資深主任。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