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真相】駭世驚俗的告白 瞿秋白《多餘的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0月09日訊】他,曾是中國共產黨第二任最高領導人,被稱為無產階級革命家、理論家和宣傳家。卻因為留下一篇《多餘的話》,死後被批判,父母被掘墳。他到底說了什麼呢?

觀眾朋友,大家好,歡迎來到《百年真相》節目。今天,讓我們一起來回顧,中共領導人瞿秋白所走過的短暫人生,和他徹底卸下政治負擔後,寫下的臨終告白。

1935年6月18號,瞿秋白中華民國政府「就地槍決」。

行刑當日,政府貼出布告說:「凡民國十六年以後(也就是1927年後),各地共匪之行動,悉由該匪唆使,以贛皖閩粵湘鄂豫川等省之生命財產,直接間接,受該匪之殺戮焚毀者,不可以計數,其罪大惡極,已不容誅。」
那一年,瞿秋白才36歲。是什麼樣的因緣際會,讓他加入中共,並在當時的中國掀起巨大波瀾,以致「罪不容誅」?

1899年,瞿秋白出生在江蘇常州,祖上世代為官,是個望族。瞿秋白自幼喜好讀書,讀的是十三經、二十四史等傳統文化書籍。他的父親擅長繪畫、劍術和醫道,但生性淡泊,不治家業,一家人的生活,全靠在浙江做知縣的大伯瞿世琥接濟。

辛亥革命後,瞿世琥辭官,資助斷絕,瞿家的生活陷入困境,靠典當一些舊物和借債維持生活。瞿秋白的學費也沒了著落,被迫輟學。

1917年,瞿秋白免費考入民國政府外交部設立的俄文專修館;三年後,作為北京《晨報》和上海《時事新報》的特約通訊員,被派駐莫斯科。期間,他見到了列寧,並成為東方大學中國班的翻譯和助教。1922年,加入中國共產黨。

深受傳統文化影響的瞿秋白,為什麼接受了馬克思主義?其中一個原因大概是,在他看來,馬克思主義宣揚的共產社會與中國文化中的大同社會並沒有衝突。更重要的是,馬克思主義還告訴他怎樣達到這個目的,那就是,通過「無產階級專政」。

加入中共後,瞿秋白接受陳獨秀的邀請,在1923年回國,開始了他人生中看似最高光的時期。他翻譯了關於列寧、斯大林理論等方面的文章,做了大量介紹俄國革命、宣傳馬克思主義的工作。隨後,孫中山推動「聯俄容共」政策,他和其他中共黨員接到共產國際的指令,要「借殼發展」,於是紛紛加入國民黨。

1924年,瞿秋白出席國民黨一大,參加大會宣言的起草,當選國民黨中央候補執行委員,後任國民黨中央政治委員會委員。從1925年1月起,他又在中共第四、五、六次全國代表大會上,當選中央委員、中央局委員、中央政治局委員,成為中共的領袖之一。可以說,在兩黨內都混得風生水起。

但是,朋友們不要忘了,以暴力顛覆中國的合法政府——中華民國,才是中共最重要的目標之一。所以,國共第一次合作好景不長。共產黨員加入國民黨後,不斷奪取各項領導權,引發國民黨警惕。

1927年,國民黨右派開始「清黨」,抓捕中共黨員。對於中共何去何從,當時蘇聯內部出現過分歧。可以與斯大林抗衡的蘇共領導人托洛斯基主張以溫和的手段從國民黨手中奪權,陳獨秀表示贊同,但他們遭到斯大林的批評。於是,陳獨秀被共產國際免職,而瞿秋白被正式指定為中共第二任最高領導人。

1927年8月1日,瞿秋白參與制定南昌暴動,開啟了以暴力顛覆中華民國的進程。他領導了各地的一系列武裝暴動,並積極準備「全國總暴動」。除湖南的「秋收暴動」,湖北、江西、廣東、江蘇、河南、河北、陝西多地,都出現武裝暴動。

到1927年底,這些暴動接連失敗了,但瞿秋白仍然強調,中國革命正處在「高潮」中,還作出了「儘量施行紅色恐怖」的決策,指示各地「殺盡土豪劣紳、大地主、燒地主的房子」,「殺政府官吏,殺一切反革命」。說到這兒,我們再回頭看看國民政府貼出的那張槍決告示,真是高度概括了瞿秋白犯下的罪行。

1928年6-7月間,瞿秋白到蘇聯參加中共「六大」,並留在莫斯科,在此後兩年裡擔任了中共駐共產國際的代表團團長。期間,他和共產國際代表米夫產生矛盾。內鬥,開始逐步瓦解他在中共黨內的地位。

在米夫的支持下,莫斯科中山大學的學生王明、博古等人將右傾等帽子扣在瞿秋白頭上,1930年,他被撤銷駐莫斯科代表的職務,回國後又被解除領導職務、遭到黨內多次批判。1933年底,他被要求離開上海,去中共「中央蘇區」所在地江西瑞金,而且明確不許他深愛的妻子楊之華同行。

不久,在國民黨的圍剿下,中共被迫撤離江西北上逃跑,也就是開始所謂的「長征」。當時,有一部分中共領導人必須留下,誰走誰留,成了十分敏感的問題。瞿秋白幾次要求隨軍離開,但被時任中共黨魁博古拒絕。

有解釋說,這是因為他患有嚴重肺病,無法進行長途跋涉,但毛澤東認為,這是王明、博古「有意把瞿秋白當作包袱甩給敵人」,他們「客觀上做了借刀殺人的事」。瞿秋白就這樣被中共拋棄了。1935年,他被國民黨地方武裝保安團抓捕。因為拒絕接受勸降,蔣介石下令「就地槍決」。

從一個接受中國傳統文化教育的望族後代,到中共黨魁,再經歷殘酷內鬥,最終淪為死囚。瞿秋白走過了短暫又動盪的一生。如果時光倒流,他會作出不同的選擇嗎?在被處死前一個月,他在獄中寫下長文《多餘的話》,開篇就說:「但願以後的青年不要學我的樣子,⋯⋯我願意趁這餘剩的生命還沒有結束的時候,寫一點最後的最坦白的話。」

他直言,自己「本是一個半吊子的文人而已」,參與政治運動,甚至成為中共領袖,是一場十幾年的「歷史的誤會」、「一場惡夢」。他根本沒有系統研究過馬克思主義思想,《資本論》更沒有讀過,所知道的一點理論,差不多都是從報章雜誌上的零星論文和列寧幾本小冊子上得來的。

他還说,用馬克思主義來研究中國的現代社會是個「更重要的誤會」,因為這是由自己這個對馬克思主義一知半解的所謂「專家」開始的,這樣的研究能有甚麼結果呢?

加入中共后,瞿秋白說他完全失去了獨立的思想,成了一個「演員」,「始終帶著假面具」,而且在最後的七八年裡,「早已感覺到萬分的厭倦」。不僅如此,赤化了無數中國青年、在各地實施紅色恐怖的他,竟坦承自己的所謂革命,是一齣「滑稽劇」,他已經不相信共產主義了。

在「告別」一節中,瞿秋白寫道:「如果不幸而我沒有機會告訴你們我的最坦白最真實的態度而驟然死了,那你們也許還把我當一個共產主義的烈士。」「告訴你們:我實質上離開了你們的隊伍好久了。」

文章的最後,他也沒有提到任何馬克思主義書籍,而是說,「托爾斯泰的《安娜·卡列尼娜》,魯迅的《阿Q正傳》,茅盾的《動搖》,曹雪芹的《紅樓夢》,都很可以再讀一讀。」

可以看出,瞿秋白終於摘下了沉重的假面具,流露真情。但是,真話、真相,正是中共所不能容忍的。

1966年6月10日,文革開始後不久,毛澤東在杭州會見越南領導人胡志明,說:「你看,幾朝都是叛變。陳獨秀叛變了,瞿秋白被捕後寫了自首書。」就這樣,《多餘的話》被當成了「一個叛徒的自白書」、「自首叛變的鐵證」,瞿秋白被定性為「叛徒」。

憤怒的紅衛兵先後將他父母的墳墓刨掘,又衝進八寶山,砸壞瞿秋白墓,把他的屍骨扒出來拋揚。更泯滅人性的是,他們強迫瞿秋白的遺孀楊之華,對著丈夫的森森白骨進行批判。1967年6月17日,中國革命博物館裡召開了「聲討叛徒瞿秋白大會」。會後,他的大型塑像被從八寶山掃地出門。隨著瞿秋白被打成「叛徒」,楊之華也被隔離審查,關押到秦城監獄,最後,含冤病逝。

瞿秋白最終對中共和馬克思主義有了深刻的反省,但他仍拒絕了國民黨的勸降,拒絕與中共決裂,選擇了死亡。他或許沒有想到,正因為他的反省,在其死後,家人遭到迫害,父母墳墓被毀。為這樣的中共而死,瞿秋白值得嗎?如果他地下有知,一定會深切地認識到,自己「多餘的話」並不多餘,一定會希望曾經被自己毒害的年輕人遠離中共。

觀眾朋友,今天的節目就到這裡了。感謝您的收看,我們下期節目再見!

歡迎訂閱Youtube頻道: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J0WwxWijk8NemAqLtqj4Sw

訂閱telegram群組:https://t.me/bainianzhenxiang

百年真相】節目組製作

(責任編輯:李樂真)

相關文章
評論