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原:內部暗潮洶湧 習近平不欲外訪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近日,有消息稱習近平不會參加G20峰會,年底可能也僅與拜登視頻通話。中共被國際孤立的態勢愈演愈烈,中共最高領導人卻將近2年不願走出國門。不排除習近平擔心外出染疫的風險,也不排除在國際場合可能遭遇尷尬,但最令習近平放心不下的,應該還是黨內鬥爭越發激烈。

十九屆六中全會臨近,習近平陣營很可能擔心,此時若不小心,別說連任,恐怕身家性命都難保。無論反習陣營是否真有這麼大的實力,但近期發生的一系列事件,都令習陣營不得不擔憂,習近平每天坐鎮北京可能都覺得不保險,出訪自然被撂在了一邊。

孫立軍被定案  中共高層緊繃臉

9月30日,中紀委宣布原公安部副部長孫力軍被「雙開」。當晚,中共政治局常委參加十一招待會,每個人的臉色都很難看,李克強致辭後舉起酒杯祝酒,也難見笑容。

孫力軍最後被定案,應該是在9月29日的政治局會議上。中共黨媒僅報導了當天下午的政治局集體學習,主題是「生物安全風險防控和治理體係建設」,與孫力軍案也直接相關。

孫力軍被定性為「政治野心極度膨脹」、「在疫情一線擅離職守,私藏私放大量涉密材料」。孫力軍2020年4月19日被宣布調查,落馬前最後一次公開露面是2020年3月5日在武漢市公安局礄口區分局。孫立軍「私藏私放大量涉密材料」,應該正是中共隱瞞疫情和病毒來源的證據,一旦公開,習近平很可能面臨下台壓力。

政治局學習的目的,是把疫情爆發歸咎於預警不及時。習近平當時稱,「要織牢織密生物安全風險監測預警網絡,健全監測預警體係,重點加強基層監測站點建設,提升末端發現能力」,「做到早發現、早預警、早應對」。他還說要「嚴格管理實驗樣本、實驗動物、實驗活動廢棄物。要加強對抗微生物藥物使用和殘留的管理」,「嚴格生物技術研發應用監管,加強生物實驗室管理,嚴格科研項目倫理審查和科學家道德教育」。

中共高層大概也準備好了,最後實在扛不住時,就把病毒來源歸咎於實驗室管理不善,或個別實驗人員倫理有問題。為防止孫力軍同夥魚死網破、透露祕密,中共高層提前做了危機處理。

不過,應該不只是孫力軍一個人「政治野心極度膨脹」;10月2日,前公安部副部長傅政華也被調查了。隨後有人放風,可能有副國級人物落馬。

習近平上任已經近9年,公安部的副部長們基本被連窩端了,現在周永康餘毒也沒肅清,甚至有人策劃暗殺,還被稱作「團團夥夥」,那麼可能受誰指使?誰又有這麼大的能量?習陣營的危機感勢必越發強烈。

停電限電 矛頭指向誰?

9月底,中國大陸20多個省市忽然大面積限電、停電,不但影響了工廠生產、企業運作,還造成了居民生活問題。一時間眾說紛紜,李克強和韓正不得不出面喊話,要求力保供煤、供電。

到底是為了設備檢修、完成雙控目標,還是各地普遍缺煤,或是發電賠錢,甚至是加速武器試驗、生產,無論哪種說法,最後的矛頭都指向了習中央。

不管真缺電還是假缺電,各大城市的十一燈光秀都被取消了。限電在中國大陸家喻戶曉,在全世界也引起了轟動,「世界工廠」的地位再次遭遇猛烈撼動。這個責任應該誰來背?習近平讓李克強和韓正出面,顯然希望遠離危機的漩渦。

缺煤才缺電,這大概是所有人都接受的事實,那為什麼會缺煤?誰阻止了進口最好的澳大利亞煤,然後又花高價買轉手的澳大利亞煤?中國大陸的煤礦被誰停掉了?各省市不得不四處買煤,甚至繞行數萬公里從中亞國家運煤。

這一連串的問題,中央難咎其責,習陣營想躲也難躲掉。這麼多省市同時推出限電措施,他們是否可能故意聯合向中央發難,在關鍵時刻讓習近平難堪?十九屆六中全會前,習陣營大概不會相信這只是巧合,怎能不更加憂心。

內外輿論異象 山雨欲來風滿樓

中共的內鬥,從來都少不了輿論帶風向。10月2日,「財新網」負責人胡舒立用微博轉發了旗下網站的一篇文章,還配發了一排吊起的豬頭圖片,表面介紹如何吃豬頭,但文章引言卻意味深長地稱:豬頭如果做得好,還是相當可吃的。豬頭不受待見,與人們的觀念很有關係。背負著這等惡名,一般人誰還願意在餐桌上與其建立戰略夥伴關係。

外界普遍認為此文在影射習近平。胡舒立一直得到王岐山的支持,如今王岐山靠邊站,舊部董宏案也被抓了。海航被認為背靠王岐山,正面臨破產重組。文章引言中的「戰略夥伴關係」,怎麼看都意有所指。

十一長假,中共推出「抗美援朝」電影《長津湖》。10月6日,中國知名媒體人羅昌平發微博寫道:「半個世紀之後國人少有反思這場戰爭的正義性,就像當年的沙雕連不會懷疑上峰的『英明決策』。」

長津湖戰役中被活活凍死的中共3個連隊,被稱為「冰雕連」,羅昌平故意改成「沙雕連」比喻愚蠢、無腦。

羅昌平曾任《新京報》核心報導記者、深度報導部主編。《新京報》的創始人戴自更2019年被調查,據稱涉及吳小暉的安邦集團問題。2020年3月6日,中紀委通報,戴自更違反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對抗組織審查,被開除黨籍和公職,移送檢察機關。

羅昌平還曾擔任《財經》雜誌副主編兼任《LENS視覺》雜誌副主編,與胡舒立也有交集。他曾用「蛋炒飯祭日」形容死在朝鮮戰場上的毛澤東兒子毛岸英。

《長津湖》在各地上映之際,中共派出大規模軍機騷擾台灣。日本媒體隨後爆料,是習近平下令加大騷擾台海。內外輿論都指向習近平,或許只是湊巧;不過,10月5日後,中共軍機忽然偃旗息鼓;可能與中共外事辦主任楊潔篪會見美國國家安全顧問沙利文也有關係。

9月7日,一個名為沈棟的人在美國出版了一本英文書《紅色輪盤:當代中國財富、權力、腐敗和復仇的內幕故事》,揭示了中共權貴家族的內幕,包括前重慶市委書記孫政才,和前黨魁江澤民、鄧小平以及原政治局常委賈慶林等家族的財富來源。沈棟接受採訪時說:「中國究竟是誰的?現在,我意識到它是被『紅色血統』掌控的。」

《紅色輪盤》出版的時機,也相當應景。十九屆六中全會還沒開,如此多的故事就紛至沓來,在習陣營看來應該都是添亂,但習陣營最在意的還是江、曾勢力。

習近平提前圍剿對手遭遇反彈

今年1月,前華融公司董事長賴小民被迅速處死,習近平開年就給反對派一個下馬威。

實際上,習近平動手更早。2020年11月3日,螞蟻集團在大陸和香港上市計劃忽然被叫停。據《華爾街日報》報導,是習近平親自下令。螞蟻集團參股人包括江澤民之孫江志成、賈慶林女婿李伯潭等權貴。2020年12月,螞蟻集團的支付寶被下架;2021年4月10日,阿里巴巴集團涉壟斷被罰款182.28億元人民幣。

然而,直接牽扯阿里巴巴集團被拉下馬的第一個官員,卻是杭州市委書記周江勇,他出身浙江官場,一直被認為是習陣營的人馬。8月21日,周江勇被調查。他到底是被江曾派拉下水,還是主動媾合,仍然撲朔迷離。

周江勇案應該令習陣營吃驚不小,原本的自己人,有多少可能是騎牆派,又有多少可能成為叛徒,甚至可能一直是「陽奉陰違」的「臥底」……

習中央繼續整肅滴滴,放任海航、恆大倒下,包括花樣年剛剛蹊蹺違約。同時,習近平7月份更換了中央警衛局局長,又更換了各大戰區和軍種的主官,西部戰區今年還換了3任司令。可以說習近平在為二十佈局,也可以說誰都難獲信任。

8月北戴河會議期間,曾傳出中共軍方與外交部不和,丟的都是習近平的臉。北戴河會議剛結束,又傳出汪洋可能上位,習陣營趕快闢謠。李克強隨後到鄭州嚴令調查水災事故,習家軍的河南省委書記和鄭州市委書記立刻成為標靶。

近一段時間,李克強、汪洋比較低調。或許習陣營眼看反對派作祟不斷,又需要與李克強、汪洋暫時聯手,專心圍剿江曾集團。

10月7日,推特上忽然出現了據稱是周永康在新疆保外就醫的視頻,可信度遭到質疑,哪個好事者煞有介事地想讓周永康現身呢?

無獨有偶,10月5日,微博上還出現了據說是原中共武警司令王建平夫人李春玲出獄後接受戰友接風的視頻,並稱李春玲就像剛出國或療養回來一樣發表即席講話。原中共武警司令王建平曾參與周永康2013年調動武警包圍中南海,很快落馬。

相比之下,9月9日,原軍中「大老虎」谷俊山從秦城監獄到301醫院看病的消息更真實,還貼出了戴著口罩、眼罩的照片。如此多的人物密集被「現身」,難道是江曾派故意為自己人打氣?

9月5日在天安門廣場出現的黑天鵝,無論是自己飛來的,還有人故意放的,都預示著中南海惡鬥眼看到了風口浪尖,習近平當然不敢輕易離開中樞位置,出訪只能免談了。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