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鵬直播】大V三字點評《長津湖》 遭到刑拘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0月09日訊】觀眾朋友們大家好,歡迎收看《時事天天聊》,我是Iris(陶明)。大家好,我是秦鵬。今天是美東時間10月9日,京港台時間10月10日。

今天焦點:諾貝爾和平獎揭曉,黨媒搶先報導被「404」;3字評《長津湖》,資深記者羅昌平被抓;被指「割美國韭菜,還中國債」,賈躍亭公司遭做空。

10月8日,諾貝爾和平獎揭曉,不料,在中國和俄羅斯遭遇冰火兩重天。中共黨媒搶先報導了該新聞,瞬間被「404」。曾經名列「中國英雄譜」著名媒體人羅昌平,因為三字點評電影《長津湖》,遭到刑拘。

倍受爭議的樂視網創始人賈躍亭,今天再次登上新聞熱榜。美國做空機構10月7日發布了一份28頁的報告,直言不諱地說「不認為FF公司能賣出哪怕一輛汽車」。

菲俄兩記者獲諾貝爾和平獎 中國記者因言入罪被刑拘

首先來看到,2021年的諾貝爾和平獎在稍早出爐,由菲律賓和俄羅斯的兩名調查報導記者共享殊榮。兩人從329組候選人中脫穎而出,而諾獎委員會表示,之所以他們能獲頒諾貝爾和平獎,是因為他們為「努力捍衛言論自由」,「進行了勇敢的鬥爭」。

那麼他們到底是誰呢?

秦鵬:這兩名獲獎者,分別是菲律賓新聞網站Rappler的執行長雷莎(Maria Ressa)和俄羅斯獨立媒體《新報》的總編輯德穆拉托夫(Dmitry Muratov)。

「真相守護者」雷莎

其中,今年58歲的雷莎,是首位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的菲律賓人。她從事新聞工作整整36年,以調查報導聞名全國。在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的掃毒行動中,雷莎長期進行追蹤和報導,揭露了執法警察「法外處決」的罪行。但也因此,她與政府關係搞得非常緊張,2年來被發布了10次逮捕令,現在還有7宗案子纏身。

Iris:雖然遭到打壓,但是雷莎並沒有放棄。她曾說過,「我之所以被捕是因為我是一名記者,因為發表了當權者不喜歡的真實報導,但這只會幫助我打開束縛,幫助我了解正在發生的事情,從而找到前進的道路。」

被外界稱為「真相守護者」的她,還在2018年成為《時代》雜誌風雲人物。

穆拉托夫挑戰官方

秦鵬:另一位獲獎者,是今年59歲的穆拉托夫。他是前蘇聯領導人戈爾巴喬夫之後,首次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的俄羅斯人。他主編的報紙,在普京當政期間敢於挑戰官方立場,不顧當局的壓力和恐嚇,堅持調查官員的不法行為和腐敗,還對烏克蘭進行了大量獨立的報導。

Iris:無獨有偶,他也是命途多舛。二十多年來,穆拉托夫的辦公室遭到多次攻擊,甚至他們報紙都有記者遭到殺害。路透社報導,在他的辦公室牆壁上,還掛著6名遇難記者的畫像。

秦鵬:兩個不畏壓力、報導真相的調查記者,雙雙獲得和平獎,本應是振奮人心的一件事。但是,我們也看到了一個很有意思的現象,那就是中俄雙方對此的報導,形成了鮮明的反差。

克里姆林宮,對穆拉托夫的獎,回應得非常積極,祝賀他因努力保護言論自由而獲得和平獎。普京的發言人甚至對媒體表示,「我們祝賀他,他才華橫溢,勇氣十足。」

Iris:普京政權是穆拉托夫針對報導和揭露的對象,但當局和普京,卻並沒有因此而對他的獲獎而閉口不談,反而讚美他,說這是可喜可賀的幸事。但是,對此諱莫如深的,卻另有其人。

中共官方極為低調

我們看到,相比之下,中共官方對此極為低調,各家媒體基本上都是轉發中國新聞社發出的一句話簡訊,說:「挪威諾貝爾委員會剛剛宣布,將2021年諾貝爾和平獎授予雷莎(Maria Ressa)和穆拉托夫(Dmitry Muratov),以表彰二人做出的貢獻。」

這條新聞如此言簡意賅,以致連兩個人到底做了什麼才獲獎的,都沒有任何交代。

秦鵬:《鳳凰週刊》的報導還鬧出笑話。發了一張兩人諾獎的官方截圖,卻偏偏把圖片下半部分的「貢獻」的英文說明,給截掉了。

Iris:沒錯,這句話本來是說:「為表彰捍衛言論自由的努力」「而言論自由是民主和長久和平的基礎」。

看來這兩句話,在大陸的新聞,是個big no-no,哪壺不開提哪壺啊。

秦鵬:是,結果這點小機靈,被網友們發現了。網友紛紛在微博下面評論,說「絕了,截圖連貢獻部分都給裁減了,真諷刺,《鳳凰週刊》你不慚愧嗎?」

「我笑死了,這兩個什麼貢獻都沒有的人居然獲得了諾貝爾和平獎?有人可以告訴我,這兩個人幹嘛的嗎?」

不過我想,這第二個網友,我認為很明顯的是明知故問的諷刺。

Iris:更有趣的是,中共喉舌《環球時報》的國際版,是率先轉發了這條新聞,但很快就遭到了屏蔽,點開該網站這條新聞後,看到的只有「404」和「Sorry」的字樣。

秦鵬:報導記者因為新聞自由得獎,居然連黨媒都無法倖免。可見中共的一言堂,這顆敏感的玻璃心,讓人連話都不敢說完整。

難怪台灣當地時間週五(10月8日),澳洲前總理艾伯特(Tony Abbott)在台北的一場演說中強烈批評中國,指責北京塑造「新紅色帝王」崇拜,打壓香港及維吾爾人、對人民進行網絡監視、在喜馬拉雅山殘害印度士兵、在東海脅迫其它國家,並對台灣進行軍事威脅。我覺得這社會主義的紅色帝王,真的還不如普京大帝。

微博大V羅昌平批《長津湖》被抓

Iris:而談到言論自由,就在今天同一天,我們還看到了另一起也非常有代表性的事件。

中共大力吹捧的韓戰電影《長津湖》在「十一」期間上映。大陸知名媒體人,也是微博大V的羅昌平,因質疑該片的戰爭正義性,連日遭到官媒炮轟,微博也遭到禁言。而今天的最新消息是,他已經被抓起來了。

他到底說了什麼,引出一番軒然大波呢?

秦鵬:羅昌平10月6日(週二)在他的微博轉發了一則帖文,裡面指翻查了資料,推斷長津湖戰役期間最低氣溫可達零下35度。羅昌平轉發時評論稱,「半個世紀之後國人少有反思這場戰爭的正義性,就像當年的沙雕連不會懷疑上峰的『英明決策』。」

Iris:不知道大家捕捉到他評論中的關鍵詞沒有。

我們知道,劇中的中共「志願軍」在長津湖戰役中,因天氣嚴寒被凍死成「冰雕」。中共官方就將「冰雕連」塑造成「抗美援朝」的「英勇形象」。

而羅昌平將劇中的「冰雕連」稱為「沙雕連」,而一些觀眾朋友們可能也知道,「沙雕」在網絡用語中,意思是「愚蠢、無腦」的意思。

而這還不夠,他還用雙引號,諷刺「上峰的『英明決策』」,直指中共部隊愚蠢的含義可謂躍然紙上。

秦鵬:是,「英明決策」在中國其實都是指最高領袖,所以,這樣的言論在當前的大陸言論環境下,當然就簡直是一個非常經典的妄議中央了。

所以,羅昌平的言論,立即引起了中共「共青團中央」微博、《解放軍報》等官媒發文炮轟,指抗美援朝「冰雕連」是人民「心中永遠的豐碑」,還說「某些人不能一邊享受著前人披荊斬棘帶來的幸福生活,一邊卻昧著良心誣衊先烈」。

週五當天,《人民日報》客戶端,還發表評論,題為「敢公然侮辱英烈,看看迎接你的是什麼」,又是對羅昌平炮轟了一番。

Iris:不僅如此,微博官方10月6日把他的帳戶打上「違反社區公約」的禁言標籤。

秦鵬:是。羅昌平的微博已經不可見了。

Iris:在今天(8日),公安正式通報說,網民「羅某平」在新浪微博發布侮辱抗美援朝志願軍英烈的違法言論,造成惡劣影響,涉嫌「侵害英雄烈士名譽、榮譽罪」,已經對其刑事拘留。

可見這「沙雕連」三個字,殺傷力有多大。

秦鵬:當然,熟悉網絡語言的人都知道,「沙雕」在網絡用語中的意思是「愚蠢、無腦」。

羅昌平將《長津湖》電影中的中共「志願軍」的「冰雕連」(因天氣寒冷被凍死的3個連隊,共計約二百人)稱為「沙雕連」,並質疑中共參與韓戰的「正義性」。其實他是指出,這些人成為了中共的無腦炮灰。而中共是這些無辜犧牲者的罪魁禍首。所以,看似罵的是死者,實際上罵了當時的黨中央,以及現在大肆宣傳推動這個電影的黨中央,所以,黨不幹了。

Iris:這其實不是羅昌平第一次被官方盯上了。他到底是何許人也呢?

曾實名舉報發改委副主任劉鐵男

今年40歲的羅昌平曾擔任《中國商報》的首席記者、《新京報》深度報導部主編、《財經》雜誌副主編。他被稱為「80後輿論領袖、新一代媒體領軍人物」。在他的新浪微博被封前,他的粉絲多達二百二十多萬。

在2013年,他微博實名舉報發改委副主任劉鐵男,導致劉鐵男落馬,羅昌平因此獲得透明國際組織頒發的年度清廉獎,成為獲此殊榮的第一位中國人。當年的他甚至登上了網易的「中國英雄譜」。羅昌平曾向《南方週末》表示,他的中國夢是「希望每一個人都能夠自由地表達」。

秦鵬:是,現在大陸言論收緊的程度已經讓人感覺到文革的肅殺之氣了,今天還有網友跟我感慨,說他想起笑蜀主編的那本《歷史的先聲——半個世紀前的莊嚴承諾》,收錄中共在1940-1946年間在《解放日報》、《新華日報》的社論,如何反對一黨專制的獨裁統治、如何要求保障人權施行民主、如何達成「一般民主」的目標與原則、如何保障公民言論結社集會自由……

他感慨說,恍如隔世!

Iris:曾幾何時,因反腐報導而獲稱「中國英雄」的資深媒體人,如今因一句「沙雕連」,帳號被禁,人也被抓,一夜之間同時失去言論自由和人身自由。

不怪今天「中國數字時代」的「每日一語」這麼寫道:「在諾貝爾和平獎授予兩名記者的日子,一名中國記者因為一條微博被刑拘了。」

何其諷刺。

秦鵬:而我們也回到他評論的本身,羅永平提到,國人少有反思長津湖戰爭的正義性,而戰爭裡中共所謂的「英明抉擇」,很可能正是這場悲劇的原因之一。我們也來討論一下最近這個非常熱門的話題,也就是「長津湖」戰役的真相。

「長津湖」一戰 中共此前一直避而不談

Iris:是,我們知道,「長津湖」一戰,中共此前一直避而不談,最近卻突然將其吹捧成「巨大的戰略勝利」。

在這次戰役中,因為沒有棉衣,許多志願軍在露天執行任務時活活凍死。其中有3個連隊幾乎全都被凍成「冰雕」,只有寥寥數人生還,這是的確發生了的,美國的《長津湖紀錄片》中也有記載。

秦鵬:但是,為什麼中共損失慘重,仍然沒能達成殲滅美軍的目標呢?按照中共官方的說法,是由於朝鮮戰況緊急,原準備在遼陽、瀋陽等地稍事休息並更換禦寒棉衣的第9軍團,只在瀋陽稍停片刻,就繼續火速開進。據稱當時士兵穿著非常單薄,入朝後又遇到了50年一遇的嚴寒氣溫,夜間最低溫度接近攝氏零下40度,所以才導致了大面積冰凍傷亡。

Iris:也就是說,官方的意思是,這是遭遇了罕見寒流的天災造成的。而志願軍是在克服了巨大的自然災難的情況下,擊敗了美帝。

但是,這真像中共所稱的,是人定勝天的一次演繹嗎?

秦鵬:這個說法看上去很美,但卻是一個美麗的謊言,而揭穿謊言的不是別人,是中共自己。

送士兵當炮灰唱讚歌

Iris:沒錯,前中共中央黨校教授蔡霞,就發推文表示,中共本想藉該片欺騙世人煽動仇美,卻不料引發探尋韓戰真相的熱潮。

她也批評中共:「又一典型的『喪事當作喜事辦』!中共不檢討承擔責任而是為鼓吹戰爭,送士兵當炮灰唱讚歌。」

秦鵬:通過資料分析,我們可以知道,九兵團確實領到了足夠的冬裝,只是有的沒有及時發放到基層部隊,有的則為了加快行軍速度而輕裝……

也就是說,九兵團並非是像傳說中那樣,穿著單薄的華東地區棉衣就投入了戰鬥。但為什麼我們又看到大量資料都顯示,在戰場上的確有大量士兵都是因為衣著單薄才被凍傷凍死的呢?這些下發的大量禦寒衣物都到哪裡去了呢?

根據《27軍長津湖地區進攻戰鬥軍需保障》一文的記載,相關記載和後勤戰例一文是吻合的,也和前面所提在瀋陽領用數字倒是能對得上的,兩個數字加在一塊,剛好湊齊100%。不過很明顯的問題就出來了。不止一個地方提到他們在過江的時候是把禦寒衣物輕裝到了臨江。

由此可見,他們在臨江的確是把禦寒冬裝都輕裝了。

這背後的原因有兩個:一個是部分部隊由於種種原因,沒有把領到的禦寒衣物下發到第一線的士兵手裡。另一個原因,是指揮部為了讓部隊儘快到達伏擊地點完成包圍圈,對參戰部隊下達了幾乎是超越極限的行軍命令,這導致很多參戰部隊為了搶行軍速度,強行命令士兵放棄厚重笨拙的棉大衣等禦寒衣物。

Iris:蔡霞也同樣提到了中共在此次戰役死傷慘重中的責任。她說,「志願軍行軍要求超常規快速;阻擊聯合國軍要求隱蔽埋伏不動……志願軍豈有不凍死凍傷之理?但中共戰後總結沒提到這個問題。中共把志願軍當炮灰不當人看。」

秦鵬:……

Iris:所以的確,羅昌平提出的,對「上峰『英明決策』」的質疑,以及對中共的諷刺,其實有跡可循。

但生不逢時,或者應該說是「生不逢地」,羅昌平要人們反思真相的呼籲,終究是被埋沒在中共的鐵拳裡。

在結束這個話題之前,我們也來看到今天的另一則相關新聞。10月8日,國家發改委向社會公開徵求意見,禁止違規開展新聞傳媒相關業務。

秦鵬:意見稿中,明確寫道:「非公有資本不得從事新聞采編播發業務,不得投資設立和經營新聞機構,不得從事涉及政治、經濟、軍事、外交,重大社會、文化、科技、衛生、教育、體育以及其它關係政治方向、輿論導向和價值取向等活動、事件的實況直播業務,不得引進境外主體發布的新聞」,等等。一共有六條,不一一細念了,但相信大家都聽明白了。

被指「割美國韭菜,還中國債」 賈躍亭公司被做空

Iris:今天我們覺得值得關注的一個大新聞,是樂視網前董事長賈躍亭旗下的電動汽車公司,遭到了美國機構J Capital Research做空,消息今天在中國大陸也掀起了軒然大波。

這份報告,開篇就說「我們不認為FF公司能賣出哪怕一輛汽車」。「目前為止,它(FF公司)不過是一個從美國投資者手裡拿錢,然後倒進它的創始人、中國著名的證券欺詐者賈躍亭的債務黑洞的一隻桶罷了」。

秦鵬:是。翻譯成中國現在流行的一句話,就是美國做空機構,在直言不諱地說這個賈躍亭不過是拿這個公司「割美國的韭菜,還中國的債」罷了。這樣的新聞,相信對當下敏感的中美關係來說,應該還是蠻震撼的。

Iris:而且,這個賈躍亭是一個爭議人物,他創立的樂視網,從2010年上市,一度市值高達1,700億元人民幣,成為創業板第一股,但是又最終丟下一地雞毛,在2020年終止上市,留下28萬股東幾乎血本無歸。曾經有人盤點過,期間有2個「超級大佬」、19位明星,還有17間機構,給他投資或者幫助他融資。而他本人在過程中,從樂視套現了據稱有二百多億。

秦鵬:對。所說的兩個超級大佬都是地產界的大哥大,一個是融創中國的孫宏斌,2017年帶著150億現金投資樂視,其中近一半是直接購買了賈躍亭手裡的股份,讓他套現走人;另一個是恆大中國的許家印許老闆,2018年6月投資了8億美元。這兩位都是玩地產之後,對互聯網和造汽車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Iris:而樂視影業的股東中一共有19位明星。其中直接持有樂視影業股份的明星股東有:張藝謀、郭敬明、孫紅雷、黃曉明、李小璐、馮威。間接持股的明星有:孫儷、鄧超、劉濤、秦嵐、瞿穎、陳赫、賈乃亮、霍思燕等。

也都是一些大名鼎鼎的人物。不過,後來大多也是虧損幾百萬甚至幾千萬離場。

不過那都是歷史啦,只是說明賈躍亭的一舉一動依然被中國媒體關注。我們還是言歸正傳,看看這個報告說了什麼。

秦鵬:是。我們知道,就在7月22日,賈躍亭通過SPAC方式在納斯達克上市,剛圓了他的汽車夢。現在又遭到了質疑。

「不認為FF公司能賣出哪怕一輛汽車」

這個做空報告長28頁,對賈躍亭創建的電動車製造公司法拉第未來(Faraday Future,簡稱FF),通過實地調研走訪、公司財報數據及公開資料研究等方式,對FF進行了質疑,角度包括投產能力、資本運作表現、研發投入狀況以及賈躍亭自身在國內受到的處罰等等。

Iris:做空機構查到的問題有哪些呢?其中一項是公司做出的承諾一拖再拖,遲遲不見行動。

「經過8年的經營,FF公司未能交付一輛汽車並再次表示『明年交付』,此外公司違背了在美國及中國五個地方建廠的承諾,對於第六個工廠建設也一再推遲。」

秦鵬:對,做空機構還發現法拉第地未來(FF公司)兩個承諾可能有麻煩:

第一個,是今年9月,FF公司曾發布報告稱其在製造方面取得進展,但J Capital Research走訪了該公司前工程主管,這名主管並不認為公司的電動汽車已準備好投入生產。

另外,FF公司曾承諾在7個月內重新啟動其位於美國加州的漢福德工廠並大規模生產電動汽車,但做空機構的報告表示,他們在8-9月三次參觀工廠,發現幾乎沒有什麼動作,而且FF公司負責人還表示,仍然有工程問題需要解決。

Iris:沽空報告還說,FF公司到2024年需要額外的14億美元來實現目標,不過,做空機構質疑是否有人來給它放貸。

不過,我們也注意到,這個做空報告對公司的股價並沒有形成致命打擊,報告發布的當天它的股票跌到了7.4美元,隨後又比前一天漲了9.8%多。而賈躍亭在朋友圈表示,該做空機構言論是「冷飯熱炒,無稽之談」,並稱「J Capital Research已經不是第一次被打臉了」。

你怎麼看這個有意思的現象?

秦鵬:我覺得簡單來說,就是它之前已經接受了很多次的質疑,而且已經跌得無可再跌了。而且,在美國,機構做空是一件很常見的事情。

今年7月22日,FF在美國通過一種特殊的方式SPAC上市的,這種模式相當於投資一個明星投行和律師事務所團隊,然後讓他們代替選擇投資企業,這種模式相當於多了一道擔保。所以,其實當時已經過濾了一大波質疑。

從那時起到現在,上市不到3個月,公司的股價已經腰斬。發行價是13.78美元/ADS,開盤上漲22%,開盤總市值達54億美元,截至美東時間10月7日收盤,FF股價報8.4美元/ADS,總市值27.2億美元,已經基本上跌落一半。

而現在,因為汽車還沒有造出來,所以也沒有更多證據證明FF公司真的遇到了特別大的麻煩。這就意味著還需要時間觀察,所以,那些還一意相信賈躍亭的人當然就願意繼續等待明年7月,承諾造車的時間到了會怎麼樣。

《秦鵬直播》製作組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