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神遊故事錄:白髯長者

孟道仁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0月08日訊】

前言

亂世中,嚐盡人間苦樂悲喜,經歷太多生死離別。追憶往事,足夠寫部人生回憶錄。由於閱歷與層面,縱橫穿插於人生旅途,不知從何處著手。幾次提筆又放下,躊躇數年,靜心思考後,決定從我親身經歷的神奇故事開始撰写。沒有評論、解釋和教化。

這些故事都是獨立出現在另外空間,現實生活中摸不著看不到,往往會被認為是迷信。

據了解,這人神共在的物質世界中,很多人都有與我類似的經歷,而且內容更豐富精彩。今天拋出的這塊磚若能引出更多金和玉,將是我此生大幸!

上部【惑】身置慾海紅塵中,迷一样的奇遇故事。
下部【歸】得正法修煉後,回歸路上的奇遇故事。

白髯長者

那天中午睡著了,聽到有人說:馬上到雍和宮西門傳達室。我跟著聲音,很快就到了傳達室的門口。一位20多歲的年輕小夥子招呼著我說:師父等著妳去拿糧食吶。我心裏嘀咕著,我什麼時候有師父啦!拿糧食幹嘛,我也不缺吃的。

我跟著他來到雍和宮最後面院子的東北角,也就是喇嘛住的禪房前,一位頭盤白髮髻、長長白鬍鬚、飄逸白色太極服、仙風道骨儀錶、面容威嚴的長者,盤坐在禪房前的土丘上,令我肅然起敬!我想:大概是我師父吧。想到這兒,我立即跪下來。長者給我拋過來一個布袋。我剛要去拿袋子,無意中抬頭,看到在長者左肩上方,一位年輕人正在笑容滿面的看著我。啊!?只有久別重逢的親人才會有的笑容!覺得在哪裡見過!很熟悉,很親切,很近很近…我目不轉睛的看著年輕人,周圍一切都凝固了…醒來時,發現自己的眼睛是睜著的…清醒後,心裏雖然很高興,但是心頭卻籠罩一種焦慮。

人字街頭送長者

夢遊雍和宮後的當天晚上,再一次神遊。我來到了兩條盡頭相交成人字型的街道口,道口兩邊有城牆。城牆上站著在雍和宮見到的年輕人,好像在等著接什麼人。再看兩邊街道站滿人群,也好像在迎送什麼人。

我站在街角,環顧著周圍。不一會兒,那位長者,從左邊的街道,飄飄灑灑的走來,人群湧動著…惜別著…長者走到人子街的盡頭,準備登上城牆時,突然轉過身來,嚴厲的看著我,飛過來一句話:你有罪!!那聲音在空中振動著!我聽到後,不知所措的想,我這麼好的人能有什麼罪呀?!再看城牆,那位年輕人和白髯長者都不見了…

天安門廣場上空的漢墨

送走白髯長者的第二天夜夢中,來到天安門。廣場一片黃色塵霧。塵霧中,數不清的灰衣和尚在種樹。一個和尚交給我一棵一人多高的無葉樹,要我跟他去種。我不高興的說:我是大學老師,怎麼讓我去種?他瞪了我一眼,向廣場東側跑去,我只好舉著樹在後面跟著跑,到了歷史博物館前方的一個位置,和尚讓我把樹種上。我一看樹沒有根,就問:沒有樹根,樹怎麼活呀!?再看和尚不知跑哪去了。我只好一個人用鐵鍬把無根樹埋進土裡。

剛種上樹,和尚跑過來,指著北面天安門方向說:師父叫你過去。我趕緊跑到華表前方,沒有看到師父,卻看到廣場上,所有和尚面朝南方合十。只見南面橫空天幕上,墨跡向西方移動著,一筆一筆的顯現出漢字:隨師…顯出「師」字後,後面的字走遠了,看不見了…我撲倒在地上…醒來後,驚恐至極。從此,心再無寧日…(待續)

(轉自看中國/責任編輯:李樂真)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