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中共利用病毒打心理戰

大紀元專欄作家Stu Cvrk撰文/曲志卓編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自2019年12月31日中共首次向世界衛生組織報告武漢市COVID-19病例以來,中共官方媒體、「戰狼」外交官以及西方當局及其媒體的關於病毒的政治宣傳,不斷轟炸著全世界。

這些信息被未加甄別地廣泛傳播。各種「健康指令」沒有一點科學和流行病學證據支持。輿論造勢的目的是明確的心理上的,旨在迫使人們犧牲個人自由,接受政府「專家」表面上的健康和安全措施。以下是輿論造勢的主要組成部分:

• 隨處佩戴口罩,包括室外口罩(同時忽略口罩的相對無效性,以及隨時間推移對兒童的危害)。

• 在所有的場合推行社交距離(而距離的要求經常是任意的)。

• 實施全面封鎖和留在家中的政策,以「拉平曲線」。這個對公眾使用的委婉用語,作為一個既定的公共衛生目標神奇地消失了。

• 建議接種疫苗/注射以阻止傳播。儘管沒有長期的人體試驗或不良反應的法律補救措施。此外,美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主任羅謝爾‧瓦倫斯基(Rochelle Walensky)表示,「疫苗不會阻止你傳播COVID。」

• 敦促沒有風險的群體(包括幾乎零死亡風險的兒童)注射疫苗。

• 壓制對自然免疫力的討論,支持疫苗/注射。這包括強制已經感染過病毒並因此產生長期抗體的人接受注射。

• 壓制用現有治療藥物對早期治療方案的討論。

• 禁止公開報告疫苗/注射不良反應。

• 堅持病毒起源的人畜共患理論(儘管已經有許多相反的證據)。並且不惜一切代價否認實驗室洩漏理論。

• 嘲笑、羞辱和排斥任何偏離上述觀念的人,特別是使用以下藥物與其它藥物相關的療法成功挽救生命的獨立醫生:羥基氯奎因(hydroxychloroquine)、伊維菌素(Ivermectin)、奎塞汀(quercetin)、單克隆抗體(monoclonal antibodies)、阿奇黴素(azithromycin)、鋅(zinc)。

• 最重要的是,在每個人的頭腦中傳播和強化恐懼,以迫使他們遵守上述信息。

中共官方媒體的病毒信息宣傳與美國傳統媒體之間是否有一毛錢的區別?如果仔細看一看,就會發現它們並無二致。但中共在病毒相關信息方面做得更過分。儘管上述媒體的宣傳被普遍揭穿,但中國外交部巧妙地否認了他們的煽動。他們告訴美聯社:「散布有關該流行病的虛假信息實際上是在傳播『政治病毒』。虛假信息是人類的共同敵人,中國一貫反對製造和傳播虛假信息。」

「虛假信息是人類的共同敵人」這句話是中共虛偽的極致,因為中共官方媒體所報導的幾乎所有事情都是謊言。

2020年5月18日,一名身穿防護裝備的男子走過湖北省武漢市的商店。(Hector Retamal/AFP via Getty Images)

對死亡的恐懼是中共和各個威權政府在病毒信息戰中所利用的終極心理武器。根據「世界測量」組織(Worldometers)的數據,截至10月5日,COVID-19已造成4,819,544人死亡。數據包括中國嚴重少報的4,636例死亡病例,這個數字自2020年5月以來一直保持不變,這強化了「中共衛生措施戰勝了病毒」的虛假說法。

由於政府財政鼓勵將死亡歸因於病毒,人們有目的地錯誤地報告COVID-19統計數據,所以沒有人知道病毒直接造成的死亡的真實數字。出於政治原因,我們也不會知道有多少病患本來會得救,如果他們在症狀初期接受治療方案,而不是在疾病的晚期遵守延遲的政府支持性護理治療方案,特別是瑞德西韋(Remdesivir)、類固醇(steroids)和機械呼吸器。有充分證據表明,伊維菌素和其它藥物在早期治療感染病毒的人方面是有效的,特別是來自印度的報導。

北京的心理戰

中共的病毒信息宣傳是中共「三戰」戰略的一個組成部分,其包括心理戰、媒體戰和法律戰。該戰略於2003年得到中共中央和中央軍委的正式批准。在COVID-19大流行期間,人們過於關注中共媒體的言論,而實際上真正的危險來自於中共的心理戰。

媒體的鼓動目標相當明顯:將病毒的責任從中共轉移開,推動虛假的中共利他主義和仁愛(以微薄的利潤提供醫療用品),製造中共「解決病毒問題」的假象,要求其它國家加入中共領導下的多邊合作來對抗全球病毒,「接種疫苗」等等。

中共將心理目標隱藏起來,使其更加微妙。心理戰的一個關鍵因素使對方的領導人和普通人群的士氣低落。對死亡的恐懼、經濟封鎖、口罩的「新常態」以及沒完沒了的社會疏遠、從「兩劑疫苗」到定期(而且看似沒有盡頭)的助推劑注射,以及隨著時間推移而實施和隨意改變的任意專制措施,所有這些正在沉重地壓在全世界人民的集體心理上。

士氣低落的國際社會助長了中共的侵略行動。中共的目標是取得在全球方方面面的統治地位。這些目標在這篇文章裡有詳細討論。

兩個關鍵指標表明,隨著對病毒的恐懼的持續加劇,士氣日益低落和絕望情緒日益增強。

第一個是聯合國2021年6月的一份報告所指出的,全世界吸毒人數的顯著增加。毒品濫用是避免現實生活中的困難,以及看似隨機和無法控制的COVID-19導致死亡的可能性。

第二個指標是抑鬱症和自殺率的上升,特別是在年輕人中。封鎖和隨之而來的孤立對年輕人尤其具有毀滅性。缺乏與同齡人的社會接觸會導致絕望、焦慮和自殺的念頭。經濟封鎖對小企業主來說也是毀滅性的。他們一生都在發展自己的企業,卻被州和地方政府關閉了。

歸根結底,那些忙於處理與低沉士氣相關的國內問題的各國政府,一般不太願意對抗中共的侵略。中共不戰而勝!

也許中共「三戰」病毒運動最重要的心理戰的目標是那些不習慣專制控制措施的人,尤其是習慣於個人生活自由的人。長期以來,承諾提供安全和保障的聯邦和州政府與美國人民之間一直存在緊張關係。美國人民希望維護美國憲法所保護的、經過艱苦鬥爭而得來的個人自由。

政府醫療「專家」和政客為了「對抗病毒」制定了許多隨意的、異想天開的政策。要求人們心甘情願地服從這些政策只是問題的一個維度。威權政府總的目標是讓這些人接受和服從政客眼中很重要的其它問題的威權措施。比如,實施社會信用和控制制度,建立基於個人社會信用的內部護照制度,監測和報告超過600美元的個人金融交易、沒收個人槍枝、在統治者認為不利的問題上壓制言論自由等。

那些接受無理疫苗強制令、社會疏遠要求、疫苗護照和強迫兒童在學校戴口罩的人更容易接受政府和威權政客的其它威權措施。中共「三戰」運動的心理戰的目標就是溫水煮青蛙,讓人民漸漸習慣於政府對日常生活各方面的控制,就像在共產主義中國一樣。

結論

中共正在大力投資「三戰」運動,利用疫情在全球範圍內實現其目標。美國的心理「軟化」,特別是讓人們接受無定形、無名和無臉政府的專橫獨裁指令,是中共打擊士氣,為人民今後被中共剝削和控制創造條件的關鍵目標。

個人自由是中共實現其目標的障礙,所以我們必須不惜一切代價大力捍衛它,否則就可能會永遠失去。捍衛它就意味著與違憲的強制令和政府指令,以及迫使企業執行這些強制令的政府作鬥爭,並最終挫敗他們。

作者簡介:

斯圖‧克夫克(Stu Cvrk)在美國海軍服役30年後退休,擔任過各種現役和預備役,在中東和西太平洋擁有豐富的作戰經驗。通過作為海洋學家和系統分析員的教育和經驗,Stu畢業於美國海軍學院,在那裡他接受了經典的自由教育,這是他政治評論的關鍵基礎。

原文「The Real Effects of COVID-19 Are Psychological」刊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